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吳偉雄》2009/9/18

吳偉雄是他的名字。小時候,吳偉雄還蠻喜歡他的名字的。真的,吳偉雄的名字既好聽、又好念;而且是含義深遠,又偉又雄,充滿了昂揚男子氣慨。雖然吳偉雄小時候,也不太了解昂揚男子氣慨是什麼意思,但是總會感覺到他的名字振奮人心,能讓大家很高興。

吳偉雄小的時候,功課很好。在臺灣嘛,只要是功課好,就是什麼都好。老師們都會經常稱讚他。

「同學們,你們知道這次月考,誰又是全班第一名啊?」文老師經常在班上,這樣的問同學們。

「吳偉雄!」同學們都會爭先恐後的說。

「對,這次全班的第一名又是吳偉雄!大家給他拍拍手。」文老師很驕傲的說。

在這個時候,吳偉雄就會站起來,雄赳赳氣昂昂的,去講臺上領考卷。

吳偉雄這三個字,在當時的中正國小,可真是響噹噹。常常在中正國小嘹亮的播音器中,會出現這樣的大聲廣播:

「請吳偉雄同學、吳偉雄同學、到教務處來;請吳偉雄同學立刻到教務處來!」

教務處要找吳偉雄幹嘛呢?通常都是要吳偉雄代表學校參加什麼作文比賽啦、書法比賽啦、或是什麼小牛頓科學競賽啦;學校的校慶,訓導處也會要吳偉雄來當典禮的司儀。

同學的父母們,都會跟他的同學說:「你看看吳偉雄同學,功課多好。你怎麼就不能跟他學學,讓我省點心?」

我記得那一天,踫到了王清河,王清河也是我們中正國小的同學。王清河回想到中正國小,就想到了吳偉雄,還有吳偉雄當年在中正國小的風采。

「那個吳偉雄,在學校好有名哦。在臺灣嘛,只要是功課好,就是大家的寶!」 王清河拍拍發福的大肚皮,笑呵呵的說。

「我的功課不好啦,老師從來沒有稱讚過我,呵呵。」王清河又拍了下大肚皮,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「沒關係,老師不稱讚你,你就自己多多稱讚你自己。反正只要有人稱讚就好,管他是誰。」我說,也順手拍了拍自己日益發福的肚皮。

在學校裏,我雖然不像吳偉雄這麼光芒四射,但是踫到重要考試,我也可以跟在吳偉雄的後面順利過關。所以,一路走來,他當他的榜首、我做我的孫山。說好說歹,我們畢竟都還是同校的同學。換句話說,等於是我看著他長大,他也看著我長大。

吳偉雄跟我很好。他曾經評價我是「貌似忠厚、頗具慧根」。因為這個「貌似忠厚、頗具慧根」的八字評價,是出自於吳偉雄之口,我實在是滿意到沒有話說。如果是王清河評價我「貌似忠厚、頗具慧根」,我大概會生悶氣生得很久。

有些時候,吳偉雄會來找我,跟我說說他心裏的事。每次他都說得不多,但是幾十年下來,也累積了不少。大部分的時間,我都是在聽他說話,偶爾我也會發表點我的意見。幾十年下來了,我給他的意見也累積了不少。

據說,「量變會產生質變」。一些小小的變化,一開始我們沒有感覺,慢慢的時間久了,我們再來比較今昔,才發現很多事情,已經產生了非常大的變化。所以有人說,「小時候胖,不是胖」。長大了的吳偉雄,也不是中正國小時期,我們眾生小子們,欣羡仰望的那個吳偉雄了。

甚至連吳偉雄這個響噹噹的名字,曾經是又「偉」又「雄」,充滿了昂揚男子氣的象徵,竟然也大大的受到了時代的影響。

「吳偉雄,你爸爸真會幫你取名字。吳偉雄,聽起來就像是個名人的名字。」那一天,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沒話找話說,跟吳偉雄稱讚起他的名字。

