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杭州G20的政經意義》2016/9/16

我們要分析「杭州G20峰會」的政治與經濟意義,可以先分析出席峰會的國家與組織名單。

這次在9月4日至5日舉辦的「杭州G20峰會」,出席的名單可分為三類。一是G20成員國的領導人,二是中國特邀的嘉賓,三是國際組織負責人。

我們先來看看G20的成員國。G20的成員國可以歸為四類,其分類如下:
  1. 「G7工業國家」,包含了美國、英國、日本、法國、德國、加拿大、義大利、
  2. 「金磚五國」,包含了中國、俄羅斯、巴西、印度、南非、
  3. 另外七個主要經濟體,阿根廷、墨西哥、韓國、印度尼西亞、澳大利亞、沙烏地阿拉伯、土耳其。
  4. 除了以上三類的19個國家之外,另外有「歐盟」,以獨立經濟體的身份出席。
因此,所謂的G20,包含了G7,金磚五國,另外七個主要經濟體,以及歐盟。G20的國民生產總值幾占全世界的90%,人口則將近世界總人口的2/3。

「G20杭州峰會」,中國還特別邀請了八位「嘉賓國領導人」。這八個嘉賓國,各有其代表性意義,現分述如下:
  1. 查德 - 非洲聯盟主席國
  2. 老撾 - 東盟主席國(大陸稱老撾,臺灣稱寮國)
  3. 塞內加爾 - 非洲發展新夥伴計畫主席國
  4. 新加坡 - 全球治理組織的主席國
  5. 泰國 - 77國集團主席國
  6. 西班牙 - 永久嘉賓國
  7. 埃及
  8. 哈薩克
八個嘉賓國的前五國,不是因為國家實力考慮,而是因為當上了重要國際組織的主席國,才成為這次杭州峰會的嘉賓國。西班牙的情況很特殊,是G20的永久嘉賓國。

至於埃及與哈薩克受到邀請,代表了中國外交的關注點。埃及是中東和阿拉伯世界的大國,地跨亞非兩洲大陸之間。哈薩克是中亞地區的重要代表國家,即將出任「上海合作合組織」的主席國。

所以杭州峰會的特邀嘉賓,除了西班牙情況特殊之外,都是亞洲與非洲的代表性組織的主席國,以及中國地緣外交的重點國。

除了以上的G20成員國與八個嘉賓國之外,還有七個國際組織的負責人參與了杭州峰會。他們分別是:
  1.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、
  2. 世界銀行行長金墉、
  3.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、
  4. 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、
  5. 國際勞工組織總幹事萊德、
  6. 金融穩定理事會主席卡尼、
  7.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秘書長古里亞
所以,參加杭州G20峰會的名單,一共有35個國家或是國際組織的代表。這樣的一個代表名單,在中國主導之下,在「水光灧瀲晴偏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」的杭州,召開了這樣的一個會議,有什麼樣的政經意義呢?

在72年前的1944年,二戰即將結束,在美國的「布萊頓森林」(Bretton Woods),召開了一個長期影響世界經濟格局的國際會議,這個會議當時中國的首席代表是宋子文,英國的首席代表是著名的經濟學家凱因斯。不過,不管誰當代表,美國掌握了會議的發言權。因為當時的美國,沒有受到二戰的摧殘,是全球最為富庶的國家,美國的GDP 約占世界的80%,美國的黃金儲量佔全世界的四分之三。

布萊頓森林會議的目的,是要決定如何建立戰後的國際新秩序。布萊頓森林協議,決定了由美國獨霸與掌控戰後的國際經濟新秩序。會議的結果,主要有幾點:
  1. 美金成為世界的唯一通用貨幣。
  2. 成立了世界銀行(World Bank)
  3. 成立了國際貨幣基金(IMF)
  4. 成立了關貿總協定(GATT),是今天國際貿易組織(WTO)的前身。
美金當時成為世界唯一通用貨幣的條件之一,是美國承諾美元與黃金以固定的兌換比例掛鈎,所以美元也叫做美金。到了美國尼克森總統時代,美國因為打越戰打窮了,就背棄了這個承諾。尼克森在1971年宣佈,美元與黃金脫鈎。脫鈎之後,美國政府可以自己的利益為考慮,自由印製鈔票,控制世界「唯一通用貨幣」的流通量,不再受到任何的約束。

美國在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,都有一票否決權,美國也是世界銀行的唯一的主席。美國在這兩個組織中,都有最高投票權比例。以下的比例可供參考:

投票權:  美國  日本 中國
世界銀行 15.85% 6.84% 5.17%
國際貨幣基金 17.09% 6.13% 3.81%
亞洲開發銀行 12.76% 15.57% 6.47%

上列的亞洲開發銀行(Asian Development Bank)是由日本所主導,中國雖然在2010年的GDP已經超越日本,但是在這些國際經濟組織中,中國一直都是處於一個劣勢的位置。

至於所謂的G7(Group of Seven),是個典型的傳統西方列強俱樂部,加上了一個脫亞入歐的日本。G7創立於1973年。到了1997年,俄羅斯加入了這個俱樂部,G7變成了G8。但是在2014年,俄羅斯發動了克里米亞戰爭,被凍結了會籍,G8又成了G7。
 
