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球敘(一) - 練習》2009/3/20

我的朋友王老闆經營企業好多好多年,踫到了這次經濟大衰退,實在是憂心忡忡。我們約了在深坑文山高爾夫球練習場見面,一邊練球,一邊共商大計。


王老闆球技高超,球桿從右上方很流暢的劃了一個 inside out 的弧線。球桿擊中球的時候,發出清脆的“闊”聲,球毫不猶豫,快速飛出,飛得又高又遠。有的球很奇怪,好像走了一半,又忽然會自己自動加速,再次奮力前衝。

“我經營工廠這麼多年,從來沒有覺得問題像這次這麼的嚴重。” 王老闆神色凝重的說。

“是啊,的確嚴重。” 我隨聲附和,知道第一句話只是他的開場白,他還有話要說。

“我真不知道臺灣要怎麼往下走。我的工廠的訂單忽然都不見了。”

“不是都經過確認的嗎?要講信用啊。” 我說。

“訂單不是取消,是暫緩。哈哈。無限期暫緩。” 王老闆說。轉過身來,用力揮了一桿。“闊--闊” 很明顯,這球的力道比平常大的多。

“那你怎麼辦?” 我也用力揮了一桿,球桿擊中球的上半部。小白球似乎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以30度角軟軟飛出。

“訂單沒有取消,是暫緩。所以我們工廠也沒有裁員,只是叫員工休假。統統都休假。”

“我雖然很喜歡休假,但是也不至於會喜歡休無限期的無薪假。”我說。

“臺灣恐怕很難再起來了。” 王老闆凝視著高爾夫球場的另一端,繼續說。

“所謂的自由經濟,恐怕很有問題。自由經濟的基本原則,是要自己做決策,自己為自己的決策後果負責。可是現在很多企業自己做的決策,賺了錢,自己拿;虧了錢,就要政府紓困。什麼是政府紓困,根本就是全民買單。嘿,你我都要買他們的單。” 王老闆談論問題,喜歡從基本定義開始。談到自由經濟,就從自由經濟的基本精神說起。

“權利與責任沒有對等關係,好的自己拿,壞的丟給別人。這算什麼自由經濟?”

“台中有個電子廠,五層樓,每一層都比這個高爾夫球場還大。現在完全沒有訂單了,怎麼辦?老闆哪裏會有錢賠?還不是老闆丟給銀行;銀行丟給政府;政府丟給全民買單!” 王老闆每次講到義憤填膺的時候,就會猛力揮桿。“闊--闊”,清脆的聲響,伴隨著小白球,飛躍而出;擊球聲隨著小白球飛行的軌跡搖曳,在寬闊的球場中,似乎還留下綿綿的回響。。

“ 他媽的,報紙的說法是「人民要挺政府、政府挺銀行、銀行挺企業」。真正的狀況是根本就是「企業污銀行、銀行污政府、政府污人民」。騙子!混蛋!”我想到我辛苦繳的稅,給拿去補貼了王又曾之流的的企業家;又想到星期天大清早,我的汽車在學校圍牆邊,竟然被交通大隊莫名其妙的拖走了。我辛辛苦苦繳的稅金,結果都是耗在這些混球身上!我不禁義憤填膺,換上了一號的木桿,對準了小白球,奮力揮桿。“闊”的一聲,木桿的「甜蜜點」擊中了球心。經過動能轉換,我的滿腔義憤裹著小白球快速飛出。在半空中又一個加速度,竟然飛到了練習場盡頭,球觸網落地。我自己都嚇了一跳!

“好球!”王老闆說。
“漂亮!就要這樣打球!”王老闆又說了一遍。

“我現在知道要怎麼打高爾夫球了。要在他媽的很生氣的時候奮力揮桿擊球。一方面出了氣,另一方面擊球才有力道!” 我跟王老闆說我的心得。

“是啊。你說,除此之外,我們還能怎麼辦?我們還能有什麼選擇?”

