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水滸傳新解:水滸傳武松故事的社會意義》2008/9/22

水滸傳故事的時代

水滸傳在中國是家喻戶曉的小說。水滸傳故事的時代背景,是北宋末年的宋徽宗年代(西元1100 - 1125 年)。宋徽宗趙佶是一個非常傑出的書法家與畫家,留下了些意境很高的作品。他酷愛藝術,在位的時候,成立翰林書畫院,也就是宮廷畫院。他大約是中國歷代皇帝中,唯一的一位,把繪畫作為科舉升官的一種考試方法。他喜歡奇花异石,崇信道家思想,所以自稱是道君皇帝。在水滸傳中,就有好幾次提到聖上道君皇帝。

後來元朝的丞相脫脫帖木兒撰寫《宋史》, 寫到了《徽宗記》,不由擲筆嘆曰:“宋徽宗諸事皆能,獨不能為君耳!”

這個「幹什麼都行,就是當皇帝不行」的藝術家皇帝趙佶,把整個的國家搞得亂七八糟。最後,發生了所謂的「靖康之難」。北方的強權金國,攻陷京都汴梁。金國把宋朝的兩個皇帝,徽欽二帝,還有朝廷以及宮廷的二千多了俘虜,統統拉到了金國當時的「上京會寧府」(今天哈爾濱附近的阿城)。徽欽二帝等人,身披羊皮,行牽羊禮,跪祭於金太祖完顏阿古打的宗廟。祭拜之後,在乾元殿拜謁金太宗完顏吳乞買(完顏阿古打的弟弟)。金太宗對於跪拜在下的大宋王朝皇帝,給了一個新的封號,叫做「昏德公」。

客觀而論,把趙佶這樣的昏君皇帝,叫做「昏德公」,倒也真是一針見血,恰如其分。在這一點上,我是認同金太宗的。

這就是水滸傳梁山好漢的時代背景。當政的是一個藝術家皇帝「昏德公」,昏君的身邊,必然是一群老老小小的壞蛋。政府在一群壞蛋的統治之下,必然到處都是貪腐的官僚,社會黑暗、良民無以為生。

我在少年的時候看水滸傳,看的是水滸好漢的功夫與豪情;我現在看水滸傳,看到了很多新的內涵。看同一本書,不同的人生階段,感受大有不同。好似宋朝詞人蔣捷的 《虞美人.聽雨》:

“少年聽雨歌樓上, 紅燭昏羅帳。
壯年聽雨客舟中, 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。”

差別在哪裏呢?少年時我看到的只是武打明星;現在我看到的是水滸傳故事的精 神。




水滸傳故事的精神

我們先來簡單說說水滸傳成書的經過。

綜合各家的考證,水滸傳最早的雛形是,「大宋宣和遺事」裏的宋江與三十六 將落草為寇的故事。所謂的「宣和」,是宋徽宗的年號。之後,很多的傳說故 事逐漸在民間流傳。到了元朝施耐庵集撰了各家民間傳說,明朝羅貫中加以編 修,形成了明朝嘉靖年間的百回本與一百二十回版本,包含了梁山好漢接受招 安,朝廷決定「以寇制寇」派去征戰四方;最後好漢們一個個或死、或殘、或走、 或是被奸臣害死、或是自殺、整體的下場十分的淒慘。

清朝初年的才子金聖嘆(西元1608-1661),不認同招安、征戰、折戟凋零的概念,所以他把水滸傳作了修改潤色,並且把招安等情節完全腰斬刪除,形成了一個七十回本。這個金聖嘆的七十回本,一直廣泛流傳至今,有了三百多年。

所以水滸傳的成書,是幾百年的集體創作,也流傳了好幾百年。一本書集合了集體的智慧,又能夠廣為流傳這麼長久,一定有它的理由。到底能讓這本書真正持久的內涵是什麼?它的魅力何在?

