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北京避暑之行》2017/9/1

臺北是個盆地,在炎熱的夏季,整個盆地像個蒸籠。我覺得酷暑期間生活在臺北,就仿佛是個蒸籠裏的包子。整個夏天,要當上三個月的小籠蒸包,實在是吃不消。

隨著自己的年齡漸長,我越來越有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。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」的感慨。人生苦短,好日子也不多了,應該要多多自求多福。所以,近幾年來,我都會效法候鳥,在炎熱的夏天,飛到北方去避暑。

2014年,我去了河西走廊,河西走廊地區古稱西涼,比較涼爽;2015年,我去了北京地區,居留了三個星期;去年我去了內蒙呼倫貝爾草原;今年我計劃去遼寧的丹東。

在臺北炎熱的酷暑期間,出去避暑三個星期,再回到臺北,也就可以指日而待夏去秋來了。

我對歷史與人文比較感興趣。我之前去河西走廊,寫了篇文章《河西走廊文學歷史之旅》。去年我到呼倫貝爾草原,寫了篇文章《呼倫貝爾之行與里約奧運》。我選擇去呼倫貝爾草原,也是因為在呼倫貝爾草原,我可以感受到一些古鮮卑民族的餘緒;我也可以經由滿洲里的國門,進入俄羅斯,一遊俄羅斯紅石鎮,略窺西伯利亞的小鎮風情。

我今年選擇丹東,是因為丹東與北朝鮮,隔著鴨綠江遙遙相望。住在丹東鴨綠江邊的酒店,可以看到對岸的北朝鮮新義州。在1950年代的韓戰期間,中國的「抗美援朝」志願軍,就是從丹東過橋,跨越鴨綠江,進入北朝鮮,與麥克阿瑟的美國軍隊在朝鮮半島大打出手的。跨越遼寧丹東與北朝鮮新義州的鴨綠江大橋,當年被美國軍機轟炸,只剩下半截斷橋。這半截斷橋殘留至今,沒有重修,以供人憑弔當年韓戰的慘烈情況。

「我計劃暑假到遼寧丹東避暑。丹東氣候涼爽,適合避暑,而且與北朝鮮隔江相望,可以去憑弔一些歷史遺跡。」我跟我的朋友老陳說。

「北韓的情況最近很緊張,也許美國會採取軍事行動,我看你還是換個地方吧,小心會發生二次韓戰。」老陳很關心的說。

「如果在我到丹東的時候,發生二次韓戰,我很樂於在當地見證歷史,這會是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人生體驗。」我說。

「那就等你回來分享了。」老陳笑了笑說。

我的安排是先到北京停留幾天,辦點事情,吃吃北京的美食,走走景區,再搭飛機飛丹東。

我在北京的停留期間,天氣很好,溫度在約22至29度之間。在北京圓明園散步,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,觀賞萬頃荷花,十分的愜意。不過,我在北京的這幾天,真正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,有兩件事。

第一件事,是大陸微信收付款的盛行,令人震驚。我在北京的居民區漫步,跟推著手推車的小攤販買水果,小攤販在手推車上,都有各自的微信二維條碼。他們也會建議我們,用手機微信,掃描二維條碼付款。

我們跟一位擺攤的大媽買了些桃子,跟另一位推車的漢子買了些葡萄,金額都在十來元人民幣左右,都是用微信掃描付款。

北京買的葡萄很大,這個品種叫做「乒乓葡萄」,這是我所見過最大的葡萄,每顆都有乒乓球這麼大,非常的多汁好吃。

我回到了酒店,閑來無事,看看我微信付款的資訊。我看到了,賣桃子的大媽在微信上的代號是「夢想成真」,賣葡萄的漢子是「老王」。每個小販都用微信收款,各有各的代號,很有意思。

過了兩天,我在北京機場的儲存行李服務中心,要儲存行李。儲存行李的費用是每件行李箱40元一天。排在我後面的一位先生,沒帶錢,就跟服務台說:

