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小英三劍》2016/6/3

有好長一陣子,我在山間隱居,自行耕作,不問世事。有一首唐詩,似乎可以說明,我那段時間的情況。

詩:《答人》

「偶來松樹下,高枕石頭眠。山中無曆日,寒盡不知年。」


這首詩的作者是「太上隱者」。沒有人知道,這位「太上隱者」的身世,以及有關他的任何資訊。這首詩的內容,卻是語帶禪機的回答了,他到底是誰的問題。

詩的標題是《答人》,也就是說,有人問他:

「請問你是誰,你是幹什麼的呢?」

他的回答是:

「我不經意的來到松樹下,就高枕石頭睡著了。山中沒有日曆,我感覺到天氣已經冷了,卻不知道今日何日。」

我仿佛覺得,我也是個「太上隱者」。我隨遇而安,不知今日何日。不過,這幾天我有些心神不寧,決定下山走走,看看世間變化。

我隨意而行,走到一條大道,叫做平埔大道。平埔大道的一頭,有個像是火柴盒般的建築。這個建築,前幾年叫做「總統府」,現在已經正名了,叫做「總督府」,總督府最近才有了新的主人。

在總督府的塔尖,插了個旗幟,這個旗幟,引發很多爭議。

有的人希望,現在總督府上的這面旗幟,能夠「還原歷史」,掛上個膏藥旗;有的人希望,能在總督府的塔尖,掛上一個綠斗笠;還有的人希望,不管風吹雨打,地動山搖,旗幟就是永遠不要換。總之,為了這面旗幟,眾人吵鬧不休,已經紛擾了很多年。有很多人,因為整天吵鬧,已經吵上了癮,只要是一天不吵,就會覺得全身騷癢難耐,坐立不安。

我仔細看了看這個總督府,總覺得這個火柴盒一般的建築,扁長狹隘,沒有縱深、沒有花園林木草坪,格局不夠寬闊,十分薄氣,風水不好。

曾經有一位進駐總督府的主人,大談「臺灣人的悲哀」。我倒是覺得,臺灣應該出個小說家,寫個以「總督府的悲哀」為主題的小說。或者說,應該有位風水專家,好好的研究一下,這個總督府的風水。

總督府,或者說是總統府,風水不好,有他的影響。進駐過總督府的人,有的死於任上;有的變得嘴角下垂,面目可憎;有的有了牢獄之災;還有的才下臺沒幾天,就連去香港的自由都沒有了,身上還帶背負著24個訴訟案。所以說,真正愛臺灣的人,實在是應該多多關心,這個總督府的風水問題。

總督府的風水不好,不管怎麼換總督,這個政府都是很難搞得好的。

在總督府前,短短的平埔大道的另一頭,有個圓環形的十字路口。在圓環邊,搭了一個很像是建醮的舞臺。有一夥人打扮得光鮮亮麗,頭戴峨冠,身繫博帶,傅粉抹朱,依依哇哇的,正在舞臺上唱戲。

在臺灣,只要是有人唱戲,就一定會有人,擠在下面看戲。我反正也是閑著,就湊過去看戲。這一夥演員,在建醮舞臺上,似乎是在演場武打戲。有的是舉著旗子跑龍套的;有的是紮著靠,插著令旗的將軍;有的在舞著劍,翻來滾去的對陣廝殺;演員們個個比手劃腳,煞有介事。對陣廝殺的,還經常會發出裂帛般的嘶吼聲,乍聽之下,很是詭譎嚇人。

我沒看懂,他們是在演什麼戲碼,為什麼要發出裂帛般的嘶吼聲。

「演得真好,只是我看不懂,可惜。」我不禁自言自語的說。

「很容易懂的。」我旁邊有位老卡卡,很主動的跟我說話。

我轉過頭來,看了看這位老卡卡。老卡卡的神情,看來睿智而又慈祥。睿智的人,看事情看得透徹;慈祥的人,讓人覺得舒服。我喜歡睿智而又慈祥的人。我不由得對他產生了好感,很想聽聽他的看法。

