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六朝如夢》2017/4/28

這一天,我稀里糊塗做了一個夢。夢醒了,我在床上躺了很久,搞不清這個夢的真真假假,我也很迷惑,怎麼會做了這樣的一個夢。

在夢中,我不知自己身處何時何地。有個少數民族薩滿老巫師,穿著一身中國內蒙古草原的古老的獸衣所縫製的五色繽紛的衣服,正在跟我說故事。

「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薩滿老巫師說,一邊敲著手邊的一只牛皮鼓,鼓聲咚咚響,十分清脆。

我看著這個巫師,巫師的臉,飽含了很多很多年的陽光、塵土、與風沙。看起來,就像是哈密瓜的皮,又老又硬。這張充滿了風霜的臉,正在我的面前,放大又縮小,不由得令我有些驚嚇與害怕。

「來來來,你過來,我看出了你的前世與今生。」老巫師這張充滿了風霜的臉,對著我說。

「我的前世與今生?」我說。

巫師的背後,是一片蒼莽大地,一陣風吹來,可以看見在長長的牧草中,有東一群、西一群散佈在四處的牛羊。

「你的前世,來自於東南方海外的一個小島上的小王朝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巫師一邊說,一邊又用手敲打著小牛皮鼓,發出咚咚的聲響。

「海外的小王朝?什麼王朝?」我搖了搖頭問。

我愛我的草原,我愛我的牛羊,我愛這兒豐美的夏秋牧草。我不知道什麼海外小島上的小王朝。不過,我很有興趣,聽聽這個滿臉風霜的老巫師,說說我前世的故事。

「這個王朝,叫做南苔王朝,一共延續了75年。」

「我沒聽說過南苔王朝。」我說。

「好,我說說這個王朝的故事給你聽聽。」

巫師轉過了身,朝向正北方虔誠的深深一鞠躬,然後轉回了身,開始跟我說這個王朝的故事。

正北方是我們的神所居住的地方,巫師在代表我們的神,跟我說我前世的故事。所以巫師在說故事之前,必須要先向我們的神鞠躬,致上虔誠的敬意。

「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也情不自禁的雙手合十,很恭敬的跟著巫師念著我們的祈禱語。

「南苔王朝共有75年,開國君主是蔣太祖。」薩滿巫師說。

「蔣太祖呀,蔣太祖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情不自禁的念著祝頌詞。

「蔣太祖原來在中原國稱雄,後來在中原國與對手毛太公,進行了三場百萬大軍的大戰,蔣太祖三戰三敗,知道自己在中原國運數已定,於是親率六十萬殘軍渡海南下,在南苔島建立了南苔王朝。」老巫師說。

「蔣太祖大軍登臺之日,乃是南苔王朝建國之始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跟著說。

「蔣太祖一生戎馬,堅信槍桿子出政權的道理。同時,因為太祖在中原國失敗的經驗,充分認識到國家經濟基礎的重要。」

「所以,蔣太祖在南苔王朝的治國之道,有兩個重點,一是整軍經武,一是發展經濟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

「蔣太祖薨於南苔王朝27年。太祖為南苔王朝的軍事與經濟,打下了不錯的基礎。太祖駕崩,由太子蔣經繼位,是為蔣太宗。」

老巫師停頓片刻,然後用力敲打了三下手鼓,三聲清亮的咚咚鼓聲,仿佛一下子就敲掉了27年的太祖沉積歲月。

「蔣太宗登基,大赦天下,大赦天下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追隨著老巫師的鼓聲,喃喃自語。

「蔣太宗在位11年,是南苔王朝的黃金時代。」巫師笑了笑說,又老又硬的臉皮,笑起來的時候,出現了有如老山溝般深深的皺紋。

「蔣太宗時代政治清明,各行各業蓬勃發展,人稱經濟起飛。」巫師說,鼓聲咚咚作響。

「蔣太宗主政時期,南苔王朝經濟起飛,文化領域的發展,也很有成果。南苔王朝的電影、電視、音樂創作發展,都領先了中原王國,與周邊的其他國家,這段時期,史稱《太宗之治》。」

「好花不常開呀,好景不常在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想到了我們的神,跟我們常常說的盛極而衰的道理,我忽然有點不自覺的,悲從中來的感慨。

巫師很用力的看了我一眼,咚咚的敲了兩下牛皮鼓,接著說:

「蔣太宗駕崩,由南苔島的氏族李登繼位,是為李輝帝。李輝帝在位12年,南苔王朝的歷史,有了新的轉折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

「有了新轉折,有了新轉折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再度跟著喃喃自語。

「從此之後,南苔王朝都在進行著激烈的宮廷奪權鬥爭,一直到王朝滅亡為止。」老巫師說,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,額頭又出現了有如老山溝般的皺紋。

「歷代王朝覆滅,多有黨錮之禍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說。

「從此之後,南苔王朝的南渡人士與本地人士之爭;也稱蔣黨與李黨之爭,無日無之,無日無之。」老巫師說,緊緊的皺著眉頭,用力的敲著牛皮鼓。

「物必自腐而後蟲生,自腐而後蟲生。」我也皺起了眉頭叨叨的念著。

「李輝帝對南苔王朝有沒有貢獻呢?」我想了想問。

「李輝帝對南苔王朝有影響,沒貢獻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老巫師說,緩緩的閉上了眼睛。

