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淺盤子邏輯(三)斷交風波》2016/12/23

非洲小國聖多美普林西比於12月21日,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。臺灣這幾天的新聞重點,都集中在臺灣政府與媒體,對這次斷交問題的以下幾點看法:
  1. 這是中國對於川普與蔡英文在12月2日通了電話的反制行為。
  2. 聖多美普林西比對臺灣提出「天價」的資金援助要求,約合臺幣64億,我方無法同意,因而導致斷交。
  3. 外交部表示,聖多美普林西比於12月初才說要和台灣談未來合作計畫,更於上週才徵求我方同意新任大使人選,如今突然斷交,根本就是蓄意欺騙。
  4. 中國北京政府在幕後,主使聖多美普林西比與臺灣政府斷交,是給川普「打臉」。
  5. 蔡英文於12月21日宣佈「英捷專案」,要到中美洲訪問邦交國,而且會路過美國。中國主使這次斷交事件,就是對蔡英文出訪的反制。
  6. 臺灣政府的陸委會說「北京政府惡意打壓臺灣,嚴重傷害臺灣人民的感情。」
我認為,絕大多數事情的發生與演變,都有他的根本原因。我們分析事情,不去分析他的根本原因,而一昧的在枝節部分打轉,就是落入了《淺盤子邏輯》的陷阱中,看不清事情的本相。

要分析事情的根本原因,一個重要的心態,就是要用「對方的立場」來看事情,而不是用「自己的立場」來看事情。或者說,要用「客觀的立場」來看事情,而不是用「主觀的立場」來看事情。

1964年,法國總統戴高樂決定與中國北京政府建交,同時終止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。中法建交標誌著中國北京政府與西歐國家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。中法建交比中美建交,要早了15年。

當時臺灣的蔣介石總統仍然健在。戴高樂是法國的二戰英雄,與蔣介石是在二戰時期並肩作戰的盟友。蔣介石對於戴高樂與中國北京建交,非常憤慨,向法國政府提出了抗議與質疑。

據說,戴高樂給蔣介石的回答是「我們已經等待你們(反攻大陸)十五年了。請問,你們還要我們等多久?」

當時的臺北政府,從「自己的立場」來看問題,不能諒解老盟友戴高樂與中共建交。戴高樂認為「已經等了十五年,沒有必要再等了」,是從「客觀的立場」來看問題。兩者立場不同,看法明顯不同。

目前聯合國有193個會員國,教廷梵蒂岡不是會員國。臺灣目前有21個邦交國,包含了梵蒂岡。因此,在聯合國的193個會員國中,只有20個會員國與臺灣有邦交,佔百分之十。世界上約有百分之九十的國家,與中國大陸有邦交。

臺灣所有邦交國的總體人口與經濟實力,加起來大約是等同於一個越南,大約只佔世界總GDP的百分之二。

如果依照臺灣政府與媒體的邏輯,一個國家與中國大陸建交,就是中國在「惡意打壓臺灣,嚴重傷害了臺灣人民的感情」,那麼為什麼世界上所有的、只要是略為有些影響力的國家,都會配合北京,來惡意打壓臺灣,傷害臺灣人民的感情呢?難道這些國家,都沒有自己的立場?

還有,為什麼與臺灣有邦交的國家,都會對臺灣提出「天價」的資金援助要求?為什麼臺灣的外交部,是如此的白癡,永遠是花了大錢,又被蓄意欺騙?

臺灣政府與媒體的思維邏輯,常會以「主觀的立場」來看事情,而不是以「客觀的立場」來看事情。當然,很多政客的邏輯並不差,很清楚事情的本相。但是他們很壞,會故意用偏頗的邏輯來煽動民粹,甚至胡說八道,以取得自己的政治與經濟利益。

以客觀的立場來看中國大陸,或者說,以任何第三國的立場來看中國,都會很清楚的認識到,中國的人口世界第一;國家面積世界第三;經濟總產值世界第二;軍事力量居世界前三名;奧運獎牌數居世界前三名;中國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五位常任理事國之一,對於會議提案具有否決權。所以,無論從人口、面積、政治、經濟、體育、軍事、文化等各方面來看,中國大陸都是世界一等大國。

而且中共政權治理中國,已近七十年。中國政權十分穩定,她的國際影響力,不斷在增強中。

臺灣與大陸相比,臺灣的面積佔大陸的千分之三;人口佔大陸的百分之一點五;經濟日益衰退;國防力量無法自主,必需依靠第三國。

所以,任何第三國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兩者之間,如果只能選擇一個國家建立邦交,合理的選擇,必然是一等大國的中國大陸,而不是在對比之下,顯得微不足道的臺灣。

以上的客觀分析,足以說明,為什麼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國家,包含了所有的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,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邦交關係。

這個客觀事實,也足以說明,為什麼大多承認臺灣的國家,都會向臺灣提出「天價」的資金援助要求。因為這些國家承認臺灣,是個非理性的決定。任何非理性的決定,都有他的特殊原因。這些小國家會做出這個看似非理性的決定,主要就是因為可以從臺灣要到錢。

這也足以說明,為什麼這些小國家,經常反復,一下子承認中國大陸,一下子承認臺灣。因為這些國家的外交決策基礎,不是基於對國際現實的認知,而是基於金援所發揮的作用。

在邏輯上,既然這些國家與臺灣的建交基礎,在於金援因素,臺灣實在是無需抱怨這些國家總是提出天價的金援要求,也無需指責對方蓄意欺騙。臺灣與這些國家的邦交關係,說的難聽一點,就好像是尋春客花錢買春一樣。錢給的夠多,可以成交。一旦錢給的不夠多,人就跑了,自然的很,沒有什麼好抱怨的。

至於一個國家與中國大陸建交,應該是正常而合理的現象。中國這樣的一個大國,不承認她,不是很奇怪嗎?如果一個國家,與中國大陸建交,臺灣社會的反應,就是指責中國在「惡意打壓臺灣,嚴重傷害臺灣人民的感情」,這樣的《淺盤子邏輯》的社會心態,十分的耐人尋味。

臺灣人民所憤慨的,應該是中國大陸的「一中政策」。不過中華民國政府,自1949年國民黨政府退守臺灣,一直到1971年退出聯合國,在國際舞臺上,也都是始終不渝的奉行「一中政策」。中華民國的憲法,其實也是個一中憲法。

至於中國大陸的「一中政策」,已經寫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之中。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,中國大陸奉行這個基本國策,不曾搖擺,始終如一,已經近70年了。

所以說,如果中國大陸的一中政策,是在「惡意打壓臺灣,嚴重傷害臺灣人民的感情」,那麼中國大陸的惡意打壓,其實已經持續進行近70年了。中國大陸不是在主使某個國家與臺灣斷交時,才進行惡意打壓。

在臺灣馬英九主政的八年期間,依靠九二共識,臺灣維持了22個邦交國,可以說是國際外交上的一個非正常狀態。這個非正常狀態得以存在的原因,就是北京政府認可了,臺灣「外交休兵」的訴求,刻意壓制了一些國家要與北京建交的意願。當這個因素被排除,北京不再刻意壓制一些國家與北京的建交意願,自然會有一些國家與北京相繼建交,與臺灣斷交。

很快的將來,還會有些國家會與北京相繼建交。客觀而論,這並不代表「中國在惡意打壓臺灣」,這只是代表「中國不再刻意照顧臺灣」。這些國家將來會與中國相繼建交,只是展現了這些國家,終於走向了正常而理性的國際外交軌道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