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 古樹公物語 4《狩獵與守窩》2006/1/16

“溫情秋天“ 的弦樂聲流瀉在我的客廳。演奏的是譚盾的音樂。

“譚盾這小子,有一陣子在美國很潦倒。據說在紐約的地鐵入口拉小提琴。現在也出頭了。他的音樂特色,是糅合了中國與西方的音樂特質。” 阿恭說。

“就像貝聿銘的建築一樣。貝聿銘的家庭來自於蘇州,所以他的建築,也有蘇州庭園的根基。所以中國人要在西方出人頭地,還是要靠東方特質,來創造競爭力。” 阿恭繼續說。

“阿恭,別扯太遠。咱們的主題是男女問題。” 我毫不猶豫的切入正題。



“男性與女性關心的事有所不同。男性方向感強,對外在環境變動比較敏感。”阿恭說。

“是 。開車的時候,千萬不要叫美眉在旁邊看地圖。It will be a disaster. 以歡樂起、以吵架終。” 我馬上以經驗來詮釋阿恭的理論。
“但是女人對人際關係很敏感,語言能力強。” 阿恭說。

“是是,北一女的英文比咱們建中的要好。美眉嫁老外的比老中娶老外的要多。” 我再度發揮我的經驗論。

“呵呵,你如何解釋這個現象?” 阿恭這小子,借機考我。

“簡單、簡單。從遠古以來,男人負責狩獵,女人負責守窩。狩獵要方向感強,守窩要跟其他人磨牙鬥心眼。這樣的分工,有幾百萬年了。所以,男人與女人個別的特質很明顯。” 我說。

音樂變了調子。這次,演奏的是 New Age 的絲路。

絲路不錯。中國大陸的新疆是個令人懷念的地方。我想到了那一次在新疆騎馬,慢慢的登上了山。忽然,一層層的雲飄了過來。我騎的馬的小腿淹沒在雲層中。我回身一看,浮雲在山腰飄蕩。騎馬繼續往前行,還是一片青山的翠綠。嗯,好美。

於是,我寫詩一首:

騎馬漫逍遙,雲繞半山腰;
回首漸縹緲,前行翠綠邀。


^__*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