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政治變局中的經濟要素》2016/12/2

西元684年,大唐王朝的皇太后武則天,廢了兒子唐中宗李顯的皇位,把李顯貶為廬陵王。武則天自己「臨朝稱制」,公開代行皇帝職權。大唐李氏王朝岌岌可危,武氏王朝似乎即將取而代之。

有一些忠於大唐李氏王朝的人物,決定以具體的行動來反抗武則天。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,就是徐敬業在揚州的起兵抗爭。

徐敬業是唐朝開國名將徐世勣的孫子,在軍界很有些影響力。徐敬業起兵,請了唐初四傑之一的詩人駱賓王,寫了一篇著名的《為徐敬業討武曌檄》,昭告天下他討伐武則天的原因。

這篇文章,氣勢磅礴,最後的一句話,更是流傳千古:

「請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誰家之天下!」

徐敬業於當年的九月起兵,一開始就聚集了十餘萬之眾,聲勢浩大。據說,武則天在朝廷與群臣討論對策,最關心的,就是當年百姓農作物的收成情形。

只要是農作物收成好,百姓的生活沒有問題,就不會有興趣去參加造反玩命。至於朝廷是姓李,還是姓武,對於普通百姓來說,沒有那麼的重要。

徐敬業「造反」的時機,很不幸,正是國富民豐的大唐盛世,老百姓沒有什麼跟著去造反的動機。徐敬業雖然有十餘萬大軍,武則天找了個會打仗的李孝逸為主帥,統兵三十萬,征討徐敬業。兩個月的時間,徐敬業的十餘萬軍隊,就被徹底擊潰了,徐敬業也被部下所殺。

這個故事,說明了一個道理。

在歷史變革的過程中,經濟問題是下層建築,政治是上層建築。「經濟支撐了政治,政治要回饋於經濟」。

換一個說法就是,要顛覆一個政府,最好先顛覆這個社會的經濟。

滿清初年,鄭成功父子占領臺灣,奉明正朔。事實上,明朝的最後一個皇帝桂王永曆帝,在1662年1月22日,在緬甸被緬甸王獻給了吳三桂;而荷蘭人,是在1662年的2月9日,向鄭成功屈服,協議退出臺灣。

換句話說,南明王朝的最後一個皇帝,在鄭成功正式占領臺灣之前,就已經被俘結束了。

雖然永曆皇帝已經結束了,鄭氏家族統治臺灣,卻依然使用永曆的年號。鄭氏王朝與明朝的關係,其實只限於名份上的關係。鄭成功曾被南明隆武帝賜姓朱,所以鄭成功也叫「國姓爺」;鄭成功後來又被永曆帝敕封為延平王。

實際上,鄭氏王朝是個標準的「臺獨」王朝。臺灣的「主權」,完全操控在鄭氏家族手中,與朱家的大明王朝,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以今天的話來說,鄭氏王朝與滿清,在政治上,是「一邊一國,明清各表」的關係。「一邊一國」是裏子,是真實的;「明清各表」是表面的,具有爭議性。

當年臺灣的鄭氏王朝,打著明朝的旗號,與滿清搞對抗;與今天的臺獨份子,打著中華民國的旗號,與中共搞對抗,頗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在滿清與明鄭的對峙過程中,鄭經在1674至1678年間,趁大陸東南半壁「三藩之亂」的機會,曾多次進出大陸進行混戰,耗費了巨大的臺灣國力,但是都沒有真正得到什麼實質的戰果。

1678年8月,三藩之亂的首領吳三桂病逝。三藩之亂敗局已定,滿清政府康熙大帝開始抽出手來,準備對付臺灣問題。

1679年初,清朝恢復實施遷界令。北從福州,南到詔安的沿海,都設立要塞,並且蓋圍牆當作界線。遷界令的目的,就是要封殺兩岸之間的貿易。兩岸貿易的封殺,嚴重的傷害了臺灣的經濟。加上多年的征戰,導致明鄭的財務,出現巨大的赤字。鄭經下令每戶人家每個月必須多繳一斗米,人民怨聲載道;軍隊糧餉不繼,鄭經要求將領必須用自己的俸祿充軍,仍沒辦法解除危機。臺灣的基本糧食供給,也經常會出現問題。

1681年3月,鄭經在抑鬱中過世。他的兩個兒子,鄭克𡒉與鄭克塽的各別派系,在鄭經屍骨未寒之際,就展開了激烈的內部奪權鬥爭,鄭克𡒉慘遭殺害。

同年7月,康熙皇帝授施琅福建水師提督,加太子少保銜,命施琅「相機進取」攻佔臺灣。

1682年,康熙排除朝廷中反對意見,決定攻台,命福建總督姚啟聖「統轄福建全省兵馬,同提督施琅,進取澎湖臺灣」,授萬正色為步兵提督領軍12萬進駐福建,接應水師提督大將軍施琅,俱受姚啟聖節制。

1683年7月,施琅指揮清軍水師在澎湖海戰,大敗明鄭水師。然後,施琅按兵不動,寫信給鄭克塽勸降。鄭克塽於9月5日(陽曆)向施琅投降,並於10月8日剃髮易服,鄭氏王朝正式宣告滅亡。

簡單來說,康熙收復臺灣的歷史進程如下:
  1. 1679年,經濟封鎖臺灣,臺灣經濟陷於困境;
  2. 1681年,臺灣內亂,康熙重用施琅,準備進取臺灣;
  3. 1682年,康熙決定了攻略臺灣的軍事部署;
  4. 1683年,施琅出兵,「以戰逼降」,鄭氏王朝滅亡。
以時間而論,康熙用了四年,來做經濟封鎖;用了兩年,來做攻略準備;最後從澎湖開戰到完全解決臺灣問題,只用了不到兩個月。

1840年,在中國發生了鴉片戰爭,西方勢力破門而入,中國毫無設防的能力,只能任由西方帝國主義隨意欺壓。我記得好像是馬克思,對於中國的這個情況,給了一個比喻性的說法。

馬克思說:「這就好像是一個大門,早已腐朽不堪,西方列強所做的事,只不過是用力的往門上踢了一腳而已。」

1680年代初,臺灣的鄭氏王朝,受到經濟問題與內鬥的拖累,早已腐朽不堪,施琅所做的事「只不過就是用力的往門上踢了一腳而已。」

走筆至此,大家也許可以想像的到,我所真正關切的問題是,今天的臺灣,與鄭氏王朝的臺灣,是否是走在類似的命運軌道上?

如果從2017年開始,中國大陸將致力於封殺臺灣的經濟;2020年的臺灣總統大選,有鑒於蔡英文的施政無力,必將會是一場鬧哄哄的內鬥;那麼到了2020年代初,也許就真會如我所說,《紅樓夢》故事中的《虎兔相逢大夢歸》一語成讖吧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