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亞太強權博弈與台菲紛爭》2013/5/24

臺灣與菲律賓的漁船喋血糾紛,廣義來看,不是一個單純的臺灣與菲律賓之間的「兩國紛爭」,而是一個亞太地區的強權博弈問題。

在國際舞臺上,各個相對強大的國家,都會在盡可能的擴大國家的國際影響力。最後,國際強權之間,會形成一個「勢力均衡」的狀態。這就是著名的外交人物,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所謂的 “Balance of Power”。“Balance of Power”,也就是「勢力均衡」,有二個意義:

第一,強權處理國際關係問題,好像是在下圍棋,會不斷的想擴張自己的「勢」,也就是強化自己的 “Power”。 強權國家會不斷的把自己棋局局勢,朝向新的均衡點移動。所謂新的均衡點,代表的是,自己的國家,具有更大的影響力,更好棋局盤勢。

第二,國際關係的「勢力均衡」, 就好像是一個生物鏈的生態,所謂的Ecology。在這個生態中,各個國家之間,形成了環環相扣的狀態。任何一個國家的移位動作,都會影響,或是「破壞」了即存的「均衡」狀態。 動作小的移位,對於即存均衡狀態造成干擾,但是不久又會回歸到原來的均衡狀態。動作大的移位,會破壞原來的均衡狀態,造就出新的國際勢力的均衡點。

舉例來說,日本要把「釣魚臺」國有化,企圖贏得更多的「勢」。這個動作,顯然破壞了原來的「勢力均衡」。中國採取了反制措施,企圖贏回更多的「勢」,於是派遣海監船,經常性的巡弋釣魚臺海域。

在這場釣魚臺勢力博弈過程中,臺灣也成了眾所關注的一個籌碼。美國與日本,會擔心臺灣這個「籌碼」,會朝向中國方向移動,造成了整盤棋局「勢力均衡」的變化。所以日本才願意坐下來與臺灣談判,簽下了釣魚臺海域的「漁業協議」。

從國際博弈的角度來看,在美國的支持下,日本與臺灣簽下「漁業協議」的目的,很清楚。就是要讓臺灣這個籌碼,緊緊的依附在美國與日本的「勢力範圍」(Sphere of Influence) 之下,不朝中國方向移動。

因此,從國際博弈的宏觀角度來看,臺灣與日本所簽立的「漁業協議」,基本上是中國與日本在釣魚臺問題上互鬥,對臺灣所產生的直接影響。

在2012年4月至2013年1月之間,中國與菲律賓,發生了黃岩島主權糾紛。二國曾經在黃岩島長期對峙,最後菲律賓做了撤退。在中國與菲律賓黃岩島博弈中,中國似乎較為「強勢」,佔了上風。菲律賓相對「弱勢」,輸了陣仗。

一個國家,在國際「勢力」博弈的陣仗中,不能老當輸家。如果一個國家的政府,在國際博弈中老當輸家,這個政權就不會有威信,也終將為人民所唾棄。

因此,這次的「廣大興漁船」事件,對於菲律賓政府來說,恐怕不會輕易讓步「示弱」。從國際博弈的角度來看,菲律賓面對中國的黃岩島紛爭,已經輸了分;如果面對臺灣,菲律賓又再度「低頭」,恐怕菲律賓政府,會認為自己的表現,太過於「軟弱」。

這不盡然是一個有理沒理的問題,在相當大的程度上,也是一個政府如何在操弄「氣勢」的問題。

那麼,菲律賓會會採取什麼策略,來處理「廣大興漁船」事件與台菲問題呢?我想像,菲律賓政府的策略,就是「推拖拉」,加上聲東擊西、顧左右而言他,以及轉移問題的焦點。這些招數,所有的職業外交家與職業政客都會。所以,菲律賓政府運作起來,不會有什麼困難。

菲律賓與中國是在1975年建交。雙方建交時,簽訂了「建交聯合公報」。在「建交聯合公報」的第三條,有這樣的陳述:「律賓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,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關於只有一個中國,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場」。

因此,理論上來說,菲律賓政府「充分理解和尊重」中國政府對於「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」的立場。這是兩國之間「正式官方」文件,是三十八年前的既成事實。

所以,客觀而論,菲律賓的「一中政策」,與臺灣藍綠兩黨之間的 「九二共識」爭議沒有關係;與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也沒有關係。

