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思考與學問》2008/4/28

王智略與李學勤參加了美國東岸的旅游團,到華府旅遊。旅遊團的一行人從紐約China Town的天馬旅行社門口出發,搭了巴士,開到了華府。大夥到了旅遊景點林肯紀念堂,天馬的旅遊小姐 Jennifer, 操著濃重的廣東口音,用力的介紹景點,說話像背書:


「這個林肯的紀念堂是紀念美國的總統林肯的。你們數一數這個的紀念堂的石柱子的,一共是36根的,就是要紀念林肯當總統的時候,是美國一共有36個州的。」

「嗯,不錯,這個Jennifer 還很專業。就是國語有點拗口,的不的的聽得挺彆扭。」李學勤跟王智略說,

「我們現在站的這個地方,就是當年黑人民權領袖 馬丁.路德.金. 發表著名演說,我有一個夢“I Have a Dream”的地方。」李學勤繼續說。

「呵,我有一個夢。我夢想老黑與老白可以手牽手,情同兄妹。我念給你聽聽。請指教囉。」王智略怪腔怪調咕噥的念著:

“Ihave a dream / that one day in Alabama / all the little black boys and black girls can walk hand in hand / with all the little white boys and white girls / as sisters and brothers … ”

「在阿甘正傳的電影裏,有個場景,就是以這個地方為背景,好多好多人在這裏唱歌示威。好熱鬧。」李學勤跟王智略說。

“We shall overcome .. We shall overcome.. Someday…ei ei ei ei ei ~ ~ ” 王智略哼唧 哼唧著,很投入。

「各位各位,請等一下再好好的拍照的。你們數一數這個紀念堂頂部的牆上,有48朵下垂的雕刻的花的,代表紀念堂蓋好的時候,美國是有48個州的。在柱子都有刻上48個州的名字的。」 Jenifer 繼續用力的說。

「你們現在可以努力去拍照了。等一下你們去看看林肯的雕像的時候,要猜一猜林肯的手是比的是什麼英文字母的。」Jenifer 給了大家一個習題,大家就可以自由活動了。

智略與學勤兩個人各有所長。學勤博聞強記,智略長於邏輯分析。兩人在一起的時候,學勤經常引經據典,智略推論闡述;一個做了破題,一個就做演繹。好似紅花綠葉,相得益彰。

「林肯是美國的第十六任總統。他的生日是2月12日,身高6尺4吋,他在56歲的時候,遇刺身亡。」學勤跟智略說,展示了他的博學多聞。

「哇,你真厲害,怎麼記得這麼清楚?果然是台大的高材生,國家五年五百億的教育津貼,所造就出來的成果非凡!」智略由衷的敬佩。

「哈哈, It’s just a piece of cake! 」學勤一直為他的超人記憶力而自豪。接著,他又稍作解釋;

「我之前跟一個老美 Greg很熟,他是加拿大MCA 唱片公司的亞洲區總經理。他長得很像林肯。更妙的是,他的身高也是6尺4,而且生日與林肯是同一天。所以,托 Greg的福,我很容易就記得林肯的身高與生日了。哈哈。 」

「詭異的是,Greg相信他跟林肯有很微妙的、前世今生的因緣。所以他認為,他的Life Span應該與林肯相同。他跟我說了好幾次,林肯活到56歲,所以他的大限也是 56 歲。他對自己的生涯規劃很明確,一切都是到56歲為止。有趣的是,他認同了自己的宿命,一切都作了妥善的安排,倒也樂天知命,活得真快樂。總之,我是因為 Greg,才會記得林肯遇刺時是56 歲,呵呵,酷吧!」學勤繼續說。

「我的記憶力好,常常是抓住了事物彼此間的關聯性。記得一件事,透過關聯性,就可以記得其他相關的事啦。教育部補貼台大五年五百億,跟我的記憶力超強沒有關係。你最好不要叫我退費! 」學勤說,謙虛中也壓抑不住,在不經意中所流露出來的得意。

「是是,我想不管我叫不叫你退費,你都不會退的。我乾脆做得漂亮點,根本就不要求了。不過我倒是在想一個問題。」智略說。

「哦,你在想什麼問題?」學勤問。

「美國為什麼要蓋林肯紀念堂?林肯對美國的歷史貢獻是什麼?」智略問。

「發動了南北戰爭,解放了黑奴。」學勤說。

「怎麼說?」智略問。

「學校裏都有教過。南方的一些州,為了要解決農場勞動力的問題,堅持要蓄奴;北方的一些州堅持憲法上的人人平等,所以堅持要給黑奴人權。因此,南方宣告獨立、脫離聯邦。美國南北戰爭因此而起。林肯領導了北方的州,擊敗了南方的聯盟。終於解放了黑奴,成就了林肯的歷史地位。」學勤娓娓道來。

