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一減一等於零》2010/1/15



他用力的掛上了電話。不過,電話雖然是掛上了,麗玲對他的斥責,還是不斷的在他的耳邊重復。

「你根本就是一個沒有出息的窩囊廢!!」


他搖了搖頭,輕輕的說了一聲,「他媽的,混蛋!」然後,他搖了搖頭,上了車。去哪裏呢?他拍了拍車子的駕駛盤,想了一想,真不知道能去哪裏。不論如何,反正就是不要回家吧。回家又要看到麗玲;想到了麗玲,他又覺得一陣子的不愉快。能不看到麗玲,就最好不要看到麗玲吧。

管他的,還是先開了車再說吧,他想。

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事,跟麗玲吵得這麼兇呢?他搖下了半片的車窗,一陣風吹了進來,涼涼的風,去除了些車裏的燥熱。他冷靜了一下,嘆了口氣。到底是為了什麼呢?他努力回想,但是還是想不起來,到底為了什麼跟麗玲爭吵。

「混蛋!」他又用力拍了車子的駕駛盤,咒罵了一聲。「在搞什麼嘛,我們吵得這麼兇;」他喃喃自語,「可是,我竟然連為什麼吵架都記不清楚!」

他打了方向燈,車子慢慢轉了出去。他不禁有些感嘆:「連說不清理由的事,都會吵得這麼兇,我跟麗玲真是莫名其妙。」

車子開過了公園運動場,路邊有一排高高的樹。他靠著路邊停了車,他走下了車,斜斜的靠著車門,天上是一輪明月。去哪呢?他實在是不想回家。找人聊天嗎?找人訴苦?那豈不是給別人當笑話講?當笑話倒也罷了,見了面還要裝作完全沒事。這種事,沒有意思。算了吧,他想。

忽然之間,他有了想法,去找阿珍吧。

阿珍,就是那個理容店的小姐。阿珍長得不算搶眼,但是仔細看看,倒也是五官清秀;阿珍講話的聲音很輕柔。尤其阿珍在幫他洗頭的時候,總會輕輕的問他:

「你覺得水會不會太熱呢?」

他每次都會很客氣的說:「舒服極了。」

後來他跟阿珍熟了些,有次就忍 不住問阿珍:「水會不會太熱,你自己一摸就知道啦,幹嘛還老是要問我,妳不嫌多餘嗎?」

阿珍很客氣的說:「我們是做服務業的啦,客人的感覺才是最重要的喲。」阿珍說話的時候,聲音的尾音有個輕輕往上拉的「喲」的音,這個尾音據說是台南地區的特色。這個輕輕往上抬的尾音,他還蠻喜歡的,有點說不清楚的柔柔的、癢癢的感覺。

有一次,他記得很清楚,那一天,開了一天的會,他累得要死,可是精神又有些緊繃。這個感覺,就好像是敢跑完長跑,需要再慢走一小段才能cool off。這樣吧,他想,何不如去找阿珍洗洗頭,順便也按摩按摩。

阿珍在按摩的時候,非常的盡力。他都可以感覺到阿珍肌肉的脈動。阿珍的胸部離他的頭的距離蠻近的。他似乎可以感覺得到,阿珍年輕而圓潤的胸部的體溫。那天,阿珍穿的是薄薄的毛衣,也說不清楚是怎麼回事,他想,也許是「靜電感應」吧。他似乎覺得有什麼電波還是體波之類的東西,在阿珍與他之間流動。那是個秋天的下午,理容店裏也沒有別的客人。他忽然有一種很奇怪的、很想去挑逗阿珍的衝動。

「哦,阿珍,珍妃。」他說。

「噢,你說什麼?」阿珍沒有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。

「以前清朝有個皇帝,叫做愛新覺羅載湉,他最喜愛的妃子,叫做珍妃。呵呵,這個珍妃很有名的。」他說。

「一定很漂亮吧?後來怎麼樣了?」阿珍問。

「這個皇帝長在深宮,沒有朋友的。太后對他很嚴厲,也不是皇帝的親生母親。皇帝基本上沒有什麼母愛。太后還幫皇帝挑了個皇后。可是這個皇帝一點都不喜歡這個皇后。皇帝最喜愛的人,是他的一個妃子,叫做珍妃。不過就算皇帝真正愛的是珍妃,也是沒有辦法立珍妃當皇后的。」他頓了頓,然後問阿珍:

「阿珍,你覺得當這個皇帝好嗎?」

「哎喲,這個皇帝當的真沒有意思啦。這個珍妃我想起來了,在電視劇裏有的。」阿珍笑著說。

「是啊。阿珍長得漂亮,小心不要出去亂跑,免得給皇帝搶去當珍妃了。」他的興致很高,逗著阿珍胡說八道。

「不會啦,街上美女很多,再怎麼搶,也不會輪到我的。呵呵。」阿珍笑得很高興。

後來,他每隔幾個星期,就會找找阿珍洗洗頭。有的時候,他也會叫阿珍「珍妃」。時間久了,理容店的其他小姐,也都知道阿珍是他的「珍妃」。看到他來了,就會嬉皮笑臉的跟他說:

「先生,您先坐一下,我們幫你去叫珍妃。」

去找阿珍洗洗頭吧,也許洗了頭,可以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些,他想。

他一進了理容店,美華就過來跟他打招呼。

「你的珍妃正在忙,麻煩您稍等一下下。」美華說。

他坐了下來,心不在焉的翻著一本本髮型模特兒的書。忽然,手機響了。他看了看手機,是王大康來的電話。哦,是王大康,他想起來了,今天他為什麼跟麗玲吵架,會吵得這麼兇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