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幻想與實情 – 呼應曹興誠的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》2010/1/1

在1957年的時候,臺灣的民主鬥士殷海光先生,在「自由中國」雜誌上,提出了「反攻無望論」,觸怒了當時高唱「反攻大陸」口號的蔣介石。1960年,「自由中國」雜誌被國民黨勒令停刊。當時積極呼籲成立反對黨、也是自由中國雜誌的負責人雷震先生以“包庇匪諜、煽動叛亂”的罪名,被軍事法庭判處十年牢獄徒刑。

蔣介石的反攻大陸,是一個一廂情願的「幻想」(illusion);殷海光的反攻無望論說的是一個「實情」(reality)。很不幸的是,當政者沉浸在幻想之中,拒絕面對實情,終至於做出了一連串錯誤的決策。蔣介石拒絕面對實情,導致了1971年北京政府全面取得聯合國的代表權,臺灣喪失了在聯合國保持「兩個中國」 或是「一中一台」的機會。

鴕鳥面對敵人的時候,會把頭埋在沙堆中,來拒絕面對「實情」,其結果可想而知。蔣介石當年如果能夠排除幻想,面對實情,臺灣今天的國際處境,也不會如此不堪。



曹興誠先生12月21日,在各大報紙提出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的建言。無論曹先生建言的內容大家是否同意,至少這是勇於「排除幻想,面對實情」的一個構思,就這點而論,是十分值得肯定的。

臺灣有很多人仍然期盼,臺灣能成為一個國際社會所認可的、主權獨立的「臺灣民主共和國」。但是我們也要清楚的認知,這個「臺灣獨立」的期盼,到底只是一個「幻想」,還是有可能會成為一個「實情」?對於這個問題,我們應該心平氣和的做出探討。

「臺灣國際地位未定論」的主要理論依據,是1951年的《舊金山和約》。這個合約是在二戰結束後,由代表盟軍的48個國家在舊金山與日本所簽訂的。合約中載明「日本放棄對台灣及澎湖群島的權利」,但是並未明確表示台灣主權的移轉對象。很多人期盼臺灣獨立,就因此而論證臺灣的「國際地位未定」。

但是問題的重點是,《舊金山和約》是在1951年簽訂的,離現在已經有 58 年了。在舊金山會議的時候,因為所謂中國代表權的問題,臺北與北京都沒有受邀請參加和會。這 58年來,所謂的中國代表權問題,也有了很根本的變化。第一,北京取得了在聯合國完整的席位與權利,在聯合國,已經不存在「中國代表權」的問題。第二,北京已經與世界上的所有主要國家都建立了外交關係。就以參加1951年舊金山和會的 48 個國家來說,除了海地、瓜第馬拉、宏都拉斯、尼加拉瓜、巴拉圭等幾個中南美小國之外,也全都與北京建立了外交關係。

對於臺灣來說,現在比較重要的,是北京與其他國家在正式外交文件上的說法。有些國家,譬如英國、法國、俄國、都承認「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」;有的國家,譬如日本,僅在建交公報中表明「理解與尊重」北京的立場; 美國則是表明「認知」(acknowledge) 北京對於台灣的領土主張。

在國際社會中,大部分與臺灣淵源不深的國家,都會因應北京的要求,承認「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」。像日本與美國這樣對臺灣相對「友善」的,其實是少數。

有些國際社會的輿論,在臺灣也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與警惕。譬如在2007年臺灣政府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時候,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回覆就是「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」。聯合國秘書長,代表的是聯合國的法定發言人,他的言論,有一定的指標意義。

總而言之,如果我們今天不要再當鴕鳥、不再重蹈蔣介石「溺於幻想、昧於現實」的覆轍,我們就要認清我們今天所處的國際大環境。我們所處的國際大環境,就是「臺灣國際地位未定論」的論述日趨軟弱無力。當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北京的要求,作出「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」的陳述;就代表「臺灣國際地位未定論」的空間,越來越受到壓縮。這是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,都必需嚴肅面對的「實情」。

正如我們建中學長曹興誠先生所說的,美國與中國對於兩岸關係,都定下了很清楚的「底線」。美國的底線是「臺灣關係法」,是經過美國國會立法通過的;中國的底線是「反國家分裂法」,也是經過北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。簡單來說,「臺灣關係法」的底線就是美國希望兩岸維持現狀,最終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,否則美國得「嚴重關切」;「反國家分裂法」的底線就是如果臺灣獨立,北京得訴諸武力解決。

我們臺灣的底線在哪裏呢?

我們目前國民黨的當政者,所採取的「含混底線」是「不獨不統不武」。這個策略似乎是在師法滿清咸豐年間的兩廣總督葉名琛。葉名琛面對英法聯軍出兵攻擊廣州,採取了「不戰、不和、不守、不死、不降、不走」的「六不策略」,人譏之為「六不總督」。六不總督葉名琛的下場其實不太好,最後是被英國人生俘,送到印度加爾各答,死於囚所。葉名琛故事的教訓是,沒有策略,其實不是個好策略。

我們也許未必完全同意曹興誠先生所提議的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的內容,但是曹先生的建言,應該是我們嚴肅探討建立一個具體的「策略性底線」的開始。

^_^ 2009/12/28

補充說明:

  1. 知名企業家曹興誠先生於 2009/12/21日,在臺灣各大報的頭版刊登廣告, “懇請馬總統大膽制定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促進兩岸互信互助”。曹興誠建議臺灣政府立法制定「策略性底線」,他文章中說:

    這個法案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的精神很簡要,基本上只有兩點:一是台灣不排斥與大陸統一;二是統一需尊重台灣民意。具體作法是:統一的條件,由大陸提出,交給台灣民意表決;其時機由大陸決定。如果台灣百姓多數同意,即可進行統一;萬一台灣百姓不同意,則間隔一段時間後,這個程序可以重來,而且次數不限;至兩岸最終統一為止。

  2. 本文呼應曹興誠的建議。本文的一個重點是,很多臺灣「獨立建國」的立論依據是1951年的《舊金山和約》。但是《舊金山和約》是58年前的和約,這些年來,變化很大。以《舊金山和約》作為「臺灣地位未定論」的理論基礎,是有問題的。我們更應該關心,當前國際社會中的各個國家,面對北京的要求時,如何做出「臺灣地位」的官方表述。

  3. 如果國際社會上的主要國家,尤其是聯合國,都做出了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」的表述的時候,不論我們是否喜歡,也不論我們是否贊成或反對,臺灣獨立就只是一個「幻想」,而不可能成為一個「實情」。

  4. 雖然曹興誠先生所費不貲,大聲疾呼制定《兩岸和平共處法》,我也在此予以 呼應。但是我估計臺灣政府不會採取積極主動的作為。臺灣的未來的發展, 我有些悲觀。臺灣將來大約還是得因應國際情勢的變化,被迫的「接球」。就 好像是1971年,臺灣經由聯合國2758號決議案被「驅逐」出聯合國之後, 再慢慢的消化它的後果一樣。
當然,我是十分的期望,臺灣能夠「審時度勢」,排除萬難,早日制定自己的「策略性底線」。對於自身的問題,至少能夠掌握一定程度的主動性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