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政治鬥爭的《勢論》》2013/10/11

中國歷史上,有很多次的政治鬥爭。政治鬥爭成敗的關鍵何在?我思考這個問題,得到一個理論,叫做《勢論》。

《勢論》的要點是說,當兩派政治人物進行鬥爭的時候,最後決定勝負的關鍵,不在於誰對誰錯,而在於那一派的總體《勢力》比較強大,總體的形勢,決定彼此的勝負。

西漢開國皇帝劉邦逝世之後,呂后當權,呂后把她自家姓呂的親戚,請到了京城做大官。這是所謂的《呂后當權,大封諸呂》。當時有一位元老大臣,非常聰明,叫做陳平。陳平在呂后當道時期,擔任丞相。陳平當時倡導黃老之術,講究無為而治。

有趣的是,呂后一死,陳平就聯絡了將軍周勃,灌嬰,發動武力鬥爭,把呂后的這些親戚逮捕誅殺。然後,陳平與周勃迎立在山西的代王劉恆到長安為帝,是為漢文帝。

陳平對於恢復漢朝的劉家政權,有極為重大的貢獻。他們所擁立的漢文帝,總體而言,是一個好皇帝。

這就是我的《勢論》的一個案例。陳平知道,只要是呂后還在,呂氏集團的總體《勢力》比較強大,他們無法與諸呂直接對抗,只好《無為而治》。呂后一死,雙方總體《勢力》的對比,立即發生了變化。陳平不再需要《無為而治》,一舉消滅諸呂,安定了漢家天下。

在中國近代,也發生了一個極為類似的故事。1976年9月9日,毛澤東逝世。不到一個月,就發生了宮廷政變。老帥葉劍英,聯合了華國鋒與汪東興等,猝然一擊,就把顯赫一時的四人幫一網打盡。

葉劍英是現代版的陳平。毛澤東還在的時候,四人幫的總體《勢力》比較強大。一旦老毛斷了氣,雙方總體《勢力》的對比,立刻發生變化。葉劍英就在這個時候,順勢而為,一擊成功。

歷史上變法革新的成敗,也可以用我的《勢論》來說明。任何的變法革新,其本質就是一場二股《勢力》的決鬥。一股勢力是《改革派》,另一股勢力是《反對派》。如果《改革派》的總體勢力具有強大優勢,變法就會成功。如果《反對派》的總體勢力比較強大,變法就會失敗。

如果《改革派》與《反對派》二者《勢均力敵》,就會演變為長期的黨派鬥爭,整個國家將因而走向衰亡。

舉例來說,滿清末年光緒皇帝,重用康有為,實行戊戌變法。但是,當慈禧太后與榮祿等滿清權貴,決定要反對變法革新的時候,《改革派》光緒的總體《勢力》,完全無法對抗《反對派》慈禧的《勢力》,變法革新只好黯然收場。

日本的明治維新,明治天皇得到了各地強藩與民心的支持,他的變法維新,是在《強勢》的條件下進行,所以得到了成功。

光緒變法唯一成功機會,似乎是要等到慈禧逝世之後,再來進行。只有在慈禧逝世之後,《改革派》的總體《勢力》,才足以超越《反對派》的總體《勢力》。《改革派》才能戰勝《反對派》。

當然,如果要等到老佛爺慈禧逝世,大環境可能已經大變,變法革新的時機已經過去,全國人心趨向於民主共和,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。很多事情的成敗,往往是時也命也,無話可說。

北宋的王安石變法失敗,也可以用我的《勢論》來做分析。王安石在變法初期,就與大多數元老重臣形成嚴重對立。王安石無法在一個對他有利的《勢位》下進行變法,所以一直陷於苦鬥之中。最後,王安石希望借重一批品格低下的小人,譬如呂惠卿、章惇等,來強化他的勢力。小人怎麼靠得住呢?最後,小人成了窩裡反的蛀蟲,扯了王安石自己的後腿,王安石的變法,終於失敗。

成功的政治家,都會懂得如何強大自己的《勢》,減少自己的敵人。甚至可以說,成功的政治家,都懂得權謀的巧妙運用,知道如何《因勢利導》;為了要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,至少不會同時與太多人為敵。

我的《勢論》,如何應用到馬王之爭呢?我們可以把這場鬥爭看成《關說派》與《反關說派》,兩派之間的鬥爭。

如果絕大多數的立法委員、民意代表,甚至政壇大老,都習慣於互相幫忙關說瞧事,關說又與財團與媒體的利益互相掛勾,那麼很明顯,《關說派》是人多勢眾,而《反關說派》是勢孤力單。

《反關說派》如果想要清理政壇風氣,壓抑關說文化,就必須多用權謀。如果《反關說派》公開與所有的《關說派》實力人物為敵。很明顯,《關說派》是《強勢》集團,《反關說派》是《弱勢》集團。

特偵組企圖掌握立法委員的關說證據,可以說是與所有立法委員為敵。《關說派》要把特偵組鬥臭鬥垮,甚至完全消滅,是非常容易理解的。

因此,從我的《勢論》來做解釋,《反關說派》如果要想整治《關說派》,就應該要使用很多細膩的“拉一黨來打一派”的鬥爭技巧,一定要設法分化《關說派》的集體力量。如果《反關說派》激於義憤,貿貿然與人多勢眾的《關說派》集體宣戰,終將難以取勝。

在歷史上,有很多書生治國的失敗案例。其原因在於書生長於理論,執著於追求理想;卻拙於處理人際關係,不擅權詐之術。王莽、王安石、康有為等都是很有學問的書生,也都是書生治國失敗的前車之鑑。

很不幸的,今天的馬總統,也步上了前人的後塵。

杜牧的《阿房宮賦》說的好:
“嗚呼,前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。後人哀之而不鑑之,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”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