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凱西與我》2013/12/27

凱西是香港小姐,我與凱西是因為公司的業務關係而認識的。凱西受的是香港與加拿大的教育。凱西說起國語,帶有香港口音,總是把《開張支票》說成了《開張機票》。有時候,我會糾正她的國語發音,她也會露出甜甜的笑,反覆練習,似乎很虛心勤奮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每隔一陣子我們再見面,她還是會把《支票》說成《機票》。害的我在跟她談事的時候,偶爾有幾次,居然也把《支票》說成《機票》。

反正人與人之間,就是這麼回事,在不知不覺之間,總是會互相影響。也許是《磁場》強的一方,更容易影響《磁場》弱的一方吧。至於什麼是《磁場》,我也有點說不清楚。
也許對於一些事,誰能堅持的比較久,誰的《磁場》就比較強。

一般而言,香港小姐比較務實。我與凱西談的事,主要都是與公司的業務有關。除此之外,就是談房地產的動態、或是各種各樣的投資方案。當然,我們的談話,也會經常穿插些關於各地美食,或是演唱會之類的話題。

回想起來,那一天我與凱西的那段對話,都已有十多年了。

那一天,我們約了在一家熟悉的咖啡廳談些事。當天,我有些神情不振。凱西注意到我跟她談業務,有些不來勁。她關心我,就問我怎麼回事。我說,我剛剛結束一段感情波折,心情不是很好。

“妳要不要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說?” 凱西問我。
“不必了。沒關係,過一陣子就好了” 我說,笑了笑。

我一直信奉 "好漢打落牙和血吞" 的強者哲學。我認為,不論是什麼感情問題,都沒有必要跟任何人訴苦。訴苦一是於事無補;二是只會讓別人看笑話。所以,真的沒什麼好說的。

凱西沒有說什麼。我們談業務談了約十幾分鐘,凱西忽然轉移了話題。

“你對中國詩詞很有研究,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有什麼唐詩,可以用來形容你現在的心情?” 凱西說,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

凱西問我這個問題,我有些意外。我們認識好多年了,也經常一起談生意經。這是第一次,凱西居然主動跟我談文學。

不過,談到了文學,我的興致高昂。我想了想,就跟凱西說:

唐朝李商隱有句詩話《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》,可以用來形容我現在的心情吧。

凱西很仔細的問了我這二句詩話的意思,並且很努力的用她的香港口音,重複唸了二遍這句詩話。她的發音還是不太標準,我也沒有糾正她。

然後,凱西露出了甜甜的笑容,又問我:
“這是唐朝的詩,宋朝的詞呢,有沒有什麼恰當的? “

我仔細想了想,嗯,也是有的。於是,我跟凱西說:
宋朝蘇東坡有一首詞,其中有句話《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》。

我解釋給凱西說,這句話的意思是,回首過去的一番風風雨雨,都算了吧。在歸去的路上,最好還是要能有 ”也無風雨也無晴” 的淡定心情。

凱西笑了笑,莫測高深的點了點頭。

我看著凱西甜甜的笑容,忽然感到有些困惑。凱西的中國文學水準不高,這麼多年了,我們多次洽談業務與賺錢,她從來不曾顯示過對於中國文學的任何興趣。今天不知怎麼回事,竟然興致勃勃的跟我談這些話題。我所說的內容,她到底是聽的懂,還是聽不懂?她到底在想什麼?

我再次看著凱西神祕的笑容,片刻之後,我忽然懂了。

凱西很關心我,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她的關心,所以她轉移到一個讓我興奮的話題,給我機會,讓我侃侃而談。這是她所能想到的,表示關心的最好方式。

至於她聽得懂聽不懂,有沒有興趣聽懂,都不重要。

我回報給凱西一個充滿感激的笑容。

“謝謝妳,凱西。” 我輕聲的跟她說。

凱西沒有說話,只是再度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

Life is Good !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