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變局下的「一國兩制」》2016/7/29

中國的前領袖鄧小平,早在1982年就提出了「一國兩制」的論點。當時提出一國兩制,針對的是香港、澳門、以及臺灣。

1997年香港回歸,1999年澳門回歸。到了今天的2016年,香港實行一國兩制,已滿18年;澳門實行一國兩制,已滿16年。香港與澳門實行一國兩制的經驗與利弊,已足以做為臺灣的參考案例。

自1982年到今天,中國大陸的一國兩制政策,已經堅持了34年。這個政策,一路走來,不曾搖擺。今年,臺灣換了政府,一向有臺獨傾向的民進黨取得了政權。面對新局,中國的一國兩制政策,目前看來,只會更加堅持,不會鬆懈。

當「傾向臺獨」的臺灣新政府,與「堅持一國兩制」的中國大陸政府,發生了抗拮與碰撞,雙方的關係,會如何的變化?

我想在此,對於一國兩制,提出一些觀察與看法。

一、一國兩制的國際觀點

聯合國是當前世界最主要的國際組織,世界上所有的「主權獨立」的國家,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。目前在聯合國的193個會員國中,有171個國家,是中國大陸的邦交國;有21個,是臺灣的邦交國。除了以上192個國家之外,還有不丹,是聯合國會員國,但是與海峽兩岸都沒有正式外交關係。

梵蒂岡教廷不是聯合國會員國,但是與臺灣有外交關係。所以,臺灣一共有22個邦交國。

以數量而論,聯合國會員國中的89%,是中國大陸的邦交國;只有11%的會員國,是臺灣的邦交國。但是,臺灣的邦交國,在國際舞臺上,都是相對無足輕重的國家。如果以總人口數與經濟產值而論,臺灣邦交國的總體實力,加起來還比不上一個越南。換言之,臺灣邦交國的總體經濟實力,估計只占世界的百分之一。

這171個中國大陸的邦交國,在與中國大陸簽訂「建交公報」的時候,儘管措辭不同,基本上都承認「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,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,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」。就法理而論,這樣的建交公報,就等於是承認了,海峽兩岸的關係是個「一國兩制」的關係;海峽兩岸只有一個中國,存在了兩個體制。

曾任美國國務卿的科林.鮑威爾,以及現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,都曾經很清楚的宣示「臺灣不是主權國家」。

綜合以上的分析,在國際舞臺上,89%的聯合國會員國,已經接受了兩岸關係是「一國兩制」。更有甚者,接受「一國兩制」的國家,占世界權力版圖的99%。

簡單來說,海峽兩岸的關係,是個「一國兩制」的關係,已是國際舞臺的普遍共識。

目前國際社會所認可的兩岸「一國兩制」關係,是一個「各行其制」的關係。而中國大陸希望將來的關係,是一個「臺灣政府」隸屬於「中國大陸中央政府」管轄權之下的關係。

我們也許可以這樣說,現在的兩岸關係,是一個很鬆散的「一國兩制」關係;中國大陸希望將來的兩岸關係,是一個比較嚴格規範的「一國兩制」關係,臺灣政府,要服從北京「中央政府」的領導。

二、一國兩制的實踐

臺灣的中央研究院在2015年所做的民調顯示,展望未來,臺灣有50%的民眾認為,終將和大陸統一;認為可長久維持現狀的比例,只占14%。

一般的臺灣民眾,對於國際資訊掌握不足,認識有限。如果臺灣民眾認識到,在國際舞臺上,99%比重的國際勢力,都已接受了兩岸關係是「一國兩制」的關係,應會有遠高於50%的民眾,會認為兩岸終將統一。

「一國兩制」極有可能是臺灣的宿命。香港與澳門實行一國兩制,都已趨近二十年,可是臺灣的學者與媒體,卻鮮少對於「臺灣實行一國兩制的利弊與影響」這樣的議題,做出研究、分析、與報導。

多年來,「一國兩制」一詞在台灣,是政治上的一個禁忌,無法公開討論。

對於這個問題,做為海峽兩岸領導人的長期友人,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他的《李光耀觀天下》一書中說,「台灣與大陸的重新統一是時間的問題,這是任何國家無法阻擋的。事實上,台灣的國際命運,早在1943年的開羅會議上就被確定了。」

李光耀更進一步指出,李登輝當總統時,發起台灣化進程,「強調該島脫離中國。但是這不會改變最終統一的結果,這樣做只能使台灣人在重新統一實際發生時,更加的痛苦。」

澳門在回歸中國大陸之後,開放賭權,成為世界第一大賭城,經濟快速成長。至2012年,澳門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名列亞洲第一、世界第二,僅次於盧森堡。以經濟發展而論,澳門是一國兩制的受益者。很多澳門人,對於澳門的回歸,高度肯定。

香港的情況比較複雜。伴隨著中國的全面開放,香港逐漸喪失了原來做為大陸對外商貿門戶的優勢地位。香港優勢地位的喪失,使得香港相對於大陸沿海城市的快速發展,原來「東方之珠」的光芒,不再耀眼如昔。因為香港的光芒,不再耀眼如昔,香港人對於回歸後一國兩制的滿意度,不如澳門人。

但是,值得注意的一點是,在1997回歸之前,眾多香港人紛紛設法移民海外。回歸之後,很多移民海外的香港人,又紛紛回流香港。香港的房價,在實施一國兩制之後,節節攀升。在1997回歸之前,把香港的房子賣掉的人,大多悔不當初。