美國是一個霸權國家。世界的金融與經濟問題的控管,都由美國主導。美國主要是透過G7作為協商平臺,再以世界銀行、國際貨幣基金、以及國際貿易組織,這三根支柱,做為運作的槓桿,來落實美國所主導的國際金融與經濟政策。

所以,美國獨霸世界,其力量足以到處煽風點火,發動戰爭,從不停歇,一方面是因為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,美國的軍費支出,超出世界所有其他國家的總和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為美國經由G7的平臺,以及上述的一些國際組織,壟斷與操控了國際金融與經濟秩序。美元是世界唯一的通用貨幣,使得美國操控世界金融與經濟秩序,更加的得心應手。

過去一百年來,世界權力版圖的均勢分配,可以說只發生了一個大變化。這個大變化,影響很大,在這次的杭州G20峰會,我們可以強烈的感受到,這個變化所帶來的影響。這個近百年來,世界權力版圖均勢的最大的一個變化,就是中國的崛起。

從大歷史的觀點來看,中國在千年歷史的洪流中,一直是世界舞臺上舉足輕重的國家。依據學者分析,在滿清乾隆盛世,中國的GDP占了世界的32.4%。所以,今天中國的崛起,應該說是中國從滿清末年以來的非常態地位,恢復到中國在世界舞臺上應有的常態地位而已。

G20最早創立於1999年,目的是防止類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重演,讓有關國家就國際經濟、貨幣政策舉行非正式對話,以利於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的穩定。G20集團會議,當時只是由各國財政部長與中央銀行行長參加。

2008年美國引發了全球金融危機,使得金融體系問題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。G20集團會議提高了規格,由G20成員國的國家領袖參加,成為世界經濟論壇的高峰會議。

而這次的「杭州G20峰會」,明顯的讓我們感受到,國際政經舞臺,已經有了極為根本的變化。
  1. G7傳統列強主導的世界政經格局,已經逐漸蛻變。G20終將取代G7成為主導世界經濟發展的組織。換句話說,G7享有世界經濟決策權的日子,已經一去不復返了。

  2. G20的成員國,與G7成員國的根本差異,在於G20增添了多數第三世界的國家。G20成員國的結構,優化了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,以及不同的洲陸地域之間的平衡性。

  3. G20採用平等互惠協商的原則運作,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在相對平等的地位上,就國際經濟金融事務交換看法。
G20能夠得以成型,並且逐漸取代G7,與中國的崛起至為相關。近十多年來,尤其自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,世界經濟的成長,主要是依靠中國的經濟成長所供給的動力。中國在世界經濟位置的明顯提高,與G7架構所設置的格局,已經不相匹配。原來美國所主導的世界銀行、國際貨幣基金、乃至於美日聯手所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,都無法滿足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體國家的需求。新興經濟體國家,對於世界銀行、國際貨幣基金等組織,所提出的更合理的分享權益與資源的要求,也都無法得到正面的回應。

就是因為美日聯手在這些國際組織中,刻意遏制中國,再加上中國自身「一帶一路」的國家政策需求,才促使中國創立「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」(簡稱亞投行)。亞投行在2015年3月31日截止申請,有57個國家,申請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會員國。

亞投行在美國與日本的強力杯葛之下,能夠招攬到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,其中包含了歐洲的大多數國家,尤其是G7成員中的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義大利的加入,標誌著中國在國際政經舞臺上的一大勝利。

簡單來說,美國號令天下諸侯,在政治經濟上壓制與圍堵中國的日子,已經一去不復返了。

亞投行的創立,標誌著中國突破了美國在國際金融與經濟組織上的封鎖線,成功的打開了一條通衢大道;「一帶一路」的推動,標誌著中國將突破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地緣政治封鎖線,要從歐亞大陸與南海及印度洋,開展出「親、誠、惠、容」的經貿與外交坦途;杭州G20峰會,扭轉了G7壟斷世界經濟問題的決策模式,使得開發中新興國家,與G7傳統列強,有了平等的發言權,共同協商解決世界經濟相關問題。

世界政經的格局,已經有了根本的改變。這個改變,是拜中國崛起之賜。在杭州G20峰會中,我們欣見中國扮演著一個領導新興勢力,與美歐日舊勢力相抗衡的、重新塑造世界權力格局的重要角色。

杭州是一個令人陶醉的城市。中國歷史上兩位著名詩人,唐朝的白居易與宋朝的蘇東坡,都曾在杭州為官。兩位詩人都曾致力於疏浚杭州的西湖,把西湖的淤泥,分別築成了「白堤」與「蘇堤」,其遺愛長存至今。另外很重要的是,兩位詩人,都為杭州與西湖,留下了美麗的詩篇,供世世代代的後人,沉吟詠唱。

白居易寫下了《憶江南.詞三首》,其中一首詞寫的是「江南憶,最憶是杭州,山寺月中尋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頭。何日更重遊。」在這次峰會中,中國安排了一個大型文藝演出。這個演出,就用了白居易詞中的《最憶是杭州》,做為演出的主題。

我相信,這次成功的杭州G20峰會,留給後人的是,另一個層面的《最憶是杭州》。杭州將成為21世紀的一個重要地標,標誌著中國終將恢復到,她在千年的歷史常態中,應有的大國地位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