王老闆繼續說:
“前幾天,好不容易來了個美國的急單。單子還算大,不過價錢不好。”

“又是個雞肋!”我繼續隨聲附和,知道他還有下文要說。

“我考慮半天,還是決定把這個單子,發給我菲律賓的工廠去做。價錢不好的單,臺灣做不賺錢。菲律賓還可以有利潤。” 王老闆瞄了個球,停頓了一下。

“還好我們三年前就已經在菲律賓設廠,不然這個單也沒法接了。現在證明我們在菲律賓設廠是對的,當時還有很多人反對!”王老闆這一次把球桿輕輕揮出。

“這一球是上果嶺的球,要控制力量,要打得準。” 他的球,果然輕輕飄落在標誌為果嶺的黃色旗杆附近。

“好球!打的狠,不如打得準。” 我接著說:

“如果廠商都不在臺灣接單,臺灣的經濟很難好轉。就業機會的流失,是一個大問題。而且就業機會的流失,代表著在工作中追求成長的機會,也都流失了。”

我想到了以前我在美商電子工廠工作,工廠裏管倉庫的小張。那是臺灣經濟起飛的年代,工廠多、就業機會也多。很多沒有機會接受完整教育的人,就在工廠中實際學習、歷練、慢慢也練就了一身軟硬工夫。

小張來自於鄉下,沒讀什麼書。他在我們的美商電子工廠,從倉庫搬貨小弟幹起。工廠的規模很大,在新店寶橋路有一萬八千多員工。因為規模大,機會也多。小張勤勤懇懇,過了幾年,升了官,成為倉庫的小主管。英文的職稱是Supervisor。

“嘿,小張,恭喜你升官了。Supervisor 的中文是主任哦,聽起來不錯啊。”我跟他說。

“哈哈,我剛來的時候,英文一個字都不懂。現在啊,你看這些表單,我們要先從 Receiving Dept. 拿貨;經過 Receiving 的 QA 檢驗通過了,再放進 Stockroom 一定要注意要把資料輸入電腦的 MRP System。生產線要照 production schedule 生產。出貨的時候,要先QA, 再送 Shipping Dept.。嘿,還要給駐廠的海關大爺們驗關之後,再走 Air Cargo 或是以貨櫃 container船運去美國。”小張春風滿面的跟我解說工作流程。

“如果是美國東岸的貨,走紐約或是馬利蘭州的Baltimore;如果是西岸,走加州的L.A.,或是 Long Beach。美國國內的單,走海陸貨運公司直接進入美國內陸。”小張的美國地理也毫不含糊,對於工廠的發貨路線圖,瞭如指掌。

“這些都是在我在工廠裏學來的。”小張說。然後,他很得意的指著表單上的英文字shipping schedule 跟我說:

“這是 shipping schedule. 我剛來的時候,這是什麼東西啊?我根本不敢念! 現在我都不怕了。Shipping schedule, 你看,簡單的很。可是那天我踫到一個大學畢業的,我跟他說,shipping schedule, 他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。大學生囉,英文不見得比我好。”小張充滿自信的跟我說。真是的,經濟起飛,人也跟著起飛了。

“恭喜、恭喜。我讀大學的時候,說實話,讀了牛頓、愛因斯坦,可是真不知道什麼是 shipping schedule. 你最棒!不是蓋的!”我很誠懇的說。

“呵呵,有空多來坐坐。”小張露出憨厚的笑。臉上還有紅紅的青春痘,笑起來挺陽光少年的。

後來,小張跟工廠的幾個工程師,一起出去開公司了。好像做得不錯。隨著臺灣經濟情況的變遷,小張又去大陸東莞開了個工廠。早年的外商電子工廠,在臺灣的確提供了很多就業機會。有了就業機會,像小張這樣的年輕人,就可以得到歷練。歷練到了一個階段,振翅高飛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。

如果是今天的小張,鄉下貧苦出身,沒有受教育,他的就業機會在那裏呢?

我想,他可以在便利超商、咖啡店、或是加油站打工吧。但是這些服務業,又能提供什麼樣的發展空間呢?

前天是誰說的,現在的大學畢業證書,好像是身份證一樣,只要是年齡到了,每個人都有。像小張這樣的少年,沒花時間讀大學,很小就從基層一步一步磨練上來的,恐怕也沒有了。嗯,臺灣的變化真大。

“你看臺灣將來會怎麼樣?” 王老闆的問話,打斷了我眼前那個隱隱約約、紅紅青春痘、陽光少年的笑臉。

“如果就業機會不斷流失,未來的演變,當然就是整體國民所得下降。前幾年被韓國超越;再過幾年可能會被馬來西亞、泰國超越。尤其是東南亞國協,明年中國會加入,成為「東協10加1」;2012 年日本韓國會加入,成為「東協10加3」 的新格局。臺灣如果無法面對新的局勢,被馬泰超越,恐怕是指日可待了。”我說。

