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二道神主牌》2014/4/11

台灣社會現在流行二道神主牌。一道叫做「悲情牌」,一道叫做「民粹牌」。

「悲情牌」是歇斯底里的高喊別人都在打壓我們。中國大陸在打壓我們,獨裁的馬政府在打壓我們,警察在使用暴力打壓我們,我們好可憐啊,嗚嗚嗚(哽咽拭淚)。

「民粹牌」是一群人走上街頭,用力用頭去撞牆,然後不停的說,我們愛台灣,我們代表台灣人民。你們所有其他的人,所說的任何話,所做的任何事,都不能代表台灣人民,只有我們才能代表台灣人民。人民的力量是偉大的,所以我們的力量是偉大的。人民無罪,造反有理。我們是人民,因此,所有我們的所做所為,都是無罪的。如果有人敢批評我們,就是與全體人民為敵。然後也是嗚嗚嗚(哽咽拭淚)。

「民粹牌」還有一個可怕之處,就是「權力的滋味」。當街頭領袖開始品嘗到奇幻的權力滋味之後,他們就會不知節制的漫天喊價,不可能會自動退場。北京六四的學生領袖,佔領天安門廣場二個月,舉世矚目。要想指望他們自動退場,絕無可能。所以民粹運動的後續演變,都是升高衝突。最後的結局,就是勢不兩立的攤牌。

權力的滋味,使人瘋狂,這個現象,不論是泰國還是烏克蘭,東方還是西方,舉世皆然。

回顧來時的路,這二道神主牌,在我們那個「莊敬自強,處變不驚」,乃至於經濟起飛的年代,是不存在的。

在那個年代,我們都會記誦「禮義廉恥,國之四維。四維不張,國乃滅亡」的古訓。有的小學校長,每天走進學校的大堂,都會對著掛在大堂頂上的「禮義廉恥」的古色古香木匾,恭恭敬敬的行個45度的彎腰鞠躬禮。這些精神,伴隨著台灣社會的「悲情化」與「民粹化」,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。

著名的《經濟學人》雜誌在三月初有一篇專題文章,寫的很好。文章的題目是“What'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”《民主政治的問題在哪裡?》文章中提到,進入21世紀以來,很多實行民主政治的國家,都出現了嚴重的問題。問題的內容,包含了嚴峻的政黨鬥爭,政府的寸步難行,國家的債台高築,社會的動亂頻仍。

也許新加坡的政治模式,對於很多國家,有更高的參考價值。新加坡的政治模式,代表的是廉明而有效率,法治而又受監控的政府政治模式。政府的作為,最終是照顧到了絕大多數人民的福祉。

換句話說,人民也許更需要的是一個新加坡式的政治模式,而不是一個軟弱、濫情、無效率、鬥爭不斷、貪汙腐敗、完全不能照顧到絕大多數人民福祉的“民主政治”。

在《經濟學人》的這篇《民主政治的問題在哪裡?》中,引用了19世紀法國學者Alexis de Tocqueville 的一句話:

“Nothing is more wonderful than the art of being free, but nothing is harder to learn how to use than freedom.”

這句話的中文意思是:「自由的感覺是件非常美好的事;如何恰當的行使自由,是件最難學得好的一件事。」

在台灣學習民主化與自由化的過程中,「悲情牌」與「民粹牌」被拿來濫用。這二道神主牌的濫用,使得台灣社會,背離了理性宏觀,與自立自強的發展道路。

這二道神主牌,是台灣社會的癌細胞。台灣如果沒有辦法把這二道神主牌丟進焚化爐裡,台灣終將走向「時日曷喪,與汝偕亡」的命運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