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一個星期就好了》2009/10/25

我坐在後座,不經意的看著他。

他的側面看起來很斯文,帶著眼鏡,頭髮看來很柔軟,但是夾雜著不少的銀髮。我想,他也有四十來歲了,也許已經往五十歲靠了吧。人到中年,也不知道除了順著既有的道路往下走,還能有什麼選擇。我懶懶的靠著車子的後座發呆。車子沿著臺北的仁愛路行駛,路旁的路燈在夜色中,有些黃濛濛的光暈。他似乎與一般的出租車司機不同,只是靜靜地開著車,一句話也沒說。

窗外也是一片安靜。我慢慢的收回了目光,看了看他的名牌。名牌上寫著他的名字,許從文。我心中一動,無可無不可的跟他說了一句話:

「你的名字跟一個人的名字一樣。」

「是的,沈從文」。他說。

然後,我倆都沒有再說話。我又回頭看著窗外。窗外飄著細雨,細雨似乎正在體貼地清洗臺北的灰塵。臺北的夜在細雨中,顯得格外的安寧。我輕輕的挪了下肩膀,無可無不可的說:

「沈從文寫他老家湘西的東西寫得很好;寫一些別的東西,也不太好。」

「要寫熟悉的,有感情的東西,才會寫得好。每個人都一樣。」他說,頭也沒回。



「嗯。」我瞧了下他握著駕駛盤的手。他的手指白皙細長,看來像是抓筆桿的手,我想。

車子拐了個彎,轉向了金山南路。回家的路,還有點長。我又說了一句:

「看來你原來不是開出租車的?」

「我原來是報社的編輯。報社倒了,我只好轉業了。」他說,依舊是言詞簡潔,沒有廢話。

我知道這個報社倒閉的事情。那一陣子,新聞還吵得蠻大的。報社有了巨額的虧損,決定要結束營業了。有的人很感慨,說這個報社的倒閉,象徵著臺灣文化的衰落。代表正統的新聞業者,敵不過八卦的新聞業者。

不過,我也有不同的看法。我的父親,其實一直都是訂閱這個報紙的。我看這個報紙也有幾十年。但是,慢慢的,我就不愛看這個報紙了。那時候,我剛從國外回來,在臺中霧峰的一個爛學校當教授。有一天,我看這個報紙的報導,竟然大篇幅讚揚這個爛學校是「臺灣的哈佛」。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就寫了讀者投書給這個報紙,報紙完全沒有理我。後來,我連花十塊錢買這份報紙,都不願意了。因為花了十塊錢買了厚厚的報紙,就是為了要很快拿去丟掉,還真的挺累人的。

報社的倒閉,到底是誰的問題?是時代變遷的問題,是激烈競爭的問題,還是自己的問題?我看是立場不同,觀點就不同吧。不過我想,倒閉者總該要檢討,為什麼是你倒閉,而不是別人倒閉吧。

“nada y pues nada y nada y pues nada” 我輕輕的自言自語,有點感嘆。

「這是海明威《老人與海》裏的句子。Nada 就是nothing. 報社倒了,也沒什麼,就這麼回事吧。」他也輕輕的說。

我沉默了一陣,他也沒再說話。車子上了中正橋,橋下的水漲得有點高。我快要下車了,在下車之前,我忽然很想問他一個問題。

「許先生,我可不可以請問你一個私人問題?」我問。

「請說」。

「你從報紙的編輯,文化事業工作者;轉業做出租車司機,好像不是讀書人的行業,會不會覺得有點不習慣?」我問。

「我當然會有尷尬的感覺,覺得自己混得太差。」他淡淡的說。

車子停在家的巷口。我下了車,付了錢。我覺得坐他的車還挺愉快的,於是我跟他揮了揮手,說了聲謝謝。

他沒有馬上離開,好像想再說些什麼。我看著他,他也看著我。然後,他搖下了車窗,微微的探出了頭,慢慢的跟我說:

「在臺灣中年失業,有家要養,沒有選擇。尷尬的感覺,其實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。只要一個星期就好了。」

「哦,我懂了,謝謝!」我再度的跟他揮了揮手,看著他搖上了車窗,細雨滑落在車窗上。

寓言:再尷尬的事情,只要一個星期就好了。呵呵。

^_^ 2009/10/25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