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王教授》2006/11/5

1.台哈大與蔡長財

蔡長財是台哈大技術學院的創辦人。蔡長財原來經營房地產,靠著眼光精準、掌握趨勢、賺了不少錢。蔡長財帶個眼睛,鏡片後面若隱若現的是他精銳的眼神。

蔡長財圓頭圓腦,臉上經常露出憨直的笑。不過,憨直的笑出現得快,收斂得也很快。有時候,前一秒還是笑得很憨直,後一秒,憨直的笑就收斂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鏡片後若隱若現的鋒芒。

蔡長財原來在學校讀書成績不好。現在賺了錢,就興起企業家辦學的念頭。

“當年我讀書成績不好。總是比不過魏家清、洪志賢這些好學生。沒關係,現在我投資辦個學校當董事長。再請魏家清、洪志賢等等到學校來當教授。我還可以常常在臺上發表意見,要求他們都務必要瞭解我的想法。”

蔡長財想想,覺得挺有成就感的。接著又想:

“辦學校其實也有獲利的空間。第一,可以以低價取得土地,長期來看,投資效益不錯。第二,可以趁機會先買下學校周邊的土地,再投資蓋學生宿舍或轉租。第三,學校的建築工程,可以設法找自己人來包攬,我的建築業經驗也可以用得上。利潤空間很大。”

“還可以利用高額度的銀行貸款。利用財務槓桿操作,降低風險。”

想著想著,蔡長財不禁高興的笑了。

“將來學生盡量多招一些,如果我下一步想在政治界發展,可以有很多的助力。”

蔡長財開始很積極的進行他的辦校的計劃。

“學校的名稱一定要簡潔有力琅琅上口。現在全世界最有名的學校應該是哈佛大學。我的學校就叫做台哈大好了。台哈大,就是臺灣的哈佛大學的意思。這樣的定位,也比較容易作宣傳。”

蔡長財想到了幾年前,他推出了一個房地產住宅案,叫做“哈佛貴族華廈”。是一個成功的個案,賣得很好。所以,他對哈佛這個名稱,很有偏愛。

“學生宿舍,也乾脆叫做哈佛學生宿舍。”

“在報紙上,可以買下整版的廣告。但是看起來要像是記者的客觀採訪報導。嗯,可以去跟中國時報談談。”

蔡長財是企業家出身。很快的,就有了一個清晰的策略性的思考。

企業家出身的蔡長財,也很知道如何與教育部打交道。所以蔡長財的長才也的確做了很好的發揮,台哈大從申請建校、取得建築執照、擴大招生、成立研究所 、一路下來,也都照著蔡長財的計劃平順的進行。

雖然,因為臺灣的經濟變遷,房地產業一度非常慘淡。蔡長財因為設涉嫌五鬼搬運、掏空上市建築公司的資產出了些問題,而吃上了官司。不過,因為建築公司與台哈大是兩回事,所以蔡長財在台哈大的事業還是很穩當的。

蔡長財安排了他太太作為台哈大的董事長,他的弟弟作了校長。學校主任祕書、財務主任、與人事主任都是他多年建築公司的老跟班。所以,蔡長財雖然官司在身,在台哈大還是一呼眾諾,挺拉風的。

蔡長財每個月都會以創辦人的名義,到學校的教務會議上訓話。每次訓話,學校的教授們,都必須簽到出席。如果沒有簽到聽蔡長財訓話,台哈大的校長就會發信給缺席的教授,提醒教授們,學校的重要集會,是不可以無故缺席的。

“各位老師,我們台哈大就是臺灣的哈佛大學,你們就都是臺灣哈佛大學的教授。我們的學生,都是最優秀的臺灣哈佛大學的學生。”

蔡長財每次都會以這段話來訓示學校老師、啟發學校的同學。有的老師同學們,聽得也很受用。管他是真是假,反正台哈大是臺灣教育部立案的學校。既然是教育部立案的,老師當然就是臺灣哈佛的教授、學生當然就是臺灣哈佛的學生。

2.魏家清與洪志賢

當年的好學生魏家清、洪志賢,在美國工作多年。一個在美國的太空總署工作,一個在美國高科技電子公司做研發。雖然談不上什麼大的成就,畢竟也是中產階級、衣食無慮。

人到中年,總會想想過去、想想未來。

“我們的人生好比籃球賽。上半場的比賽已經快打完了,我們要在中場休息的時間,慮考慮下半場該如何打球。” 魏家清與洪志賢說。

“已有半頭白髮,心情不似少年;好比過河卒子,只有奮力向前。我們走到這一步,不用也不能想太多。就往前走吧。” 洪志賢回答的文縐縐。

“老蔡要我們去台哈大幫忙,你怎麼看?” 魏家清問洪志賢。


“唉,幾棟破樓蓋在稻田中央,居然也招收了八千學生。隨便一個研究所,找了兩個農委會退休官員, 原來在臺灣搞農產運銷的,就號稱是國際行銷大師,猛做廣告。辦學校像是在推銷房子。竟然也收了一百多個 EMBA的研究生。我真搞不懂。” 洪志賢說。

