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一時多少豪傑》2005/4/30

我在北京經營企業有段蠻長的時間。因為個人的興趣,所以陸續在北京的社會科學院,找過幾個學者進修中國文學與歷史。六七年下來,企業的經營,經歷了內外環境的變化,由燦爛走向了衰敗。個人的興趣,卻是走得長久。北京幾年,交了些文史方面的學者朋友,我對於中國文化的體會,也很了有豐碩的收穫。



“有心栽花花不發,無心插柳柳成蔭”。我原來想在北京發展事業賺錢 。六七年的時間,整體的經營環境大變。大陸的音像市場,從一片大好榮景,成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盜版。我們這種來自於國外的正版商,不論是在成本、通路、與政府的政商關係等等各方面,都無法與大陸本地的盜版商競爭。所以,正版的生意,是做得越多、就賠得越多。事業的商機,一旦過了,也就一去不復返了。

唐朝著名的宰相張九齡在他的“感遇”詩中有句話:“運命惟所遇,循環不可尋”。經營企業,也有它的生命週期。尤其在大陸,因為各種原因,經營企業與賺錢往往要看時機 。而且事業一旦做得不錯,其他的人就會看得眼紅,要進來分一杯羹。所以,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。譬如人事傾軋的問題、政治介入的問題、法制不明的問題。事業的榮景因而很難持久。在中國,通常事業的生命週期,只有五六年。

所以,經營事業的週期時短暫的,順逆難料。“興趣”是長久的,可以作為一生的經營,歷久而彌香。

歷史與小說

在北京的時候,我有一次與社科院的劉教授談到了三國的人物。劉教授問我,三國人物我最喜歡誰。我說,我最喜歡的人物是周瑜 。因為他代表的是百分之百的英雄。

我對周瑜特別偏愛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。多少年來,羅貫中先生的三國演義深入民間,有極大的影響力。很不幸的是,三國演義把周瑜給醜化了。所以一般民間對周瑜的印象都不太好。我覺得這對周瑜非常的不公平。因此,我對周瑜的偏愛,也是彌補其他人對他的不公。說來是自己好打抱不平了。

我們先來看看歷史對周瑜的記載。當然,我們所謂的歷史是指真正的正史,譬如西晉陳壽寫的三國志(約西元290年),或是北宋司馬光寫的“資治通鑒”(約西元1080年),而不是小說家羅貫中寫的“三國演義”(西元1300年之後)。正史的三國志,比小說三國演義早了漫長的一千多年。而司馬光寫資治通鑒,也比羅貫中寫小說“三國演義”,早了二、三百年。所謂二、三百年的時差,就相當於我們今天看清朝的康熙大帝一樣。

正史裏記載的周瑜是“有姿貌,精意於音樂,吳中皆呼為周郎”。說周瑜長的英俊瀟灑,音樂的造詣很高,東吳的人們都叫他周郎。所謂的周郎,類似今天的“周哥哥”,或是“周公子”。是一種親暱可愛的稱呼。所以,從史書來看,周瑜是很富有個人魅力的。

周瑜與當時東吳的領袖孫策是很好的朋友。哥們倆分別娶了一對美麗的姐妹花,大喬與小喬。孫策驍勇善戰,外號叫“小霸王”。孫策很年輕就過世了。孫策過世之後,東吳的統治權才交給了他的弟弟孫權。孫策在臨終的時候,跟孫權說,有關國家的對外大事,要去問周瑜。甚至他們的母親吳國太,在她過世的那一年(西元202年,赤壁之戰的前6年)也都跟孫權誇讚周瑜,要孫權把周瑜當親哥哥來看待。可見年輕英俊,通曉音樂的周郎,當時在東吳的領導家族中,是有很高的分量的。

在史書三國志中,有一段話來形容周瑜。說的是:“周瑜對音樂很敏感 。就算是喝了三大杯酒,有了醉意,只要聽到有人彈錯了曲調,還是會注意到。而且,周瑜通常會轉頭看看,是哪裡彈錯了”。因此,當時流傳一句民謠:“曲有誤,周郎顧。”後來,也有人給周瑜取了個稱號,叫做“顧曲周郎”。這些說法,都是在彰顯周瑜的迷人風采。

到了唐朝(西元618- )與宋朝 (西元960- )周瑜在一般民間的聲望很高。所以,在唐宋的文學作品之中,有很多的詩詞作品,都是以周瑜的風采來說故事。我們隨手來看看兩個例子:

唐朝的詩人李端,有一首詩“鳴箏”:

“鳴箏金粟柱,素手玉房前;欲得周郎顧,時時誤拂弦”。

說的是多情的女孩子,故意多次彈錯了曲調 。她的動機,只是盼望著,能得到周郎的回頭多看兩眼。

宋朝的詩人劉克莊,有一首詞,有這樣的一句話:

“千載後。君試看,拔山扛鼎俱烏有。英雄骨朽。問顧曲周郎,而今還解,來聽小詞否”。

講的是人生如夢,英雄也終將步入青塚。 要問顧曲周郎,而今還解,來聽小詞否?

