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再談網球的哲學性》2014/8/15

約在四年前,我寫過一篇文章,《談網球的哲學性》。近二年來,我對網球,又有了一些新體會。我想在此,再來談談《網球的哲學性》以及我的這些新體會。

有一段時間,我打網球,都會在當地找教練來陪打。我在北京工作期間,在北京的各個網球場打球,找過了好多位不同的教練。後來,我回到了台灣,在南港中研院球場,在新店胡娜網球場,也都找過不同的教練。不同的教練,都會有不同的教法,也會各自強調各自認為重要的基本動作。

我斷斷續續的打網球,十幾年下來,已經找過十多個不同的教練。我博採各家之長,可是,我自己的感覺,是自己的球技,十多年來,實在沒有什麼長進。

雖然說,打球是以運動為主。可是,一件事做了十年了,沒有什麼大長進,總是覺得有些不理想。

回想起來,這些教練,各有千秋。其中一位北京麗都鄉村俱樂部的女教練,我尤其是印象深刻。

這位女教練姓趙,圓圓的臉,中等身材,頗具姿色。因為她臉上表情永遠是酷酷的,我就叫她「趙酷酷」。

那一天,我約了趙酷酷打球。我很想請她教我,如何可以發球發出Ace球。所謂的Ace 球,就是很厲害的發球,對方連接都接不到,Ace球是發球得分球。

“趙教練,我看球王山普拉斯的發球好厲害,側身與迴轉的角度都很大,我怎麼樣才可以學會他的發球?”我問。

“你不用學他的動作,你再學也學不會的。”趙酷酷說,表情很酷。

“是嗎?”我說,用了個疑問句。

“你不要學山普拉斯,你自己好好去感覺,什麼動作,才是最適合你的動作。”趙酷酷說。

“哦。”我看著趙酷酷圓圓的臉,心裡想,不管怎麼說,趙酷酷至少是一個喜歡說實話的人吧。就這點而論,趙酷酷還是很有優點的。

話雖如此,趙酷酷畢竟是很無情的打擊了我的自信心。後來,我就沒有再約趙酷酷打球了。說實話的人,未必會有好結果,這確實是件沒有辦法的事。

還有一次,我約了一位陳教練打球。當時,我努力的練了幾個發球,結果都出界了。

我問陳教練:
“為什麼我的發球,常常會出界?”

“那片好球區很大啊,專心點就行了。”陳教練說。

我看著陳教練,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。我想,職業籃球選手,投籃命中率都很高,是不是代表,籃圈對他們而言,實在很大,大到隨手一拋球,球就會跑入籃圈。

當然,對於一般人來說,籃圈實在不是很大。要想把球隨手就投入籃圈,很困難。

陳教練的回答,「那片好球區很大啊」,對我來說,就像是NBA職業球星跟我說,「籃圈很大啊,專心點投就進了」,是一樣的意思。

陳教練的回答,不知道為什麼,讓我覺得有些沮喪。後來,我也沒有再約陳教練打球了。

慢慢的,我認識到,其實大部分的教練,所扮演的只是「陪打」的角色。教練不斷的送好球過來給你打,你也就盡情享受移位與揮拍的運動快感。

在台灣,教練費一般是一小時一千元,比兼任教授的鐘點費還高些。跟教練就這樣希里糊塗的打了好多年球,我彷彿感覺到,我的網球水準,頂多只是停留在C咖水準,不可能更上層樓了。

我在想,如果教練的主要功能只是陪打,我就不如設法找幾個球友打球就行了,何必還要花費教練費呢?於是,我逐漸交了些網球球友。球友們也是來來去去,有的一會兒搬家了;有的一會兒出國了;還有的球友,大概覺得我的球打得太爛了,約著打了二次,就再也約不出來了。

我的球友們與我的關係,也像是人生因緣的一個縮影,浮光掠影,聚散無常。十幾年下來,換了不少。

人生的事,是很奇妙的。就在我認為我的網球生涯,已經大局已定的時候,忽然因緣巧合,發生了一件事,使我從「山重水複疑無路」,進入了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的境界。

那一天,我們幾個大學同學有個聚會。很久不見的老同學陳冽也來了。陳冽說,他現在每天都打網球。

陳冽住在新竹科學園區,他是個喜歡思考問題的人。多年前,在學校裡學游泳,陳冽就會研究,物理力學的原理,與游泳的姿勢與動作的關聯。然後,陳冽以物理理論為依據,來決定他的游泳姿勢與動作。

我們在游泳池畔看陳冽游泳,彷彿是在看一個物理學家,把自己放在游泳池裡,做物理實驗一樣。

“我打網球,已經有些心得了。”陳冽說。

”哦,什麼心得?”我問。

“打網球就要依循物理原理。越自然、越簡單、越符合個人體能狀態的,就一定是越正確的。”陳洌說。

“你有請教練教嗎?”我問。

“沒有。”

“那你怎麼學呢?”

