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緬甸街》2014/1/17

在台北中和南勢角有條街,叫做華新街。華新街是緬甸華僑的聚集區。這天,我到中和四號公園的中央圖書館去借書,一時好奇,就特地蹓到南勢角的緬甸街去逛逛。

這是條小小的街,有很多寫著緬甸文字的小店。有一個立法委員張慶忠的服務中心,我進了服務中心,裡面坐了一位老先生與三位老太太。他們長的樣子與說話的口音,明顯是華僑。我有些好奇,想跟他們坐坐聊聊。

“可以一起聊聊嗎?”我問。
“好啊。”他們異口同聲的、很客氣的回答。

“你們都是緬甸華僑?”
“是的,我們三個是廣東的老華僑,這位太太是雲南的。”

“你們從緬甸來台灣,感覺還好嗎?”我問。
“還好囉。”老先生說。

“跟緬甸比如何呢?”
“輪流囉。”老先生說,還把手心手背來回翻轉了一下。

“甚麼意思?”我沒聽懂老先生所謂的”輪流囉”是什麼意思。
“以前我們來的時候,台灣好,緬甸差。現在是緬甸比較好,台灣比較差。”老先生說。
“所以是風水輪流囉。”一位老太太補充說。

“我們現在都後悔來台灣了,如果還在緬甸,現在會很好的。”另一位老太太說。
“緬甸一個人做工,可以養十個人,沒有問題的。台灣一個人做工,只能養一個人。”又一位老太太說。

“緬甸人可以生十個小孩,不怕不能養的。台灣不行,一個都不敢生。”老太太繼續說。

“你們是甚麼時候到台灣來的?”我問。
“我已經來了46年了。”老先生說。
“我是民國57年來的。”一位老太太說。

“你們看台灣的問題在哪裡呢?”我問。
“台灣太自由了,人民甚麼事都在反對,政府甚麼事都不能做的。政府換誰做都一樣,台灣的政府是甚麼都做不成的。”老先生說。

“緬甸跟新加坡都不是這樣的,人民不會對所有的事都在反對的。”一個老太太說。

“我以前來台灣,是因為1967年的緬甸排華。”老先生又說。
“以前緬甸排華,現在不會了。”老太太說。

“為甚麼現在不排華了?”我很好奇。

“因為現在中國強大了,中國政府跟緬甸政府很友善,所以緬甸不排華了。”老先生說。

“那你看將來會怎麼辦?”我問。
“不管囉,我們都老囉。”老太太說。
“就是想管,也管不了。還是不管最好。”老先生說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忽然想到了我最近看的一個《中國遠征軍》影集。這個影集,講的是在抗戰末期,中國遠征軍在緬甸密支那地區,以及印度緬北地區的悲壯戰爭故事。我的印象中,中國遠征軍的總人數高達40萬,傷亡20萬。最終向全世界證明了,中國的軍隊完全有能力與日本軍隊進行直接的攻堅戰,而且擊敗日本的軍隊。

著名的孫立人將軍,就是在緬甸地區,立下赫赫戰功,贏得了美國《中緬印戰區美陸軍司令》史迪威將軍的高度尊敬。史迪威後來結束戰區司令職務,寫了封告別信給孫將軍,信中有這樣的話:

“如你所知,我一直堅持中國軍隊只要有適當的裝備和訓練,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軍隊比肩,我很欣慰我們已經有機會將之證實了。您已經充分證示了中國軍隊的勇敢和能力,而能為此略盡微力讓我非常驕傲。沒有人能抹殺我們證明了的事實。從此已後,您已是世人矚目的軍人了。您已經為一支新的,善戰的國家軍隊打好了基礎,在這個基礎上,將能夠建立起使中國自由和強盛的陸軍。您應該以您的此一成就自豪。”

非常值得玩味的是,遠征異域無往不利的孫將軍,抗戰勝利後回到國內,在派系的排擠之下,卻無法在國共內戰的戰場上一展長才。孫將軍最終在台灣,被“監禁”了33年,抑鬱以終。

據說,孫將軍在被“監禁”期間,潛心在家種植玫瑰,家人會出售「將軍花」來補貼生活。

我不禁想到了二首詩。

一首是王維著名的《老將行》,詩中有這樣的句子:

昔時飛箭無全目,今日垂楊生左肘。路旁時賣故侯瓜,門前學種先生柳。

詩中的“故侯瓜”,指的是秦朝的東陵侯召平在秦國滅亡之後,以種瓜為生,瓜味甘美,人稱”故侯瓜”。揚威國際的孫立人將軍,國家還沒有亡呢,就已經在巷子裡賣起“將軍花”了。“將軍花”的含意,似乎比“故侯瓜”更值得令人玩味。

還有一首是辛棄疾的詞《鷓鴣天》。在這首詞中,有這樣的句子:

追往事,嘆今吾,春風不染白髭鬚。卻將萬字平戎策,換得東家種樹書。

我想,孫將軍也是把萬字的兵書,棄置不用;改買些如何種好玫瑰花的書,在家裡努力研讀吧。

史事如煙,俱往矣。我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“你在想什麼?”老先生看我發了陣呆,問我。
“沒事。”我說。

“你們知道孫立人將軍嗎?以前緬甸遠征軍的將軍。”我想了想,問老先生。
“當然知道喔。我父親跟過他的;那位太太也是的。”

“喔,是嗎?”我說。
“孫將軍很英勇的。可是下場很不好。”老太太說。

我再度輕輕的搖了搖頭。我想了想,算了,可以了。孫將軍的事,不用在這裡聊了。

我站了起來,很客氣的跟這幾位老先生老太太揮手道別。他們也很友善的點頭揮手做了回應。

“現在緬甸華僑要來台灣,都要自己出機票錢。華僑要回大陸,都是大陸在出機票錢囉。”

我慢慢走出服務中心,耳邊還聽到一位老太太這樣的說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