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變天》2016/1/8

一.輕雷

昨天晚上,臺北細雨輕雷,空氣中有些沉甸甸的感覺。余孜建接到美國的老友瞿志立打來的電話,兩人聊了一陣。聊的話題,繞著臺灣緊接而來的大選,以及大選所帶動的兩岸關係。聊完了,余孜建掛上電話,有些想法,卻一直在余孜建心中餘波縈繞。

一早起來,又是個啞巴天。余孜建依照慣例,先開車到住家附近的農地,去瞧瞧自己所種的蔬菜。

余孜建原來在企業界工作,在美國、在中國北京,都工作了不算短的時間。後來,余孜建在北京公司的員工,竊取了公司的機密技術,集體叛逃。余孜建對於北京的人心狡詐,感到痛心。就乾脆結束了北京的業務,回到臺灣。

中年轉業,重新開始,有些辛苦。還好余孜建有個美國的博士學位,經由任臺中逢甲大學教務長的好朋友劉翰楚的介紹,到家私立技術學院擔任「國際企業系」的教授。

余孜建在學校當教授,眼見著臺灣的技術學院,一家接著一家升等,都成了教育部正式核准的科技大學;而學生的程度,卻是一年比一年差。

那一天,余孜建上課,發給班上大四學生們一篇英文個案文章,介紹美國麥當勞公司,在俄羅斯莫斯科開店的故事。這篇文章,共有四頁。

余孜建跟同學們說:「各位同學,我們是國際企業系。既然是國際企業系,就應該好好讀讀英文,英文是國際最通用的商業語言。」

「這篇文章,是介紹美國麥當勞公司,如何到莫斯科開店。這個個案,代表一個典型的國際企業管理案例。國際企業管理的牽涉面很廣,與政治、文化、經濟、以及國際關係等各個層面,都很有關聯。」

「所以,我希望大家好好讀一讀這篇文章。這是本學期唯一的一篇英文個案選讀。讀完之後,請每位同學,根據我所提的幾個問題,寫個案報告給我。」

「請在下周上課之前,把報告交給我。」余孜建說。

一個星期之後,學生沒有交報告。學校的教務長,卻打了電話給余孜建,約余孜建到教務長辦公室談談。

教務長見到余孜建,請余孜建坐了下來,很誠懇的說:「余老師,我們的學生程度不太好,完全不能跟你們以前相比。」

「有好幾個學生打電話給教務處,說余老師給他們的課業壓力,實在太大了,他們無法承受。」教務長繼續說。

「哦,是這樣子啊?學生沒有跟我說。」余孜建楞了愣說。

「學生反映說,他們不好意思跟老師直接說,怕老師聽了不高興。所以請教務處轉告余老師。」教務長說,態度很客氣,顯然說這種話,已經是很有經驗了。

余孜建定了定神,想了想,就跟教務長說:「非常謝謝教務長幫忙,我會好好檢討的。」

「學生們都很年輕,我們對他們要有愛心,也要有耐心。」教務長笑了笑說,輕輕推了推眼鏡。

「我理解教務長的意思,謝謝你的關心提醒。」余孜建說,也跟著教務長笑了笑。

「我們既然都在這裏工作,就要為我們的學校與學生多多著想,感謝余老師的理解。」教務長站了起來,會談結束了。

余孜建回到自己的研究室,立刻就經由電子公告欄,發了個電子公告給全班同學。余孜建的公告很簡單:

「上周給同學們的英文個案,願意交報告的會加分。如果不交報告,不會扣分。」

「老師希望同學們,最好還是能讀讀個案。這個個案,對大家是會有幫助的。有問題,可以來問老師。」

結果沒有一個學生交報告,也沒有一個學生來問問題。

臺灣私立大學的過度膨脹,伴隨著臺灣的逐年少子化,私立大學的招生,變得越來越困難。如果老師把學生當掉了,學生也很容易換個學校就讀。所以,從私立大學董事會的角度來看,老師把學生當掉了,就等於是趕走了學校的客戶,是對學校很不利的行為。

那個學期的期末考周,校長召開了一次全校性的教授會議,所有的教授都要參加。人事處會按座位點名,確認每位教授都在會場。如果有人缺席,就會請系主任打電話,追蹤並敦請入席。

