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(一)》2010/10/22

我認為講到中國二十世紀的詩人,毛澤東必然佔有一個極為重要的位置。

中國在宋朝之前,大多數的詩人寫詩,都有兩個重要的意義。一個是「詩以言志」,一個是「詩以證史」。「詩以言志」的意思,是以詩來表述自己的志趣;「詩以證史」的意思,是詩與歷史是可以互相佐證的。

中國古代豪傑的詩

中國古代很多英雄豪傑,都會寫詩。譬如項羽的《垓下之歌》:

力拔山兮氣蓋世,時不利兮駒不逝;
駒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?

劉邦的《大風歌》:

大風起兮雲飛揚,威加海內兮歸故鄉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?

還有漢武帝的《秋風辭》:

秋風起兮白雲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飛。
蘭有秀兮菊有芳,懷佳人兮不能忘。
汛樓船兮濟汾河,橫中流兮揚素波。
蕭鼓鳴兮發棹歌,歡樂極兮哀情多。
少壯幾時兮奈老何?

北魏的強人高歡,在戰爭途中,也會高聲和唱渾雄的詩歌《敕勒歌》:

敕勒川,陰山下,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
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。

這些詩歌作品,都很清楚而生動的描述了,當時歷史人物的心理狀態。這些詩,都具有一定的歷史參考價值。

古時候,文字書寫工具不發達,也沒有什麼印刷術。所以很多很實際的概念,必須要用非常精簡的詩歌形式來表達。能夠長遠流傳下來的詩歌作品,都是形式優美、觀點清晰、而且內容實際。

所謂的史書,都是後朝的人寫前朝的史事。譬如說二十五史的《新唐書》,是北宋的歐陽修編寫唐朝的歷史。其實歐陽修離唐朝的開國,已經隔了約四百年了。寫的人,與他所寫的時代,有很遙遠的時間距離的。但是詩人的詩,都是寫他在當時當下的感想。

所以要瞭解唐明皇「安史之亂」對當時社會的影響,讀歐陽修的《新唐書》是不夠的,一定還要去讀杜甫所寫的「三別」與「三吏」。詩人在當時所寫的詩,可以作為史實的驗證與補充。這就是我所謂的「詩以證史」的意思。

漢唐魏晉的詩的內涵,大都與當時的社會息息相關,都有詩以證史的意義。

到了現代的「新詩」,月朦朧鳥朦朧,既不精準,也不實際。我的好朋友李在中先生,對於現代新詩,給了這樣的定義:

「有一種現代文學體裁,是寫的人比看的人還要多,就叫做『新詩』!」

「怎麼會寫得人比看的人還多呢?至少應該相等才對。」我問李大師。

「有的現代詩人,自己寫的詩,自己都懶得看。哈哈。」李大師笑著說。

毛澤東熟讀中國歷史,他的詩既有「詩以言志」的風格,也有「詩以證史」的意義。

白話文學的大師胡適先生,對毛澤東詩的評價不高。可是我的意見相反,我認為胡適的詩,格局不大,偏向於風花雪月、顧影自憐,屬於南宋的小朝廷風情。毛澤東的詩詞,格局恢宏,有濃厚的漢唐餘烈。

毛澤東的千秋功過,且留與後人去說。本文就詩論詩,在此直抒個人讀毛澤東詩詞的感想與心得。

橫槊賦詩的君王詩人

中國歷史上,在毛澤東之前,最具有詩才的開國君王,應該是曹操了。曹操的四言詩,是魏晉南北朝三百多年以來的壓卷之作。曹操是政治家、軍事家、也是詩人。曹操的詩,很多是寫在戰爭途中。我們來看看這首著名的《龜雖壽》:

神龜雖壽,猶有竟時。騰蛇乘霧,終為土灰。
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
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。養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
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。
- 曹操《龜雖壽》

曹操在建安12年遠征烏桓,也就是從今天的河南,遠征東北的遼寧。曹操平定了烏桓,消滅了袁紹兩個兒子的殘餘勢力,得勝班師。這首詩,是在歸途中寫的。

這首詩很有意思。一方面曹操表述自己「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」,說明自己雖然已經年逾知命,依舊是雄心勃勃,意欲統一天下。

