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1948年國共決戰與孫子兵法的應用》2012/11/23

前言

中國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,1927年國民黨與共產黨正式決裂。從此之後,國共兩黨展開了生死攸關的政治與軍事的長期鬥爭。

國共的全面內戰,在1948年達到高潮。雙方在所謂的「三大戰役」中,都動員了百萬以上的軍隊。這個內戰規模,超越中國歷史上所有的內戰規模。

在《毛澤東選集》中,多次提到在戰爭中,要應用《孫子兵法》。譬如說,毛澤東的「遊擊戰理論」,就應用了《孫子兵法.虛實篇》中的這段話:

「夫兵形象水,水之形,避高而趨下,兵之形,避實而擊虛;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敵而制勝。故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。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,謂之神」。

本文就是在探討,在國共決戰的1948年,獲勝的共方,是如何應用了中國古典軍事寶典《孫子兵法》中的理論。

※※※

1948年,可以看做是國共內戰的決勝年。這一年的9月,共產黨發動濟南戰役,從9/16發動攻城,到9/24攻陷濟南,約一個星期。戰役結束,國民黨丟了濟南。濟南戰役標誌著國共戰史中,第一次共產黨大規模的攻城戰役。從此之後,局勢逆轉,國民黨所控制的大城市,逐一失手。

到了1948年10月,東北野戰軍包圍錦州,遼瀋戰役開打;11月上旬,淮海戰役開打;11月下旬,平津戰役開打。遼瀋、淮海與平津這三大戰役,打掉了國民黨150萬精銳部隊。到了1948年底,基本上大局已定,蔣介石輸光了老本,共產黨全面勝利在望。1949年1月1日,蔣介石在各方的責難聲中,發布元旦文告宣告引退。

短短的幾個月,大局已定。在這幾個月中,共產黨充分發揮實踐了《孫子兵法》中的一些理論。

現分別敘述與分析如下:

一、“故知勝有五: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。識眾寡之用者勝。上下同欲者勝。以虞待不虞者勝。將能而君不御者勝。此五者,知勝之道也”《孫子.謀攻篇》“將聽吾計,用之必勝,留之;將不聽吾計,用之必敗,去之”《孫子.始計篇》

蔣介石在1948年初,就有預感東北難以固守,於是要「東北剿匪總司令」衛立煌撤出瀋陽,集中兵力於錦州,以待國際形勢發生變化。蔣介石並且已在規劃把東北的60萬精銳部隊全部撤到關內。但是衛立煌沒有確實執行撤退的任務,導致了錦州被林彪統領的東北野戰軍急速搶佔,共軍扼住了東北的咽喉,從此掌握了戰事的主動權。

國民黨的大批軍隊被共產黨的軍隊團團圍困在錦州、瀋陽、長春三個城市。共產黨自稱這個策略是「關門打狗」。最後錦州、長春、與瀋陽次第失守。國民黨丟了東北,以及60萬的精銳部隊,元氣大傷。

如果衛立煌把60萬部隊及早撤到關內來,那麼國共內戰要打多少年,就很難說了。

同樣的問題,也發生在蔣介石與「華北剿匪總司令」傅作義之間。蔣介石建議傅作義放棄北平天津,把華北的50多萬精兵撤到長江以南,傅作義沒有認同。

如果傅作義照蔣介石的指示做了,那麼共軍就無法在黃河以北消滅國民黨軍的主力,也許有可能會再度出現歷史上南北朝劃江而治的局面。

為什麼蔣介石的這兩大想法都沒有執行?主要原因是國民黨內派系林立,各有各的盤算。衛立煌想,蔣介石一貫嫁禍於人,萬一出現問題,蔣介石把責任推給他,他就完了。傅作義想,我本是華北人,華北是我的天下,我到了江南我算什麼?一個地方軍政的長官怎能沒有根基?就像是張學良的東北軍,後來被蔣介石玩光光了一樣。