「嗨,我跟你說吧,我原來也很喜歡我的名字,又偉又雄的。可是有一天,一切都改變了,真是想不到啊。」吳偉雄說。

「哦?」我的眼神迷離,充滿好奇。

「那一天,我們台北動物園,忽然從澳洲進口了兩隻「無尾熊」。一隻叫哈雷、一隻叫派翠克,引起全台灣的轟動。小朋友們排了長長的隊,去動物園看那兩隻無尾熊。我忽然有種很怪異的感覺,每當別人叫我吳偉雄的時候,我都不知道,他到底是在叫我吳偉雄,還是在叫動物園的無尾熊。」

「這個.. 真是有點不幸。」 我很同情的說。忽然想到了我的一個好朋友,這個朋友的名字叫做王博坦。如果有同學叫他的名字,發音故意滑滑詭詭的,王博坦就會跟那個同學打架。幾年下來,王博坦因為經常打架,倒也磨煉得拳腳俐落,出手如風。所以,現在大家如果當面叫他的名字,都是字正腔圓、發音標準;基本上都不敢、也不會隨意走調。

不過同學們在背後,還是給王博坦取了個外號,叫做「王霸」。形容他不太好惹,與他打交道要小心為上。

吳偉雄與無尾熊,發音完全相同,的確是有點麻煩。這個問題比王博坦的問題,還要嚴重一點,我想。

「我忽然覺得困惑,我吳偉雄到底是誰?他無尾熊到底又是誰?為什麼我叫吳偉雄,他就偏要叫無尾熊;或者說,是他先叫無尾熊,還是我先叫吳偉雄?」

吳偉雄繼續說: 「無尾熊這麼受歡迎,我覺得很興奮。畢竟這兩隻傢伙的名字,聽起來跟我的一樣。另一方面呢,我又覺得很悲哀。悲哀的是,我這個吳偉雄再怎麼努力,到頭來,還是不如那兩隻無尾熊受重視。」吳偉雄說,面露困惑的神情。

「吳偉雄,那你何不直接去動物園看看無尾熊,為你的疑惑找答案?」 我說,想到了禪宗思想的因緣和合。也許吳偉雄與無尾熊之間,真有什麼神秘的銜接也未可知。我想吳偉雄應該好好的去看看無尾熊,一探生命的究竟。

「我去看無尾熊了。」吳偉雄輕聲的說。

「我隔著園子對無尾熊招招手,園子裏的兩隻無尾熊,也對我很友善的招了招手。呵呵,佛家講輪迴,講前世今生,隔著籠子,我忽然對無尾熊有了種很特殊的、很親切的感覺。」吳偉雄停頓了一下。

「我想,很難說我吳偉雄與無尾熊,到底誰是誰的前世,誰是誰的今生。我忍不住跟他們說,無尾熊啊無尾熊,我吳偉雄特地來看你們啦!」吳偉雄說。

我看著吳偉雄,突然之間,我也有點正在隔著籠子,看無尾熊的感覺。

想了想,我說: 「你做得很好。很少人是能夠像你這麼的提得起、放得下的。」

說真的,吳偉雄可以選擇與無尾熊敵對、可以選擇與無尾熊漠不相干、也可以選擇與無尾熊結緣。吳偉雄最終還是選擇了與無尾熊結緣,這的確是件值得讚揚的好事。

「那一天,我又去看無尾熊了。兩隻無尾熊,忽然同時對我眨了眼睛。我感到一陣昏眩,有了新的領悟,又有了新的困惑。我仿佛覺得,存在一個共同的靈魂,在我與無尾熊之間悠來悠去。嘿,我很喜歡這種感覺。撲朔迷離的感覺,總能帶給我一種迷幻式奇特樂趣。」

「哦?」我看著他,也覺得很有樂趣。

遠方傳來了綿延清脆的鐘聲,在耳畔的微風中,似乎可以聽到細微的回響。隱隱約約的,有個很輕很輕的聲音在說:

「吳偉雄與無尾熊,本來就沒什麼差別。除了你自己,又有誰會在乎,你到底是吳偉雄,還是無尾熊?」

我再仔細聽聽,又是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。

自從吳偉雄與無尾熊建立了靈魂分享的關係之後,吳偉雄就會常常去找無尾熊告解交心。又過了好一陣子,吳偉雄與無尾熊的關係,越來越緊密了。偶爾,吳偉雄也會告訴我,他去找無尾熊「告解」的心得。

