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鄭洪的《南京不哭》》2017/7/28

朋友跟我推薦了一本小說《南京不哭》(英文名:Nanjing Never Cries)。這本小說的介紹與緣起,引起了我對這本小說的興趣。



我對《南京不哭》有興趣,主要是基於兩個原因。

第一,這本小說的作者鄭洪先生,是我之前就有頗有所聞的建中傑出校友。鄭洪 是著名的理論物理學家,33歲就成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(MIT)的正教授。鄭洪也是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的院士。我很有興趣想要知道,一位傑出的物理學家,為什麼會寫小說,又會寫出什麼樣的小說。

第二,在《南京不哭》的小說序言中,鄭洪說明了他寫這本小說的緣起。他說是在一次麻省理工學院內的會議,讓他下了決心要寫這本小說。

那天的會議,談論的是美國在廣島投原子彈事件。會議的主講人,是三位美國人,一位日本人,沒有中國人,也沒有東南亞人。鄭洪感受到,整個會議以及會議後的評論,都漠視了廣大的受害人民的存在。在書的序言中,鄭洪是這樣說明他的想法的:

「身為一個物理學家,我明白原子彈的殺傷力,也為死傷的日本平民哀悼。但歷史不容以私念剪裁,我們有權對世界發聲,把過去中國人身受的苦難說個清楚,提升世界對列強蹂躪中國的認知,喚醒裝睡者的良知。像我這樣年紀的老人們,身歷八年抗戰的煎熬,有責任把這個歷史的教訓傳下來,留給我們世世代代,千千萬萬的子孫。」

作為一位傑出的科學家,鄭洪寫《南京不哭》這本書,充分展露了他歷史與人文素養。為了寫這本小說,鄭洪特地利用麻省理工的定期休假期間(sabbatical leave)到南京住了幾個月,與兩位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見面長談,也請當地的教授,提供歷史資料。

寫小說不同於寫論文,有比較大的自由構思與揮灑的空間。但是寫《南京不哭》這樣的小說,還是要以真實的歷史為框架。譬如寫自1937年11月11日的「南京保衛戰」的軍事會議,到12月3日日軍攻入南京城這一段,就需要有足夠的歷史資料,才能寫得好小說中的故事情節。

我可以想象,鄭洪為了寫這本小說,付出了極多的時間與精力。這本書出版於2016年,鄭洪時年已79歲了。我對於鄭洪持志不懈的精神,深感敬佩。

對於一位科學家來說,必然是有興趣於觀察現象,找出問題,給予答案的。在《南京不哭》書中,鄭洪藉著女主角陳梅,與國軍軍官孫起的對話,提出了一個很多人都深感疑惑的問題。鄭洪在書中,是這樣寫的:

陳梅臉上忽然像著了火,熊熊的燃燒起來。「殺人與強姦都是人性畸變,不是常則。我不明白的是:一個民族如何能夠大規模地屠殺與強姦另一個民族,像日本人對我們那樣?他們在自己的國度裏彬彬有禮,奉公守法,怎能一登陸到了中國,就變成野獸?」

對於這個問題,鄭洪在小說中,以一個日軍俘虜井木的親身經歷,來說明一個軍人,或者說整個日本軍隊,是經歷什麼樣的蛻變與墮落的過程。鄭洪的描寫很細膩,一共花了六頁的篇幅。

簡單來說,這位日本軍人井木,從嚴守軍紀,有善良之心,到後來的奸淫擄掠,濫殺無辜,整個人性毀壞與墮落的過程,依循了兩個路徑要素。

第一個路徑要素,是幹壞事的程度,從小而大,以至於越來越無法無天。井木是這樣描述他的故事的:

有一天,部隊來到一個逃光的村莊,在廚房看到食物。士兵們彼此說「空著肚子不能打杖,飯菜不吃,壞掉就糟蹋了。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吃了這些菜飯,把飯錢留在桌上?」他們的隊長允許了。

早上,一個士兵沒有留錢,大家也不說話。不久,更多的人忘了留錢,最後成了共同的習慣。

後來他們直接去找農民討食物,農民不給,他們就打。首先他們討雞,然後他們討豬,最後,他們討水牛。

農民不肯,沒有水牛農民不能耕田。

日本兵就開槍把農民打死了。

第二個路徑要素,是在集體人性毀壞的推波助瀾下,個人的人性毀壞,也就變的很容易了。井木是這樣描述他的故事的:

在不遠的一個村莊裏,有共產黨的游擊隊出沒,他們趕去搜索。村裏幾乎是空的,只抓到一個老婦人。老農婦把頭磕在泥地上,請求饒命。

井木的上司命令井木殺了她。

「但她看起來像是我奶奶」井木說,「放過她不成嗎?」

軍官喝道「笨蛋,她也許不會放槍,但她會幫共產黨搜集情報。殺了她!」

井木還在猶豫,軍官已經拔出手槍,一槍射在她的太陽穴上。

井木受到嚴厲的斥責,降了一級,使他的家庭蒙羞。從此,井木完全服從命令。有一次,他殺了七個為他挖戰壕的苦力。為了節省子彈,他命令苦力們跪下來,用刺刀把他們一個一個刺死。他已經習慣了殺中國人,比殺雞還容易。

鄭洪對於人性問題,藉由《南京不哭》書中人物任克文教授之口,做出了這樣的注解:

「人是善與惡的兩棲動物。我們所有的人,你與我都不例外,身體裏面都有一個邪惡的種子和一個善良的種子。我們可以成長為其中之一。」

在書的結尾,鄭洪寫下了兩句感言。這兩句感言寫的很好,顯示了鄭洪非比尋常的中文造詣。這兩句感言是:

  書成國恨心猶烈 唱罷梅花意未休

鄭洪的《南京不哭》小說中的部分人物,如明妮.魏特琳、約翰.拉貝,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。這兩位人物,在張純如著名的《南京暴行:被遺忘的大屠殺》一書中,都有詳細的描述。這些外籍人物,在南京大屠殺時期,挺身而出,救助了很多受到苦難的中國人。他們的人道精神,值得永久的尊敬與懷念。

《南京不哭》小說中的人物,還有為國家犧牲奉獻,無怨無悔的科學家任克文。我仿佛覺得鄭洪在任克文身上,投射了自己的影子。

小說中有位愛古董成癡的范東美,讓我聯想到民國初年著名的詩人與古董收藏家張伯駒先生。張伯駒熱愛古董,最後把自己一生所收集的價值連城的古董,都捐給了國家。民國初年的四大公子,張伯駒名列其一。

小說中對於蔣委員長,對於黃埔軍校,對於南京保衛戰,都有持平而中肯的描述。

《南京不哭》這本書的內容,包含了中國人與美國人交集的元素;科學家、古董收藏家、與南京大屠殺受害人的元素;黃埔軍人與日本軍人的元素;歷史、文化與科學的元素。當然,書中還有很多友情與愛情的元素。

總而言之,這本書的內容是很豐富的。

鄭洪以洗練的文字,邏輯清晰的鋪陳,交錯有致的故事情節,很成功的完成了這本理論物理學家的小說創作。鄭洪這本書,對於日本侵略者殘酷醜陋人性的問題,也做了清楚的探討解析與實例呈現。

一個傑出科學家所寫的小說,果然是有他的引人入勝之處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