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詩 - 江州司馬》2005/11/29

欣賞本身就是一種價值的再創造。

之前我有位女友,她喜歡說的一句話是:
“要欣賞我,必須先得有品味”

這句話很有意思,捧了自己,也捧了身邊的人。

不過,欣賞藝術,的確是需要點品味。欣賞者與被欣賞者,好像是一體的兩面。基本上是有你才有我、有我才有你,根本無法分開的。所以,才會有“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” 的說法。

從語言的邏輯性來說,“女為悅己者容”,其實是不對的。正確的說法應該是“女為己悅者容”。女人當然是要打扮給自己喜歡的人看,而不是給喜歡你的人看吧。



欣賞詩,真的需要點品味。

不學詩,無以言

中國古時候講的詩,指的是詩經。孔子的貢獻,有所謂的
“刪詩書、定禮樂、作春秋”

所以孔子把詩經作了刪減整理,最後形成了詩經三百篇。

詩經很有意思,因為它透漏了一些有趣的資訊。我們看詩經裏的國風,會注意到 不管是衛國的還是楚國的,文章的風格都很接近。換句話說,早在詩經的遙遠遙遠的年代,中國的文學文化,已經趨於一致了。我們可以想像,在廣大的神州大地,不論是秦楚衛鄭齊豳,雖然是地區不同、屬國各異,但是已經有了頻繁的文化交流。以詩經作為佐證,我們可以推論,中國的黃河流域,包括部分長江流域的文化融合,在遙遠的詩經年代,已經大體完成了。

我們說的是春秋時代 ( BC 770 – BC 476 )。離現在有 2500 年至3000 年。當時中國約有200多個國家。

後來,在論語裏有句話:

“不學詩,無以言;不學禮,無以立。”

“不學詩,無以言” 的含義很清楚。在那個年代,讀書人聊天,會經常用詩經裏的詩句做話題。做為社會的精英階級,必須懂詩。

孔子有另外的一句話:“詩可以興、可以觀、可以群、可以怨”
所以,孔子認為詩經的作用好極了。它可以讓人興奮、讓人瞭解事理、幫人來交朋友、也可以用來排遣哀怨與沮喪的情緒。。

詩以言志

當然,詩經是古老的東西,是屬於春秋時代的作品。秦漢以來,不斷有了新的文學作品出現。中國的漢朝,詩是很有氣派的。甚至一直到了唐朝的中期,中國詩的格局,還是很恢宏的。

基本上,當時的寫詩的概念,是以詩來說明自己的志趣與理念。所以,簡單來說,是“詩以言志”。

一代代的英雄人物也寫詩,項羽寫了垓下之歌:

“力拔山兮氣蓋世,時不利兮駒不逝、駒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?”

雖然霸王項羽已經是窮途末路了,但是詩的氣派還是挺大的。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的“天亡我也,非戰之過也”的自我認知。

劉邦寫了著名的大風之歌:

“大風起兮雲飛揚,威加海內兮歸故鄉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”

這首詩也是簡單明瞭,好像是劉邦正在對著你我粗聲大氣的說話。

曹操寫了著名的短歌行,第一句話是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”。最後一句話是 “周公吐脯,天下歸心”。(請參考我的談談三曹)。這首四言古詩,也真是道道地地的詩以言志了。

這些詩的詩風與內容,都很樸實大氣 。沒有什麼小家子氣的花間小徑、自怨自哎。

甚至到了唐玄宗時代的李白,還是非常的豁達。李白的詩句:

“人生在世不稱意,明朝散髮弄扁舟。”

就算是人生不得意,也沒什麼了不起,可以到江邊披頭散髮當漁夫泛舟玩水去啊。

長信怨 與 隴西行

中國的詩,到了晚唐,慢慢的就變得消極頹喪。

我想這個變化的原因,是在於讀書人的地位與機會變得越來越不理想。人窮志短。讀書人要靠伺候人混飯吃,文章的氣勢自然而然就變弱了。

唐朝著名詩人王昌齡有一首詩,叫做長信怨,真是讓我感動。

“奉帚平明金殿開,暫將團扇共徘徊;玉顏不及寒鴉色,猶帶昭陽日影來。”

這首詩說的是打入冷宮的宮妃,真是百無聊賴。清晨帶著掃帚去掃地,無聊極了,只好不停的玩弄著團扇漫步徘徊。清秀的玉顏,還比不上老烏鴉來得有光彩。為什麼如此呢?因為老烏鴉畢竟還有機會,飛到昭陽殿去親近皇帝呢 。