「我沒帶錢,也沒有支票,只能用微信預付費用。」

「好的。」服務員說。

這位先生接著又說:「我需要些現金,可不可以用微信掃描,跟你換點現金。」

服務員問了經理,經理沒有同意。經理說,用微信換現金,不是他們的業務範圍。

我到圓明園遊覽,門票是用微信掃描支付的。我到北京孔廟與國子監遊覽,用微信買票之後,就可以在手機上,直接下載景區的語音導遊了。

在機場叫計程車,如果是跑短途,通常會有些尷尬,司機會擺臭臉,或是需要重新議價。但是現在可以在手機上使用「滴滴打的」的服務,等於就是在手機上叫車,由「滴滴打的」來定價,電子付款,非常便利,同時也省卻了可能要面對計程車拒載短途的尷尬問題。

中國大陸現在手機電子支付的普遍程度,已經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。我後來到了青島,在青島奧林匹克帆船中心附近的星巴克咖啡店休息。我注意到,除了幾位臺灣的遊客之外,其他的內地客人,都是用手機掃描星巴克的二維條碼,來支付費用了。

據我們在青島的導遊小李說,手機電子支付系統的普及化,這幾年發展的特別快速,是習大大的治績之一。

事實也是如此,我去年到大陸,對於微信支付,還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。今年在大陸,幾乎是所有的零售點,都在使用微信交易了。

第二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,是我在北京看的電影《戰狼2》。

本來我是想看中國大陸慶祝建軍九十周年的獻禮大片《建軍大業》的。我想看看中國大陸,是如何詮釋中共建軍的這段歷史。可是我在北京的銀行經理小雷告訴我,《建軍大業》這部電影的賣座不是很好,而且已經下片了。

「薛先生,我建議您看《戰狼2》吧。《戰狼2》賣座非常的好,而且還在演。」小雷說。

於是,我到朝陽公園西門邊《藍色港灣》的電影院看了《戰狼2》。這部電影,令我震撼。

簡單來說,電影《戰狼2》,是部具有強烈的,好萊塢007風格的電影。好萊塢007風格的電影,都有濃厚的宣揚國威的含義。《戰狼2》也是部非常強烈的宣揚國威的電影。差別在於,好萊塢007類別的電影,是在宣揚美國,或是英國的國威;而《戰狼2》,是在宣揚中國的國威。

電影的故事內容,是說非洲某國發生了嚴重內亂,政府軍與叛軍相互駁火。外國,包含美國,都紛紛撤離了這個陷於內亂的國家。在這個時候,中國解放軍特種部隊的除役軍人冷鋒,隻身來到非洲的這個國家,全力護僑,終於拯救出了陷於絕境中的一大批中國僑民。

這個電影的場面浩大,出動了軍艦、坦克、與軍用直升飛機。在電影接近結尾的時候,解放軍出身的冷鋒,手挽著中國五星國旗,在非洲國家軍隊充滿敬意的注目之下,帶領著中國僑民們脫離險境,安全登上了中國的救援軍艦。

在電影最後的鏡頭中,出現了中國護照,在中國護照上有段很煽情的話:

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: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,不要放弃!请记住,在你身后,有一个强大的祖国!」

電影《戰狼2》,是中國有史以來,賣座最好的一部電影,也是全球第一個非好萊塢製作,而進入全球總票房前100名的電影。

我認為,電影《戰狼2》,代表的是,中國動作電影的一個新的里程碑。之前的動作電影,格局比較小,大約分為四類,一是個人或是家族的恩怨情仇;二是幫派尋釁,或是武林盟主之爭;三是警匪的槍戰與格殺;四是對於外國人,尤其是日本人欺負中國人的反擊。

電影《戰狼2》,跳出了傳統的動作片格局,導入了國際化的視野,也擺脫了善良的中國人,受盡欺負的悲情投訴心態。這部電影,似乎是反映出,伴隨著中國國力的強大,中國即將加入「世界警察」的行列。

