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雄三飛彈事件平議》2016/7/15

七月一日上午8時12分,臺灣的金江號巡邏艦上,發射出一枚雄風三型反艦飛彈(簡稱雄三飛彈)。飛彈飛行了40海裡,約74公里,擊中「翔利昇」漁船,貫穿了漁船駕駛艙。漁船船長黃文忠頭部受到重創,當場身亡,船上另外三人受傷。因為漁船船身結構較弱,飛彈沒有爆炸,直接穿越船體,墜入澎湖東吉嶼東南方海域中。

事件發生後,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先在臉書上發佈了這個消息。到了下午,臺灣國防部才召開記者會,證實飛彈擊中漁船,造成一死三傷。

事發當天,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紀念日,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發表紀念講話。同時,臺灣總統蔡英文正在美國洛杉磯,準備參加當地的華僑晚宴。

臺灣政府在第一時間,通知了美國與日本。但是在五小時之後,才通知中國大陸。

行政院長林全的反應是「要徹查軍中的泄密問題。」

在死者黃文忠的祭禮上,四位肇事海軍,包含少校艦長林伯澤率領中尉兵器長許博為、射控士官長陳銘修、以及飛彈中士高嘉駿、前往靈堂爬跪上香,在靈堂前下跪約40分鐘才離開。

飛彈事件發生於七月一日,喧騰了十天左右。七月十二日,海牙仲裁庭宣告太平島為「礁」。太平礁的新聞,很快的把雄三飛彈事件打入冷宮。雄三飛彈事件的新聞價值,就此結束。

我想在此,對於雄三飛彈事件,說說我的看法。

一.雄三飛彈的陰謀論

雄三飛彈事件發生之後,我聽到最多的,是這個事件,不是誤射,而是蓄意的。陰謀論的理論依據,一是飛彈的發射,有重重關卡,不可能誤射;二是飛彈發射的時間點,是中共的黨慶,蔡英文在美國,南海的風雲詭譎;三是飛彈在海峽中線內,射中一條小漁船,顯示一切行動,都在風險控管範圍之內。

陰謀論又分幾種。一個說法是因為軍中「虐狗事件」,保護動物團體竟然直接進入軍營,公審現役軍人。而國防部長竟然兩次九十度彎腰道歉,並向「小白」獻花。很多軍人認為國防部長成了「狗防部長」,軍人形象受到嚴重的損害,於是幾位「勇敢」的海軍,決定發射飛彈「示威」。

這一次的示威,射在澎湖東吉嶼東南方海域中,目標只是一條小小漁船。如果綠營政府再有羞辱軍人形象的行動,下次再射飛彈,就不會這麼「客氣」了。

這一派的陰謀論者,還舉證說,發射飛彈的中士高嘉駿在被媒體追逐採訪時,以手遮臉,面露笑容,足以說明海軍戰士圓滿完成任務的欣喜之情。

這一派的陰謀論者,對於這四位「肇事」海軍,都給予很高的評價。

另一派的陰謀論者,比較有國際觀,認為此次飛彈事件,完全是由美國主導。這一派的論者,認為這種大事,絕不可能隨便發生。美國在南海與中國海軍劍拔弩張,這次就蓄意利用臺灣的飛彈,來測試大陸的軍事反應能力。

所以,美國刻意安排中共黨慶的日子來做試射。蔡英文不在臺灣,可以閃躲責任。選定飛彈射到澎湖,不近不遠,合乎試射目的。美國幕後主導,不希望有人泄密,所以如果有人泄密,林全必須徹查到底。

二.飛彈應是誤射

我與研發飛彈的專家有些交往。我在聽取一些專家的意見之後,比較相信這是個誤射事件。我在與專家討論的過程中,對於這個事件的前因後果,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。

飛彈誤射的關鍵,應是人為問題。臺灣軍隊因為種種原因,專業訓練不足,素質低落,軍紀鬆弛。這次金江艦幾位肇事者,都是「菜鳥」,本身專業經驗就不足,操作的標準程序又被隨性簡化,所以才發生這次誤射事件。

雄三飛彈是臺灣中山科學研究院自行研發的超音速反艦飛彈,飛彈的設計是針對中國大陸的海軍航母戰鬥群,故有「航母殺手」之稱。雄三飛彈採用衝壓引擎(Ramjet Engine),對於攻擊的目標船艦,有極佳穿透效果。而且是超音速,所以難以防禦。過去媒體報導雄三飛彈的有效射程為150公里,可以在臺灣海峽上,直接摧毀解放軍軍艦。事實上,飛彈的射程決定於燃料容量,技術問題容易處理,雄三飛彈的射程,很可能現在已超過300公里。