但是,菲律賓政府在官方在理論上,卻是可以以此為說辭,塘塞打混。閃躲菲律賓與臺灣,政府對政府的談判道歉賠償。簡單來說,菲律賓操弄這些說辭的目的,就是蓄意「顧左右而言他」,「轉移問題焦點」,不願意「道歉示弱」。

從菲律賓來看臺灣,大概是認為臺灣的經濟力量日趨衰落、國際舞臺上毫無發言權、內鬥不止、對菲律賓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制裁力量;因此,菲律賓似乎也不把臺灣看成一個旗鼓相當的博弈對手。

臺灣的國防經費很高,養了六十多年的「強大國軍」,臺灣的軍事實力,遠高於菲律賓。但是,臺灣是否可以對菲律賓動用武力威嚇?如果臺灣對菲律賓施以武力威嚇,甚至開火,對於亞太海域的 “Balance of Power”,會有什麼影響?

對於這個問題,我們就要從亞太海域 “Balance of Power”「勢力均衡」的整體性 Ecology 來做分析了。

當前的亞太海域,尤其南海海域的強權博弈,主要的對抗敵手,是美國與中國。美國企圖以太平洋島鏈,來封鎖大陸海權的「勢」;中國則是努力想突破美國的島鏈封鎖。

臺灣與菲律賓,都是美國封鎖中國海權的第一島鏈中的國家。臺灣與菲律賓,都佔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。對於美國來說,就像是麥克阿瑟將軍所說的,都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「不沉的航空母艦」。

從美國的強權博弈角度來看,美國非常樂意看到菲律賓與中國的黃岩島衝突。黃岩島衝突,強化了菲律賓與中國的敵對性,有利於鞏固美國在亞太海域壓制中國的「勢」。但是,美國不樂意看到臺灣與菲律賓的對抗。因為台菲的對抗,對於美國來說,是自己手中二個棋子的內鬥,不利於美國壓制中國的「勢」。

因此,就臺灣、菲律賓、美國的三角博弈關係而論,臺灣希望菲律賓認錯道歉賠償,以挽救馬政府搖搖欲墜的聲望;菲律賓希望蒙混過關,讓事情不了了之,避免自己先輸給中國,再「示弱」於臺灣。美國則希望臺灣與菲律賓各自找臺階下臺,不要「內訌」,搞壞了美國封鎖中國海域的這一盤局。

所以,美國必然會壓制臺灣,不要讓臺灣動之以武力,來威嚇菲律賓。臺灣若無法抗拒美國壓力,台菲紛爭最後必然是不了了之。

總之,臺灣耗費巨額經費,豢養了六十多年的「強大國軍」,這個「強大國軍」是個非常奇怪的「國軍」。因為這個「國軍」,只允許用來打「內戰」;用來進行中華民族之間的內鬥。不允許用來對付其他任何太平洋國家,捍衛自己的主權與海權。

中國的希望,當然是能找到一個「兩岸聯手,共禦華夏海疆」的契機。從中國的博弈角度來看,如果因為「廣大興漁船事件」而造成了兩岸聯手的後續發展,就等於是贏了一記大大的 Jackpot, 而整個的亞太海域的“Balance of Power”「 勢力均衡」,都將發生巨大變化。這個變化所代表的意義,是中國突破了美國亞太海域島鏈封鎖線。這個突破,對於中國海權戰略發展,影響極為深遠。

我想,如果真的因為「廣大興漁船事件」,而導致「兩岸聯手,共禦華夏海疆」的後續發展,廣大興的罹難船員洪石成先生,就成了一位「改變歷史」的人物。我相信,中國政府會樂意贈送十艘嶄新的「廣大興漁船」,給這次事件的受害人,做為補償。

馬英九在2012年連選連任,念念在玆要「歷史留名」。到了現在,馬英九所剩時機不多。如果馬英九真想「歷史留名」,我認為唯一的機會,就是與中國聯手,「捍衛華夏海疆」。除此之外,已經沒有其他的可能了。

至於這樣的留名,其歷史功過,將如何看待?這個問題,我想也只有留待後人,去做評說了。

對於這樣的國際棋局,也許我們可以引用《三國演義》中的一句詩,並略加修飾,來做形容:

《蒼天如圓蓋,海洋似棋局,強權黑白分,往來爭榮辱》

這一次的台菲紛爭,表面上看來,只是一艘漁船的受難事件。事實上,在受難事件的冰山之下,問題的核心,卻是亞太地區的幾個重要國家,對於角逐各自「勢力」的一場博弈之鬥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