所以,在小說三國演義出現之前,周瑜的形象,是英俊多才、令人仰慕的人物。

英雄人物

英雄與才子有所不同。才子是有文學藝術方面的成就,英雄要有改變歷史的事功。 英俊多才的顧曲周郎,在他三十二歲的那一年,成就了一件改變歷史的大事。就是著名的赤壁之戰。周郎直接幫助東吳的最高決策層做出了開戰的決議、直接上前線做了總司令,指揮大軍擊敗了強敵曹操。周瑜的赤壁之戰,是一個軍事史上的傳奇故事。周瑜對於歷史上三國時代的誕生,有決定性的作用。

當然,我們是在看歷史,不是在看小說。真正歷史上赤壁之戰的主角,是“有姿貌,精意於音樂,吳中皆呼為周郎”的周瑜。不是小說中的諸葛亮。

曹操當時號稱八十萬大軍,一路南下。劉備的部隊基本上已經成了難民營,落荒而逃 。劉備逃得連老婆孩子都保不住,就差點沒當了俘虜,正準備向廣西蒼梧流竄。從整個形勢來看,曹操距離統一天下,似乎只有一步之遙了。曹操與東吳孫權的戰爭,給一般人的感覺是石頭與雞蛋的戰爭,東吳所有能調動的軍事人員,頂多只有五萬。五萬的維和部隊,如何能與80萬的北方鐵騎相對抗?

曹操是個政治家,也是個詩人。所以,曹操寫了封信給孫權,信寫的挺可愛的。他說:“近者奉辭伐罪,旌麾南指。今治水軍八十萬眾,方與將軍會獵於吳”。這封信綿裏藏針,軟中帶硬。這封信的用意其實是要孫權投降。但是曹操很給孫權面子。曹操不說“你乖乖的投降吧”;曹操只是說:“我現在準備了八十萬的軍隊力量,想找你孫將軍圍獵圍獵。”孫權如果不想開戰,提出了一個和平解決的方案 。曹操也就統一天下了。當然,如此一來,三國時代也就不存在了。

所以孫權面臨了一個非常重大的決策點,是開戰?還是求和?當時在政府的文官系統中,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與曹操作戰是必敗無疑,應該以和平解決為佳。所以,倡議投降的聲浪非常的大。

在這個歷史時刻,孫權想到了大哥孫策、還有母親吳國太的遺言,對外的重大決策,要問一下周瑜。所以周瑜特地從九江趕到了南京,與孫權討論這個有關國運的歷史性決策。

英雄人物有英雄人物敏銳的思考、以及合理的分析。周瑜的分析,直接透視了敵人的弱點,也引導了歷史的演變。非常重要的一點是,周郎不但作出了精要的分析,他更實際負責了任務的執行。他不單是一個很優秀的決策人才,也是一個優秀的執行人才。

周瑜認為東吳有機會可以擊敗曹操。他的分析如下:

第一,從基本立場來看,周瑜認為曹操師出無名,東吳沒有投降曹操的道理。
第二,曹操雖然人多,但是經過分析,頂多只有十五六萬,所謂的八十萬是虛假的。而且曹操的軍隊有很多弱點。包含了後方局勢不穩、糧草不繼、水土不服必生疾病。何況曹操的部隊是北方的部隊,習慣於騎馬作戰,與東吳在長江上水軍作戰,占不了便宜。
第三,東吳本身以逸待勞,政局穩定。而且是兵精糧足、人才眾多。剛好趁此機會,擊敗曹操。

所以,周瑜的結論是“曹操自來送死,可迎之也”。並且請孫權賦予精兵三萬,親自迎戰曹操的所謂八十萬部隊。

孫權在聽了周瑜的意見之後,立下了求戰的決心。當著眾人的面,拔出了佩刀,一刀砍向了面前的小桌說:“周郎的意見深得我心,我決定一戰。有誰再說議和,就會跟這張桌子一樣的下場。”

於是,孫權任命周瑜為前敵總司令。最後的結果就是著名的赤壁之戰。周瑜竟然真的以三萬部隊,擊敗了曹操號稱八十萬的部隊。我們可以回顧一下蘇東坡(1036-1101)著名的赤壁懷古的詞:

