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與未來臺灣人的對話》2017/9/8

臺灣民進黨政府完全執政之後,逐漸在國文教材中,廢除了文言文。之後,上國文課變得十分輕鬆。課文都簡單易懂,老師沒什麼好教的,學生也沒什麼好學的。一個星期十小時的國文課,學生划著手機,盼望快點下課,老師念念大白話文,念完了,再找幾個學生念一遍,就可以下課了。

聰明些的、學習慾強一些的學生,坐在教室裏,無聊的很。心裏不免會想,一個星期十小時的國文課,就這些教材內容,這個課有什麼好上的?與其上課發呆,不如翹課算了。就算翹課一學期,最後花個半天時間,整個學期的課程內容,不也就都讀完了嗎?

沒有歷史,沒有文學,沒有千年沉積的智慧含量,這樣的課,還需要花時間聽嗎?還需要花時間學嗎?所以,臺灣的國文教學,在小學畢業的時候,就已經達到了頂峰。中學與大學的國文課內容,與小學六年級的國文課內容,兩者水平的差異不大。

很自然的,臺灣大學畢業生的國文水準,跟小學畢業生的國文水準,漸漸的趨於一致。

若干年後的某一天,一位大陸青年王志中,與一位臺灣青年陳台彥,一起坐在水岸邊的咖啡店閑聊。這是個夕陽西下的黃昏,彩霞滿天,水光與天色,渾然成為一體,天空一隻鳥展翅飛翔,飛鳥的孤影,悠悠然點綴在彩霞之間,景色十分的優美。

王志中與陳台彥,都陶醉在這美麗的景色中,很想說幾句話,來表達自己對於大自然美景的感動心情。

「真美啊,古人的『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』,優美、簡潔、完整、而又貼切,形容的真好。」王志中說。

「你說什麼啊,我聽不懂。」陳台彥說。

「你不覺得景色很美嗎?」王志中說。

陳台彥也覺得景色很美,沉思了半天,陳台彥終於想到了,要如何來形容這樣的景色。陳台彥慢慢的說:

「有一隻鳥在單飛,有夠給力!」

王志中看了看陳台彥,沒有說話,繼續觀賞風景。

兩個人聊到了職場與工作。王志中聊著聊著,不自覺的引用了一句古文。

「諸葛亮說『苟全性命於亂世,不求聞達於諸侯』。在職場上,就好好的幹自己的工作,也許有一天,機會就會來臨,就像是劉備三訪諸葛亮一樣。」

「你說諸葛亮說什麼?我沒聽懂,請再說一遍好嗎?」陳台彥說。

「苟全性命於亂世,不求聞達於諸侯。」王志中緩緩的說。

「苟全性命於亂死,不求問答於豬狗?什麼意思?」陳台彥說。

「諸葛亮的文言文真難懂,邏輯也很奇怪。你們怎麼會去學這些東西?」陳台彥繼續批評。

王志中又看了陳台彥一眼,本想解說這兩句話的意思。轉念一想,看陳台彥的這個程度,實在離譜,要解說也不知從何說起,對方也未必真有意願要聽,還是算了吧。

王志中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沒有繼續這個話題。

陳台彥有興趣到北京遊玩,王志中就想跟陳台彥簡單介紹一下,北京最著名的園林風景,頤和園與圓明園。

「滿清雖然是異族入主中原,可是滿清皇帝,漢化程度都很深,是中國歷代王朝中,文化素養最高的一朝皇帝。從滿清皇帝對於皇家庭園的命名,就可以看的出來,滿清皇帝的文化素養。」王志中說。

「頤和園的前身,叫做『清漪園』,取水波清漣,泛起漣漪的意思。」王志中繼續說。

「我建議應該叫做『水波園』,或是『水花園』。水波就是水花。『清漪園』是文言文,現在沒有人會這樣說話的,我們都會不接受這樣的名稱。」陳台彥說。

王志中沒有理會陳台彥的意見,很認真的繼續說:「後來在光緒年間,慈禧太后準備還政給光緒,就大力修建『清漪園』,作為慈禧在自己退位之後,『頤養天年,心氣平和』的起居之處,所以『清漪園』就改名為『頤和園』了。」

「慈禧太后是宋朝反對商鞅變法的那個太后嗎?」陳台彥問,看著王志中。

王志中輕輕的搖了搖頭,沒有說話。

「既然是養老,就應該叫做『養老園』。頤和園這個名稱不好,脫離了現實,我們不喜歡這樣的名稱。」陳台彥看王志中沒說話,就繼續說。

我再跟你介紹一下圓明園吧,王志中無可無不可的說:

「北京圓明園,是由康熙皇帝命名的。『圓明』是雍正自從皇子時期,所一直使用的佛號。雍正皇帝崇信佛教,自號『圓明居士』。『圓』指的是個人品德圓滿無缺;『明』指的是政治業績明光普照。『圓明』這兩個字,有傳統儒家内聖外王的意思。」 

