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九華山的精靈》2005/12/17

那一年,我在北京的事業出了問題,覺得很困惑。所以,在北京近郊的香山香積寺,我找到了感業法師。

“九華山有一個精靈。你可以去一趟九華山,如果有緣,也許九華山中的精靈會找你溝通的。”感業法師跟我說。

“是什麼樣的精靈,怎麼找她?” 我問。

“要看你自己了。佛渡有緣人。很多事是說不清楚的,也許到時候,你就知道了。”
感業法師說話說得很慢,給了我遐想的空間。

“我現在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過兩天就去九華山。” 我說。

九華山山路迂迴。循著山路而走,一路上會有些古寺與亭臺。在古寺亭臺上的柱子上,常有些詩句。

我爬了會兒山路,到了個寺廟亭臺,喝茶休息。有點走不動了,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我就在寺廟的小花園裏慢慢閒逛。

迎面看到了一的大石頭。石頭的表面磨光了,刻了一首唐朝詩人賈島的詩,詩的名稱是“尋隱者不遇”。 我跟著念了一遍。

“松下問童子, 言師採藥去;. 只在此山中, 雲深不知處。”

哦,這首詩以前在學校裏念過。當時在教室裏,吵吵鬧鬧。老師上課的表情,誇張而可笑。記得那一天。老師在股市賠了錢,還在說政府應該拉抬股市等等。呵呵,真不知道在搞什麼 .....

只在此山中,雲深不知處。我又念了一遍。哦,感業法師所說的精靈,好像也是只在此山中,雲深不知處啊。

山上的松樹不少,有幾種不同的松樹。有的松樹樹幹粗壯,樹葉像是一層層半撐開的雨傘。也就是所謂的亭亭有如華蓋。

有的松樹婀娜多姿。樹葉的形狀像是被樹幹伸出枝枒來,輕輕勾住的雲彩。綠簇簇的一層層一片片。自然而舒展。

“人是越小越可愛,松樹是越老越好看。” 我喃喃自語。
“其實真是人不如樹,動物不如植物。” 我繼續咕噥咕噥著,一路接著往山上走。

在松林掩映之間,陽光從松樹的縫隙間流瀉而來。轉過松林,看到了一個亭子, 亭子上寫的“林間亭”。亭子的位子剛好是面對著松林,另一面俯視山溪。陽光從西面灑落,溫曛曛的,好舒服。

“怪不得會有野人獻曝的故事。陽光真好,真舒服。” 我想。在林間亭坐了下來。



發會呆吧。自從北京的事業出了問題,我開始注意到發呆的重要性。打球與發呆 有相同的意義。都可以讓人調整思路。差別是打球是動態的、發呆是靜態的。

“要經由打球與發呆,來保持思路的機動性與靈活性,否則,事情會走入死胡同的。”我跟她這樣說過。

陽光灑落在亭子的柱子上。我看到亭柱上刻的是一首唐詩,是詩人劉長卿寫給 詩僧靈澈的詩,“蒼蒼竹林寺”:

“ 蒼蒼竹林寺,杳杳鐘聲晚。 荷笠帶斜陽,青山獨歸遠。”

我念了兩遍。有點意思,“荷笠帶斜陽,青山獨歸遠。”我想,其實也不用荷笠。光頭頂著斜陽,也沒什麼不好。不過寫詩嘛,要怎麼寫才能有韻味呢?總不能寫光頭帶斜陽,青山獨歸遠吧。也許可以寫成“孤影帶斜陽,青山獨歸遠。”但是如果這樣寫,豈不是太哀怨了?所以,用荷笠帶斜陽的寫法,還是比較樸實自然。哦,詩的韻味與境界的確耐人琢磨,有意思,我想。

那麼“青山獨歸遠”呢?嗯,有意境。我自己笑了笑。一個人獨自歸去,仿佛是背後的青山在移動呢,一步一步的,青山慢慢的也就漸行漸遠了。

我轉過了一坡彎道,沿著山徑走去。路旁有一道山溪。溪水清澈。仿佛在空氣中都可以聞到溪水伴隨著青草的清涼味道。沿著溪水繼續走去,出現了一個水塘,水塘前又是一個古寺。

我開始對寺內的詩文,產生了比較濃厚的興趣。於是,我慢慢的在寺內外瀏覽各個條幅與刻字。

在溪水與水塘交會的地方,有一片小小的樹叢花園。開著美麗婀娜的迎春花。有一個花臺,花臺是架在老樹樁上的。如果面對著古老的樹樁,可以聽到潺潺溪水的聲音。在老樹樁上,刻了一首王維的詩.。詩的名稱是“鳥鳴澗”:

“人閑桂花落,夜靜春山空。月出驚山鳥,時鳴春澗中。”

山間是如此的安靜,人是如此的悠閒。仿佛會聽到桂花飄落的聲音。月亮出來了,驚動了山鳥。山鳥簌簌振翅飛起,短暫的打破山中的沉寂。一切都是如此的祥和,仿佛只有在溪水的流動中,才會感覺到時間的流逝。

“月出驚山鳥,時鳴春澗中”, 我又念了兩遍。好恬靜的畫面。怪不得蘇東坡喜歡王維,說王維的詩是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。

我發呆發了好大一會。天色慢慢黑了。我也無可無不可的在山中住下了。九華山去哪找精靈?我好像也不怎麼放在心上。

幾天之後,我回到了北京。我又去北京近郊的香山香積寺,找了感業法師。

“你找到了九華山上的精靈了嗎?” 感業法師笑著問。

“好像沒有找到,但是好像又找到了。” 我笑著回答。

Guru 2005-12-17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