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房價飆漲,政府做了些什麼?》2013/4/26

房價漲了,有的人很高興,有的人很沮喪,有的人的情緒,有點複雜。

有的人很高興,是因為房價飆漲,他變得越來越有錢。有的人很沮喪,是因為他覺得越來買不起一個小小的蝸居。有的人的情緒有些複雜,就像我一樣,覺得社會的財富分配,越來越不公不義。富者益富,貧者益貧。暴發戶得意洋洋,竭澤而漁的掠取社會資源,越看越可憎;窮苦的人,毫無夢想可言,越看越可悲。

「房市」與「房事」的關係,似乎也越來越直接。有幾棟房子的人,就可以有幾房妻小。有二棟豪宅的人,可以養二房妻小;有三棟豪宅的人,就可以養三房妻小;「房市」與「房事」關係,以此類推,一直到這個人的體力不支為止。

至於沒房子的窮漢,大概只好放棄贍養一房妻小的念頭。現代人類族群,就好像太平洋海灘的海象族群。一隻肥大而好鬥的雄海象,霸佔族群的絕大多數母海象。其他相對弱小的公海象,捲縮在角落裏,遙望著海灘上與自己無緣的母海象們,暗自嚥下不聽話的、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口水。

記得有一天晚上,我在家看球賽,到了半夜二三點,我出門到巷口的7/11買點零嘴。在7/11店裏,有三個年輕人,正在聊他們的薪水與房價。

一個年輕人說:
「情況再這樣下去,我們只好一起去搞革命了!!」

我看著這個年輕小子,這小子瘦裏吧唧的,顴骨有些高聳,眼露精光。7/11門口放了輛破摩托車,車上斜挂著個安全帽。摩托車很老舊,漆色剝落。我想這輛摩托車,大概就是這小子的寶騎吧。

我看了看年輕小子,年輕小子對我笑了笑,顯得很友善,似乎期望我給他正面的回應。

我想也沒想,就很直覺的說:
「嘿,你說得很好,決定要搞革命了,請通知我一下,看我能幫什麼忙。」

三個年輕人都對著我笑了,大概是對我的答覆十分滿意吧。

付完款,回到了家,我邊吃零嘴、邊看球賽,不禁在想一個問題:
「這些小子想搞革命了,問題真有這麼嚴重嗎?」

革命的意思,就是要推翻現有政府,大幅改變現有社會機制。那麼,我們的政府出了什麼問題?現有的社會機制,應該如何改變?

首先,我想,政府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政府主要的職能何在?

在經濟相關領域,政府存在的職能是:
  1. 促進經濟成長
  2. 控制通貨膨脹
  3. 控制失業率
  4. 控制貧富差距
如果以上的問題處理不好,這個政府,至少在經濟領域,就是個失職的政府。如果處理得太不令人滿意,這個政府,就該下臺。

如果經歷過幾次政黨輪替,問題還是處理不好,就代表這個社會的政治機制有問題。如果人民徹底絕望了,無法過生活,就會革命。

所以,從歷史經驗來看,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、嚴重的失業問題、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,都會造成人民對政府的憤慨不滿。政府是否能處理好經濟問題,相當程度上,決定了這個政府的存在價值。

房價飆漲,與政府的政策運作,又有什麼關聯?

我認為,房價飆漲的問題,與政府政策,絕對相關。政府的經濟、租稅、貨幣、利率政策,都會直接影響到房價的變動。我們可以做出以下討論:

  1. 經濟與貨幣政策的影響
    政府如果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,就會造成貨幣供給量的增加。如果貨幣供給大量增加,又沒有什麼更好的投資選擇,大量資金就會朝向房地產匯流。

    寬鬆的貨幣的供給,好像大河的流水,浩浩湯湯。這個時候,政府就要設法,疏導大河流水的流向。政府可以利用各種租稅或是獎勵政策,引導資金流向可以創造未來產值、或是加強生產效益的方向。

    如果政府所採行的政策,都是有利於誘導資金流向房地產,那麼,房價飆漲,就是完全可以預期了。

  2. 租稅政策
    政府的租稅政策,是政府的一個政策工具,可以用來引導資金的流向。如果政府要引導資金流向高科技產業,政府就可以給予高科技產業免租稅的優惠。如果政府要抑制高環境污染的產業,政府就可以對這些產業,課以高賦稅。

    臺灣的房地產稅,非常的低,完全與市場房價脫節。對於有錢人來說,房屋的持有成本,即房產稅,與房價相比,幾近於零。換句話說,一個人如果有很多棟的房子,並不需要多負擔什麼成本。

    超低的房地產稅,就等同於在鼓勵有錢人,不斷的加碼投資於房地產。

  3. 利率政策
    中央銀行的利率政策,是另一個政府控制經濟變動的政策工具。因為世界性不景氣,所以政府採取了低利率政策,希望能夠刺激產業投資意願,擴大消費。

    但是政府的低利率政策,並沒有相應的經濟與產業政策,來引導資金流向。最後,低利率政策導致大量的低成本資金,投注在房地產,對於房價的飆漲,有強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簡單來說,政府的政策,在有意無意之間,把資金巨流,引向了房地產。