我認為其中的一個重要的理由,是水滸傳故事中,生動的描述了中國官場問題與 社會問題。這些問題,幾千年來,一直到今天,都還存在。也許形式有所差異, 但是本質完全相同。所以我寫了以下的一對楹聯,形容我前後幾次看水滸傳武松 故事的不同心得:

原來只知道,武松展現打虎豪強光輝,
天下無雙,拳腳間大顯雷霆威風

現在才注意,水滸描述吃人社會黑暗,
古今如一,筆墨中深藏辛酸滋味

水滸傳與武松故事

0. 引子

在金聖嘆最後刪定的七十回本水滸傳中,有關打虎英雄武松的故事,佔的篇幅最 多。從第二十三回的「橫海郡柴進留賓 景陽崗武松打虎」,一直到第三十二回的「武行者醉打孔亮 錦毛虎義釋宋江」,一共有十回。除了一開始的進場,到後來的出場,其中的八回,全部都是在敘述,以武松為主體的故事。

我認為,在武松故事中,武松只是在扮演一個穿針引線的過場作用。真正在描述的主角,是中國的社會問題。先看武松打虎的情節,實在有點可笑:

「武松把大蟲嘴直按下黃泥坑裏去,那大蟲吃武松奈何的沒了些力氣,武松把左手緊緊地楸住頂花皮,偷出右手來,提起鐵錘般大小拳頭,僅平生力氣,只顧打。那大蟲…更動彈不得…氣都沒了。」 《第二十三回》

換句話說,武松是用左手按住老虎的虎頭,用右手空拳就把老虎給打死了。這隻曾經犯案累累的吊睛白額大老虎,一旦登場,竟然比一般的小狗還不濟事,可真是奇歟怪哉。

武松打老虎其實不太重要,它只是個引子。接著就開始綿延不斷的描述,中國各式各樣的社會現象。

1.普通百姓的生活保障

首先,是武松的哥哥,代表的是普通百姓武大郎。武大郎見了武松,跟武松閑話家常。

武大道:「我又怨你,又想你。我怨你時,你當時…吃酒醉了,和人相打,時常喫官司,教我要便隨衙聽候,不曾有一個月清淨,常叫我受苦,這便是怨你處。想你時,我近來娶得一個老小(老婆),清河縣人都來相欺負,沒人做主。你在家時,誰敢來放個屁?我如今在那裏安不得身,只得搬來這裏賃房居住。因此便是想你處。」 《第二十四回》

換句話說,像武大這樣的普通老百姓,家裏如果有個兇巴巴的打手兄弟,真有很大的好處,「誰敢來放個屁?」。不過也有壞處,就是要常常喫官司受苦。 但是家裏沒有個打手或是殺手,情況更是糟糕。武大就是因為不小心娶個漂亮老婆,大家都來相欺負,終至於安不得身,只好搬家避難。

所以,在普通百姓的日常空間裏,如果沒有一個兇巴巴的兄弟可以經常出面「作主」,百姓的生活,碰到了些特殊狀況,是沒有保障的。

2.女性的人權

這個人物猥瑣的武大郎,又是如何娶到年輕貌美的老小潘金蓮呢?且看水滸書中如何表述。

「有一個大戶人家,有個使女,娘家姓潘,小名喚作金蓮,年方二十餘歲,頗有些姿色,因為大戶纏她,這女使只是要去告主人婆,意下不肯依從。那個大戶以次記恨於心,卻倒賠些房粧,不要武大一文錢,白白地嫁與他。」《第二十四回》

所以,想來潘金蓮是貧窮出身,在一個大戶人家做使女。大戶老爺想佔她的便宜,她跟主人婆打了小報告。這個老爺懷恨在心,就貼了錢把她送給了三寸丁武大郎作為報復。

這個主人婆很可能沒有起什麼正面的作用。我們可以推想,主人婆跟老爺說,金蓮跑來做了投訴,投訴老爺對金蓮騷擾。老爺聽了,覺得很不爽快。主人婆也在算計,萬一金蓮跟老爺真個搭上了,得了老爺的專寵,對自己也不利。所以何不如早早設法讓金蓮離開?老爺老大娘,一陰一陽、滂瀣一氣,就把少不更事、輕易去打小報告的潘金蓮,賤價給「出賣」了。

問題是,一個貧苦人家的姿色少女,在大戶人家打工過活。因為拒絕了老爺的性騷擾,就被老爺安排,嫁了個「身長不滿五尺,面目醜陋、頭腦可笑」的老公武大郎。這樣的社會,對女性來說,實在是太可怕了。

3.大哥搖身變成了大官

故事從潘金蓮導入了西門慶。西門慶是個什麼樣的人呢?

