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從維新館事件看情緒語言的濫用》2008/3/17

語言是溝通的工具。用不同方式的語言溝通,就會產生不同的溝通效果。語言的使用方式不當,對於問題的處理,不但沒有幫助,反而會製造更多的問題。很多時候,所討論問題的本身,其實是個小問題;語言使用方式的不當,反而把小問題變成了大問題。

對於語言的使用,我們要注意兩個問題。一個是語言本身的情緒性,一個是語言的邏輯性。很多人,對於語言的情緒性與邏輯性的問題,不是掌握得很好,所以無法經過良好的溝通來處理問題。也有的人,會故意濫用情緒性的語言、或是沒有邏輯的語言,來混淆視聽,以便混水摸魚,達到個人的目的。

因此,我們對於語言情緒性與邏輯性,必須要有相當高的敏感度。情緒性的語言做出了價值判斷 (normative),陳述性的語言 (descriptive)僅在於陳述事實,不做道德判斷。兩者在本質上是有差別的。

我們可以從 3. 12. 的維新館事件(註),來看看情緒語言的濫用,以及語言的邏輯性的問題。我們也可以從維新館事件,來看語言的濫用,如何把問題惡化。

首先我們來看輿論的報導。媒體報導說,四位藍營的立委,「挾持」財政部長去「踢館」。所謂的「挾持」或是「踢館」都是情緒型的語言,因為這類的語言,都含有價值判斷。

「挾持」這兩個字,指的是在暴力脅迫之下(譬如用槍),逼迫受害人必須非做某件事不可。當媒體報導說,立委「挾持」財政部長時,其實就已經在指控立委是加害人的罪犯,財政部長是無力反抗的受害人。一旦使用這個語言,就已經對當事人作了價值的判斷。

如果我們思考,財政部長是經過我們國家的總統推薦、而由行政院長任命的全國最高財政首長; 他是有獨立行為的能力高官,他可以拒絕立委的要求。持平而論,在這個考慮之下,媒體報導就不應該使用「挾持」這個語言。

「踢館」也是個情緒性的用語。這個語言的隱喻性含義是「打仔跑來挑釁」。一旦使用這個語言,就已經對當事人做了價值判斷。事件的本質,就被定了基調,理性討論問題的空間,就收到了壓縮。

我們來比較,情緒性語言與陳述性語言的差異:

  1. 情緒性語言:

    四位藍營的立委,「挾持」財政部長去綠營的總部「踢館」。

  2. 陳述性語言:

    財政部長偕同四位藍營的立委,去查訪綠營總部維新館的承租情況。
比較以上兩個不同的語言使用方式,那一個語言的使用是在表述現象,那一個是在惡化問題,是很清楚的。

如果,我們用這樣的陳述:

「綠營阿扁政府的高官,偕同藍營的立委,一起去看看綠營總部維新館的承租情況」。那麼,這個所謂的「踢館」事件,根本就不應該是一個問題。

跟著財政部長何志欽去維新館的,還有國庫署長蘇樂明,第一金控總經理黃獻全、第一銀行總經理吳清雲。第一銀行是維新館的房東,綠營總部是跟第一銀行租的辦公室。所以吳清雲先生是代表房東,而黃獻全先生代表的是房東的大老闆。

所以,對於維新館事件的陳述性語言可以是:

「立法院財委會的四位委員,因為人民舉報,所以偕同財政部長何志欽、國庫署長蘇樂明,第一銀行總經理吳清雲(房東)、以及第一金控總經理黃獻全(房東的大老闆),一起去看看維新館的承租情況。」

以上的這個陳述,符合事實。這個組合,包含了民意代表、維新館的房東、房東的大老闆、以及直接管轄的執政黨政府高官,大家一起來看看承租戶的情況。其實也沒有真正的破門而入。如果承租戶看到來了這些貴賓,請進門來泡杯茶坐坐,似乎也是一個很合情理的選項。就算是長昌不想接待,找個助理或是小姐禮貌上出來「敷衍」一下,說說客氣話,也算是正常的處理方式。依常理想像,這幾個貴賓,喝完兩口茶,也就散了。怎麼會有問題呢? 所以,事件的本身,不見得是個問題。是處理的過程,讓它變成了一個問題,而且很明顯的,被轟轟烈烈的炮製成了一個很大問題。

我們再來看看語言的邏輯性問題。

長昌總部的人對於「訪客」的評語,是「一黨獨大」。這也是語言的濫用。來的「訪客」是財政部長、承租方的大老闆,還有立委加媒體。這些訪客的行為,與「一黨獨大」,實在是沒有任何邏輯上關聯。

如果是在立法院,大黨小黨意見不同,最後大黨強力表決,封殺小黨的議事空間。這就是「一黨獨大」。這一夥貴賓來登門造訪,跟「一黨獨大」是沒有關係的。就像綠黨的民意代表,也一樣會有人去造訪藍營總部。所以不論是獨大還是獨小,雙方都會互相造訪。如果說藍營立委是黃鼠狼拜年、沒安好心,在邏輯上是成立的;但是以「一黨獨大」來喝斥訪客(包含房東與綠營的高官),是不成立的、是語言的濫用。

至於「偷文件」、「丟炸彈」的說法,是更加強烈的情緒性語言。「偷文件」的隱喻性含義,是在指控對方是盜賊;「丟炸彈」的隱喻性含義,是在指控對方是恐怖分子。問題是,這些極端強烈情緒性語言的指控對象,涵蓋了我們國家的財政部長,以及己方承租大廈大的房東公司大老闆等等。這種語言,是可怕的暴力性語言。語言的暴力,是一個危險的信號,因為繼之而來的,往往就是行為的暴力。

語言的使用,基本上反映出一個人的人格特質。一個習慣使用情緒性語言的人,通常是比較情緒化的人;一個習慣使用沒有邏輯性語言的人,通常是理性思考能力不足的人;會習慣使用暴力語言的人,必然是有暴力傾向的人。

當然還有一種人,是壞蛋;是非理性語言的操弄者。他們很清楚的知道理性語言與非理性語言的差別。但是他們會蓄意操弄非理性的語言,以達到自己政治上或是經濟上的目的。 當然,我們是不可能指望一個習慣使用情緒性語言、或者是暴力性語言的人,會成為一個詩經中所謂的「愷悌君子,民之父母」;我們也絕不可能期望暴力語言的使用者,會成為「族群融合」或是「和解共生」的忠實推手。

Guru ^_^ 2008- 03-17

註:維新館事件發生在 2008年3月12日。其時臺灣總統選舉競爭激烈。綠營民進黨的“長昌總部”,位於臺北市長安東路與林森北路交口的“維新館”大樓。國民黨的費鴻泰等四位立委,偕同財政部長何志欽去勘查“長昌總部”租用維新館是否有瑕疵,結果造成巨大風波,導致何志欽辭職,費鴻泰退出國民黨,馬英九等多次道歉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