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 古樹公物語 6《走路的基因》2006/1/19

在 Discovery 頻道上正在播放一個有趣的畫面。一只羽毛色彩燦爛的小公鳥啣了一只小蟲,很恭謹的獻給一只小母鳥。解說人員,做了旁白說明:

“這只公鳥正在向母鳥表示愛意。如果母鳥接受了公鳥的饋贈,吃了這只小蟲,這兩只小鳥馬上就會成為配偶。如果母鳥不吃,公鳥就只好另外再找對象。”



小母鳥翻了兩下眼珠,湫湫的叫了兩聲。似乎考慮了三秒鐘,終於接下了小公鳥獻上的小蟲,同意了小公鳥的求愛。很快的,兩只小鳥就成了恩愛夫妻。

我和樹恭相視一笑。

“每年春天,在我的樹枝樹幹上玩追逐求偶遊戲的鳥,我看了好多好多。” 樹恭笑著說。

這個短短10 秒鐘的畫面,其實是人類社會男女互動的簡化版。男人追求名利與財富。然後,男人像小鳥一樣的,把名利與財富獻給自己喜歡的女人。女人行使她們的審判權。要接受,還是不要接受?

敏銳的女人會很直覺而且快速的考慮兩個問題。一個問題是這個男人能不能給她安全感;另外一個問題是,還有沒有其他的更好選擇。

“我要給妳我的追求,還有我的自由,可妳卻總是笑,我一無所有。”
我放了首歌給古樹恭聽,是崔建的“一無所有”。

“只能給追求與自由?不行、不行。不合乎遊戲規則。” 樹恭很快的做了評論。

“老美有句話,No money no honey. 沒錢沒戲唱。可見中外一同。” 我也立刻接嘴。

“老哥,你知不知道,如何以一個最基本的運作原理,來解釋這個花花世界的形形色色?” 樹恭問我。

“聽你說說吧。” 我說。

“最基本的原理,只有四個字。就是 基因之爭。人類社會各種各樣的活動,最基本的幕後操作手,就是基因爭奪戰。”

“每一個人,都是一組會走路的基因。基因是自私的。每天的活動都是基因在選擇、爭取、讓自私的基因能夠繼續優化、繼續延續。” 樹恭說得好高興。

“所以男人追求名利,是基因在增加自己的籌碼,以便得到優秀的女性基因。目的在於這組基因可以優化延續。” 我說。

“女人追求美好的身材、美麗的容貌,也是她的基因在增加自己的籌碼,以便得到優秀的男性基因。目的也同樣是這組基因可以優化延續。” 樹恭說。

“所以,從我古樹恭的角度來看,每個人都是組會走路的基因。” 樹恭繼續說。

我遊目四顧,街上的路人,忽然都變成了一組一組會走路的基因。

郭老闆變成了一組很強勢的基因,橫衝直撞,基因正在用力擴散與複製。王教授是一組詭異的基因,裝模作樣,其實是基因在賣弄玄虛,爭取繁衍的機會。林美女是一組表像妖艷的基因,正在審閱一組組基因追求著,好不得意。健身房裏胖嘟嘟的李淑玲,也是一組基因,正在努力改善自己的戰鬥力。

“嗯,好新鮮的觀察。” 我想,回頭看了看樹恭。

樹恭搖頭晃腦,念了一首詩:

“大將籌邊人未還, 湖湘子弟滿天山;
新栽楊柳三千里, 引得春風度玉關。“


我知道,這是當年左宗棠的軍隊,捍衛新疆的時候,屬下大將楊昌浚寫得一首著名的詩。這首詩,當年唱遍了西北遠征軍。

“阿恭,這首詩跟會走路的基因有什麼關係?” 我問。

“戰爭,就是一老票會走路的強勢男性基因,跑到相對弱勢的地區,進行大規模的基因掠奪戰爭。”

捍衛疆土,就是捍衛自己族群的基因延續權。但是,也有很多很優秀的個體基因,為了整體族群的基因,而被犧牲了。

“最後兩句,新栽楊柳三千里,引得春風度玉關。可以略加修改。” 我說。

“新栽楊柳三千里,引得基因度玉關。” 樹恭很有默契的接著說,我倆再度相視而笑。

^__*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