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黃梅時節家家雨》2017/6/30

六月的中上旬,是臺灣的梅雨季節。前一陣子,臺灣的梅雨綿綿,連續下了好多天的雨。這個季節,江南的梅子正在成熟,所以此時下的雨,叫做「梅雨」。因為是雨水綿綿,導致了衣物、食品經常會發霉,所以梅雨又有一個別名,叫做「霉雨」。

梅雨綿綿,對於日常生活帶來了很多不便。但是梅雨季節,氣候涼爽,晚上聽著夜雨聲,在家裏看電視播放法國網球公開賽,非常的舒服愜意。梅雨過後,就正式進入炎熱的夏季了。相對於接踵而來的炎炎夏日而言,在梅雨季節,坐在淡水河的岸邊咖啡店,看著細雨落入水中,觀賞著左岸觀音山上的霧嵐飄渺,確實是十分的富有多情韻味。

我記得曾經有位多愁善感的女生對著我說,她經常喜歡在下雨的日子,坐在咖啡店裏,看著綿綿細雨,靜靜的找回她自己。在某一個下著毛毛細雨的日子,我也坐在水岸邊的咖啡店裏,企圖找回我自己。結果那次企圖找回我自己的努力經驗,帶給了我一些神秘的夢幻感覺,我因而有了靈感,寫下了一篇寓言文章《兩個神話故事》,放在《好讀》上。

梅雨季節,對我來說,有著令人懷念的多情繾綣韻味。

前幾天的黃梅時節,也讓我很自然的,想到了一首「黃梅時節家家雨」的詩。這首詩的作者,是南宋詩人趙師秀,其詩如下。

詩《約客》:

  黃梅時節家家雨,青草池塘處處蛙。
  有約不來過夜半,閒敲棋子落燈花。


古時候的詩人寫詩,都會為他寫的詩,題下「詩名」。詩名說明了這首詩的主要含意,多有畫龍點睛之效。這首詩的詩名是《約客》,說明了這首詩的主題,是與朋友的相約。欣賞一首詩,如果忽略了注意詩名,就不夠完整了。

詩的內容,「黃梅時節家家雨,青草池塘處處蛙」,描述了梅雨時節的情景。接著的「有約不來過夜半,閒敲棋子落燈花」說的是等待著相約的朋友,已經等到了夜半,朋友還沒有出現。

相約的朋友,應該是個一起下棋的朋友吧。所以,詩人聽著雨聲、聽著蛙鳴,閑閑的敲著準備要下棋的棋子,靜靜的看著燈花跌落。

也許,詩人是靜靜的每看著一朵燈花跌落,就閑閑的輕敲一下棋子,呼應著燈花無可奈何的落下。閑敲棋子與燈花落下兩者之間,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,也許已經逐漸形成了,一個穩定的節奏對應的關係。

詩的作者趙師秀,是宋太祖趙匡胤的八世孫。我覺得這首詩,讀起來的感覺,很空靈。窗外是綿綿梅雨,耳畔是處處蛙鳴,在茫茫的等待中,閑敲棋子,靜看著燈花伴隨著時間的逝去,漸次跌落於燈油之中,一直到油盡燈枯,也許會再加了燈油,添了燈蕊,繼續的等待。

也許詩人正在雨聲蛙鳴之中,享受著等待的感覺。也許詩人在等待的過程中,可以不斷的回味與重溫,與這位朋友相交的美好的前塵往事。

南宋的詩,譬如這首《約客》詩,沒有唐朝的豪邁,格局也不如北宋的開朗大度,但是對於生活質感的玩賞,以及自我內心體會的品味,確實是多有可取之處。

南宋另一位詩人杜耒,寫了一首《寒夜》詩。如果把趙師秀的《約客》詩,與杜耒的《寒夜》詩,同時欣賞,會格外的饒富趣味。

《約客》詩寫的是梅雨季節,《寒夜》詩寫的是梅花開的冬天。《約客》寫的是朋友久候未至,閑敲棋子落下燈花;《寒夜》寫的是與朋友相聚,品茶觀月賞梅。兩首詩相互比對,季節迥異,情況也截然不同,可是寫的都極為優美。

杜耒的詩如下:

詩《寒夜》:

  寒夜客來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。
  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


詩的內容是說,在這個寒夜裏,朋友來到了。家裏紅紅的火爐裏,燒著煮沸的開水,我們兩人以茶代酒,品茗聊天。與平常一樣的窗前月色,有梅花掩映,氣氛真是特別的美好。

這首詩其實有一層沒有說破的隱喻含義,就是月色與梅花,茶水與竹爐,都是因為朋友在寒夜的來臨,才能形成一個完整的美好氛圍。

我們有句話說「最難風雨故人來」。《寒夜》詩中的隱喻含義,是老友在寒冷的晚上,特地冒寒來訪,兩人才得以在月夜,共賞梅花,煮茶談心。這種情誼,彌足珍貴。

寒夜是這首詩綱領性的重點,所以詩的名稱是《寒夜》,不是品茗,不是觀月,不是賞梅。

《約客》詩,是在等待朋友的來臨,詩的總體氛圍是靜謐的,是孤清的。《寒夜》詩,雖然是寫冬天的寒夜,但是因為有了好友的相聚,詩的總體氛圍是生動的,是溫馨的。

不論是靜謐孤清,還是生動溫馨,這兩首南宋詩人的詩,都有極佳的美感。美感的來源,在於人與自然環境的相融合,以及自身的人文修養,已經到達了一定的境界。當一個人的人文修養,提升到了一定的境界,他就會有能力,在各種的生活條件中,找到其中的美感與樂趣了。

行文至此,我不免想到了北宋著名理學家程顥的《秋日偶成》詩。從《秋日偶成》的詩名看來,這首詩應是程顥,在某一個秋天的即興之作。

我們來欣賞這首詩的前四句詩話:

  閑來無事不從容,睡覺東窗日已紅;
  萬物靜觀皆自得,四時佳興與人同。


詩的內容是說,這是一個秋天裏的悠閑日子,我的心態十分的從容。我睡了一個飽飽的覺醒來,窗外已經紅日高升了。我有了「萬物靜觀皆自得,四時佳興與人同」的感覺。我體會到了,人生與萬物以及四季的節氣相互融合,是如此的恬適與美好。

「萬物靜觀皆自得,四時佳興與人同」這兩句話,為人所廣為流傳。程顥的這兩句話,也說明了,當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到了一定的境界,觀賞萬物,都能找到其中的自得情趣;一年四季春夏秋冬,其實都是各有各的,值得好好玩味的優美佳興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