《孫子兵法.謀攻篇》裏說「上下同欲者勝」。在1948年的國共戰場上,國民黨是「上下離心」,共產黨是「上下同欲」。共產黨應用孫子兵法的得分數,遠高於國民黨。

二、“故知勝有五: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。識眾寡之用者勝。上下同欲者勝。以虞待不虞者勝。將能而君不御者勝。此五者,知勝之道也”《孫子.謀攻篇》

“我專而敵分。我專為一,敵分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。則我眾敵寡,能以眾擊寡者,則吾之所與戰者,約矣。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,敵所備者多,則吾所與戰者,寡矣。故備前則後寡,備後則前寡,備左則右寡,備右則左寡,無所不備,則無所不寡。寡者,備人者也;眾者,使人備己者也”《孫子.虛實篇》


共產黨解放軍的作戰策略,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,敢於大踏步的前進和大踏步的後退。毛澤東的戰略思想是“傷其五指,不如斷其一指”,每次出擊,要集中優勢兵力,以大吃小,徹底殲滅對方的軍事力量。國民黨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,處處受到牽制。

國民黨每收復一個地方,就駐軍留守。譬如國民黨佔領了瀋陽、長春,就留下一個軍駐守;佔領了張家口、鞍山,就留下一個師駐守;佔領了一個縣城,就留下一個連駐守。國民黨越前進、佔領的地方越多,兵力就越分散,可以用於前線繼續作戰的兵力就越少。

共產黨則不同,毛澤東的原則就是集中優勢兵力,所以丟多少地方他都不在乎。

解放戰爭剛開始的頭兩個月,共產黨丟了106個城市,像樣的城市都丟光了,像延安、臨沂、張家口、四平等等,盡皆失守。共產黨大踏步後退,但是共產黨丟了那麼多地方,兵力損失了多少呢?基本上沒有。

1946年林彪在東北四平市被國民打敗了,杜聿明大舉進攻,林彪帶著軍隊全線退過松花江,準備放棄哈爾濱,逃到北滿的樹林裏打遊擊。但是杜聿明到了松花江邊上就打不動了,為什麼?因為杜聿明的兵力隨著佔領區的擴大而不斷分散。杜聿明兵至松花江,只有一個軍,兵力不夠,不得不停止追擊。

《孫子.虛實篇》裏說「我專而敵分。我專為一,敵分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。則我眾敵寡,能以眾擊寡者,則吾之所與戰者,約矣…敵所備者多,則吾所與戰者,寡矣…寡者,備人者也;眾者,使人備己者也。」

這段話很清楚的闡釋了共產黨的遊擊戰的理論。

三、“故智將務食於敵,食敵一鍾,當吾二十鍾;箕稈一石,當吾二十石。故殺敵者,怒也;取敵之利者,貨也。故車戰,得車十乘以上,賞其先得者,而更其旌旗。車雜而乘之,卒善而養之,是謂勝敵而益強”《孫子.作戰篇》

國共內戰,共產黨有一招非常的厲害。就是他們的“即俘、即補、即戰”的策略。這個絕招是當時的華東野戰軍司令員陳毅所首先使用的。

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戰役,共軍消滅了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的張靈甫整編74師,俘虜了74師8000多人。當時共軍華東野戰軍陳毅手下的各個縱隊,都來搶74師的俘虜。因為74師是模範師,士兵素質特別好,都讀書識字,而且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。

共產黨對俘虜兵與解放軍老戰士一視同仁,激發了俘虜兵的積極性,表現好一樣立功升遷。

到了1948年初,共產黨華東野戰軍總結經驗,叫做“即俘、即補、即戰”,也就是上午俘虜,中午補充到解放軍的部隊,下午就參加作戰。上午還是國民黨軍士,下午就成了共產黨軍士。

毛澤東說,共產黨軍隊的人力、物資的來源主要在前線,就是靠俘虜國民黨的俘虜兵、還有所繳獲的國民黨槍炮。

國民黨補充兵員靠當街「拉夫」,搞得民怨沸騰。結果很多國民黨軍士,最終被共產黨收編,成了共軍。國民黨惡名遠揚,共產黨反而是借力使力。國民黨的兵越打越少,共產黨的兵越打越多。