“我自己觀察思考,也上網看國外專業教練的網球教學影片。”陳冽說。

於是,我約了陳冽,到新竹科學園區的網球場與他切磋球技。有趣的是,陳冽在網球場上自學自練,所發展出來的理論,反而幫助我,實現了我突破網球球技困境的心願。

陳冽的網球理論,更接近哲學層次。所謂的哲學,指的是具有更廣泛性的思想意義。換句話說,哲學的概念,不單是可以應用在網球上,也可以應用到更普遍性的、更多方面性的問題與領域上。

基本的哲學理念-less is more

陳冽跟我強調,“less is more”的概念,也就是說,“儘量把動作簡單化,成效反而會更好。”

陳冽分析,網球發球的動作,簡單來說,與空手拋擲棒球的動作是一致的。差別只是在於網球發球時,手上多了個球拍,做為擊球的工具而已。

“網球揮拍擊球的動作,與空手拋擲棒球的動作,是同樣的物理定律的應用。”陳冽說。

“明白了這一點,就很容易掌握,正確的網球發球動作,包含了側身、拉拍、轉身、擊球。”陳冽繼續說。

“任何動作,都要儘量簡化。越複雜的動作,越容易犯錯。以發球來說,球王Rafa Nadal的蹬腿跳躍動作,對於我們來說,太複雜了,超越我們所能駕馭的範圍,我們不需要去學。”

“我們需要做的事,就是掌握幾個簡單的重點動作。把這幾個簡單的重點動作,練的很熟練,不會出錯,就夠用了。”

我回想,當年那位圓圓的臉,頗具姿色的趙酷酷,叫我我不要學球王山普拉斯,其實跟陳冽的說法,是一樣的意思。不過,每個人的境界不同。陳冽的“less is more”,是哲學層次境界,比趙酷酷的純粹“不要學山普拉斯”的境界,要高的多。

“怎麼發球,才可以提高球的進球率?”我問陳冽。

“可以用 top spin 的方式,就是球拍擊球的時候,從球的八點鐘方向,往球的二點鐘方向削去。這樣的發球,球的拋物線軌跡會比較高。較高的拋物線,第一是不會掛網;第二是不會飛出界外。你只要想想拋物線的幾何圖形,就清楚了。”陳冽說。

“哦,我懂了。謝謝你,陳冽。”我說,不禁想到了北京陳教練的教誨,「那片好球區很大,專心點就行了」。

其實,很多事只靠「專心」是不行的。陳冽的說明,簡單明瞭,有大師風範。陳教練的教誨,實在是句屁話。每個人境界不同,看事情就是不一樣。境界高的人,看事情,看到他的精妙而又簡單之處;境界低的人看事情,看的是雲山霧罩,撲朔迷離。看的清楚,自然就能說的清楚;看不清楚,只好拿些沒意義話來唬弄人了。

揮拍擊球也是一樣,要抓到less is more的原則。要能做好跨步移位,自然轉身,輕鬆揮拍的重點動作,也就夠了。當然,揮拍最好是採取top spin 的動作,利用物理學上的旋轉力學,使得球的行進路線,可以被控制的更好。強力擊球,也不會出界。

這個網球哲學理念,“儘量把動作簡單化,成效反而會更好”(less is more),也應該是處理很多不同人生問題的一個準則吧。

網球比賽的less is more

Less is more的哲學理念,如何應用到網球單打比賽呢?或者說,為了要提高比賽的贏球機會,應該如何練球呢?