「李輝帝使得本土派壓倒了南渡派,李黨鬥勝了蔣黨。李輝帝激化了黨錮之禍,弱化了中原文化在南苔島的傳承。」

「李輝帝對於南苔王朝的大局發展,有影響,沒貢獻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複誦了一遍老巫師說的話。

「李輝帝之後,是陳扁宗。陳扁宗與珍皇后四處斂財,是貪腐的君主。」老巫師說。

「陳扁宗四處斂財,氣度褊狹,怪不得叫陳扁宗。」我點了點頭說。

「陳扁宗之後是馬思宗。」老巫師說,眼皮下垂,面無表情,似乎對於王朝政權的更迭變遷,已經漠然。

「為什麼是馬思宗這樣的諡號?」我很疑惑的問老巫師。

「因為南苔王朝很多人,都把他與明朝的明思宗崇禎皇帝相提並論,所以史稱馬思宗。」

「馬思宗在位八年,留下很多問題值得思考,所以稱他為思宗,是有道理的。」老巫師說,倏然睜開了眼睛,眼神清澄透徹,飽含智慧。

「馬思宗的貢獻是什麼?」

「思宗對南苔王朝的貢獻,就好比是在花園中,栽種了很多無根之花,看似繁華似錦,一陣風雨過後,什麼都沒了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老巫師說,擡頭看著蒼天,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

「天行健,君子自強不息;地勢坤,君子厚德載物;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若有所感的念著祝頌詞。


「在馬思宗主政末期,南苔王朝的黨錮之爭越演越烈,終於爆發了《滑匪之亂》。」老巫師說。

「滿清末年有《捻匪之亂》,南苔王朝晚期有《滑匪之亂》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說。

「本土派人士為了要向南渡派馬思宗政府奪權,以滑手機方式相互聯絡,衝進了政府的最高立法機構與最高行政機構,任意搗毀公務,前後盤踞政府最高權力機構,近一個月之久,史稱《滑匪之亂》。」

「本土派在奪權鬥爭中大獲全勝,思宗政府形同癱瘓,黯然結束。蔡愍后成為王朝的新君主。蔡愍后即位第一件事,就是宣告所有參與《滑匪之亂》的人無罪。」

「從此之後,南苔王朝的政府威信掃地,法紀蕩然無存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薩滿老巫師用力敲打著牛皮鼓,嘆了口氣說。

「為什麼叫蔡愍后?」我很不解。

「根據皇帝的《諡法》,在國逢難曰愍,使民折傷曰愍,所以國將不國時的皇帝,就叫做愍帝。」

「因為是個女君主,所以就叫愍后了。南苔王朝的第六任君主,就是蔡愍后,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老巫師用力急促的敲打著牛皮鼓,鼓聲如驟雨而下,催人心弦。

突然之間,薩滿巫師把牛皮鼓高高舉起,用力砸在地上,牛皮鼓迸裂在地。

「怎麼了?」我嚇了一跳,問老巫師。

「完了。」老巫師說,在哈密瓜般又老又硬的臉皮上,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。

「完了?」我問。

「黨派鬥爭益烈,法紀蕩然無存,國防無能自主,民生日趨衰疲;不完還能怎麼往下走?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老巫師彎下了腰,撿起了被摔在地上的破牛皮鼓。

「你回去吧,六朝的夢,可以醒了。」老巫師看著我說,蒼老的臉龐上,露出了承載千年風霜般的笑容。

「我有些不明白。」我一陣迷惘,掙扎著說。

「來,孩子,我送你一首詩,詩名《六朝如夢》,你好好記著,慢慢的去領悟吧。」巫師說。

然後,巫師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著這首詩:

「兩蔣輝扁馬思宗,蔡愍臨朝萬事空;南苔多少媽祖廟,依舊香煙裊繞中。」

我還要再跟巫師說話,巫師搖了搖頭,指著我大喝一聲:

「去吧!」

我一陣昏眩,再一睜眼,發現我已是渾身冷汗,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。

我反復念著薩滿巫師送給我的詩,以及他與我的對話。慢慢的,我似乎領悟到,巫師跟我所說的,也不竟然全是夢話,也許巫師真的是在跟我的後世,談論我的今生吧。

「你回去吧,六朝的夢,可以醒了。俺眯哈拉啦,俺眯哈拉啦。」我仿佛又看到了老巫師的又老又硬的,有如哈密瓜的臉皮上,露出了承載千年風霜般的笑容。

注解:《六朝如夢》詩的解讀如下

南苔王朝歷經蔣太祖、蔣太宗、李輝帝、陳扁宗、馬思宗、蔡愍后六朝,終至於萬事成空,紛爭歸於沉寂。

不過,民間活動與文化傳承,沒有受到政權更迭變遷的影響。在南苔島各地備受歡迎的媽祖廟,依舊是香煙裊繞,悠悠千年不絕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