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上帝的使者》2005/3/5

1.吳仁良

吳仁良先生性格敦厚,與人為善。非常相信只要信上帝,就會得永生的道理。每個週末,吳仁良先生都會去做禮拜、每個星期三都會參加查經班,對於各個福音書,都反復的閱讀。仁良先生的收入,也都會很定期的依十分之一的規範,奉獻給上帝。仁良先生在作這些事的時候,的確是很虔誠的。仁良先生真是一個好信徒。就連一向言詞尖銳、有點自命清高、又有點憤世嫉俗的王振台,講到了吳仁良,都不得不承認,在這個世界上,至少還存在著一個好人。

不過古人說,“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”那一年,中部的山洪暴發了,引起了土石流,加上淹了大水,狀況非常的糟糕,災情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。也搞不清到底是天災呢,還是人禍。吳仁良的房子也被淹了。大水越漲越高,逼得仁良爬到了屋頂上求救待援。

仁良一邊等待救援,一邊不斷的劃著十字架禱告。“上帝啊,保佑我。”仁良想到了自己這一生的虔誠與努力。看著混沌的黃黃大水,閉上了眼睛,感覺上帝就在自己的身邊。

仁良禱告完了,慢慢的睜開了眼睛,看到了張家的阿勇,抱著一片門板漂過來。阿勇對著仁良招招手,狀況有點狼狽。門板漂到了仁良的身邊。阿勇哇哇的叫了兩聲,“卡緊、卡緊!”。 阿勇對著德高望重的仁良如此大呼小叫,聽起來,實在是有點沒禮貌。仁良看著這個從來不做禮拜的阿勇,不禁搖了搖頭 ,“上帝保佑,上帝保佑。” 仁良閉上了眼睛,在胸前好好的劃了一個十字架 ,想到了福音裏的一個故事。這個福音故事說的是上帝背著他的子民,走過了艱難的旅途。子民原來渾然不覺,偶一回頭,才發現地上留下的,只有一列腳印。這列腳印,是上帝背著他走過困難旅途的腳印。

劃完了三次十字架,仁良再度感覺到上帝就在他的身邊。慢慢的,有一艘船划了過來。船上載了好幾個人。 “喂,喂!” 仁良對著他們喊。船慢慢的划了過來, 看得出來,船的吃水很深,划得很吃力。恐怕也放不下什麼人了。船靠近了些,離仁良只有十多公尺遠。仁良仿佛看到了船上人的驚慌的眼神。有的人說:“趕快跳過來!”;有的人說:“小心,會弄翻船。”;有的人說“不行了,不行了。還是請您等下一艘船吧。”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發表意見。最要命的是,不管是聲音大,還是聲音小,每個人都有意見,而偏偏每個人的意見又都不一樣。

英文的一句話是:“Everybody talks, few listen and none agrees.” “愛--唉--愛”,仁良深深地歎了一口氣。“請上帝給我勇氣。”仁良搖了搖頭,也搖了搖手。於是,小船在仁良的歎息之下,緩緩的划走了。

天慢慢的變得灰暗了,仁良再度劃了個十字架。天空中飛過了一架直升飛機。仁良盼望著飛機會飛過來。不過這架直升機,兜了兩三圈,也就飄飄然的來,又飄飄然的走了。

於是,仁良用他疲憊而無力的手,輕輕的劃下了他生命中的最後的一個十字架。

2.上帝

吳仁良終於見到了上帝。上帝也非常肯定仁良的所作所為。

“孩子啊,你對什麼問題還會有困惑呢?”上帝露出慈祥和藹的微笑,問著仁良。

“上帝啊,我一生都在奉獻給您。您的安排我都欣然接受。我就算有疑惑,也只是疑惑,而不是不滿。因為,我相信您的安排都有您的道理的。”仁良很誠懇地跟上帝說。

“我的孩子啊,你有問題就讓我回答吧。”上帝對仁良流露出關愛的神情。

“是的,我有一個疑惑。”仁良望著上帝說。

“說吧,孩子。”

“當我在求救待援的時候,上帝啊,我是多麼的盼望著您來拯救我的啊。可是,您為什麼沒有出現來拯救我呢?” 仁良說著說著,不禁又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架。