「原來只是陽穀縣一個破落戶財主,就縣前開個生藥鋪。從小也是也個奸詐的人,使得些好拳棒。近來暴發跡,專在縣裏管些公事,與人放刁把濫,說事過錢,排陷官吏。因此,滿縣人都饒讓他些個。那人複姓西門,單諱一個慶字。排行第一,人都喚他做“西門大郎”。近來發跡有錢,人都稱他做“西門大官人”」 《第二十四回》

西門慶是一個能打拳使棒的奸詐之人。東混西混的,現在混到專在縣裏管些公事,倒也如魚得水。所謂的幫官府管公事,就是「放刁把濫,說事過錢」;完全等於今天的「刁難把關,瞧事洗錢」。西門慶原來只是個破落戶,開生藥鋪的生意人,靠著刁難把關,瞧事洗錢,很快的就「暴發跡」,成了地方的達人。

靠著替官府說事過錢,西門慶的社會地位獲得了很大的提高。人們對他的稱呼都改了。原先叫他「西門大郎」(西門大哥),現在都叫他「西門大官人」。好像是今天的「西門秘書長」 或是「西門立委」。因為他的官府關係,大家都對他「饒讓些個」,以免招惹麻煩,搞得自己的日子不好過。

西門慶的發跡有錢,其實也不算什麼了不起。水滸傳一開始介紹的高俅,就是個 「幫閒浮浪的破落戶,沒信行的人。自小不成家業。只好刺槍使棒,最是踢的好腳氣毬」。因為高俅踢的好毬,一日得到了皇帝的賞識,竟然「沒半年之間,直抬舉高俅做到殿前府太尉職事。」《第二回》。太尉,等於是當時最高等級的軍事長官,大約是今天的國防部長。這個浮浪無行,自小不成材,只是會踢的好毬的高俅,當了太尉,還能幹出啥子鳥事?當然是「專在皇帝身邊管些公事,與人放刁把濫,說事過錢,排陷官吏」。

換句話說,水滸故事所描述的現實社會,就是社會上奸詐的人、混黑道的,不知道怎麼搞的,就很容易跟政府官員結合在一起了。政府官員的官,是做在表面上;真正在地下瞧事的,卻都是這類奸詐的人。

這個問題,從皇帝身邊的高俅;以至於一般民間的西門慶,到處都是,古今皆然。

再看看我們今天的社會,在長期貪腐的臺灣政府裏,有這麼多瞧事洗錢「奸詐的人」。這些與時俱進版的高俅與西門慶,多少年來,在官府裏,其實從來就沒有間斷過。

4.司法問題如何處理?有官皆如此

武松從外地出差回來,發現哥哥武大被潘金蓮與西門慶謀害了,搜集了認證與物證,告到了縣府。

「當日西門慶得知,卻使心腹人來縣裏許官吏銀兩」。次日早晨,武松在廳上告稟,催逼知縣拿人,誰想這官人貪圖賄賂… 說道:「武松,你休聽外人挑撥你喊西門慶作對頭,這件事不明白,難以理對。聖人云:“經目之事,猶恐未真,背後之言,豈能全信”不可一時造次」。 《第二十六回》

這是中國官場幾千年來,拿錢吃案的傳統。官衙私底下是收了銀子,表面上卻是引經據典,說的很專業合理。一般的民眾,大抵也只能到此為止,什麼別的辦法都沒有了。

水滸傳的「好漢」魅力,在這個時候就發揮了作用。官府既然吃了案,好漢就乾脆親自辦案。武松用自己的方式立案、搜証、審判、結案、加上執法,乾淨利落。尤其是在「獅子橋下大酒樓」單挑西門慶,殺了這個跟官府狼狽為奸的奸詐之人,真是大快人心。一般受過官場吃案鳥氣的人,看到了這一段,必然會心情大振!

