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阿昌》2009/7/24

那兩年,我與阿昌一起在桃園中壢服兵役。

服兵役的日子很有意思。有人把服兵役的日子叫做「數饅頭」。數饅頭的意思是說,先算一下兩年的兵役要吃多少個饅頭。然後慢慢的數吧。該吃的饅頭吃完了,兵役也就結束了。

那個時候,我們是在一個陸軍的士官學校當教官。陸軍士校是個很奇怪的學校。士校的宗旨是要追求「文武合一」的教育成效。所以要在兩年之內,完成一般國民中學三年的學科;也要同時完成相關的士官軍事教育。

問題是,因為種種原因,學校根本就招不到好學生。這些本來就無心向學的孩子,頂著大太陽出操出了個滿頭大汗,坐進教室,發呆的發呆、打盹的打盹,上起課來,毫無成效。崇高的「文武合一」教育理念,從我們教官的角度來看,是在隔空打牛,瞎比劃。



我的體會可以用這兩句話來形容:「東西貪多就嚼不爛,目標崇高也不好辦」。

有一次,有個學生跟我說:
「教官,聽說你們在數饅頭啊?」
「是啊,還剩八個月零八天了。」我很老實的說。
「那我要數一輩子的饅頭,怎麼辦?」學生問,面露揶揄的笑。
「那就乾脆不數為妙。Just forget it. 」我說,也面露揶揄的笑。

就在那個時候,我認識了阿昌。我是數學教官,阿昌是英文教官。在士校的日子,因為是在服役,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要留在士官學校,不可以隨意外出。因此,教官們有比較多的時間相處。可以看得出來每個人的風格。

有的教官一心要準備出國進修,每天抱著託福考古題苦讀;有的教官每天趴在桌上寫情書,一到放假的日子,就趕快出去買束鮮花,找女朋友約會。還有個李志鵬教官也很有意思,每次我看到他,我倆就會重復這樣的對話:

「老李,你在幹嘛啊?」我漫不經心的問他。
「我在幹嘛?我在等退伍啊!」李志鵬每次都是如此回答。

當時的教官宿舍是一間寢室住四個教官。阿昌跟我不是一間寢室。說實話,阿昌每天在幹什麼,我也不太清楚。但是我記得有一天晚上,阿昌的寢室好熱鬧。然後,阿昌寢室的小飛跑了出來,在宿舍的廊道上大聲喧嘩。

「進來進來,發生什麼事,來跟我們說說?」我們四個教官,都在寢室。反正閑著也無聊,就把小飛叫了進來。小飛也很高興的進來做新聞分享。很快的,每天等退伍的李志鵬,也跑進來湊熱鬧。

「這個阿昌好厲害。我們的房間有一杯“仙水”,就是我們彈香煙灰的髒茶水,擱了兩天了。我們幾個人打賭,看有沒有人敢喝這杯“仙水”。」小飛說。

「你們怎麼無聊到這個程度啦?誰要喝這玩意兒?髒死了。」我們寢室的阿斌說。

「哎,就是有人敢喝。」小飛說。

「佩服、佩服。誰啊?」我說。

「阿昌。 阿昌跟我們說,大家少廢話;你們三個人,一人出三百塊錢,一共賭九百塊錢,我就喝。」小飛繼續說。

「這一人三百塊錢太多了。我們房的鄭霸子出了主意,把隔壁房的張老聊一夥也叫了過來,大家一起湊錢。我們兜了九百塊錢放在床上。在眾目睽睽之下,阿昌居然一仰脖子,把一杯“仙水”全給幹掉了。阿昌喝完了仙水,面不改色,把九百塊錢全收到口袋裏。我們都傻住了。」小飛說,面露十分興奮的神情,完全看不到輸了錢的悲情。

「真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。」我也很興奮的說。

從此之後,阿昌有了個外號;從我開始,我們寢室的都叫他「勇夫」。

數饅頭的日子結束了,教官們也都作鳥獸散去。那些想要出國的,果然都出國了。李志鵬人如其名,有志於鵬程萬里,果然當了中華航空公司的「空中少爺」。冥冥之中,上帝似乎都努力的讓每個人都能實現他的願望。

有趣的是,退伍多年之後,「勇夫」阿昌竟然成了很傑出的企業家。山不轉水轉,我後來工作的公司,與阿昌的事業,也有關係。所以,我與阿昌又有了聯係。我偶爾也會與阿昌聚聚,分享他對經營事業的看法。

「阿昌,作大老闆是如何做決策的?」我問阿昌。

「統統自己做決定。我有過幾次的經驗,聽了別人的意見作決定,我後來發現別人的看法,都沒有我自己的看法正確!」阿昌很果決的說。

「你會不會常常開公司的高級幹部會議,集思廣益作決策?」我問。

「不用,開這種會最浪費時間。自己沒有看法,光開會能有什麼用?」阿昌繼續很果決的說。

「你經營你的這個企業,有沒有請日本的專家幫你做規劃?」我繼續問。阿昌的事業,在日本已經有了些成功的模式。我以為阿昌會請日本專家來幫忙規劃。

「我自己幹。我如果請了日本某公司幫我規劃,我就不可能在臺灣超越這類日本公司。如果我不能超越他,我就做不大。」阿昌說。

「我自己去日本考察了好幾趟,自己思考、自己做決定。」阿昌補充說明。

「阿昌,你最近在讀什麼書?」我又問。

「你也知道,我以前不愛讀中國的書。可是我現在覺得很多中國的書很棒。我最近又讀了“孫子兵法”。孫子兵法的重點就是一個字。」阿昌停了一下。

「哦,那個字?」我問。

「整個重點就是一個字,“勢”。要創造形勢、因勢利導、趁勢追擊!」阿昌說。我忽然注意到, 阿昌說話的口氣,有習慣性的果決。

「怎麼你說的經營管理的概念,跟很多教科書上說的不同?」我問。

「教科書是寫給想當教授的人去讀的。我只讀我自己覺得有用的,呵呵。」阿昌說。

「你看我還能創業嗎?」我問。

「不行。你讀書讀太久了,作決策想太多、太慢。而且你沒有創業失敗的經驗。沒有失敗的經驗,怎麼會知道該如何避免失敗?我看你還是當當教授挺適合。」阿昌很直接了當的說,完全不浪費時間。

我看著阿昌,不覺心中一動。事隔多年了,我還是清晰的感受到,阿昌當年在陸軍士校喝“仙水”的決策魄力,與悍然無所懼的「勇夫」風采。

^_^ 2009-7-24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