「你認為南北戰爭的起因是人權問題,是為了解放黑奴?還是說,真正的起因可能是經濟問題?」智略問。

「哦!?」學勤忽然有點迷惑, 「這個…我倒是沒想過。」

智略說,「我們來推想推想,你認為北方是單純的為了南方欺負黑人,就與南 方開戰?造成了四年的戰禍,死傷無數?」智略問。

「嗯,你說說。」學勤忽然也覺得,問題不是那麼單純。

「我可以這樣推想。美國早年是英國的殖民地。美國南方以農業為主,尤其是紡織用的棉花,棉花的市場需求很大,偏偏又是最需要人力採摘的農作物;北方在發展工業,尤其是鋼鐵。在那個年代,美國南方依靠黑奴的免費勞工、以及低廉的土地成本,棉花的出口競爭力一定很強。北方的鋼鐵冶煉,在初期與英國本土的鋼鐵業比較,相對落後,顯得競爭力不足。」智略說。

「我想像當時美國聯邦政府的領導人,可能來自於北方的居多,因為美國的起家,是來自于新英格蘭的13州。因此,中央政府,可能是由北佬所控制。當時,正是工業革命如火如荼的年代,衡量一個國家的國力,會以國家的鋼鐵產量為標準。」 智略侃侃繼續而談,辯才無礙。

「美國聯邦政府為了保護北方的工業,厚植自己的國力,據我所知,與英國進行了貿易戰爭。美國制定了高關稅的壁壘。高關稅保護了北方工業的發展,但是卻妨礙了南方農產品的出口。換句話說,當時美國的關稅政策,使北方得到了經濟利益,同時也使南方受到了經濟傷害。」

「哦, 這是個政治經濟學, political economy !」學勤說。

「我想美國政府是聯邦制。林肯黨總統的時候只有 36 個州。州又有分蓄奴州與自由州。林肯當總統之後,新的州要加入聯邦,因為有林肯總統的因素,自由州會越來越多。美國的民主立法機制是以參議院為主。每一個州,會有兩個參議員。如過自由州越來越多,參議院就會越來越被自由州所控制、南方蓄奴州的發言權就會越來越微弱。我們可以想像,林肯選上了總統,南方各州的危機感日益加深。」智略講得越來越興奮。

「我們也可以想像,解放黑奴,對於北方的自由州,也有經濟上的利多。因為解放了黑奴,會使南方的廉價勞動力,自由的流動到北方。隨著北方的經濟發展越來越好,北方希望得到廉價勞動力的充分供給。」

「有趣的是,北方的州在貿易政策上,傾向於關稅保護主義,是保守派;但是在黑奴政策上,是傾向於解放黑奴、是自由派。南方的州,剛好相反,在貿易政策上是自由派,在黑奴政策上是保守派。所以自由派與保守派也不是絕對的。其實考慮問題的立場,基本上與 political economy 都有關。」智略說。

「厲害、厲害。你講的這一套,學校的書上,怎麼都沒說?否則我也會記得的。」學勤覺得智略的理論還真有趣,忍不住說:「再說、再說!」

「南方的州一想,當初他們加入美利堅共和國,是基於自己的同意。現在的發展對於自己相當不利,何妨考慮退出?何況當時北方與南方的‘一國兩制 ’ - 自由制與蓄奴制,造成政治、經濟、與社會的多方面矛盾。與其整天的吵吵鬧鬧、紛擾不休,不如乾脆宣佈獨立、自組新的南方聯邦政府算了。所以南卡羅萊納州率先揭竿而起,脫離聯邦,宣布了獨立。之後,馬上就有幾個州跟進,一同組織了南方邦聯政府 (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)。很明顯,這個新的邦聯,在貿易上會是自由派,在民權上會是保守派;與北方恰恰相反。」說到這,智略忽然變得有點激動。他繼續說:

「臺灣這麼小,都會有南北不同調的問題。我的朋友Bruce 都說,臺灣藍綠吵鬧不休,乾脆以濁水溪為界,綠的遷都高雄算了。所以,我可以充分理解美國南方的農業州, 要另組政府的心態!」想到了臺灣的藍綠內鬥,智略突然語出驚人。接下來,彼此一陣沉默。