以香港與澳門為例,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,對於一般民眾的日常生活,並沒有造成什麼不便。民眾對於實行一國兩制成效的評價,大都在於是否能得到,較好的經濟發展空間;以及是否能得到,更佳的經濟回報。

對於臺灣來說,如果臺灣民眾願意接受「和平統一」,實行「一國兩制」,臺灣的國際活動空間,應該會比現在寬闊;臺灣的政黨內鬥,會發生質變,激烈的內鬥奪權行為,應會得到舒緩;臺灣的經濟發展空間,在中國大陸的加持之下,應有機會擴充,譬如得以順利參與「一帶一路」、順利加入亞投行與RCEP等;當然,臺灣「反中」政黨群體的政治利益與經濟利益,將會受到很大的壓縮。

一旦「和平統一、一國兩制」成為既成事實,我認為,大部分的反中政治人物,都會見風轉舵,自行調整,成為順民。最後成為「政治受害者」的人物,不到臺灣總人口數的千分之一,甚至是不到萬分之一。

美國總統羅斯福有句名言“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.”,恐懼本身才是最值得恐懼的一件事。換句話說,很多事情真正發生了,反而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。

三、變局下的一國兩制

海峽兩岸的關係,是一個相互影響與激盪的關係。2000年陳水扁上臺,不久之後,就提出了「一邊一國」的兩岸關係論述。北京針對陳水扁的「一邊一國」,制定出了《反國家分裂法》,做為反制。

2016年,民進黨再度執政之後,兩岸的扞拮齟齬,勢所難免。中國大陸為了反制民進黨政府執政後傾向臺獨的動作,在國際舞臺上,極有可能會採取更加強硬的「一國兩制」規範性政策。

舉例來說,中國大陸要求,臺灣若想加入《亞投行》,就必須經由中國的財政部,代為提出申請。臺灣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,就只好放棄成為《亞投行》的會員,也因而犧牲了很多參與「一帶一路」相關經濟發展活動的機會。

這個《亞投行》的案例,就是中國大陸在強硬執行,比較嚴格規範的,兩岸「一國兩制」的主從關係。

7月18日,蔡英文在臺北總統府,接受了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的專訪。蔡英文在這個重要的國際媒體上,儘管措辭委婉,實際上已經是公開表示,她不會接受「九二共識」。

我預期,在中國大陸的一再警告之下,蔡英文做了這樣的公開表態,中國大陸會有一定的反制動作。反制動作,可以同時有很多選項。其中之一,就是在國際上,對於兩岸「一國兩制」的主從關係,做出更多、更強硬的規範性要求。

中國大陸也確實有條件這樣做。做為全世界國際標準的制定機構,《國際標準組織》(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,縮寫為ISO),對於臺灣的「國際正式名稱」的定位,是“Taiwan,Province of China”(臺灣,中國的一省);而聯合國也認同以這樣的「國際正式名稱」,來定位臺灣。

我想像,在蔡英文公開表態,拒絕接受「九二共識」之後,中國大陸很可能會在國際舞臺上,更多的要求臺灣接受“Taiwan,China”(中國臺灣),這樣一個經由ISO與聯合國所背書認可,對於臺灣所定位的「國際正式名稱」,做為反制,逼使蔡政府接受「九二共識」的實質內涵。

譬如說,今年九月即將召開《國際民航組織》(ICAO)一般大會(General Assembly),中國大陸很可能在名稱上,對臺灣有比較強硬的規範要求,臺灣如果不接受,就無法以任何身份參與大會。

台灣如果完全被ICAO 摒除,會受到很實質性的傷害,就是臺灣的「碳排放配額」,可能會變成由中國大陸決定是否要給,以及給多少配額。台灣的民航業者可能會因為沒有分配到配額,而被徵收「排碳稅」,嚴重影響競爭能力;台灣的航空相關產業,也會受到波及。

台灣的機場航站,會因為排碳相關問題,導致成本升高,降低了其他國家航空公司,來台灣設點的意願。

當前世界經貿格局,正在進行全方位的重整,臺灣在參與各個經貿合作組織的過程中,也會面臨相同的問題。不論是「跨太平洋經濟貿夥伴協議」(TPP),還是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」(RCEP),如果臺灣必須接受“Taiwan,China”(中國臺灣)這樣的ISO官方名稱,才能參與,臺灣將如何取捨?

如果臺灣完全被摒除於國際經貿組織之外,臺灣的經濟發展,必將受到窒息,生機會被扼殺。

在國際舞臺上,中國大陸可以操作的空間很大。中國很可以在很多方面,直接對臺行使「一國兩制」的強硬規範性運作。

所有中國大陸的領導人,對於《孫子兵法》中「不戰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」的這句經典名言,都耳熟能詳。中國大陸在追求「和平統一」的過程中,必然會優先考慮,採行各種各樣的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的做法。

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的做法很多,包含了在經濟上封殺臺灣,也包含了在國際舞臺上,強硬要求臺灣接受中國大陸所定下的「一國兩制」在正式名稱上的規範。

當臺灣發現,自己處於四面楚歌之中,在「經濟窒息」與「一國兩制」之間,必須要做出一個抉擇的時候,臺灣將何去何從?

我想,大部分臺灣民眾的抉擇,應該是不難想像的吧。

註:我之前在臺灣《觀察》雜誌的2016.6月號,發表了一篇文章《一國兩制不應是政治禁忌》。本文是該文的更新版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