當然,武松作為地方的步兵都頭,必須面對官府的制約。所以,武松帶著一干人、行兇的刀子、還有西門慶與潘金蓮的兩顆人頭,逕自到縣府投案。這個好漢行徑,轟動了整個陽穀縣,街上看的人不計其數。先前拿錢吃案的縣官聽人來報,先自駭然,隨即陞廳。那麼,依據中國官場的傳統,縣官會如何處理此事呢?

縣官一看反正武松已經自行辦了案,民情也在武松這一面,乾脆自己做個「好人」。於是,把負責寫文狀的司吏叫過來商量:

「念武松那廝是個有義的漢子,把這人們的招狀重新改過」。 《第二十七回》

總之,縣官就把武松整個殺人的經過,做了改編。武松為冤屈而死的哥哥報仇,公然殺了西門慶與潘金蓮的過程,被官府改編成了「在祭獻武大的過程中,雙方意見不和,發生鬥毆,失手殺人」。

因為這是個兇殺案,所以要層層上報。縣官要把本案上報府尹,府尹需要上報省院。有趣的是,表面上一層一層把改編的罪狀書節節上呈;私底下都會

「使個心腹人,齋了一封緊要密書星夜來替他幹辦」。 《第二十七回》

最後,對於武松行兇案的供狀,是幾經改編,從輕發落。依判決要打四十脊仗,其實只有五七下著肉;再發配孟州道,也就了事了。

這是水滸故事描寫中國官場,是如何處理司法問題的。官府先是拿錢吃案。案吃不了了,就會依個案情況以及個人好惡來改編案情。然後,表面在走公文,其實私下在做溝通。上下一起來認可,改編後的案情。

這個中國官場的通則,還有一個重點。就是,有官皆如此,鮮少有例外。

不過,水滸對於社會問題的描述,真正精彩的,是發生在武松孟州道的故事。跟孟州道相比,陽穀縣官拿錢吃案,改編犯罪的案情,還真是 a piece of cake.

5.做官就要擁有地盤

武松犯了殺人罪,送到了孟州的囚營。想不到,囚營把武松待若上賓。給武松住進了單人房,每天奉上美食。為什麼呢?原來囚營的「管營」(典獄長)知道武松的武功高強,要請武松幫忙打架、搶地盤。

這個地盤叫做「快活林」。是由典獄長的兒子,諢號金眼彪的施恩負責經營。很明顯的,施恩是利用父親的權勢,在經營八大行業。且聽聽施恩這個地方勢力的惡霸如何說。

施恩道:「小弟自幼學得些槍棒在身 … 此間東門外有一座市井,地名喚作快活林… 有百十處大客店,三二十處賭坊、兌坊。往常時,小弟一者倚仗隨身本事,二者捉著營裏又八九十個拼命囚徒… 那許多去處每朝每日都有閑錢,月終也有 三二百兩銀子尋覓,如此賺錢。」 《第二十九回》

原來管囚營還真可以發財。施恩說得很明白,東門外的交通要衝快活林是他們的地盤。快活林真是快活,有酒店、賭場、錢莊,當然也有色情業。施恩靠著自己的槍棒,加上父親管著囚營,囚營裏的近百名囚徒可以為他們效命。所以,每朝每日坐地收錢,而且可以收很多很多的錢。

但是問題來了,施恩繼續說:

「近來被這本營內張團練 … 帶一人到此… 叫做蔣門神。那廝不特長大,原來有一身好本事,使得好槍棒,拽拳飛腳,相撲為最。 … 因此來奪小弟的道路。小弟不肯讓他,喫那廝一頓拳腳打了,兩個月起不得床。…本待要起人去和他廝打,他卻有張團練那一班兒正軍 … 這無窮之恨不能報得。久聞兄長是個大丈夫,怎地得兄長與小弟出得這口無窮之怨氣,死而瞑目。」 《第二十九回》