曾經叱吒風雲的電影動作片影星,李小龍,成龍,李連杰,甄子丹等,各有各的承先啟後的階段性意義。而吳京的《戰狼2》,帶領中國電影的動作片,進入了嶄新的一頁。

我認為,《戰狼2》是一個標杆。從今以後,我們對於中國電影的動作片,將會有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期望與評價標準了。

我不知道這部電影《戰狼2》,是不是很快會在臺灣上演。對於片商來說,這是部很可能會賺大錢的電影,片商一定會努力爭取讓電影上演的。但是臺灣政府,是不是會讓這部大力宣揚中國國威的電影在臺灣上演,恐怕就很難說了。

我原計劃中的丹東之行,很遺憾,沒有實現。我在北京機場辦好了登機証,因為機場有雷雨,飛行航班就臨時取消了。北京飛丹東的航班,每天只有一班。第二天是否能順利起飛,機場沒有把握。所以我在北京多停留兩天之後,就更改了計劃,改搭高鐵到青島避暑。

大陸高鐵車廂的一般座,與臺灣的高鐵差不多,車行速度比臺灣快。從北京經由濟南到青島,高鐵軌道的路徑距離,約有八百公里,行車時間接近五小時。從北京到青島,一路上行經富饒的華北大平原。我坐在車中,看著窗外華北平原上一望無際的農作物,不禁想到了先民在《詩經》中的句子,《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》,思古之幽情,盎然而生。

中國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人口大國。近年來,國內經濟的快速成長,帶動了人口交通流量的快速增加。中國大陸各地飛機場的承載負荷量,都很沉重,飛機經常會誤點。我這次的大陸經驗,認識到搭乘高鐵,沒有誤點問題,比搭乘飛機要穩妥可靠。從北京到濟南,或是從北京到青島,搭乘高鐵會比搭乘飛機,更要節省時間。

在大陸搭乘高鐵,要注意一個問題,就是比較熱門的高鐵路線,車位會非常快速的銷售一空。我在青島要回北京的前兩天,上網查看高鐵車次,空位還很多。但是在返京的當天一大早,我再查看車次,所有由青島開往北京的眾多車次,就都完全買不到票了。

因為第二天要返回臺北,我們只好搭乘晚上的飛機飛回北京。青島機場又小又舊,擁擠不堪,飛機還延誤了三個小時之久。我們到達北京,已是次日凌晨兩點半了。這個回程,飽受旅途折騰之苦。

我得到的教訓,就是下次一定要提早兩天預定高鐵車位。大陸人多,當天再買票,風險很高。

中國大陸的高鐵,近幾年來的發展非常快速,令人稱羨。我這次的大陸之行,有了新的領悟。中國大陸的人口太多,不發展高鐵是不行的。如果沒有高鐵,中國大陸的航空運輸,是無法承載如此巨大的遠距離人口流通需求的。我們可以把中國內地,想像成一個大臺北,而把中國的高鐵,想像成大臺北的捷運。中國內地需要高鐵系統,就像是大臺北需要捷運系統一樣。

所以中國高鐵的快速發展,是由中國內地的巨大內需所帶動的。中國如果不發展高鐵,遠距離人口輸送的問題,就無法得到疏解。中國高鐵系統的發展成績斐然,在相當程度上,有效分擔了中國航空系統所面臨的巨大壓力。

我們在青島市的嶗山區,沿著東海東路往北的海岸沿線漫步,景色十分的優美。沿著岸邊的綠地,所栽種的韓國草坪,非常的厚實,是我所見過的最厚實的韓國草坪。草坪上種有松樹,一路蜿蜒,人跡稀少,倒也十分的幽靜。我原計劃到丹東看鴨綠江大橋,結果是在青島的石老人灣海邊倘佯流連。人生的事,經常是「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」,難說的很。

我總覺得,在生活中,安排與保留著一些期待,是件很好的事。丹東之行,我想,就讓他成為我對於明年夏天的一個美好的期待吧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