“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。雄姿英發,
羽扇綸巾,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。”

赤壁之戰,是一場著名的以少勝多的戰役。這場戰爭,決定了天下三分的歷史演變。赤壁之戰的那一年,是西元208年。曹操當時54歲,周瑜32歲。

赤壁之戰,曹操被打敗了。曹操倒也是蠻有幽默感的。曹操的說法是:“赤壁之戰嘛,是因為天氣寒冷,我的部隊裏有很多人生病。所以,我自己燒了船隊退兵,讓周瑜徒獲虛名。” (原文:赤壁之役,值有疾病。孤燒船自退,橫使周瑜虛獲此名。)

不過,不管曹操怎麼找說辭,他最後還是要承認,周瑜終將歷史留名。

如飲醇酒,不覺自醉

周瑜統率部隊與強敵作戰,必然會面臨領導統馭的問題。從東吳的領導系統來看,孫權的父親孫堅是第一代,孫權的大哥孫策是第二代,孫權是第三代。周瑜與孫策是至交。孫權委任周瑜為總司令,周瑜就要直接領導幾個第一代的將領。譬如程普與黃蓋等。這幾個將領,論輩分、講年齡 、都比周瑜要高。

這幾個跟著孫堅打天下的第一代優秀將領,也都夙具戰功 。我們可以想像,年輕的周郎,要領導這些宿將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尤其是原來孫堅手下的第一號戰將程普。程普眼看著年紀輕輕的周郎,居然就變成了自己了頂頭上司,一定會有所不快。根據史書上的記載,程普有好幾次在言詞上攻擊周瑜。周瑜也都“折節容下,終不與較。”後來程普也對周瑜“敬服而親重之”。

程普與周瑜交往一陣之後,對周瑜的評語是:“與公瑾交, 如飲醇酒,不覺自醉。”意思是說,與周瑜交朋友,好比是喝美酒,不知不覺之間,也就醺然欲醉了。我想,這樣的讚譽的言辭,出自於一個競爭者之口,真是英雄惜英雄,很讓人感動。

“周瑜打黃蓋,一個願意打,一個願意挨”的故事,在華人世界中是家喻戶曉。不過我查了史書,在“江表傳”中有提到黃蓋詐降、舉火、燒船的故事。但是沒有看到任何有關周瑜打黃蓋的記載。我想“周瑜打黃蓋” 的故事,恐怕是來自於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先生浪漫的想像吧。

不過,“周瑜打黃蓋”的故事給了我一些另類的遐想。根據史書的記載,第一代的宿將黃蓋,驍勇善戰,是個“擐甲周旋、蹈刀屠城”的人物。曾經平服山越、全縣震慄。像這樣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勇猛戰將,如果不是對周郎口服心服,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趴下來,給年輕的周瑜打板子呢?從常識來推想,“周瑜打黃蓋,一個願意打,一個願意挨”的可能性實在不高。如果真有其事,也只能說,這位令全城震慄的悍將黃蓋,的確是對“有姿貌,精意於音樂” 的少年英雄周郎,佩服得五體投地了。

永遠的疑惑

周瑜少年英姿、娶得如花美眷,也贏得了吳中人士的愛戴。他應該具有極強的個人魅力。當時不分敵友、不論上下,包括曹操、劉備、孫策、孫權、程普、魯肅等等,對周郎都有很高的評價。周瑜在32歲的盛年,主導赤壁之戰,立下了改變歷史的戰功。

周瑜擊敗了曹操之後,我認為周瑜的日子,可能不見得好過。中國人的民族性是“譽滿天下、謗亦隨之。”周瑜譽滿天下,又手握軍權,我想必然是會有一堆人在孫權的面前打小報告、說周瑜的壞話。因此,周瑜的意見,與孫權魯肅的意見似乎有了分歧。魯肅主張與劉備交好。周瑜認為劉備不是個好東西;終將成為東吳之患,應該趁早把劉備除掉。後來,孫權採取了魯肅的建議,把荊州借給了劉備託管。這個決策,連曹操都深感意外。曹操意外的連筆都跌落在地。孫權後來談到這件事,也很後悔。(見三國志吳書呂蒙傳)。

我的感覺是在赤壁之戰之後,周瑜難免功高震主。孫權很可能就蓄意拉抬魯肅、交好劉備、壓抑周瑜。

周瑜對於天下大事的看法非常得清楚。他知道下一步的兵家必爭之地是四川。所以,周瑜就跟孫權主動請命,去進取四川。也有可能是遠離朝廷的政治漩渦。不幸,在進軍四川的途中,他在湖南岳陽病逝了。周瑜過世的時候,才36歲,留下了無盡的哀思。周瑜過世之後,東吳攻取四川的計畫也就結束了。

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是,周瑜是在西元210年過世。劉備在四年之後、西元214年,才攻佔了四川。為蜀漢政權,找到了根據地。我們可以想像兩個情況:
  1. 如果孫權接受周瑜的意見,不把荊州交給劉備託管,歷史會如何演變呢? 是否會形成一個北方的魏國與南方的吳國,南北兩朝對立的局面呢?