唐朝的後期,有很多的詩,說的是宮妃與怨婦 。原來我不瞭解,為什麼這些大男人喜歡寫宮妃與怨婦。後來我懂了,其實這些詩人,寫的是自己。很多有才有德的讀書人的下場,往往就像“奉帚平明金殿開,暫將團扇共徘徊”的宮妃。優質美麗的宮妃,最後的結局,反而比不上呱噪亂飛的老烏鴉。低俗無品又惹人厭煩的老烏鴉,倒是更有機會親近皇帝。

一首好的詩,會留給人悠悠綿綿的想像空間。這首長信怨,提供了耐人尋味的想像空間,的確是一首非常好的宮詞詩。

王昌齡也真有趣。他寫了最傑出的宮詞詩,但是也寫下了最傑出的出塞曲:

“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;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渡陰山。” ( 王昌齡“隴西行”)

我想王昌齡光是憑著這兩首詩,一首幽怨的宮詞,一首豪邁的塞上曲。兩首風格迥異的傑作,就能贏得他在詩壇重量級的地位。

江州司馬

唐朝晚期有一位著名的詩人白居易。他的最著名的代表作是“長恨歌”。說的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。但是在他的作品中,我最喜歡的,卻是“琵琶行”。

長恨歌說的是皇帝的故事,離平常人的生活很遙遠。琵琶行說的是年華老去的歌伎,與仕途潦倒的謫官的故事。這個故事,與平常人很貼近。

琵琶行寫得真好。一開始說的是秋天楓葉紅了,江邊都是是荻花,秋意蕭瑟。晚上,白居易在潯陽江頭,為朋友送別。兩個人舉酒欲飲,醉不成歡,感覺有些淒涼。這時候,聽到了江上有人彈琵琶,於是,白居易就“移船相近邀相見,添酒回燈重開宴”。雙方相見了。原來這位琵琶女,之前曾經是京城的著名歌伎。如今已是芳華不再。歌伎為白居易展現了琵琶絕技,一開始是

“絃絃掩抑聲聲思,似訴平生不得志 ;低眉信手續續彈,說盡心中無限事”。

然後,琵琶曲轉為慷慨激昂,“銀瓶乍破水漿迸,鐵騎突出刀鎗鳴”。一曲結束了,四下無聲,“東船西舫悄無言,唯見江心秋月白”。

歌伎與白居易開始彼此敘述自己的故事。一個是所謂社會上層的知識分子,一個是所謂下層的聲色歌伎。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,但是卻又是十分相同的心路歷程。歌伎的“十三學得琵琶成,名屬教坊第一部”。說的是歌伎青春年少,曾經是京城歌坊的第一紅牌。這段感懷,又何嘗不是白居易的才高年少,中了進士,在長安春風得意時候的寫照 ?

接著是 “今年歡笑復明年,秋月春風等閑度”。但是,好景無法一直延續。於是,歌伎的人生轉折到了“門前冷落車馬稀,老大嫁做商人婦”。而白居易人到中年,被貶了官。從首都長安流放到了九江。也是一樣的門前冷落車馬稀,少人理會?

白居易接著說了,“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”。不管是當歌伎,還是當官,不都是同樣的淪落天涯嗎?命運又何嘗是操控在自己的手中呢?彼此有緣相會,雖然過去不認識。但是感受相同,一見如故啊。

詩人白居易請琵琶女再彈一首琵琶曲。並且跟她說,自己會寫一首叫做“琵琶行”的詩送給她。老去的歌伎,也很感慨。“感我此言良久立,卻坐促絃絃轉急”。於是,又再演奏了一首琵琶曲。這一次的演奏格外帶有感情“淒淒不似向前聲,滿座重聞皆掩泣”。

最後,詩的結尾是 - “座中泣下誰最多,江州司馬青衫濕”

淚水滂沱最多的,是感情豐富的詩人,江州司馬白居易。

為什麼江州司馬白居易會淚濕青衫呢?直接來說,伺候皇帝的讀書人,與伺候恩客的妓女,在本質上是一樣的。讀書人遇到了壞皇帝的下場,比妓女遇到了壞恩客更淒慘。妓女踫到了壞恩客,還可以閃躲走避;讀書人得罪了壞皇帝,縱使是天寬地廣,怕也無處容身。所以,江州司馬白居易,想到自己的忠言被謗、抑鬱難發;想到了歌伎的“夢啼妝淚紅欄杆”;再加上聽了感傷的琵琶曲;就情不自禁的灑青衫濕了。

當有才氣的讀書人,成了“玉顏不及寒鴉色”;當謫居為官的清流“夜深忽夢少年事”終至於“江州司馬青衫濕”;中國人的詩的格局與氣魄,也就自然而然的非走下坡路不可了。

Guru 2005-11-29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