「我有個疑惑,昨天去找無尾熊告解。告解完了,我也就放下來了。」有一天,吳偉雄跟我說。

「你能有這麼好的告解對象,真讓我羡慕。不像很多人,要經過廟公才能接近菩薩;要經過神父才能接近上帝。」我很誠懇的說。

「哦,我問無尾熊,為什麼我讀書讀得好,但是在事業上,總是覺得懷才不遇呢?」

「你聽到答案了?」我很好奇的問。

「無尾熊沒有跟我說什麼,無尾熊只是蹲在樹上發呆,我也跟著發呆。過了一會兒,無尾熊好像睡著了。我愣了一下,忽然就想通了。」吳偉雄說。

「哦,你想通了?」我說。

「我讀書讀得好,但是沒有被訓練過如何當一個好的領導者;又因為讀書讀得好,自視甚高,也當不了一個好的被領導者。」

「我既不能當一個好的領導者,又不能當一個好的下屬,自然是懷才不遇了。」吳偉雄淡淡的說。

「千萬不要成為抑鬱以終。」我馬上順著他的話說。

「我每次去看無尾熊,都是眼看著無尾熊發呆,自己也跟著發呆。呆著呆著猛地一醒,有些事也就忽然清楚了。雙方都沒有講話,神奇呵。」吳偉雄說。

「是啊。廟裏的菩薩,為什麼都是那麼的有智慧,就是因為菩薩們都不講話。菩薩一講話,就顯得沒智慧了。」我再度隨聲附和。

幾年又過去了。這一陣子,發生了金融海嘯,經濟很不景氣,公司普遍都在進行縮編。吳偉雄的公司也新進了一些拼得要死的毛頭小子。大家都隱隱的感覺到,大老闆正在大力進行新陳代謝。新進來的毛頭小子,成了老闆的新寵。資深員工的日子,真是越來越艱難了。

在金融海嘯的高潮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動物園忽然引進了兩隻大熊貓,一隻叫「團團」,一隻叫「圓圓」。有的好事之徒說,動物園的熊貓,可以帶動臺灣的內需觀光市場,是給臺灣的低迷經濟,打上一劑強心針;也有另外的好事之徒說,團團圓圓不懷好意,在四川臥龍的熊貓基地,已經受過長期的思想訓練,準備在臺灣做共產黨的地下黨,完成統戰任務,而且會定期向北京中南海彙報工作進度。總之,我自己的看法也經常搖擺,一下子覺得張三說得有理;一下子又覺得李四的見解深刻。



又過了一陣子,不管是張三還是李四的意見,我忽然都沒有興趣了。偶爾,我會對著熊貓靠著樹幹吃竹子的照片發發呆;偶爾,我也會看看 Discovery 頻道播出的熊貓生活的的紀錄片。我也知道熊貓的生活棲息地,原來在雲南貴州陝西四川都有很大的一片;現在急速萎縮,只有在秦嶺的局部地區,才存在野生熊貓,也不過只剩下有幾百隻,快要絕種了。

我想,不管我們叫他熊貓還是貓熊;不管我們說他們是「強心針」還是「地下黨」;大概50年之後,他們都會從地球消失了。在那個時候,張三與李四的爭議,大概就可以休兵了。

「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」我輕輕的念了魯迅的名句;順便補充了一句我的註解: 「團團圓圓爭議在,張三李四口水多」。

過年的時候,團團圓圓果然來了。團團圓圓一登臺亮相,立刻引起轟動。臺灣的小朋友們,排著長長的隊去看貓熊團團圓圓。禮品店裏,充滿了毛絨絨的大小貓熊玩偶。團團圓圓的明星效益,比當年的無尾熊「哈雷」與「派翠克」,的確是強的多了。

我有了頓悟。我想,不管是人還是貓熊還是無尾熊,「藝名」是很重要的。貓熊的藝名團團圓圓,就是比無尾熊的藝名哈雷與派翠克,要「高妙」一些。察微知著,老共的統戰能力,畢竟是比澳洲人民,要厲害多多。