「這個戲,是在演些什麼呢?」我問。

「這是總督府演的歌仔戲,宣揚新總督的政策。」老卡卡說。

「故事的內容,是大俠的功夫好,打天下無敵手。」

「你看那個紮著靠,插著四根小旗的禿頭主帥,就是戲裏門派的大護法凌大將軍。」

「這個護法將軍,原來是讀軍校的,現在改行唱歌仔戲了,唱的很好。」老卡卡繼續說。

「讀軍校沒前途了,改行唱歌仔戲,很明智的。」我順著老卡卡的話,附和著說。

「戲裏的故事,是說過去的武林名門正派,不管是少林派,還是武當派,現在全都出局了。」老卡卡說。

說著說著,建醮的舞臺上,忽然又發出了一聲裂帛般的嘶吼聲,接著就是一陣緊鑼密鼓,臺下一陣鼓噪。

「現在是什麼門派,取代了少林武當,成為武林盟主呢?」我問老卡卡。

「現在臺上操演的是,《岩里派》的《小英劍法》。」老卡卡說,兩眼眯成了一條線,嘴角往下撇,似乎有些不屑。

「《岩里派》是什麼?」我問。

「《岩里派》源自於日本。二戰結束之後,一些日本浪人留在臺灣,化明為暗,發展出了一個功夫門派。這個功夫門派,叫做《岩里派》,一心一意想要恢復日本殖民臺灣的往日榮光。」

「日本人殖民臺灣時期,把臺灣人當次等公民對待。臺灣人沒有參政權,還要被迫更改自己的祖宗,留給自己的姓氏。」我說。

老卡卡看著我,搖了搖頭,沒有回答我的問題。我知道,老卡卡對於討論這個問題,沒有什麼興趣。

「《小英劍法》是什麼樣的劍法?」我轉移了話題。

「原來我也不懂。不過,我聽說這裏天天在唱戲,我就天天來看戲。我已經連續看了十天,終於看懂了。」

「哦。」

「《岩里派》一向尊崇日本,把日本當作恩主公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臺,搞了個《安倍三箭》。《安倍三箭》以失敗告終。臺灣《岩里派》的新掌門人蔡英文,上臺就搞了個《小英三劍》,與日本的《安倍三箭》相互呼應。」

「《小英劍法》的內容精華,就在於《小英三劍》。」

「你好好看看,那個凌大將軍,現在正在建醮舞臺上,一招招的操演《小英三劍》。」老卡卡要我注意看舞臺上的劍道。

我很注意的看著,那位紮著靠,插著四根小旗的主帥將軍的武打動作。

「每一劍,都有一個成語口訣。」老卡卡幫我解說《小英劍法》的訣竅。

「哦。」我很專心的聽。

「注意第一劍,是左邊刺一下,右邊刺一下。全是假動作,口訣是《虛以委蛇》。」

「有什麼作用?」我問。

「這一招是對付中國大陸用的。《小英劍法》對付大陸,就是《虛以委蛇,鬥而不破》。」

「總督府的就職演說,派代表參加WHA的做法與發言,用的都是這一招。」老卡卡說,笑了笑。

我仔細的看了看,臺上護法大將軍的動作,果然是左邊輕輕的刺一下,右邊又輕輕的刺一下,大將軍大聲吆喝,身段柔媚。一開始時粗暴的吆喝聲,與後來柔媚的身段,相互搭配,很是彆扭古怪。

「這個軍校出身來演歌仔戲的,果然是剛柔並濟,演得好啊。」我由衷的贊嘆。

「請注意第二劍,是頭頂刺一下,腳下再刺一下。其實都是虛招,口訣是《畫餅充飢》。」

「不是用來對付中國大陸吧?」我問。

「這一招是用來應付臺灣經濟問題。《小英劍法》應付臺灣經濟問題,就是《畫餅充飢,聊以自慰》。」

「是嗎?」我有些疑惑。

「小英應付臺灣經濟問題的對策,不論是生物醫藥、綠能科技、智慧機械、國防航太以及亞洲矽谷,還是新南向政策,以我看來,就只是《畫餅充飢》四個字而已。」老卡卡笑了笑說。