“明明就是個爛學校,還叫做臺灣哈佛大學!” 魏家清說。

“老魏啊,這是哪門子的哈佛大學?讓老蔡去玩他的吧,我算了。” 洪志賢說。

所以,蔡長財希望魏家清、洪志賢乖乖坐在台下聽訓的夢想,畢竟還是沒有實現。

3.王念祖

王教授,王念祖,倒是在台哈大當了教授。

“大陸人這麼會搞鬥爭,我對搞鬥爭又沒興趣。” 王念祖在美國的 IBM 做了好多年。因為IBM 個人電腦被大陸的聯想電腦買了,王念祖想想,換了大陸人當老闆,公司還能有什麼前途?於是有了不如歸去的念頭。

“何況我這麼愛吃中國菜,實在是該回臺灣了。民以食為天嘛。” 王念祖想到了吃,更加強了回臺灣的念頭。

“現在的臺灣大學生,程度真是糟糕!” 沒上兩堂課,王教授對台哈大學生的程度已經印象深刻。

班上四十多位畢業班的學生,王念祖要學生寫下12 個英文單子,從一月寫到十二月。全班完全寫對的只有一位。

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學生的程度這麼差?” 王念祖問系主任李光。

李光主任說:“把程度差的學生教好,就是我們最大的成就。

“怎麼教?學生根本就沒有上進心。” 王念祖很誠懇的問。

“好好教、用心教。” 李光主任說。

“怎麼樣的好好教?” 王念祖再問。

“我們台哈大的學生就是臺灣哈佛大學的學生,王老師要對我們的學生有信心。” 李光主任說。

“哦 !? ” 王念祖有點不知該如何接腔。

“我們台哈大的老師都是最優秀的老師,也只有最優秀的老師才會到我們台哈大來。” 李光繼續說。

“李主任,你說得真有道理。” 王念祖看了李光一眼,很快的作了個決定。以後再也不用問李光任何的問題了。

李光很受蔡長財的器重。系主任幹了一年,李光就升任台哈大商學群的群長。

4.HAHA

王念祖在台哈大當了一年的教授,掌握住了當教授的訣竅。

“其實當教授是個挑戰。如何才能夠在教學中找到樂趣,可真不容易。” 王念祖跟老婆小芬說。

“教授聽起來還蠻高尚的。空閒也多,算是個好 Job. 找不到教學樂趣,就應該多陪陪老婆。”小芬說。

“目前臺灣的大學院校錄取率據說是百分之一百二十。只有招不到學生的學校,沒有進不了學校的學生。像我們臺灣哈佛,就很怕招生不足額。” 王念祖說。

“是哦。” 小芬說。

“所以,老師最好不要當學生。把學生當出學校,學生不高興、董事會更不高興。會要求老師設法把學生再爭取回來。”

“我們臺灣哈佛,學生入學成績平均每科30分。考選擇題三選一,亂寫一通,三題中一,就可以進來了。” 王念祖繼續說。

“乾脆就不用考了。省了還要出考題、改考卷。浪費錢。” 小芬接著說。

“不過,我也有了心得。基本上。我把學生分為三類。第一類是弟子。是有點學習心的學生。頂多只佔班上的百分之十五。我上課其實只與這百分之十五的有互動。”王念祖說。

“50位學生中,頂多只有七個半囉。這半個人怎麼教。”小芬說。

“第二類是地瓜, 地瓜的英文是sweet potatos,也就是甜薯。上課的時候,她們會甜甜的看著你。有的還坐在第一排。一到考試,什麼都不會。你才知道,原來他們是來看你上課,不是聽你上課。” 王念祖說。

“真想不到你還這麼有看頭。”小芬不禁有點緊張。

“畢業了,地瓜甜薯們也上臺露出甜甜的笑,領取大學學士證書。” 王念祖說,也露出甜甜的笑容。

“第一類是弟子、第二類是地瓜、那第三類呢?” 小芬問。

“第三類是,HAHA,哈哈族群。人數最多。” 王念祖說。

“HAHA, 聽起來有點可笑。” 小芬說。

“HAHA 的英文就是 HeadAches HeadAches. 換句話說,就是頭疼啊,頭疼啊。”

“教也無法教、當也不能當。態度又不好,管也沒法管。” 王念祖唸叨著。

“Headaches, HAHA ” 小芬跟著念了一遍,覺得很有趣。

“妳說怎麼辦?” 念祖問小芬。

“其實老蔡早就給你答案了。你想想,台哈大,不就是臺灣哈哈大學嗎?” 小芬說。

“ 噢,台哈大。 Taiwan HAHA University. Taiwan Headaches Universities. 哈哈。請注意,要用複數喔。” 王念祖不禁笑了。

^___*

寓言:很多很可笑的事情,往往是真實的。

Guru 2006-11-5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