只是動物園無尾熊的日子,似乎越來越落寞了。

這個星期,吳偉雄的日子也很不好過。公司的江總,作風壓霸。在開主管會議的時候,對於新來的小楊,是笑容可掬、讚不絕口。對於吳偉雄,一直是擺個臭臉,多加斥責。開完了會,笑裏藏刀的李顧問,還特地跑來假意關懷,問吳偉雄需不需要他幫忙介紹工作。

吳偉雄很清楚,李顧問這個傢伙,根本就是個宮廷鬥爭的老混蛋。李顧問是江總的東廠,每天就是專門揣摩江總的意思,來上下「瞧事」。江總剛好也可以利用李顧問來借刀殺人,所以江總雖然知道李顧問不是個好東西,也很樂意把李顧問放在身邊用著。

這次開會,李顧問揣摩江總的意思,也許就是希望吳偉雄最好主動離職。所以李顧問就特地跑來找吳偉雄磨蹭磨蹭,看看是否有機會見縫插針,幹點事可以去跟江總表功。

「什麼叫做幫我介紹工作?根本就是暗示我離職。李顧問這個老賊!」吳偉雄看著李顧問,情緒很壞。吳偉雄對李顧問的行徑很不齒,但是又不能得罪李顧問,只好面帶微笑,低聲下氣的跟李顧問說:

「謝謝李顧問對我的關愛。江總也是對我愛之深、責之切、所以剛剛開會的時候,才會對我暮鼓晨鐘一番。我一定要加倍努力,才不會辜負江總與李顧問對我的期望。」

「是啊,偉雄,我會跟江總表達你的意思的。」李顧問笑了笑,很親熱的拍了拍吳偉雄的肩膀。

看著李顧問離開,吳偉雄不免一陣抑鬱。這個李顧問,不學無術,每天樓上樓下嚼舌根兜兜轉;在公司裏竟然也是薪水高、權力大,大家對他都十分的忌憚。

「讀書讀得好,又有什麼用呢?看看這個李顧問吧。」吳偉雄不禁嘆了口氣,搖了搖頭。

周末,吳偉雄帶著鬱悶的心情,換上了運動衫,去動物園找無尾熊。吳偉雄知道貓熊現在是個大熱門,無尾熊必然受到冷落,無尾熊的情況,也許不太妙吧。

果然,貓熊館是人潮洶湧、大排長龍。無尾熊館是冷冷清清。

「嗨,無尾熊,你好。我吳偉雄來了。」吳偉雄對著那隻趴在樹上的無尾熊說。

趴在樹上的無尾熊動也不動,手爪抓著樹幹,大大的頭靠在手臂上,毛茸茸的灰色大耳朵,軟軟的垂下來,眼睛眯成細細小小的線。吳偉雄看著無尾熊,忽然發現無尾熊的鼻子又黑又粗又大,而且是越看越可笑。

「哎呀,怎麼搞的,無尾熊的鼻子,看起來好像一個掀蓋式的手機啊?」吳偉雄想,我跟他這麼熟了,怎麼以前都沒有注意到?誰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?

無尾熊依舊趴著,沒有任何反應。

吳偉雄的身邊坐過了兩個年輕人。那個女孩嬌嬌的跟旁邊的男孩說, 「熊貓好可愛喔,一副憨厚憨厚的樣子。可是怎麼他們屁股的部位,看起來髒髒黃黃的啊?怎麼沒有人趕快幫他們洗洗乾淨呢?」

「我已經上網查過了,熊貓喜歡拿屁股在草地上磨擦,是要清除身上的蟲蟻。所以看起來會是土土黃黃的顏色。」男孩在解釋給女孩聽,對自己的早有準備,有問有答,感到得意極了。

「哎喲,你真棒。」女孩又嬌嬌的說,一副對這個男孩很崇拜的樣子。

男孩跟女孩,一邊說話一邊走了過去,對無尾熊只是漫不經心的瞧了兩眼。無尾熊依舊懶懶的趴在那裏,鼻子像是個掀蓋的手機,是個暗灰色的手機,還略微有些油亮。毛茸茸的大耳朵,軟軟的垂下來。

