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胡言(一)》2010/12/10

胡言先生是我的好朋友。所謂的好朋友,是件很神奇的事。通常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有的時候是第一次相遇,有的時候是兩三句對話;忽然之間,有了感覺,一個人就認定另外一個人是他的好朋友了。

我第一次見到胡言,是我與幾位同學,參訪新竹某知名大學。胡言當時是學校建中校友會會長,代表校友會跑出來接待我們。胡言穿的邋裏邋遢,說起話來,也是有些莫名其妙。進了學校的餐廳,胡言很大聲的跟我們說:

「這個學校餐廳的東西不太好吃,價錢不便宜也不貴,所以我請客!」

說完了,胡言露出純真而可愛的笑容。胡言笑的時候,表情有些羞澀,身體還稍微的向前傾,看來十分的誠懇。胡言的身體語言,好像在向我們道歉,沒能請我們吃大餐,都是他的錯。

我們這一夥中,有一位數理邏輯比較強的同學,就提出了質疑:

「因為東西不好吃,價錢不便宜也不貴,所以你才請客?東西不好吃與你請客,有什麼邏輯關係?」

「學校現在只有這個餐廳還在賣東西。我身上還有點零用錢,請的起。」胡言回答,臉上又露出了羞澀而誠懇的笑容。

「哈哈,還是不太有邏輯。」問問題的同學笑了笑,沒有繼續追究。

我看著胡言誠懇而羞澀的笑容,也說不清楚怎麼回事,我就認定了胡言是我的好朋友。

「有的時候邏輯是有意義的,有的時候邏輯是沒有意義的。」吃飯的時候,胡言跟我們說。

「有的時候我們要忘記邏輯,要說些沒有邏輯的話。越是沒有邏輯的話,有時候反而越是有道理、越能打動人心!」胡言繼續說。大概是因為胡言說得很忘情,原來臉上羞澀的表情,已經不見了。

「老虎說話有邏輯嗎?沒有。可以見得有的時候,沒有邏輯的聲音,才是最有威力的聲音!」

「對,我們要學老虎。語言的感動力不在於他的邏輯,在於他所傳遞的溝通力量!」我說。胡言的理論,仿佛是開啟了一扇智慧的窗, 讓我思考到一些我不曾思考過的問題。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忽然覺有點興奮。

「真正具有高深智慧的語言,往往都是沒有邏輯的語言。具有邏輯性的嚴謹語言,都不是真正在淳樸過生活的語言。」胡言繼續說。

「所以,我現在訓練自己,每天都要努力說一些沒有邏輯的、淳樸的語言。」胡言說。胡言在說話的時候,臉上的神情很堅毅,讓人對他不能不產生出由衷的敬意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興奮極了,忍不住鼓掌喊好。

其他的同學們,也都跟著我一起鼓掌喊好。我注意到,剛才那位質疑胡言說話沒有邏輯的同學,也在很興奮的鼓掌喊好。

胡言真厲害。我看著胡言懇切的笑容、看似堅毅的神情,對他真是欣賞極了。

胡言似乎覺得跟大家很談得來,就跟大家說他在學校裏讀書的情況: 「我在學校成績不好,被當得很慘。因為被當得很慘,也給了我一個機會,去思考一些問題。」

「哦?」我看著胡言,有些納悶。一般人都是家醜不可外揚,胡言怎麼有些與眾不同?

「我的成績不好,遲早大家都會知道的。早點說出來,可以早點面對現實。」胡言看著我,很乾脆的說。

「那你思考了什麼問題?」我問。

「我覺得學校的獎學金,就應該給我們這些被當的人。因為我們是才是最需要安慰、最需要鼓勵的人。」胡言說。

「我們這種學校,成績好的,什麼都有了。學校喜歡,老師誇獎,漂亮的女生也都等著他們去追。成績好的學生,是不需要獎學金的鼓勵的。」

「像我們這種學生,生活是很受委屈的。連我的媽媽都會問我,胡言啊,你到底能不能四年畢業呢?」胡言說,臉上也很自然的流露出了悲慼的神情。

「我們是一群在學校裏沒有面子的人。所以,我們才最需要獎學金。」胡言做了簡潔有力的結論。

「現在的獎學金制度,讓自負的人更自負,自卑的人更自卑。不好!」我看著胡言,對於他的論點,真是認同的不能再認同。

不過,這會兒的氣氛,有點兒沉重,沒有人大聲的鼓掌喊好。雖然沒有人鼓掌喊好,但是我知道,大家都覺得,胡言應該領獎學金才對。

胡言的成績確實不是很好。那一年春節的前幾天,學期結束,學校發了成績單,可憐的胡言,又有幾科被當掉了。

胡言想想,過年嘛,乾脆寫寫春聯,應應景、沖沖喜吧。於是胡言去街上買了紅紙與毛筆,另外還買了幾串鞭炮。胡言回到宿舍,靜下心來,蘸飽了筆,端端正正的寫下了一幅春聯。胡言寫的春聯很配套,有上聯、有下聯、還有橫幅一款。胡言寫完了春聯,對著春聯哈了好幾口氣,看看字跡已經乾了,就把春聯拿了出去,貼在學生宿舍的門口。

很快的,一夥同學們,都跑出來圍觀胡言寫的春聯。

上聯是:
「修新科,補舊課,科科遭當」

下聯是:
「迎新年,除舊歲,歲歲平安」

橫幅寫的四個大字是:
「大家快樂」

胡言看看宿舍門口好歹也湊足了一夥同學,就點火放起了鞭炮。一陣子劈里啪啦,同學們鼓掌喊好,七嘴八舌、熱情洋溢。橫幅上寫的「大家快樂」,倒也真是名至實歸,恰如所料。

有的同學意猶未竟,呼嚷著再出去多買些鞭炮啤酒好好慶祝一下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旋不接踵之間,學校的教官就怒氣沖沖的跑來,用力撕掉了胡言辛辛苦苦寫的春聯。「大家快樂」的熱鬧時光,很快就結束了。

過完年了,回到學校,學校的公告欄上,貼出了一個讓大家覺得很無趣的消息。胡言被學校的訓導處記了一次小過,操行成績被扣了六分。

「同學們再胡鬧,不守規矩,將來操行成績不好,服兵役就不能當軍官。情節更嚴重的,將來就不准出國!」學校的訓導長洪同說。洪同說話的時候,還面帶陰冷的笑。仔細看看洪同鏡片後的眼神與陰冷的微笑,就可以知道,這個傢伙是隨時準備暗下毒手,讓不聽他話的同學,好好的吃吃苦頭。其實,洪同早就認定胡言是個壞學生,要讓胡言好好吃吃苦頭。

那天,也不知道為什麼,胡言到陽明山擎天崗硫磺谷遊玩,順手寫了幾句話給我:

《狂想擎天崗》
我佝僂著身軀上了擎天崗,
我在硫磺的煙靄中嘆息。

多年的教育,
壓得我的身軀佝僂,難以站立;
太多人對我的期望,
讓我在硫磺煙靄中,深深的嘆息。

擎天崗讓我覺得
我不應該再佝僂著身軀;
硫磺的煙靄讓我覺得 我真是喜歡呼吸
一些完全不一樣的空氣!

寫完了,下面是龍飛鳳舞的簽名,胡言。

我慢慢的品讀了胡言的《狂想擎天崗》,不禁又仔細看了胡言的簽名。

嗯,我的好朋友胡言,好像是在胡言,其實真的不是在胡言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