  2. 如果周瑜沒有英年早逝,真的去攻取四川了,歷史又會如何演變呢? 周瑜是否會取代劉備,成為另一個三國時代的一個主角呢?
我們不知道問題的答案會是什麼。但是我相信,劉備就不會有三分天下的機會了。

一時多少豪傑

在赤壁之戰的前夕,曹操寫下了他的千古絕唱“短歌行”。曹操在他短歌行的結尾,清楚的表述了他的心境:

“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。繞樹三匝,無枝可依。
山不厭高,水不厭深,周公吐脯,天下歸心。“

意思是說,在這個亂世,好的人才,就好像烏鵲一樣,東飛西繞,無枝可依,很難找到好的明主。我曹操求賢若渴,好比是山不厭高,水不厭深。就像周公一樣, 連飯都吃的不安穩。所以會天下歸心,成就功業。

曹操的詩很有意思,有他深一層的含義。他一方面借周公說自己求賢若渴,一方面也是詩以明志。表明自己是以周公為楷模,輔佐漢室。

有人問我,像曹操這樣橫槊賦詩、身經百戰的英雄人物,又為什麼會有赤壁之敗呢?

我認為曹操會失敗,有兩個原因。

第一 ,曹操沒有想到東吳的周瑜居然敢硬攖其鋒,直接像一把刺刀一般的兇狠有力的直挑他的八十萬大軍;
第二 ,曹操想不到在寒冷的11月,竟然會刮起了東南風。也就是說,大江上氣候的變化,出現了對曹操意外的不利狀況。

所以說,曹操的赤壁之敗,有很大的偶發性的原因。當時是農曆十一月中的日子,一般都是刮的西北風。周瑜應該是仔細研究了大江上的氣候變化。周瑜押寶押在長江的冬天偶爾會刮起東南風 。一旦刮起了東南風,就要在大江上縱火決戰。結果周瑜是在最精準的戰略時機、做出了最完美的戰略執行,很驚險的贏了。

所以,東吳雖然勝了,但是也真要感謝上帝的幫忙。

唐朝的詩人杜牧(西元803-852),擅長于寫詠史詩。他有一首著名的“赤壁”詩,兼具了感性與理性,寫得真好:

“折戟沈沙鐵未銷,自將磨洗認前朝;東風不與周郎便,銅雀春深鎖二喬。”

顯然,喜歡研究歷史的詩人杜牧,認為東風如果不幫周郎的忙,曹操就會是赤壁之戰的獲勝者。

曹操是個苦命的開國君王。他苦戰了三十年,還是沒有統一天下。相對來說,漢高祖劉邦只用了七年,東漢開國皇帝光武帝劉秀苦戰了十五年。明太祖朱元璋更幸運,他的頭號對手陳有諒,與他在鄱陽湖決戰的時候,竟然因為從戰艦裏探出頭來,就莫名其妙的被流箭給射死了。

曹操的不幸,是因為他所要面對的對手都很強。不論是孫權、周瑜、還是劉備、諸葛亮等等,都是非常優秀的英雄豪傑。但是曹操的不幸,卻又是我們的大幸。因為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個精彩的歷史舞臺,英雄、美人、才子;歷史、文學、戲曲、藝術;縱橫交錯、美不勝收。讓人留下了無盡的留戀與遐思。

我認為周瑜是個百分之百的英雄,因為他擁有我們心目中所有美好而偉大的形象特質。周瑜少年英姿,富於藝術才情,有很強的個人魅力。他的妻子,也是國色天香的美人。周瑜在國家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憑著個人的見識與膽略,建立了改變歷史的事功。他的人格魅力,贏得了他的敵人與競爭者一致的讚揚。周瑜英年早逝,格外添加了天妒英才的浪漫色彩。

北宋的才子蘇東坡在1082年謫居黃州時,寫下了傳頌千古的赤壁懷古詞“念奴嬌”:

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,故壘西邊,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。亂石崩雲,驚濤裂岸,卷起千堆雪,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。”

我想,三國赤壁故事,終究是以江山為舞臺,浪花淘盡了多少風流人物。蘇東坡的“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” 這簡潔有力的十個字,應該是對三國故事的最精要的闡述吧。

Guru 2005-04-30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