吳偉雄忽然覺得有點感慨、也有點哀傷。這一下子,身邊也沒有其他遊客。吳偉雄怔怔的看著無尾熊,無尾熊似乎也在怔怔的看著他。彼此一陣茫然。

然後,吳偉雄心中一動,對著看似離他遙遠,感覺又很貼近的無尾熊,慢慢的念了一首詩:

“無尾熊、無尾熊,昔日風華今在否? 縱使貓熊成新寵,也應開懷見舊友。”

四周一片沉寂。吳偉雄看到無尾熊慢慢睜開了眼睛。然後,吳偉雄似乎聽到了從柵欄的牆壁,傳來了回聲。一個字一個字的,吳偉雄聽得很清楚:

“吳偉雄、吳偉雄,昔日風華今在否? 縱使貓熊成新寵,也應開懷見舊友。”

「哦。」吳偉雄微微的仰起了頭,閉上了眼睛。從嘴柵欄的牆壁,再度傳來了回聲。這次聽起來好像是:

“吳偉雄、無尾熊,昔日風華今在否? 縱使貓熊成新寵,也應開懷見舊友。”

吳偉雄睜開了眼睛,看著無尾熊。無尾熊忽然對著吳偉雄有力的眨了眨眼,快速的在樹上爬了起來。吳偉雄有了領悟,抬起了手,對著無尾熊搖手打招呼。心中對著無尾熊說:

「嘿,無尾熊,你說的對。管它什麼團團圓圓、熊貓、熊貓、江總還是李顧問,這些在你我之間,統統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不管是你無尾熊還是我吳偉雄,都要學會“不論何人成新寵,都應開懷見舊友”!」

吳偉雄覺得很開心,再度抬起了手,對著無尾熊搖手。而靠在樹上的無尾熊,忽然轉過了頭來。無尾熊那可笑的、像是掀蓋式手機的鼻頭、正對著吳偉雄;然後,無尾熊也對吳偉雄抬起了手,悠然的搖搖手打招呼。

「哦,謝謝你啦,無尾熊。」吳偉雄輕輕的說,心頭覺得好充實。

「哦,謝謝你啦,吳偉雄。」很快的,傳來了回聲。似乎是聽到了無尾熊在說話。

^_^ 2009/9/17

《薛子補註》:

吳偉雄寫無尾熊這首詩的靈感,是來自於唐朝詩人韓翃的一首詩,叫做「章台柳」:

“章台柳,章台柳。昔日青青今在否,縱使長條似舊垂,也應攀折他人手。”

「章台柳」這首詩,是在說一個故事。韓翃是唐玄宗時代的人,他與他的愛人柳小姐居住在京城長安著名的章台街。章台街之所以著名,是因為很多詩人、藝術家與美女們都住那兒。

後來韓翃考中了進士。在韓翃分發官職之前,他決定先回到江東的老家探親。 柳小姐就留在長安的章台街等韓翃回來。

不幸就在這一年發生了「安史之亂」。安祿山的軍隊打進了長安,天下大亂。韓翃與柳小姐,也分離乖隔,不知何時才能相聚。韓翃思念柳小姐,寫了這首「章台柳」。

這首詩的表面意思是說,章台街的柳樹是否青青如昔呢?就算章台柳青青如昔,在混亂中,恐怕也被人攀折糟蹋了吧?

詩的實際意思是說,自己的愛人柳小姐。不知是否清純如昔?就算柳小姐嬌美如昔,在亂世中,恐怕也很難保全清白吧?

這首詩有二層意思。一層是表面的意思,一層是實際的意思。這就是所謂的「隱喻詩」。

吳偉雄這首詩也是隱喻詩:

“無尾熊、無尾熊,昔日風華今在否? 縱使貓熊成新寵,也應開懷見舊友。”

表面上,這首詩說的是「無尾熊」,其實也是在說自己「吳偉雄」。

吳偉雄於無尾熊雖然在動物學的分類上,不是屬於同一類,但是能在動物園,隔著籠子遙遙相對,心靈契合,也真是令人羡慕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