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現場觀察統一促進黨十一臺北遊行》2017/10/6



今天下午(10/1)統一促進黨在臺北車站,館前路,公園路一帶遊行。遊行的宗旨,是慶祝中國大陸的「十一」國慶。我去現場觀賞他們的遊行隊伍,觀察到以下幾點:
  1. 人數比我想的要多,原來說是二千人,後來說有四千人,遊行的秩序很好。

  2. 遊行的人士,看起來是中南部的本土人士居多。外省的老KK,所佔的比例不高。參與遊行的成員組合,與軍公教反年改以老KK為主的成員組合,有明顯的差異。

  3. 遊行的感覺像是臺灣南部的「走廟會」,有踩高翹的,有三太子,有發財車敲鑼打鼓,鄉土味道濃厚。

  4. 遊行人士大多穿藍色制服,制服上是紅色五星旗,在制服五星旗的下方,寫了四個黃色的字「我的國旗」。所以遊行的主題之一,就在表明「我的國旗」是五星紅旗。

遊行時所扛舉與揮舞的,是以五星紅旗為主。也有人拿著中華民國的國旗遊行,不過不多,頂多一成。

在遊行人士的夾克制服上,綉有統促黨的黨部名稱。我注意到有胡璉黨部,庭瑤黨部,麟閣黨部,德懷黨部等。

胡璉與徐庭瑤是國民黨的知名將領;佟麟閣是西北軍系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知名將領;彭德懷是共產黨開國元帥、抗美援朝人民志願軍總司令,是個鐵錚錚的漢子(請參閱「好讀」《「閩臺緣」與「彭德懷元帥」》)。所以統促黨的黨部,所選用的中華民族將領軍魂名稱,跨越了國民黨、共產黨、與地方軍系。

我在此不妨多說兩句,胡璉將軍對於臺灣的命運,尤其有很大的影響。1949年金門的古寧頭戰役,1958年的八二三金門炮戰,都是胡璉將軍在鎮守金門,共軍終於不得越雷池一步。在胡璉將軍駐守金門期間,為了要發展金門的農耕與經濟,引進了他陝西老家的高粱。金門高粱酒後來成了家喻戶曉的名酒,至今暢銷海峽兩岸,對於金門的經濟,貢獻很大。這是胡璉將軍對金門的一項重要遺愛。

所以,統促黨用以命名的這幾位將領,都是令人尊敬的將領。統促黨沒有選用一些窩囊廢、或是名聲不佳的將領作為黨部名稱。由此足以說明,統促黨的主事者,有很清楚的歷史認知。

統一促進黨的遊行,竟然是以中南部本土人士(至少看起來如此)為主,而且有濃厚的「走廟會」的味道,這點觀察,令我深感意外。

難道是「統一促進黨」的理念,已深入臺灣中南部的民間?坦白說,我有些疑惑。我問了一位穿著制服的本土籍遊行人士,他說他很認同統促黨的理念,才來參加遊行。

在台灣臺獨氣焰極端囂張,四處以暴力與非暴力,各種合法與非法的方式,來打擊異己的情況下,統促黨總裁張安樂能有勇氣與組織力、行動力、成功的發動這場遊行,足以說明了,白狼張安樂是個厲害人物。

張安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:「中華民國的國魂已經蕩然無存,在我們活著的台灣只剩下一個招牌」。

他還說:「中華民國是台灣藍綠兩黨(獨台與台獨)的護身符,更是兩岸統一的「絆腳石」」。

張安樂表示,兩岸若要和平相處,就必須「緬懷中華民國,擁抱中華人民共和國」,強調這是時勢之所趨。

我似乎覺得統促黨有可能取代國民黨,成為主要的反對黨。國民黨沒有願景,沒有銳氣,終將繼續往下沉淪。

多少年了,我還沒有看過,在國民黨的主導下,辦過一場像樣子的遊行。就此而論,很明顯,國民黨已經不如統促黨了。

這場遊行,是有史以來第一次,在臺灣慶祝中國大陸「十一」國慶日的遊行。這場遊行,有其歷史意義。我以見證歷史變遷的心情,到臺北車站周邊,去「觀賞」這場遊行。

兩岸的未來發展,從宏觀歷史的角度來看,應是「話說天下大勢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」。臺灣的民調也顯示,不論你喜歡不喜歡,兩岸的結局,終將是歸於統一的機率,遠大於臺灣獨立建國成功的機率。這是所謂的「客觀形勢的演變,不會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。」

也許白狼就是看準了這一點,才會毅然返回臺灣,悍然無所畏的成立了「統一促進黨」,並且舉辦了這場破天荒第一次的「十一」臺北大遊行。

台灣正處於劇烈的變局中。我們都將成為歷史轉折的見證者、評論者、甚至是參與者。也許我們可以選擇,我們要做的是見證者,評論者,還是參與者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