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文學欣賞 - 紅樓夢林黛玉的詩》2013/7/12

林黛玉是紅樓夢故事裏的主要的人物。林黛玉的特質是心思敏銳,有個性,有才氣,詩寫得好。

我們可以在此欣賞欣賞紅樓夢中,林黛玉所寫的詩句。黛玉的詩句,我印象最深刻的,有以下的二句。

第一句:《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花開為底遲?》

秋天到了,大觀園裏的公子小姐,一起到園中賞菊。那個年代,沒有電影、沒有電視、沒有手機,才子佳人的一個主要娛樂,就是寫詩。寫詩一方面是寫景;一方面是託物言志。所謂的託物言志,表面上是在寫景,實際上是借景抒懷,表述自己對人或是對事的看法。

借景抒懷的境界通常比較高。好的借景抒懷的詩,會留下優美的、值得回味的綿延想象空間。《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升煙》的詩句,就留下了綿延寬廣的想象空間。王國維的《人間詞話》中也說,《詩的品,在於詩的境界》。所謂的《境界》,就是有綿延寬廣的想象空間。

大觀園的公子小姐們在園中賞菊,就要寫一些《菊花詩》來應景。大家寫《菊花詩》,一方面是歌詠當季的菊花;另一方面也是企圖從菊花下手,寫出《託物言志》的美好詩篇。

黛玉的雅號是《瀟湘妃子》,才思敏捷,感情豐富。黛玉的《菊花詩》,結果在眾多才子佳人詩篇比賽中奪魁。黛玉的詩,是如何歌詠菊花呢?

在黛玉的《菊花詩-問菊》中,最優美、最著名的句子,就是這兩句:

《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花開為底遲?》

菊花在秋天開花。菊花盛開的時候,別的花都已完全凋謝了。所以,菊花是所有草花種中,最晚開的花。當然,樹花梅花在冬天開花,又是另外的概念了。

黛玉歌詠菊花,不在菊花的花色與花形。黛玉歌詠的是,菊花的孤芳自賞,是《孤標傲世偕誰隱》;還有菊花的不隨眾起舞,寧願最晚開花,是《一樣花開為底遲?》

黛玉的詩是《託物言志》。《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花開為底遲?》的詩句,說的不單純是菊花,其實是描述黛玉自己的孤寂性情,與伴侶難尋。

什麼樣的性格寫什麼樣的詩。同樣的賞菊,同樣的寫《菊花詩》,明太祖朱元璋寫的菊花詩,就是完全不同的風味。

朱元璋乞丐出身,後來打下天下,成了皇帝。朱元璋當了皇帝之後,把諸多老友、開國功臣、殘殺殆盡。

嗜殺的乞丐皇帝朱元璋,寫的《菊花詩》如下:

百花發時我不發,我若發時都嚇殺;
要與西風戰一場,遍身穿就黃金甲。


黛玉的《菊花詩》,看到的是《孤標傲世偕誰隱》;朱元璋的《菊花詩》,看到的是《要與西風戰一場》。一個是孤芳自賞,一個是殺氣騰騰。可真是應驗了一句話:

《什麼樣的樹,開什麼樣的花;什麼樣的籐,結什麼樣的瓜;什麼樣的人物,說什麼樣的話》。

第二句,《冷月葬花魂》

那天晚上,林黛玉與史湘雲在園中散步賞月,聽到有人吹笛。月華皎潔,笛韻悠揚。黛玉與湘雲二人,雅興大發,就玩起了《五言排律》的對句遊戲。

所謂《五言排律》的對句遊戲,有點類似今天小孩玩的《成語接龍》。也就是說,黛玉與湘雲二人,一位先說一句《五言律句》的上一句,另一位就要接著對完這個五言律句的下一句。當然,這個《五言排律》的對句,必須符合五言律詩的平仄與韻腳的規範。

玩到了中途,黛玉忽然看到了池塘中有個黑影,就指給湘雲看。湘雲彎腰拾了個小石片,向池塘水中丟去。水聲響起,黑影嘎然一聲飛起,卻原來是一只白鶴。湘雲有了靈感,就出了個上句的題目,《寒塘渡鶴影》,要黛玉對下一句。

黛玉想了片刻,想到的對句是《冷月葬花魂》。

所以,湘雲與黛玉聯合的二句《律詩排句》是

《寒塘渡鶴影,冷月葬花魂》

這二句詩話,似乎也隱喻出了湘雲與黛玉的命運。在《金陵十二金釵正冊》中,湘雲命運的判詞是《湘江水逝楚雲飛》。湘雲的律詩排句《寒塘渡鶴影》,與她的判詞《湘江水逝楚雲飛》遙相呼應。隱喻說明了湘雲的命運多艱。湘雲的命運,就像是在黑夜中,一只白鶴在飛越寒塘。

黛玉的《冷月葬花魂》更是淒愴。這句《冷月葬花魂》,可以與早先黛玉所寫的《葬花詞》遙相呼應。我們來欣賞一下《葬花詞》中,結尾的幾句詩話:

儂今葬花人笑癡,他年葬儂知是誰?
試看春殘花漸落,便是紅顏老死時。
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!


《葬花詞》在紅樓夢第二十七回;《五言排律》的聯句在第七十六回。黛玉從《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》的感嘆;到《冷月葬花魂》的排句續言,我們可以感覺到,黛玉的詩句《冷月葬花魂》,其實就是冷冷冰冰的自述自己春殘花落的早凋命運。

曹雪芹在紅樓夢中,塑造出黛玉這樣的人物,寫出如此優美哀艷的詩句,真是才氣高妙,令人敬佩。曹雪芹把人物的性格,與人物文學作品的風韻,做出了完美的結合。這個結合,有如羚羊挂角,不著痕跡,完美之極。

我實在很好奇,曹雪芹創作靈感的源泉,到底是來自何方?我遍讀近代《紅學》專家的著作,譬如胡適、俞平伯、周汝昌等,都無法找尋到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《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》。我想,不論真正的答案是什麼,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,就是曹雪芹是個文學天才、敏感、多情、歷經滄桑、而又持志不懈。

那一年,我到北京香山腳下植物園中的曹雪芹紀念館徘徊踟躕。曹雪芹紀念館的門口有一顆大石頭,石頭上刻了一首詩。這首詩是曹雪芹的好友敦誠贈給曹雪芹的。詩如下:

《勸君莫彈食客鋏,勸君莫扣富兒門。
 殘羹冷炙有德色,不如著書黃葉村》


這首詩中《勸君莫彈食客鋏》是取自於孟嘗君門下食客馮諼的典故;《勸君莫扣富兒門》是取自於杜甫的詩,《朝扣富兒門,暮隨肥馬塵。殘杯與冷炙,到處潛悲辛》。

敦誠的意思,就是在跟曹雪芹說,不需要再汲汲營營的追求什麼。粗茶淡飯,好好的在《黃葉村》寫書,就是件很好的事。

據考證,北京植物園曹雪芹紀念館地區,就是當年曹雪芹廢寢忘食寫《紅樓夢》的《黃葉村》。仰望秋天的香山,一片映紅山色。《黃葉村》附近,是一灣溪水潺潺流過,植物園中,老樹參天,花葉扶疏。我在《黃葉村》徘徊很久,慢慢的,我有了點感覺。我想,曹雪芹寫林黛玉詩的靈感,大約就是來自於這一片蒼茫大地的春夏秋冬、流年變換、景色遷移;以及曹雪芹午夜夢回時,對他逝水年華與如煙往事的錐心之念吧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