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蘇東坡《蝶戀花》與臺灣經濟》2013/3/29

蘇東坡大概是中國民間最受歡迎的一位詩人了。東坡的詩詞,一向以豪邁著稱,後人對東坡詩詞的讚嘆是“學士詞,須關西大漢,銅琵琶、鐵綽板,唱「大江東去」”。

「大江東去」指的就是蘇東坡著名的作品《念奴嬌.赤壁懷古》的詞。《念奴嬌》詞的一開始,就是「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」。

不過,東坡年輕的時候,像你我一樣,也充滿了浪漫綺麗的情懷,寫過爛漫綺麗的詩詞。我們來欣賞一下東坡的一首《蝶戀花》。我們今天欣賞這首《蝶戀花》,還有一層含義,這首「傷春」的《蝶戀花》詞,可以讓我們聯想到臺灣的經濟。

蘇軾【蝶戀花】的詞如下:

花褪殘紅青杏小。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
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牆裏秋千牆外道。牆外行人,牆裏佳人笑。
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
這首詞所歌詠的季節,約是在晚春的四月。晚春四月,杏花飄落,殘紅已經褪了,結出了小小的青杏果。燕子飛翔,春水上漲,農家已是一片綠水圍繞。

之後的名句是「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」,似乎可以拿來形容臺灣的經濟,有如春華將逝,柳絮飄零;「天涯何處無芳草」,就好像是在說臺商四處飄零,五洋四海,無所不在了。

「牆裏秋千牆外道。牆外行人,牆裏佳人笑」,是在描寫身在牆外的行人,憧憬在牆內盪秋千的嬌美少女,佳人的嬌美笑聲,引起行人的無限遐思。「笑漸不聞聲漸悄」,嬌美的笑聲,逐漸的歸於悄然難辨,徒然留下了「多情卻被無情惱」的綿綿懊惱。

臺灣的經濟,所帶給我們的聯想,也是「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」了。

這首《蝶戀花》,彩蝶懷念春華的詞,應是東坡年輕時期的作品。後來,東坡受到了政治迫害,蹲過牢房,不斷的遭到流放,歷經人生滄桑。到了東坡的晚年,受到政治上新舊黨爭的牽連,再度被流放。這次被流放到了更為偏遠的嶺南蠻荒的惠州。陪伴在東坡身邊的,是他心愛的小女人朝雲。

當時的詞,都是可以入唱的,在一個秋天的日子,東坡請朝雲,歌唱這首他年輕時的作品《蝶戀花》。朝雲唱到了「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」的時候,大概是想到了繁華不再,青春往矣;漂泊天涯,親人難聚;不覺淚滿衣襟,十分感慨,再也唱不下去了。

史籍所記載的原文如下:

“時落木蕭蕭,淒然有悲秋之意,命朝雲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朝雲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,是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也。’”

臺灣經濟不振,臺商四海漂泊。「枝上柳綿吹又少」恰足以說明臺灣的經濟衰頹,春華不再;「天涯何處無芳草」又似在形容臺商如柳絮飄零,處處為家。恐怕有不少的臺商,也都會有東坡與朝雲的「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」的曲不成調的感傷吧。

補註:

蘇東坡曾以「文字譭謗君相」的罪名入獄,在監獄裏蹲了一百多天,幾乎被處死。入獄的原因,簡單來說,是因為他的才華高,又經常直言無礙,遭到小人嫉恨,所以被彈劾入罪。他曾經有句詩話「根到九泉無曲處,世間唯有蟄龍知」,也被用來羅織入罪。彈劾他的人說,這句詩話,是在影射皇帝就是「蟄龍」,身居「九泉」之下。因此認定,蘇東坡是在詛咒皇帝下了地獄。

蘇東坡在獄中,幾乎被處死。他自己也有幾次,認為自己即將被「秋決」了。

他後來出獄,被貶到了黃州,在所居住的城東的一塊坡地,務農種地,自號「東坡」。自此之後,才有了「蘇東坡」這個名字。他的本名是蘇軾,字子瞻。

大約是在他出獄不久,剛開始務農種地的時期,他寫過一首詞《卜算子.黃州定慧院寓居作》。這首詞很有意思,詞的內容,是借著一只縹緲孤鴻的身影,來描述自己的孤單被棄、離群索居的心境。詞如下:

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誰見幽人獨往來?縹緲孤鴻影。
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《蘇東坡.卜算子》


可以想像,東坡貶居黃州的心情,是如何的空漠寂寥。幾年之後,新黨下臺了,東坡獲釋回朝。後來新黨又上臺了,東坡再次遭到流放。這一次,是流放到了惠州,雖然是越貶越遠,但是幸運的是,現在東坡身邊有了佳人朝雲相伴。縱使有「命朝雲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朝雲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」的傷情感慨,不過,我相信,兩人相伴時的傷情感慨,終究是好過於一個人「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」的孤寒無依。

至於「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」的曲不成調,從更宏觀的角度來欣賞,也許就可以看做是對於大環境「春逝」的喟嘆吧。這個對於大環境「春逝」的喟嘆,也成了我寫這篇短文的起因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