「所以圓明園是康熙皇帝懷念他父親雍正皇帝,而命名的喔。」陳台彥若有所悟的說,神情頗為得意。

王志中再次輕輕的搖了搖頭,沒有說話。

「我覺得『圓明園』應該叫做『長照園』更好。長照是長期照顧,長照這個觀念很重要,需要推廣。」陳台彥說。

「你的意思,是北京的清漪園、頤和園、圓明園的名稱,都應該要改。要改為水花園、養老園、長照園。」

「是啊。」陳台彥說,很高興王志中聽進了自己的意見。

王志中擡頭看了看天空,漫天彩霞已近薄暮,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王志中轉過了頭來,略帶揶揄的對陳台彥說:

「你看,又有一隻鳥在單飛,有夠給力!」

「鳥在飛,給力!讚!」

陳台彥很興奮的說,除了這幾句話之外,陳台彥已無法找到,其他任何更能表達自己讚嘆情緒的語詞。

兩人相對無言,坐了一會,王志中略略起身,要結束對談了。

陳台彥看了王志中一眼,想到剛剛王志中說的話,很多都聽不懂,實在很想扳回一城。於是,陳台彥就跟王志中說:

「我們臺灣人是很愛拼的。我們常說,愛拼才會贏。」

「是嗎?你們都在拼些什麼,如何拼呢?」王志中問。

「拼什麼?我們拼愛台!」陳台彥說。

「哦。」王志中說。

「至於如何拼?我們努力拼。我們會走上街頭,我們會努力丟鞋子,我們也會絕食抗爭!」陳台彥擡起了頭,很驕傲的說。

「拼出了些什麼成果呢?」王志中淡淡的問。

「幾年前,我們就廢除了學習文言文,也廢除了學習中國歷史。」 陳台彥說。

「這些都是我們拼愛台的成果。」

「你們這也不要學,那也不要學,那你們在學些什麼呢?」王志中問。

「U.N. for Taiwan and We Taiwan is Number 1.」 陳台彥忽然說起了英文,英文的發音,有很濃濁的本土地方口音。

王志中看著陳台彥,剎那間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沉默了一會,王志中實在忍不住了,就跟陳台彥說:

「我們剛剛談到諸葛亮說的文言文,你還記得諸葛亮是怎麼說的嗎?」

「我記得,諸葛亮說的是『不求問答於豬狗』。」

「諸葛亮是很有幽默感的。」陳台彥又笑著說。

「是啊,『不求問答於豬狗』,諸葛亮說的真好。老兄,我們走了吧。」王志中站了起來,準備去櫃檯買單。

「好的。」陳台彥也站了起來。

「今天跟你聊的很高興,讓我增長了不少見識,下次也不知道何時再見了。」王志中很客氣的說,再度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「You go very slowly. Bye-bye noop.」陳台彥又說了句英文,是中文「您請慢走」的意思。不過,陳台彥濃濁的本土口音英文,聽起來不中不西不台;很難正確歸類,陳台彥所慣用的語言,到底是中是西還是台。

王志中與陳台彥,兩人揮手道別。在目光相視的霎那閒,兩人都笑了。陳台彥笑得很開懷,因為陳台彥覺得他的見解折服了王志中。陳台彥相信,他今天給王志中,好好的上了一課。

陳台彥對於這次閑聊的自我感覺,非常的良好。

王志中也由衷的笑了。王志中在想,這個來自於臺灣的青年人,可真神奇,竟然會把諸葛亮的「不求聞達於諸侯」,理解成為「不求問答於豬狗」。這樣的理解力,真是令人萬分的佩服,佩服到無話可說。

不過,「不求問答於豬狗」這句話,仔細想想,還真有點意思。似乎表白了跟某些人對話,實在是浪費時間,毫無意義,還不如回家跟自己說話。

天色已經微暗,王志中略略擡起了頭,看到幾隻鳥飛過天際。王志中想到了剛才陳台彥興奮的神情,想了半天才想出來的形容詞語:

「鳥在飛,給力!讚!」

王志中不禁又笑了。

不過,有些問題也很值得思考,王志中在回想,陳台彥剛說過的話。

如果臺灣人民都在努力打拼,努力走上街頭,努力丟鞋子,努力絕食抗爭,但是最終打拼出來的教育成果,竟是如此這般。這反映出了什麼問題呢?

王志中想到陳台彥很自傲的說「We Taiwan is Number 1.」,不禁嘆了口氣。

中國一些古老的成語,如邯鄲學步,緣木求魚,數典忘祖等,似乎都可以用來清楚描述臺灣的問題。不過,在臺灣的中文教育裏,似乎已經學不到這些成語了。

「自己安身立命的最基本的語言、文化、歷史,都廢除了,連自己是誰都說不清楚,還有什麼可以值得驕傲的呢?還憑什麼說『We Taiwan is Number 1』呢?」王志中這樣的想。

王志中回過了頭,遙望著陳台彥離去的方向,已經看不到陳台彥了。王志中忽然對陳台彥感到十分的同情,陳台彥的中文與歷史狗屁不通,其實也不是陳台彥的錯。當年大陸搞文革,犧牲了一代人;對於歷史毫不在意的人,終將重蹈歷史的覆轍。很不幸的,臺灣也正在重蹈歷史的覆轍。

仰望街頭,美麗的漫天晚霞,早已不知所蹤,在不知不覺之間,天色已經完全歸於暗淡了。

王志中不禁再一次輕輕的搖了搖頭,長長的嘆了口氣,再慢慢的轉過了頭,踱步離去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