很明顯,因為快活林賺錢太容易,所以張團練帶了個黑道的拳腳高手蔣門神來搶地盤。張團練代表的是軍方系統。所以,如果施恩帶著一缸子的囚徒來打鬧,張團練可能會出動「一班兒正軍」來對付。施恩這個小惡霸,打不過蔣門神這個大惡霸;施管營能夠調動的囚徒,又比不上張團練的正軍。施家父子油滋滋好賺錢地盤,就這樣被張蔣集團給整盤的端了過去,怪不得產生了「無窮之怨氣」。 忽然看到自動送上門來的殺人犯、竟然是打虎英雄武松。施恩正在想找人報仇,現在武松從天而降。豈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?

施恩與武松才說了一會,典獄長就出場了:

「只見屏風後面轉出老管營來,叫道:“義士,老漢聽你多時也。今日幸得相見義士一面,愚男如撥雲見日一般。且請到後堂少敘片時”。」 《第二十九回》

於是,這三個人,很奇怪的組合:一個是政府的官員,囚牢的典獄長;一個是發配到囚牢來服役的殺人犯;一個是典獄長的少爺,利用職權圈地拿錢的地霸。三個人進了管營私宅的內室,共商大計。接著是:

老管營親自為武松斟酒把盞,說道:「義士如此英雄,誰不欽敬?愚男原在快活林中做些買賣,非為貪財好利,實是壯觀孟州,增添豪俠氣象。不期今被蔣門神倚勢豪強,公然奪了這去處。非義士英雄,不能報仇雪恨。義士不棄愚男,滿飲此杯,受愚男四拜,拜為長兄,以表恭敬之心。」 《第二十九回》

於是,這三個人的關係有了新的定位。典獄長的地霸兒子,拜了前來服刑的殺人犯做了長兄。這個典獄長,成了前來服刑的殺人犯的義父。為何如此?因為這個殺人犯,可以幫這個地霸惡少「報仇雪恨」,重新奪回賺大錢的好地盤。

這就是水滸傳裏,精心刻畫中國社會問題與官場心理。很多在地方上當官的,根本就與黑道無異。通常當官的都會經由二個途徑撈錢,一是圈下油滋滋的勢力範圍,每日都有閑錢進帳;二是利用手上的職權,把身邊的公共資源,轉化成個人資產。

6.義結金蘭的社會意義

武松既然與小惡霸施恩成了拜把的兄弟,當下就進入了施管營父子的共犯結構體。中國社會有一個普遍性的「江湖道義」的概念。所謂的江湖道義的價值觀,簡單來說,就是「只看關係,不看是非」。所以,一旦結為金蘭,彼此就利害與共。設若兄弟有難,就算蹈湯赴火,也義不容辭。

結拜兄弟,在中國有他重大的社會意義。不論是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、造反頭頭、還是企業團體,都會用到結拜兄弟這種社會機制,鞏固共同利害關係的結構體。譬如蔣介石受到他上海青幫經驗的影響,就很樂於運用這種義結金蘭的社會機制。

水滸傳作者施耐庵描寫武松去快活林打架的故事,筆法十分的浪漫,好似交響樂中饒富田園風光的快板。尋仇決鬥的過程,寫來的節奏輕鬆而優美。武松一路上,只要看到了酒店,就進去喝個三杯混酒,「無三不過望」,一路走來十分瀟灑。到了快活林,武松半醉不醉,施展「玉環步,鴛鴦腳」的絕技,把這個黑道大個蔣門神打得在地上趴趴叫饒不已。於是,老蔣宣告投降,武松幫施恩把這個地盤,用武力搶了回來。

