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論文章》2014/1/10

有次參加了一個由西安交大所主辦的研討會,會中認識了位該校中國文學系的教授。我們因文學而結緣,常會談到一些有關於文學的想法。

有次她在郵件中寫到這樣的一句話:
" 好文章是用心寫的,是寫給自己的,若有別人懂,那就說明此人和你有慧命碰撞。"

她的看法是《好文章是寫給自己的》。這個看法,令我很有感觸。

有的人寫書,寫文章,其實未必有把握會有多少人會有興趣去看。那麼,為什麼還要寫呢?

我想這位教授說的很有道哩。一個真正的好作家,最在乎的讀者,應該就是他自己。

如果自己寫的東西,自己都不能欣賞,那還有什麼意思呢? 我想一個作者,最終最能夠掌握的讀者,還是他自己。至於有沒有其他人能夠欣賞,那恐怕都是錦上添花的東西,是附加的樂趣了。

我喜歡杜甫的說法,《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》。文章的好壞,自己應該是最清楚。

文學的欣賞,很主觀。讀者都是在追尋一種感動。相對來說,我比較喜歡古典的東西,因為中國古典文學作品,優美簡潔,而又言之有物,寓意深遠。

古典文學作品,能夠流傳至今,都是經過千年的沉澱,有其之所以能不朽的價值吧。

現代的東西,甚至一些廣為流傳的,譬如張愛玲的、錢鍾書的、曹禺的、又譬如在台灣長銷的鹿橋的《未央歌》,我其實都沒有那麼大的觸動。至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,不論是高行健還是莫言,以我主觀的感受來說,也沒有甚麼感動。

我想,像我這樣一個愛讀書,也讀了很多書的人,都無法真正欣賞他們的作品,那麼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能欣賞他們的作品呢? 還是這些東西只是一層《皇帝的新衣》而已,沒有人願意說破新衣的虛幻性。

我認為好的作品,應該與社會有連結,與人性有連結,反映出真誠的對世態的觀察,與人生悲歡離合的情感變幻。在近代作家中,我很敬佩一位美華作家張純如,Iris Chang。我看過她寫的二本書, 一本寫錢學森,一本寫南京大屠殺,我覺得她寫得極好。不過,這二本都不能算是小說。張純如在著作過程中,深入戰爭的殘酷面與陰暗面,最後因而得了憂鬱症,在很年輕的時候,她就舉槍自殺了。一個作者,如此投入她的感情在她的創作中,竟然因而自殉,令我非常感動。

張純如寫南京大屠殺的書,曾經在紐約時報的暢銷書名單上蟬聯了十週,也被拍成了電影。大多數美國人對於南京大屠殺的了解,都來自於這本書。一位南京大學歷史系的教授感嘆說,他研究了一輩子的南京大屠殺,可是張純如透過她的書,對於這個事件所產生的世界性影響力,遠遠的超越於他。

我喜歡看一些知識性的、史學性的東西。學海浩瀚,彷徉於內,其樂無窮。知識的追求,使我覺得每天都有進步,有進步的感覺,讓我覺得充實,我喜歡這種生活得很充實的感覺。

我也很喜歡陶淵明在他的《五柳先生傳》中的自述性說法。他說他自己是《好讀書,不求甚解,每有會意,便欣然忘食》。我認為市場上,很多的書,都不是好書。真正的好書,譬如錢穆先生的著作,值得一讀再讀。不怎麼好的書,《不求甚解》是個很好的對策。作者根本就是不知所云,我們又何必費心去了解他在說些甚麼呢?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