“孩子啊,我已經在你的身邊出現過三次了。你可以回想回想,每當你誠心誠意的劃上了十字架,我就讓人出現在你的身邊。”

“可是我...不能體會...難啊.....” 仁良在努力的回想。那天...mmm.... 那天好像有那個不上教會的阿勇,抱了個門板對著仁良哇哇叫;那天好像有艘 船載了些七嘴八舌的人,緩緩的靠了過來;那天好像有架飄過來又飄過去,不 知道在幹嘛的直升飛機。

“可是 ...我該...那麼...還是...為什麼?.......” 仁良忽然覺得有點頓悟,可是在頓悟之中又有點說不出迷惘。

“孩子啊,我的意旨你要明白。會幫助你的、會讓你幸福的人,常常就會在你的身邊,你要採取因應的行動啊!” 上帝慈祥而和藹的跟仁良說。

“是的,上帝。” 仁良很虔誠的說,這是仁良一輩子習慣性的虔誠,非常的自然而真摯。說完了,仁良又在胸前劃上了一個十字架。

3.王振台

說來也很奇怪,那天吳仁良面臨土石流,發洪水時的遭遇,居然就傳了出來。也許是因為吳仁良一生心誠意正,行為與形象都是這麼的仁厚良好,所以就算是有人編了故事,聽起來也合理極了。而且不知道為什麼,甚至那段上帝與仁良的對話,也都被人們知道了。有很多虔誠的子民在相互的走告。就連從來不上教會的阿勇,也聽到了這個傳聞。當然,阿勇是一見到人,就會趕快的轉述這個故事的。

那個有點自命清高、又有點憤世嫉俗的王振台,當然也聽到了好友吳仁良最後的故事。“唉,吳仁良啊,是一個難得的好人。這個世界啊,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!”

王振台嘟噥了好一陣子。

“如果這個世界唯一的好人,都活得沒有道理,這個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?” 王振台想得比別人多了一些,也剛巧這段期間猛下雨,所以王振台著著實實悶了三天,得了小感冒。的確,人生的意義是個大問題,想得多了,難免不得感冒的。

幾天之後,天氣放晴了,王振台到鄉下去走了一趟,難得的聽到了鳥叫聲。也居然看到的早春的杜鵑花。三個月之前,朋友老余介紹了老張給王振台,老張又介紹了小趙給王振台認識。那天,王振台跟老余、老張一塊兒喝咖啡聊天,談到了一些好點子,再經過小趙的人際關係一串,居然跟工業技術研究院的RFID project 的Spin-off串上了關係。王振台的公司,忽然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發展。有些新的事業機會逐漸明朗,又可以好好的幹一場了。

大夥一陣興奮,王振台就請老朋友老余、新朋友老張、還有小趙一起吃飯 。一邊吃飯,一邊談到了吳仁良的故事。

老余長的很像電影明星 Nicholas Cage,是屬於很讓女性有安全感的長相。 一笑起來,憨憨的就更像了。聽完了吳仁良的故事,老余露出憨厚的笑說:

“嘿嘿,振台啊,這個故事真有意思。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。嘿嘿。”

“什麼秘密?笑得這麼神秘。”王振台問老余說。

“看看你前一陣子的德行?不瞞你說,其實我們都是上帝的化身來救你的 。嘿嘿,你最好仔細多看兩眼。”老余笑得很憨厚,還有點捉狹與得意。

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王振台看著老余,心中一動 。忽然有點開了天眼,通靈悟道的神奇感覺。

“孩子啊,我的意旨你要明白。會幫助你的、會讓你幸福的人,常常就會在你的身邊,你要採取因應的行動啊!”王振台似乎聽到了上帝在跟他說話,露出慈祥與和藹的笑。

王振台回過了神,很清醒的跟老余、老張、小趙說: “哈哈,喝酒喝酒,你們的確都是上帝派來幫我的。就看你我怎麼想了。哈哈!”

寓言: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,都有可能是上帝派來的幸福使者。哈哈

(反寓言:注意,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,也有可能是撒旦派來的混球。也別高興得太早。哈哈。)

Guru 2005/03/06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