2009年初,政府大幅調降遺產稅,遺產稅由最高邊際稅率的50%,降到單一稅率的10%。對於臺灣的有錢人來說,可以放心的把原來存於國外的錢,匯回國內。

海外的資金匯回國內,錢往哪裏走?看來看去,「囤積財富」在房地產,還是風險最低,也許也是回報最高的選擇,所以,因為遺產稅的更改,而從海外回流的大筆資金,最終還是流向了房地產。

大量的浮濫資金向房地產匯流,造成房價飆漲的現象,已經從臺北南下,蔓延到桃園與新竹。可見政府的各項財經政策,對於炒高房價,功效卓越。

大家都致力於買房子「囤積財富」,會產生幾個問題:
  1. 房價飆漲,有錢人以房養房,越養越富。窮人因為沒有閒置資金可以投資買房,就會越來越買不起房,注定了越來越不能翻身的命運。

    簡單來說,因為房價飆漲,貧富懸殊的問題,已急遽惡化。

  2. 土地是有限的。如果有錢人「囤積」房子聚財,一買好多戶,房子就成了「囤積」財,而不是「使用財」。

    換句話說,如果有錢人在臺北市「囤積」了五百戶的空屋,就代表這五百戶房子的使用權,被浪費了。等於剝奪了五百戶人口,居住在臺北市的機會。
有錢人囤積黃金,是有錢人的事,不妨礙別人。可是,有錢人囤積房子,剝奪了房子的使用權,這是社會資源的浪費;這個「佔著茅坑不拉屎」的現象,非常的不合理。


上個星期六,我與老朋友老徐遊臺北市植物園。我們從南海路植物園南門進入。朝博愛路方向漫步而走。偶一抬頭,我看到的不是整片的藍天白雲,而是一棟特別高大的豪宅。這棟豪宅,把藍天白雲作了一個很大角度的撕裂。

我看著這棟撕裂藍天白雲的豪宅,感到十分憤怒。這棟豪宅,未必能住幾戶人家,但是它已經嚴重傷害了,所有植物園遊客欣賞藍天白雲的權利。這些豪宅住戶,似乎也不會因為傷害了這麼多民眾的權益,而需要付出任何社會代價。

看到這個破壞公民權益的豪宅,我忍不住要強烈譴責我們的政府,是一個失職的混蛋政府。

對於房價飆漲,理論上來說,政府可以採取一些因應政策,做為反制,並且舒緩貧富懸殊問題的惡化。譬如:
  1. 政府可以大幅提高房產稅,依市價課稅。
  2. 對於有多套房產的人,課以「多屋稅」,或是「空屋稅」。
  3. 提高房貸利率。
  4. 對於豪宅,提高自備款的成數。
  5. 公佈「空屋率」。提高買房的風險意識,壓抑「囤積房產致富」的投機心理。
以上的方案,第一條與第二條,最為直接有效,而且是有錢多繳稅,沒錢少繳稅,合乎稅賦正義的原則。政府也可以交互靈活運用以上方案,因時制宜,因地制宜。

但是,政府真的會有意願採取行動,來抑制房價的飆漲嗎?

我很存疑。我不認為政府會大幅度提高房產稅,或是依市價課稅。我也不認為,政府會採取行動,課徵「多屋稅」,或是「空屋稅」。

因為政府一旦採取這類措施,一定會遭遇強力的反對。反對的力量,來自於財團、被財團供養的政客、一批有錢人,以及一些既得利益者。

政府必將無力對抗,這種來自於權貴勢力集團的反對力量。最後,任何企圖改善房產稅的努力,終將宣告失敗。

我相信,我們政府不會有什麼大動作。我們的政府所會採取的做法,就是像現在一樣,「好官我自為之」,誰都不得罪。等到問題發生了,再來找推脫之辭。如果在問題發生之前,任期已經結束了,就更沒有問題了。

這就是民主政治的本質,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民主政治的迷思》。文章的內容,就是在剖析民主政治的本質問題。

在我另一篇「寓言故事」《胡言(七)小婷失業了》中,我引用了當年美國總統候選人雷根,抨擊當時的現任總統卡特的一句名言:

「In this present crisis, 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;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.」

中文的意思是:
「當前我們所面臨的危機,政府不是問題的解方,政府才是問題的根源。」

如果你問我,《房價飆漲,政府做了些什麼?》

我的答覆,是借用雷根的名言,略加四個字:
「In this present real estate price skyrocketing crisis, 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;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.」

中文的意思是:
「當前我們所面臨的房價飆漲危機,政府不是問題的解方,政府才是問題的根源。」

那麼,臺灣房價飆漲的問題,最終將會如何收場呢?

經濟問題,最好還是能以經濟規律來解決。如果臺灣的國民所得沒有增加,房價不斷的飆漲,總有一天,房價泡沫會破裂。就好比是2008年美國的次貸風暴,雷曼兄弟因而倒閉一樣。臺灣的房價會重挫,也許某些金融機構會因而倒閉。

經濟問題,若能依據經濟規律來解決,是件好事。因為泡沫的破裂,代表問題在進行重整,重整之後,可以再度啟航。如果因為政治因素,而強行掩飾問題,該破裂的不破裂,該重整的不重整,最後的結果,就會是嚴重的貧富懸殊,嚴重的社會對立,如果再加上嚴重的失業與通貨膨脹問題,恐怕社會的動亂,就像是7/11的年輕小子所說的一樣,就很難以收拾了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