大會開始,校長在臺上說話:「各位老師,謝謝大家這個個學期的辛勞。」

「本周是期末考周,本周結束之後,各位老師就要送出學期成績了。」

然後,校長說出了會議的重點,而且說得很慢:「如果因為老師出題不慎,造成學生被當,希望各位老師能再給學生一次機會。」

余孜建很專心的聽著校長的諄諄告誡,對於校長的用心良苦,余孜建確實是深有感悟。

余孜建也忍不住抬起了頭,前後左右張望一番。在座每位老師的神情,似乎都很安詳平靜。沒有一位老師,會因為校長「因為老師出題不慎,造成學生被當」的說法,而有任何的情緒波動。

好些事情加在一起,使得余孜建對於在大學教書,覺得越來越沒有意思。那個學期結束之後,余孜建就跟太太春蕾商量,想提前退休了。

「教育是立國的根本,臺灣的教育搞成這個樣子,立國的根本已經壞掉了。」孜建跟春蕾說。

「臺灣的教育界,簡單來說,就是學生在混文憑,教授在混薪水。我算了算,我們不缺錢用,我想不用再跟著胡混下去了吧。」

「如果你覺得那麼的沒有意思,就提前退休吧。」春蕾點了點頭說。

「抓隻猴子在講臺上當老師,學生上課的興致可能更高些,猴子比人好玩嘛。」孜建言猶未盡。

「你退休之後,還想幹嘛?」春蕾轉移了話題。

「找塊地來種些東西吧。」孜建說。

孜建是個讀書人,在他的性格中,有一部分是中國傳統的文人特質。中國傳統的文人特質,有濃厚的「晴耕雨讀」的書卷文化。「晴耕雨讀」指的是晴天下農地去耕作;雨天在家讀書。中國著名的傳統知識分子,譬如諸葛亮、陶淵明、蘇東坡,都具備這種文化特質。

於是,孜建提前從學校退休。過了一陣子,孜建經由朋友的介紹,在離家不遠的山坡下,租了一塊二十坪大的農地。二十坪的農地,分為四窪,對於孜建來說。合乎中庸之道,很理想。如果農地太小,不夠規模,種不了什麼東西;如果農地太大,又會成為時間與精力的負擔。

美國的另一位老同學趙大林,打了個電話給孜建,聊到了種地的事。

「老余,你在忙什麼?」趙大林說。

「我租了塊地在種菜。」孜建說。

「你在學劉備,等待時機喔。」趙大林跟孜建聊天,很喜歡引用歷史典故。趙大林聽到孜建在種菜,就想到了曹操與劉備「煮酒論英雄」的那段歷史典故。

「我吃了一輩子別人種的菜,有生之年,總該吃吃自己種的菜吧。」孜建笑了笑說。

「我看你是為臺灣的動亂做準備吧。將來臺灣有動亂,或是貨幣貶值,物價上漲,你還可以有自己種的菜吃。你真的很有心,已經在預作準備了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你認為會有動亂?」孜建問趙大林。

「歷史的洪流,是不會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我寫了一篇文章,發表在《兩岸論談》雜誌上。我待會把文章 e-mail 給你看看。」趙大林接著說。

「你的論點是什麼?」孜建問。

「你看了就知道了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老趙,種菜有個很大的好處,你知道是什麼嗎?」孜建想跟趙大林分享種菜的心得。

「沒有農藥,吃了放心,可以降低得癌症的機率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你說的是實際層面的好處,我想說的是哲學層面的好處。」孜建說。

「有點玄,你說吧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種菜的好處,是當我們在睡覺的時候,他們也會長大,酷吧。」孜建說。

「哈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另外還有一個好處,也是屬於哲學層次的。」孜建說。

「說說。」

「早上起來,如果是晴天,我可以去打球,我很高興。如果是雨天,我想農地得到了雨水的滋潤,我也很高興。」

「所以,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,都會值得我高興。」孜建繼續說。

「說的好極了。」趙大林說。

停了一會,趙大林又說:「老余,大選投票,你決定了嗎?」

孜建猶豫了一下說:「不知道。坦白說,我是誰都不相信。而且,誰都不差我這一票。」

「我告訴你,我決定回臺灣投『獵豹』一票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你投『獵豹』,為什麼?」孜建有些好奇。

「我有一些觀察與分析,有時間我要好好跟你說說。」趙大林說。

「獵豹」是個很有爭議性的人物,做過監牢,在大選中,也不是一個熱門的選項。孜建很好奇,不知道趙大林有什麼樣的觀察與分析。

但是,孜建知道,趙大林這樣做,一定是有他的道理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