1945年抗戰剛剛結束時,林彪的四野十萬大軍闖關東,沒有帶後方,沒有帶醫院,也沒有醫療設備。到了1948年,林彪的四野部隊在東北,有雄厚的後勤,有軍醫院,有軍工廠,還有軍事院校。為什麼?根據研究資料,林彪部隊裏的技術人員,都是原來在東北的日本人。

《孫子兵法.作戰篇》裏說「智將務食於敵」。國共內戰期間,共軍確實是充分掌握了這句話的精髓。化敵為我「更其旌旗。車雜而乘之,卒善而養之,是謂勝敵而益強」是共產黨戰勝國民黨的一個重要因素。

四、“兵者,國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”《孫子.始計篇》

“故經之以五事,而索其情: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將,五曰法。道者,令民與上同意也,故可與之死….凡此五者,將莫不聞,知之者勝,不知者不勝”《孫子.始計篇》


1948年11月初開打的淮海戰役,一般的記載是六十萬解放軍,吃掉了八十萬國民黨美式裝備的重兵集團。

事實上,共產黨是以壓倒性的人數優勢,戰勝了國民黨的八十萬大軍。因為共產黨的後方,到處都是支援前線的老百姓。有的給解放軍推車,有的給解放軍治傷患,有的給解放軍做飯。國民黨的後勤都是自己辦的,自己拿卡車拉輜重,沒有老百姓的支援。共產黨為什麼能夠動員這麼多的人力物力?最重要的是,國民黨是一個非常鬆散的組織。加入國民黨很隨便,但是共產黨不一樣。

共產黨的組織滲透到解放區的每一個村莊,沒有一點空白。每一個村子裏都有黨支部、村委會、民兵武委會、婦女救國會,最後還有兒童團,每一個村子裏通過這五個組織把每一個老百姓都控制起來。出民工也是經由組織分派,而且分工明確。

共產黨能夠充分動員群眾支援前線,這就是共產黨所謂的「人民戰爭」。

《孫子兵法.始計篇》裏說「道者,令民與上同意也,故可與之死,可與之生,而不畏危也」。共產黨的人民戰爭,充分實踐了這個理論。

五、“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,而非戰也;拔人之城,而非攻也;毀人之國,而非久也,必以全爭於天下,故兵不頓而利可全,此謀攻之法也”《孫子.謀攻篇》

1948年初,共產黨基本上控制了東北、華北,、江淮地區;國民黨僅僅控制著長春、瀋陽、北平、濟南這樣的大城市。也就是說,全國100%的煤炭資源、80%以上的小麥產區、80%以上的棉花產區全被共產黨控制了。

解放區當時也知道國民黨的物價飛漲,法幣、金圓券天天貶值,共產黨採取自然經濟,不用貨幣。農民都是以物易物,拿糧食換雞蛋,拿雞蛋換煤油,抵制國民黨貨幣進入解放區。

共產黨還規定了各種各樣的政策,開了幾個清單,有准許輸出的清單,有不准許輸出的清單;有准許輸入的清單,也有不准許輸入的清單。什麼東西准許輸出?古董、文物可以輸向國民黨統治區。糧食、棉布不准許輸出。

煤油、紙張、藥品可以從國民黨統治區輸入解放區,因為解放區不生產這些東西。不准許輸入的東西就多了,譬如奢侈品都不准輸入解放區。

這樣一下就把國統區經濟封鎖死了,這才是真正的“農村包圍城市”。國民黨大城市沒有物資供給,有錢買不到東西,自然是物價飛漲,最後導致經濟全面崩潰。

共產黨的這個做法,就是《孫子兵法.謀攻篇》中所謂的「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,而非戰也;拔人之城,而非攻也」。

六、“故明君賢將,所以動而勝人,成功出於眾者,先知也。先知者,不可取於鬼神,不可象於事,不可驗於度,必取於人,知敵之情者也”《孫子.用間篇》

“故惟明君賢將,能以上智為間者,必成大功。此兵之要,三軍之所恃而動也”《孫子.用間篇》


在戰爭中,情報戰非常重要,誰有情報來源誰就能打勝仗。國民黨組織太鬆散,無論什麼政府機關、什麼機要部門要用人,只要朋友一介紹,就可以了。所以在抗戰期間,共產黨就利用國共合作的機會,在國民黨機構中,安排了大量的地下黨員,長期潛伏為共產黨做情報工作。