“就像菲律賓,在二戰之後,是亞洲除日本之外最富有的國家。後來被其他國家一個一個的超越。國家競爭力就像個人競爭力一樣,不進則退。” 我侃侃而談。

“但是臺商整體實力很強。所以,將來臺灣會有「僑匯」收入。好像大陸浙江的溫州人,比浙江省其他地方都有錢,是因為溫州人在外地賺了錢,會匯回溫州消費。你的菲律賓工廠賺的錢,會拿回臺灣消費;很多臺商在大陸賺了錢,會拿回臺灣買豪宅。所以,臺灣也許可以定位為世界級的溫州吧。”我繼續說。

“我是搞工廠的,總覺得製造業是國家的根本。如果臺灣只有服務業,沒有製造業,我認為是有問題的。就像美國的製造業都垮了,金融當然會出問題。嘿,你認為臺灣最好的出路是什麼?”王老闆問。

“美國表面上是民主國家,實際上猶太人控制了美國。不論政治、外交、金融、影藝、文化、還是學術,猶太人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。猶太人的國家以色列表面上的國際地位不高,實際上的國際影響力很大。如果臺灣人能做到這一點,也就可以了。”我說。

“做到那一點?”

“長遠來看,臺灣人對中國的影響力,能夠像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如此之強大,也就可以了。”我說。

“那猶太人是如何做到的?” 王老闆問。

“猶太人對知識永不懈怠的追求、還有對傳承文化的執著。” 我說。

“那你覺得臺灣人有機會嗎?” 王老闆又問。

我沉默了片刻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臺灣人對知識有永不懈怠的追求嗎?不會吧。臺灣人對於傳統的美德會很執著嗎?我實在不知道。不過,看事情總要多看看它的正面。嗯,光明面在那裏呢?忽然之間,我想到了那個隱隱約約,紅紅的青春痘,憨厚而自信的笑臉。

我知道該如何回答王老闆的問題了。我很肯定的說:
“臺灣一定有機會的。人嘛,絕不可以放棄希望。否則活著豈不是等於等死?活著跟等死的差別,就是活著是絕對不會放棄希望的。哈哈!”

“有沒有機會,還是看自己。來,打球! 只要動作對了,自然就會打出好球。”

王老闆做了個示範,打球最重要的就是重心的移動。球桿由上而下,利用物理的鐘擺原理,要在桿頭加速度最大的時候,讓球桿的「甜蜜點」準確的擊中「等著被你打」的小白球。

“闊”,又是一聲清脆的擊球聲,聽起來真是渾身舒服!

“我要先走了。有個員工要找我談他家的經濟問題,他要向公司借錢。傷腦筋。”王老闆看了看錶,跟我說。

“想開點。想像你就是上帝吧。你要誰得救,誰就得救啦。” 我設法安慰他。

“我的上帝如果不給我訂單,我比他們都慘。每個員工都會變成我的討債鬼,呵呵。” 王老闆收拾起球桿,跟我揮了揮手。

“我再練練球。我今天有點感覺了,我想要把這個感覺穩住。”我跟他說。

王老闆走下了樓梯。我拿起了一號木桿,比劃了兩下,定了定神。我開始重新思索臺灣的自由經濟問題、臺灣的前途方向;還有,我們繳的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都給些什麼樣的人拿去花費了?我想,我可以很快的抓住剛剛那種義憤填膺的心理狀態吧。然後,我就可以奮力一擊。“闊”- 讓我的滿腔義憤,裹動著小白球快速飛越球場,奮力衝向練習場盡頭的攔截網!

於是,我寫詩一首:

詩:小白球
我靜靜的躺著,
等待著有人打我的頭。

有人說我破壞環保;
有人說我政商勾結。
我統統不懂。
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我不懂。

我只知道,
你打我往哪裏飛,
我就往哪裏飛。
你用多大力氣打我,
我就有多大力氣飛。

我靜靜的躺著,
等待著有人打我的頭。

因為我只是個小白球。
^ _ ^ 2009.03.18

寓言:打高爾夫球也可以打得很有哲理,哈哈。

薛子曰:「風聲、雨聲、擊球聲,聲聲入耳; 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關心。」 意思是說,在風雨飄搖之際,清脆的高爾夫球擊球聲,正反映了有心人對於國事家事天下事的高度關心!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