清初順治年間的著名怪才金聖嘆,對武松的評語是:「真天人也!」。金聖嘆是個狂傲的自由派。最後因為罵清朝政府官員「鼠窩狗盜,偷賣公糧,罪行髮指,民情沸騰」。並且組織了民眾到孔廟去哭廟,以至於被政府逮捕處死。金聖嘆很討厭水滸轉中的大頭領「天魁星」宋江,他把水滸宋江帶頭接受招安、以及之後征伐田虎方臘等故事全部刪除。我想從金聖嘆的言行看來,他會認為,既然是水滸人物是以好漢始,就應該以好漢終;完全沒有道理要去投降朝廷。

從文學的成就來看,所謂的原水滸傳,宋江接受招安之後的故事,不論是精神內涵,還是文采,的確也是沒有什麼看頭。

7.官場集團對集團的鬥爭

中國的官場鬥爭,通常會從個人的利害恩怨,逐漸升高成為集團對集團的鬥爭。 在官場的集團內,上級與下級的關係是很清楚的。上級要提攜與照顧下級,下級要對上級效忠。

當軍方系統的張團練與蔣門神,被囚牢集團的武松挑了地盤,無力抗爭,張團練就去找他的上級張都監。張團練大約是團長,張都監大約是師長。團長張團練的實力,不夠與施管營這個典獄長對抗,就找師長張都監求救。張團練與施管營的個人恩怨,就升高成了軍方集團與囚牢看守所集團的鬥爭。最後的鹿死誰手,通常是要看那個集團的「總體實力」比較強大了。

張都監就用了計謀,先把武松調到都監府作親隨,再找個機會栽贓,把武松抓打成賊,再度送進了官府。張都監接著就想在獄中、或是解送過程中,借刀殺人,把武松給殺了。

結果就是第三十一回的「施恩三入死囚牢,武松大鬧飛雲浦」。武松發揮打老虎的神勇,在飛雲浦解決了兩個押解他的公人,還有兩個張都監派來的刺客。故事當然不能到此結束,所以接著是第三十二回的「張都監血濺鴛鴦樓,武行者夜走蜈蚣嶺」。武松回到了都監府後堂深處的鴛鴦樓、殺了正在歡饗慶功宴的張都監、張團練、蔣門神。

水滸傳武松故事,第一次是在山東陽穀縣殺人,第二次是在孟州鴛鴦樓殺人。比較這兩次殺人,會發現有趣的差別:
  1. 武松在第一次殺人之前,還搜証報官,企圖經由官府司法處理;第二次已經 完全不做此想。用現在的說法,就是已經認識到「司法已死」,告也沒用。乾脆不理司法,自己解決。
  2. 武松第一次殺人,非常有選擇性,只殺了西門慶與潘金蓮。甚至連關鍵人物「貪賄說風情」的王婆都沒有殺。只是把王婆送給了官府處理。第二次殺人, 十分恐怖,幾乎是見人就殺。
  3. 武松第一次殺人,主動向官府自首投案。第二次殺人,是連夜越城而走。
這個差別代表什麼意義呢?

8.今天改朝換代的快活林

水滸傳裏的快活林故事,是在西元12 世紀初的宋徽宗年代,離現在大約九百年了。今天中國大陸的各大城市,每到夜晚,也都是有各個夜總會爭奇鬥艷、眩人耳目。今天經營夜總會,也的確需要有夠硬的靠山。所謂的硬靠山,當然一定要有一些硬功夫。

硬功夫包含兩個方面的工夫,就像爭奪快活林的施管營與張都監一樣。一是要有刀槍棍棒的打鬥力;一是要有官府「硬實力」做奧援,官府的硬實力,在必要的時候,就可以調動公安軍警的力量,或是可以把對手抓起來,交給官府裏的自己人審判。大陸具有這樣硬功夫的靠山,也真不少,譬如公安、軍警、或是黨政權貴,以及正港的地方黑道大角。

不論是在北京還是上海,深圳或是瀋陽;也不論夜總會的名稱是叫做天上人間、金色年代,還是百樂門、紅磨坊;有一點是相同的,就是他們都是現代版的「快活林」。每朝每日,都有現代版的施管營父子,找了打手武松,來跟現代版的張團練與蔣門神,為了搶地盤,進行各式各樣的打鬥。在雙方對抗的過程中,都會努力用上自己的官府職權、以及自己的官場資源。