我很專注的看著凌大將軍的動作。凌大將軍手拿寶劍,果然是朝上輕輕的刺一下,又朝下輕輕的刺一下。大將軍出手時,毫不用力,寶劍緩緩遞出。一個迴旋轉身時,因為心不在焉,重心不穩,腳步踉蹌,還差點摔倒。

「哎呀!」我情不自禁的喝了聲倒彩。

「別緊張,看戲而已。」老卡卡說。

「這第二劍實在不好看,而且很快就會被人看破馬腳。」我說,搖了搖頭。

忽然之間,臺上發出了凄厲的嘶吼聲。先是凌大將軍凄厲的嘶吼,接著是眾演員跟著一起嘶吼,臺下有些人跟著大聲喊好。緊接著就是一陣鑼鼓喧天,熱鬧的很,演出到了高潮。

「這是《小英三劍》中的第三劍,也是最後的一劍。」

「他們在嘶吼些什麼?」我很好奇,演出的高潮,是如何到達的。

「《小英三劍》中第三劍的口訣,是《岩里萬歲》。」老卡卡說。

「哦,原來如此。」我恍然大悟。

「第三劍的意義,就是新任總督府,會堅定不移的執行《文化臺獨》的政策。」

「將來會把關公、媽祖都趕走嗎?」

「也許會換上三本五十六,或是東條英機,來入祀祭拜吧。」

建醮臺上,伴隨著凄厲的嘶吼聲,凌大將軍奮力擊劍,一副與汝偕亡的態勢,與之前的故作姿態,判若兩人。一個人為了自己的主子,竟然可以如此的拼上老命,看得我膽戰心驚。

「臺灣將來恐怕是《岩里派》一家獨大了。」我說,心中有些不安,隱約之間,還略感恐慌。

「將來會怎麼辦呢?」我問老卡卡,希望能聽他說些話,緩解我不安的情緒。

「我想,好戲還在後面,要養好自己的身體,走著瞧吧。」老卡卡笑了笑說。

我慢慢的踱步回到了我的山間林地。初夏的六月天,正是小黃瓜與菜豆枝繁葉茂,開花結果,有待採收的季節。俗語說,「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」。在南港中研院的胡適紀念館,展示了胡適寫的一個條幅,胡適以清瘦的字跡,寫下「要怎麼收穫,先怎麼栽」這樣的一句話。

什麼事情,都會有它的因果關係吧。總督府祭出了《小英三劍》,遲早會有它「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」的結果。

我往山中走去,逐漸逐漸的,林木愈茂,人跡愈稀。在一株大樹下,有一個大石頭,我在大石頭上坐了下來。太陽下山的速度很快,片刻之間,漫天雲光,就只剩下了微弱的餘暈,掩映折射在樹枝與樹枝,樹葉與樹葉的縫隙之間。

一陣微風輕輕吹了過來,兩三片樹葉輕款款的飄了下來。在山徑的小道上,大樹的庇蔭下,處處可以看到,在路邊滋長著的青苔。

我靜靜的呆坐著,忽然想到了,唐朝著名詩人王維的一首詩。詩是這樣的:

詩:《鹿柴》

「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返景入深林,復照青苔上。」


我印象中的王維是個才子,能詩能畫,精通音律。蘇東坡讚賞王維是《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》。

我坐在樹下的石頭上,看著黃昏的餘光返照,掩映折射在小徑沿邊的青苔上。我把《鹿柴》這首詩,輕聲的念了一遍。這首詩寫得真好,我想。有片刻時間,我陷於靜思之中,悠然品嘗著這首詩中的哲學意境。

當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全黑了。

「天黑了,回家吧。」我喃喃自語的說。

「好戲還在後面,要養好自己的身體,走著瞧吧。」在緩步回家的路上,我仿佛又聽到了,老卡卡跟我所說的話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