「嗯,咱們還是談美國,不談臺灣吧。」學勤故示輕鬆的笑了笑。接著說:

「林肯為了要維持‘祖國的統一’當然要出兵啦! 於是就展開了為時四年的南北戰爭。北方的主帥是格蘭特將軍,南方是Robert Lee著名的李將軍。後來格蘭特將軍當上了美國的第十八任總統。至於Robert Lee嘛,在美國德州達拉斯的烏龜溪 (Turtle Creek)畔,還有一個李將軍的塑像,騎著馬,很威武。美國的歷任總統都很大度,沒有把李將軍當成內戰元凶,裂解他的塑像。哈哈!」學勤很流暢的說。

「有個老電影《亂世佳人》,是費雯麗演的;前兩年還有個電影《冷山》,是妮可.基嫚演的。 這兩個電影,都是以美國南北戰爭作為時代的背景。兩個電影都拍得很好,兩個女主角都很漂亮啊!」學勤繼續輕快地說。

「呵呵,這兩個女主角都是理性、感性、個性兼備,你的品味不錯啊。」智略笑著說。

「我在想,歷史的演進,經濟因素恐怕還是最為關鍵的因素。林肯的歷史地位,我認為主要是維持了美國的統一。否則,美國就會分裂為兩個國家,成了南北朝。當然,既然南方戰敗投降,美國政府就順水推舟,依據憲法,廢除了奴隸制度。國家的社會制度也就統一了。」智略繼續說。

「如果當時美國一分為二,今天也許就不會出兵打伊拉克啦。」學勤接著說。

「如果美國一分為二,會有更多的戰爭,還是更少的戰爭,都很難說啦。無論如何,當今世界強國的排名,肯定是不同了!還有,我在想 …」

智略頓了一下說:

「… 我在想,美國打內戰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英國法國這兩個老狐狸、殖民地主義的頭號大帝國,沒有進來慘和。為什麼英國法國沒有趁此機會把美國一分為二?為什麼給了美國機會,成為今天的世界頭號霸權?」智略看著另一端的華盛頓紀念碑。若有所思。

「林肯是在 1860年當選總統的。1860 年剛好是英法聯軍攻陷北京的那一年。英法聯軍到了‘萬園之園’的圓明園,看到了這麼多、這麼好的寶物,搶得發了瘋。搶不走的,就放一把大火給燒了。哼!」學勤重重的哼了一聲。

「滿清的咸豐皇帝逃到了承德的避暑山莊,想到了老祖宗們數代經營的圓明園就這麼毀於一旦,實在是無顏見祖宗於地下。所以咸豐皇帝是在避暑山莊的煙波致爽殿吐血而死,沒有再活著回北京城了。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咸豐也等於是變相的自殺了。」 學勤不禁嘆了口氣。

「英國法國致力於在中國撈好處,讓美國放手打內戰。終於造就了今日美國的 Superpower,看來這兩個老狐狸也是因小失大了!」學勤繼續咕噥咕噥。

「我看沒有那麼簡單,哈哈。」智略淺淺的笑了一下。

「但是我相信,林肯政府一定有些人才,政治人才以及外交人才。這個題目,一定有很多人做了研究。嘿嘿,好像時間到了。」智略看了看天上的雲彩。浮雲變幻,宛若白衣蒼狗;好像很隨意、又好像是暗藏玄機。

「大家集合啦、集合啦!」Jennifer 的廣東國語在身旁響起。

「你們有沒有數一數,林肯紀念堂的臺階一共是有幾個臺階啊。是不是有 56 個臺階的?你們知道是為什麼的嗎?我告訴你們啦,林肯死的時候,是 56 歲的。」Jennifer 努力的做好她的導遊工作。

一陣飛鳥穿越了林肯紀念堂的天空,朝向華盛頓紀念碑飛去。林肯的高大坐像, 非常的傳神。順著林肯的目光望去,仿佛是可以看到天空的飛鳥,展翅之間,奔 向擎天一柱的華盛頓紀念碑。在林肯紀念堂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,是一個長方 形的池塘。在池塘的倒影中,可以清晰的看見,飛鳥們的翅膀一開一合、一開一 合。 慢慢的,飛鳥飛越了池塘中翱翔的倒影;慢慢的,飛鳥飛越了華盛頓紀念 碑;慢慢的,飛鳥飛越出了我們的視界。

寓言:很多問題的正確答案,不是靠博聞強記,是要靠思考。呵呵!

^__^ 2008- 4- 28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