共產黨情報工作的組織管理非常嚴密。為首的是社會調查部,由康生和李克農負責。下面分到各個野戰軍政治部裏的有敵軍工作部,專門負責打入國民黨內部做內線;有城市工作部,專門負責在城市裏搞情報;有聯絡部,專門負責共產黨的地下聯絡與送情報。這三個組織,對於共產黨在國共內戰中的獲勝,做出很大的貢獻。解放軍最近編了兩套大書《中國人民解放軍聯絡工作史》、《中國人民解放軍敵軍工作史》,詳細說明了這些歷史。

國民黨的重要作戰機構裏,充斥了共產黨的情報人員。甚至在最高層,南京國防部負責作戰計劃的作戰廳長郭汝槐,也是共產黨的情報人員。

當然共軍可以「知彼知己,百戰百勝」了。

孫子兵法《用間篇》裏說:「故明君賢將,所以動而勝人,成功出於眾者,先知也。先知者,不可取於鬼神,不可象於事,不可驗於度,必取於人,知敵之情者也」。這段話,說的就是這個重點。

七、策反

“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,而非戰也;拔人之城,而非攻也;毀人之國,而非久也,必以全爭於天下,故兵不頓而利可全,此謀攻之法也”《孫子.謀攻篇》


共產黨對付國民黨的軍隊,還有一個非常狠毒的招數,就是策反。在雙方對決的緊要關頭,國民黨軍隊中的帶兵將領,會突然「陣前起義」。國民黨軍隊一時措手不及,陣腳大亂,乃以大敗收場。

1946年3月萊蕪戰役,當時的山東省主席兼第2綏靖區司令王耀武,令李仙洲指揮三個軍,與張靈甫南線配合,要把陳毅、粟裕包圍在沂蒙山區,加以殲滅。結果陳毅、粟裕決定先打萊蕪。國民黨46軍軍長韓練成,早已是共產黨,雙方一開打,韓練成就依照共產黨的指示陣前起義。韓練成的46軍一跑,李仙洲的三個軍也就亂了。陳毅的主力部隊僅用一天的時間,就把國民黨三個軍五萬多人全部解決,生俘李仙洲。

王耀武聽到萊蕪戰役的消息,不禁大罵,「就是放五萬條豬,也該夠共軍抓一個禮拜。怎麼這五萬多人,一天就全完了。」

1948年濟南戰役,輪到王耀武守濟南。共產黨策反吳化文,吳化文不是王耀武的嫡系,王耀武讓他守西線。王耀武在城裏,吳化文在城外。吳化文想,這不是拿我當擋箭牌嗎?共產黨策反吳化文老婆,濟南戰役一開打,吳化文就在城邊就起義了。濟南城西線一下子出現了大缺口。解放軍趁機全力攻城,濟南失守,王耀武步上李仙洲的後塵,也成了俘虜。

淮海戰役也一樣。把守運河大路的國民黨第三綏靖區副司令長官何基灃、張克俠是共產黨地下黨員。他們倆陣前起義,讓開了運河大路。粟裕後來給中央寫報告,說戰機就是四小時。如果何基灃、張克俠不起義,共軍在運河耽誤了四小時,就不可能成功的圍殲黃百韜部。

《孫子兵法.謀攻篇》說:「必以全爭於天下,故兵不頓而利可全,此謀攻之法也」。共軍的策反謀攻之道,遠勝於國軍。

總結:

《孫子兵法》是世界上最早的兵書之一,在中國被奉為兵家經典。以1948年國共決戰時期的歷史經驗來看,《孫子兵法》的戰略指導思想,依然可以得到驗證。


註:有關本文所引用的1948年國共內戰資料,請參考上海交通大學歷史系教授劉統的著述“1948年共產黨戰勝國民黨的真正原因”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