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桑榆非晚劉禹錫》2014/1/3

唐朝有位詩人,叫做劉禹錫。我很喜歡他,因為他的作品,很符合我的口味。

他有一篇很著名的短文,大家可能都在中學的教科書中讀過,文章的名稱是《陋室銘》。原文如下:

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,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可以調素琴,閱金經。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。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雲亭。孔子云:「何陋之有?」

文章的意思是說,不需要住在敦化或是仁愛的豪宅,還是很可以過著很幸福快樂的生活的。

劉禹錫有一首詩,是我所最偏愛的唐詩之一,詩名是《烏衣巷》。詩如下:

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

烏衣巷是東晉初年最有權勢的人,如王導、謝安居住的地方。到了唐朝,烏衣巷沒落了,巷口的朱雀橋邊,在夕陽殘照之下,野草叢中的小野花任意綻開。從前的“王謝堂前燕”,也都逐漸飛入了“尋常百姓家”。

看到這首詩,我總是會想到滿清的末代皇帝溥儀。溥儀小時候,是中國的皇帝,中年時期,成了日本所扶植的滿州國的皇帝。1949年之後,溥儀成了“戰犯”。到了晚年,溥儀是北京植物園的普通工人。溥儀的一生際遇,真是道道地地的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

劉禹錫的這首《烏衣巷》詩,有濃厚的歷史滄桑感,寫得非常好。我十分的喜愛。

毛澤東讀詩也寫詩。毛澤東喜歡引用劉禹錫的二句詩話:

沉舟側畔千帆過,枯木前頭萬樹春

毛澤東引用這二句詩話,強調的是,時代在前進。船沉了,不要怕;樹枯了,不要擔心。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;沒有鬥爭,就不會有進步。不過,劉禹錫在寫這二句詩話的時候,恐怕是沒有這麼“前進”的階級鬥爭思想吧。

劉禹錫曾經做過「太子賓客」的官,這個官主要是給太子進些諫言,是個閑官。因為劉禹錫做過這樣的官,人稱劉禹錫《劉賓客》。《劉賓客》這個稱呼,想想還真是有點可笑。

劉禹錫有個故事,後來成了大家所熟悉的一個成語典故。這個故事是劉禹錫仕途不得意,三度被貶。有一次,有位曾任《司空》的李紳仰慕劉禹錫的大名,在家設宴盛情招待他。酒到酣時,李司空請了位佳人來歌舞助興。這位佳人的歌舞十分的美好,劉禹錫看得非常感慨,就即席寫了一首詩,贈給李司空。詩如下:

高髻雲鬢新樣妝,春風一曲杜韋娘,司空見慣渾閒事,斷盡江南刺史腸。

詩的意思是說,這位佳人如此嬌美,唱的歌曲《杜韋娘》又如春風般的令人沉醉。這樣的佳人,對於主人李司空來說,是日常見慣的普通配置,可是對於我劉禹錫來說,卻是引來了斷腸相思之苦。

李司空看了劉禹錫的詩,就很豪爽的把這位佳人,贈送給了詩人劉禹錫。

這首詩,就是我們今天所常用的成語《司空見慣》的由來。

這個劉禹錫與李紳以詩會友的故事,確實是十分的浪漫可愛。我比較好奇的是,不知道這位佳人,對於詩人《劉賓客》,是否也是同樣的一見傾心?

劉禹錫與白居易是好朋友。白居易年紀大了,得了白內障,找印度醫生來治療眼病,心情很不好。劉禹錫寫了一首詩來鼓勵白居易。其中有二句詩話,我很喜歡,可以用來轉贈給年華漸長的朋友們。

這二句話是:

莫道桑榆晚,微霞尚滿天

《莫道桑榆晚》是形容人到中年,還是有段不算短的路途可以走,要格外好好的珍惜;《微霞尚滿天》是形容中年人的成熟、睿智、與風采,都可有特別吸引人之處。

所以,劉禹錫的詩話的意思,是說人到中年之後,更應該要有自我激勵的心情;更應該要努力的享受,人生這一段最絢麗、最成熟、最美好的時光。莫道桑榆已晚,紅霞尚待滿天。

※※※

後記:

一個朋友看了本文,問了我一個問題。問我是否心中期望那位《司空見慣》的佳人,對於詩人劉禹錫也是芳心暗許,就好像《紅拂夜奔》故事中,紅拂與李靖的愛情故事一樣?

朋友的問題,確實是觸動了我在寫本文時的心念。我願在此把我的想法與大家分享,並回答朋友的問題。

朋友的問題:

I like your latest poem quotations very much.About your question of any feeling from the singer/concubine to the poet Liu,you would wish she run away with him like紅拂李靖,right?

我的回答:

您的問題,深得我心。我在寫"劉禹錫司空見慣"的時候,確實是想到了紅拂與李靖。我猜想女主角與劉禹錫應該有“眉來眼去"、“暗送秋波”的動作。劉禹錫在心情上受到了鼓舞,才會在當場很直接的、毫不掩飾的寫詩,請求主人割愛。

我猜想李司空也看出了其中的"貓膩",才順水推舟,慨然玉成其事。

如果佳人沒有跟劉禹錫“看對眼”,我想劉禹錫寫詩求愛的勇氣會打折扣的。萬一佳人面有難色,表示不是很心甘情願,豈不是有些尷尬?如果李司空看出佳人不很樂意,也許就不會答應的如此爽快。

總之,根據我的人生經驗,佳人應該是樂意跟著劉禹錫走的。我甚至想,如果李司空看了劉禹錫的詩,沉吟不決,也許佳人就會效法紅拂,晚上到旅社找劉禹錫夜奔,酬報劉郎《斷盡江南刺史腸》的知音之感,成就另一番佳話。

果真如此,劉禹錫必然會再多寫幾首好詩,供後人緬懷不已。

以上想法,都類似物理學的《假說》,無法證明。不過,我相信,世界上的事,大都是由"常識"加上"邏輯推理"就可以得到正確答案的。

以上看法,還請學長指教。

2014/1/13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