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賀知章《詠柳》》2013/11/8

中國有很多的文學作品,是所謂的《絕唱》,也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再也難以超越。譬如蘇東坡的《飲湖上初晴後雨》的詩,就是歌詠西湖的《絕唱》;杜牧寫的《歎花》詩,是歌詠石榴花的《絕唱》;林逋寫的《山園小梅》,是歌詠梅花的《絕唱》。

談到中國的柳樹,我想賀知章的《詠柳》詩,應該是歌詠柳樹的《絕唱》了。詩如下:

“ 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縧。不知細葉誰裁出,二月春風似剪刀。 ”

早春的季節,吹起了輕輕涼涼的春風,柳樹抽出了細細膩膩的嫩葉。一夜之間,嫩綠的細葉,忽然就為柳樹抹上了濛濛綠意。《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縧》,一片垂楊柳,滿眼綠意,好似要牽衣待話,勸君暫緩行色,駐足少留。

賀知章用《不知細葉誰裁出,二月春風似剪刀》來形容春風催生出了新柳,真是優美極了。

仔細想想,也確實如此。除了二月春風之外,還有誰能一夜裁出,如此細緻,如此優美、而又如此排列有序的滿枝椏嫩綠新葉?

我懷念那一年去西湖,早春的清晨,霧靄濛濛中,欣賞西湖蘇堤的柳樹。我也同樣的懷念,那些早春的日子,去北京頤和園的西堤,欣賞那一大片昆明湖的清澄浩瀚,與西堤桃紅柳綠的幽雅風光。

每當這個時候,我都會想到賀知章這一首《詠柳》詩,會情不自禁的詠讚他《不知細葉誰裁出,二月春風似剪刀》的神來之筆。我非常感謝,中國詩詞文章的美,讓我對於大自然情景的欣賞,能夠進入一個更有趣味、更為流連忘返的優美境界。

Life is Good !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