另一方面,曹操又說「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。養怡之福,可得永年」。曹操承認很多事是各有天命,做人要懂得養怡之福的道理。

曹操的《龜雖壽》,確實是詩以明志。曹操在寫完這首詩的第二年秋天,果然大舉南征,發動了著名的「赤壁之戰」。很不幸的,曹操戰敗了。

曹操在《龜雖壽》詩中所謂的「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」,還有「騰蛇乘霧,終為土灰」,似乎都成了他赤壁之戰敗績的預言。

曹操的《龜雖壽》還有一個有趣的解讀。一開始的八個字「神龜雖壽,猶有竟時」,說的是神龜縱使長壽,畢竟有歸天的時候。這句話也許是在暗指大漢王朝享國四百年,氣數由盛而衰。恐怕是該到結束的時候了。

大漢王朝既然氣數已盡,該會由誰來代漢而興呢?曹操的意思,是很清楚的。

毛澤東與曹操有很多相似之處。他們同樣都是思想“先進”的革命家;同樣都是開國的君主;同樣都是倚馬為文、橫槊賦詩的詩人;同樣都具備了“多權謀、善機變”的性格。

曹操有一句十分有爭議性的名言:

「寧教我負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負我」

毛澤東卻是這句名言的最傑出實踐者。

文學作品反映出了作者的性格。我們從以上的分析,可以理解,毛澤東詩的風格,與曹操詩的風格,會很接近的。

魏武揮鞭換了人間

從毛澤東的詩文,可以看得出來毛澤東對與曹操的偏愛。1954年,毛澤東在北戴河看著白浪滔天的的茫茫大海,寫下了一首《浪淘沙.北戴河》。這首詞,把他自己與曹操做了個穿越時空的結合。這首詞如下:

大雨落幽燕,白浪滔天,秦皇島外打魚船。
一片汪洋都不見,知向誰邊?
往事越千年,魏武揮鞭,東臨碣石有遺篇。
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。
毛澤東《浪淘沙.北戴河》

這首詞寫得很好,有情有景。前半段寫的是景,後半段寫的是情。在景致與豪情之間,毛澤東寫下了很完美的情景轉換與結合。這首詞中有一個呼之欲出的人物,就是 一千七百五十年前的曹操。「往事越千年,魏武揮鞭」,說的就是曹操在西元207年,平定了烏桓,來到了秦皇島。曹操祝捷於碣石,觀賞滔滔大海,寫下了一首著名的詩,叫做《觀滄海》。詩如下:

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。 水何澹澹,山島竦峙。
樹木叢生,百草豐茂。 秋風蕭瑟,洪波湧起。
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 星漢燦爛,若出其裏。
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。”
- 曹操詩《觀滄海》

曹操的《觀滄海》一開始就說到「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」。毛澤東的《浪淘沙.北戴河》 對此作了呼應,寫下了「東臨碣石有遺篇」。曹操的《觀滄海》接著提到「秋風蕭瑟,洪波湧起」,形容當時的情景是秋風起蕭瑟,浪高海水寒。毛澤東對此再度做了呼應,在《浪淘沙.北戴河》中寫下了「蕭瑟秋風今又是」。似乎是毛澤東在秦皇島,正與曹操進行神遊對話。

這首《浪淘沙.北戴河》中最精彩的幾個字,我認為是「魏武揮鞭,換了人間」。毛澤東的意思很清楚,一千多年之前,是你一代英豪曹操在此觀滄海寫詩篇;現在換了我當代英豪毛澤東,在此觀滄海寫詩篇。蕭瑟秋風今又是,江山代有豪傑出,足領風騷上千年。

從這首詞,可以看得出來,毛澤東對於曹操,是充滿了「英雄惜英雄」的情懷的。

中國歷史上,還有一個很有名的帝王詩人,就是「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」的南唐李後主李煜。

毛澤東對於李後主的文學作品的評價很低。對於一輩子都在搞革命、“與人鬥爭其樂無窮”的毛澤東來說,軟趴趴的無謂感嘆,是件十分無聊的事。

我的一個簡單看法是,性格決定了作品的風格,也決定了藝術欣賞的品味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