其實,面對一般水準的網球比賽,我們只要能練好二個「關鍵招數」就夠了。第一個關鍵招數,是「發球」;第二個關鍵招數,是「回發球」。

發球的要訣,可以簡化為二個重點。一個是拋球(toss),一個是帶旋擊球(spin)。

發球是完全自己可以控制的。如果發球發的好,譬如發球發到對手的外角反手拍,對手很可能被迫回一個偏高的中線球,自己就可以預做準備,蓄勢擊出一個inside out 的斜角球,輕鬆得分。總之,好的發球,是為自己的下一步殺手球做出佈局。發球發的好,制敵機先。

至於回發球,如果能回的好,回到一個對方沒有估算到的落點,就可以化被動為主動,掌握後續攻勢。

所以高手賽球,會集中攻擊力在發球與回發球。會爭取在二三個來回之內,就見分曉,不需要在底線往返拉球。

其實,發球有很多很細膩的動作,光是帶旋球,就有幾種帶旋法。我練了一年多的發球,總算有了些心得。現在我看一般人發球,都可以看出他們的關鍵性缺點在那裡,應該如何改進。慢慢的,我跟一些人賽球,也都可以靠發球得分。

對我來說,很重要的一點,是以前我練球,沒有方向。如果基本的動作是不對的,每天就算是練一千個發球,只是在重複同樣的錯誤而已。這樣的練球,是沒有意義的。

所以,所謂的練球,一定要有正確的理論做指引,知道自己在練什麼。否則,再怎麼苦練,都是白幹,徒然加強了對於錯誤動作的習慣性。

我回想,我一路走來,所經歷過的十多個教練,其實沒有一位教練,真正能把發球理論,針對我的個人狀況,做出簡單扼要的說明,並且指引一個我練發球的方向。

我學網球的經驗,使我認識到,很多事情的發展過程,都是一個摸索的過程。我這一年來,不斷的上網看影片,去了解正確的發球動作;不斷的到球場自我練習;每隔一陣就到竹科找陳冽切磋球技。

我感覺到自己的發球威力,在穩定而持續的進步中。這種感覺,在過去的十幾年中,不管我自己如何努力,都不曾有過。

簡單來說,追求球技的進步,不能指望找幾個教練,就可以輕鬆的步上層層台階。做學問也一樣,不能指望找幾個老師,就可以輕鬆的滿載而歸。

事業與學問的成就,都是要靠自己的不斷的思索,不斷的實踐,與不斷的努力;也就是所謂的「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」。

我也認識到,收費的教練,未必就是我的好教練。就像是收費的銀行理專,未必就能幫我賺錢。我身邊的好朋友,很可能就是我最好的教練。

陳冽了解我的智能與體能狀態,所以,陳冽可以用最適合我的語言,與我切磋網球的技巧與藝術。對我來說,陳冽給我的幫助,遠大於我的所有其他教練們。

網球如此,人生其他的事情,也是如此。每個人的智能際遇不同,所需要的人生教練,也是各有不同。也許你的人生最好教練,不是什麼專業證照教練,而是你身邊的某一位朋友。

網球是綜合性競技

網球運動,至少包含了四個層面的競技。
  1. 技術層面:
    正手拍,反手拍,攔擊,放小球,高吊球,高殺球。這些都是所謂的網球基本動作,是屬於基本的技術層次。

  2. 戰略層面:
    戰略層面的思考,就是要有一個戰略性的佈局。好像是下棋一樣,想的是整個棋局,而不僅是個別的落子。譬如說發球,就會要想到對手會如何回球,自己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攻擊。再譬如說,自己觀察對手的左側反手拍較弱,就盡量以高而深的球,打到對手的弱點位置。戰略思考,就是要發揮自己的長處,攻擊對手的短處。

  3. 體能層面:
    勢均力敵的比賽,通常考驗的不單是球技與戰略,還要考驗彼此的體能。有的比賽,旗鼓相當,甚至會鏖戰4個多小時。最後是由雙方的體能狀態,決定了誰是贏家。

  4. 心理層面:
    網球比賽,也是情緒管理的比賽。有的人情緒管理不好,在關鍵時刻,會情緒浮動,輸了比賽。有的選手有的時候,面對該下重手的球,會因為心理因素而猶豫手軟,錯失了得分機會。有的時候,太計較得失,打起球來,反而會礙手礙腳,該贏而未贏。
所以網球運動,很有意思。乍看之下,基本動作好的人,最終未必會贏球。孰輸孰贏,還要看各人的戰略思考,持續能力,與心理素質等。

在人生的競技場上,個人的際遇,似乎也是如此。聰明才智高的人,未必就是贏家。各人的戰略思考,持續能力,與心理素質,都會影響到最後的結局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