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荷花渡與菡萏亭》2009/7/31

有一首漢代的「樂府詩」,形容在江南採蓮的情景,寫得十分的活潑可愛。 詩很簡單:

「江南可採蓮,蓮葉何田田,魚戲蓮葉間,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西,魚戲蓮葉南,魚戲蓮葉北。」 《漢樂府.相和歌辭相和曲》

這首詩說得是,在江南的蓮花池採蓮,蓮花是多麼的滋潤飽滿;魚兒東南西北到處悠游,是多麼的有樂趣。

漢代的「樂府詩」基本上是收集了當時流行的民歌,朝廷再把這些民歌增潤作曲、加上配樂。所以這些「樂府詩」的內容,都很貼近民間的生活。

有的學者認為,這首詩的後四句「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西,魚戲蓮葉南,魚戲蓮葉北」,其實就是樂府的樂工在進行四部的合唱。想像中,對於這種聲調和諧與文詞活潑樂府詩,大家在合唱的時候,一定是很愜意開懷的。

有趣的是,這種美麗的江南風光,在現代的北京城也可以找得到。在北京西直門二環外的紫竹院公園,就可以享受到這種諧趣。紫竹院公園裏有一大片的荷花池。這一大片荷花池,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,叫做「荷花渡」。我們可以坐船在荷花渡中遊湖賞荷。

遊湖的船是由划船師傅搖櫓而行,戛軋有聲,非常的有「古意」。唐朝的著名文人柳宗元被放逐到了偏遠的湘西永州,曾經寫過這樣的一首詩:

詩:《漁翁》
漁翁夜傍西岩宿,曉汲清湘燃楚竹。
煙銷日出不見人,欸乃一聲山水綠。
回看天際下中流,岩上無心雲相逐。

這首詩中最經典的句子,就是「欸乃一聲山水綠」(註:欸音藹)。「欸乃」的意思,有人說是划船時搖櫓的聲音,有人說是划船時輕聲呼喊的聲音。總之,聽到了 「欸乃」一聲,你就可以注意到你的周邊已經是山青水綠了。

在荷花渡的船上,我欣賞著這一片的山青水綠。與搖櫓的師傅也隨意聊天。

「您每天划船走這個荷花渡要做多少趟啊?」我問搖櫓的師傅。

「平常還行。到了假日,要從早上七點半划到晚上八點半。船都坐滿了人,船是特別沉的」師傅說。

「哦,真辛苦您了。」我說。

「假日確實有點緊張。荷花渡的碼頭上,排隊排滿了人。不像你們今天這麼悠閒的。」師傅繼續說,船櫓落入水中,慢慢拉起,似乎真有輕輕的「欸乃」的聲響。

「那冬天怎麼辦呢?」我問。

「冬天沒辦法,就都下港了。」船師傅說。



我點了點頭,嗯,「下港」這兩個字,用在搖櫓的船師傅身上,還真貼切,我想。

在荷花渡的堤岸上有一個亭子,亭子叫做「菡萏亭」。菡萏的發音是「漢丹」。古人把荷花的花苞,叫做菡萏。坐在「菡萏亭」賞荷,果然可以看到很多荷花的花苞。「菡萏亭」的顏色是深暗的咖啡色,與周邊古老的柳樹樹幹顏色,配合得很好。不過,引起我注意的倒是柱子上的對聯。「菡萏亭」朝南的兩個柱子上,有這樣的對聯:

左聯:「竹本無心節外橫生枝葉」
右聯:「藕雖有孔胸中不染塵埃」

在「菡萏亭」朝北的兩個柱子上,用草書寫了對聯。我費了些功夫,才辨識出了對聯上的草書:

左聯:「月移竹影疑仙苑」
右聯:「風送荷香渡畫廊」

這對聯寫得真好,我不禁由衷的讚嘆。竹影與荷香都是很抽象的東西,經過了月移與風送的動詞修飾,就變得很具體了。

在中國,形容坐著小船賞荷心情的作品,最具有代表性的,應該是北宋周邦彥的這一首詞了:

《周邦彥.蘇幕遮》
燎沉香,消溽暑。 鳥鳥雀呼睛,侵曉窺簷語。
葉上初陽幹宿雨,水面清圓,一一風荷舉。
故鄉遙,何日去?
家住吳門,久作長安旅。
五月漁郎相憶否?小楫輕舟,夢入芙蓉浦。

北宋的詩人周邦彥原是浙江錢塘人,在京城開封為官。周邦彥中年之後,宋徽宗當政。周邦彥抑鬱不得志,經常懷念他江南的家鄉。所以這首《蘇幕遮》的後半段,就是在敘說,他「小楫輕舟,夢入芙蓉浦」的日子:

我何時才能回到我遙遠的故鄉啊,
我家在吳門,久居京城,
只有在夢中,才能夠在五月暮春初夏的日子,
與魚郎慢慢划著小船;
悠遊在荷花盛開的水灣裏。

^_^ 2009-7-31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