9.身不由己 - 從景陽崗走向蜈蚣嶺

武松故事從景陽崗打老虎開始。景陽崗,有著遼闊開朗的聯想。武松打死了危害鄉裏的大蟲,成了受人敬仰的英雄。之後,在獅子橋下大酒樓打死了奸詐的衙門掮客西門慶。獅子是獸中之王,獅子橋給人的聯想,也是一方雄霸。接著,武松是威震安平寨、義奪快活林。安平與快活,已經慢慢失去了原來景陽與獅子的康莊與雄霸。再來,是大鬧飛雲浦、血濺鴛鴦樓。飛雲與鴛鴦,已經沾有了暮氣,格局縮小了不少。最後,是武行者夜走蜈蚣嶺,蜈蚣嶺給人的聯想,已是日益晦暗;武松的路,是越走越狹隘了。

飛雲浦,讓我聯想到唐朝王勃著名的「滕王閣序」裏的詩句:

「畫棟朝飛南浦雲,珠簾暮捲西山雨。閑雲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」

飛雲浦是飛雲捲雨、物換星移。他給人的聯想是,很多事在不知不覺之間,已經變得大不相同了。

我相信,水滸傳的取名,是有他的含義。武松從景陽崗走向了蜈蚣嶺,代表了 一個人物已經從社會的主流,走入了社會的邊緣。其中的是非曲直,也真是一言難盡,還是留待讀者自作評論為宜。但是,我們可以分析,武松命運的幾個關鍵轉折點:

武松命運轉折點:
  1. 武松在景陽崗,因緣際會,憑藉個人特殊的才幹,偶發性的成為社會的主流。
  2. 當武松決定用自己的方式,替他的哥哥主持公道的時候,他已經決定離開了社會主流。
  3. 當武松決定接受施管營的要求,與施恩結拜為兄弟的時候,武松已經被 「綁架」,成了施家父子共犯結構的主要分子。
  4. 當武松決定殺了張都監這一夥「黑官惡霸」,武松已經注定走向晦暗的蜈蚣嶺,成為社會邊緣人,無法回頭了。
水滸傳所隱含的問題是,武松在以上的幾個階段,有可能做出不同的選擇嗎? 我想,有一個經驗教訓肯定是真實的,那就是

“想法決定做法,性格決定命運”。

這就是我對於以上問題的答案。

結論

從景陽崗的英雄,演變成了蜈蚣嶺的行者,武松的個人命運轉折耐人尋味。不過個人的經歷,畢竟只是一個個案。對於一個社會而言,更重要的是,整個社會的共同語言、共同行為、共同規則、與共同問題。

水滸傳藉武松的故事,很清晰的描述了北宋徽宗(昏德公)年間,社會行事的共同規則,以及當時的一些社會問題。在本文中,就指出當時社會,至少有以下的這些問題:
  1. 普通百姓的生活保障
  2. 女性的人權
  3. 大哥搖身變成了大官
  4. 司法問題如何處理?有官皆如此
  5. 做官就要擁有地盤
  6. 義結金蘭的社會意義
  7. 官場集團對集團的鬥爭
也許水滸傳之所以能夠流傳百世,就是因為它很技巧的描述了這些社會問題。更加重要的是,水滸故事所描述的社會問題,雖然離現在已經有九百年了,但是一直存在於各朝各代的中國社會中。我相信,這九百年來,不管是什麼朝代的讀者讀到了水滸所描述的社會問題,以及官場習氣,都會覺得是心有戚戚焉。讀到了武松與官場文化,進行直接而成功的對抗,都會覺得痛快淋漓,仿佛是武松在幫自己「出了一口鳥氣」!

一直到今天,西元2008 年,情況大體依舊如此。這是為什麼我會說:

現在才注意,水滸描述吃人社會黑暗,古今如一,筆墨中深藏辛酸滋味

這也是水滸傳能夠長期深入人心的根本原因。

^_^ 2008-9-22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