另外有一點很重要,就是雄三飛彈,是臺灣百分之百的自製飛彈。

雄三飛彈是系統性武器,需要有數據鏈系統(包括目標、指揮、管制、通訊、情報)提供資訊。海軍有所謂的「大成系統」提供資訊,就像是衛星導航GPS系統,提供了開車的地圖。所以載彈艦,譬如這次事件的金江艦,只是一個發射平臺。

換句話說,如果數據鏈系統被破壞了,飛彈就沒有搜尋目標、擊中敵艦的功能了。

飛彈先是飛到所設定的海域,再開啟飛彈上的主動雷達尋標器(Active Radar Seeker),搜索具體打擊對象。據東森新聞臺報導,「翔利昇」號漁船很可能是在非法電魚。船上有一個很大的電魚用電纜收納鐵框架,就等同於一個角反射器,才會被雄三飛彈鎖定,成為攻擊對象。如果漁船只是木殼加上玻璃纖維,是不會被飛彈列為攻擊對象。

但是漁船的船體脆弱,事實上也只是木殼與玻璃纖維,所以飛彈迅速穿越了漁船,沒有引爆。飛彈應是在海中爆炸。

如果飛彈的設定目標是廈門,估計從左營軍港飛廈門,大約需要七分鐘時間,中國大陸的紅旗九號地對空飛彈,應該會在雄三飛彈越過海峽中線不久,就會把雄三飛彈在空中擊落,不讓雄三飛彈擊中廈門市,造成巨大傷害。

左營軍港離廈門有302公里,應在雄三飛彈射程之內。

三.飛彈事件平議

平心靜氣來看待這次雄三飛彈事件,我們可以注意到幾個現象。

第一,臺灣的軍隊一路走來,從早期的高呼「阿扁阿扁我愛你,你是我的巧克力」;國防部長的涉嫌論文剽竊,匆促下臺;到後來的洪仲丘事件,廢除軍法;以至於今天的祭拜小白,有如國殤;加上這次的胡亂發射飛彈,如同兒戲;臺灣軍隊的軍紀是越來越渙散,形象是越來越差。客觀而論,已經沒有人會相信,臺灣的軍隊,還具備任何國防能力。對岸如果一旦決定以武力相向,臺灣的軍隊,不會是「一觸即潰」,而是「不觸即潰」。

第二,蔡英文政府的表現,完全沒有章法。這次飛彈事件,如果用來檢驗臺灣政府面對危機的處理能力,我們會認識到,臺灣政府如果遇到真正的兩岸危機,是不具備處理能力的。

第三,在一個軍紀嚴格的體系中,如果發生這樣的誤射飛彈事件,當事者是立刻撤職查辦,付諸軍法審判,而且為了樹立軍威,判刑必然不輕。而這次幾位肇事的軍人,只是受到記過的處分。懲處的重點,似乎只是爬跪於死者的靈堂前。過去令人尊敬的軍人,都是寧可犧牲生命,不可屈膝。現在臺灣軍人,上級的國防部長,為了小狗隨意九十度鞠躬道歉;中下級的軍官士官被要求爬跪,無法拒絕。軍人沒有尊嚴,軍隊沒有軍法,我們如何能夠期待,軍人能承擔起保家衛國的職責?

第四,雄三飛彈是臺灣自行研發的一個成功案例,功能精準,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自製。這次事件,在軍備上,有兩方面的可能影響。一是中國大陸會更注意,如何在兩岸的軍事對抗中,摧毀雄三飛彈的攻擊力;另一是美國與日本可能會利用雄三飛彈,來強化對於中國大陸的封鎖力量。美國與日本,可能會「購買」臺灣雄三飛彈的核心技術。雄三飛彈的升級版,具備更快的速度與更強的殺傷力,某種意義的「雄四飛彈」,可能會很快的進入美國第一島鏈的武備行列。

第五,臺灣社會對於任何事件,都很容易產生各種各樣的陰謀論。我常常覺得,臺灣社會好像是一個開架式的養雞場(chicken farm)。在養雞場中,如果有一隻雞,忽然跳起來猛拍翅膀,胡叫一通;馬上就會有一大群雞,跟著跳起來猛拍翅膀,胡叫一通。鬧了一會,就安靜下來了。安靜不了多久,又會有一隻雞跳起來猛拍翅膀,胡叫一通;一大群雞,立刻又是跟著激情演出一番。

雞群們的這個狀況,周而復始,樂而不疲,其精神實在令人敬佩。對於這個現象,切忌陷入局中,一定要冷眼旁觀,才能得到其中諸多樂趣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