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有愛的地方就是家》2016/12/9

生物學的基因配對十分有趣,我的兩個女兒,也不知道是如何的基因配對,從一生下來,兩人性格的差異就很明顯。

大女兒比較理性,有些酷,冷酷的酷。小女兒很熱情,也很不吝於表達自己的熱情。大女兒從小對於繪畫藝術就有興趣,小女兒卻是擅長於球類比賽。大女兒的對於金錢財富,不怎麼在意;小女兒從小就關心,爸爸與媽媽的收入問題。

記得她們還很小的時候,大女兒大約14歲,小女兒10歲吧,有一次大女兒就跟我們說:「將來妹妹開公司了,我來幫她。」

性格影響命運。兩個女兒後來在美國讀大學,大女兒讀的是藝術,小女兒讀的是行銷管理。大女兒讀完藝術,果然是收入菲薄。小女兒大學一畢業,就在波士頓當地的一家廣告公司上班。妹妹的薪資收入,很快的就超過了姐姐。

兩人的性格不同,選擇的發展路徑也不同。我給女兒們的建議是,「先選對的事情做,再把事情做對。」(Do the right things first and then do the things right.)

大女兒當了幾年收入菲薄的「畫家」,辦過一次畫展,只賣出了一張畫,是媽媽暗中買的。慢慢的,大女兒對於她所嚮往的藝術家生涯,有了比較務實的體會。她有一次跟我說:

「In the capitalist society, art is rich people`s toy. An artist has to play their game.」(在資本主義社會,所謂的藝術,其實是有錢人的玩具。要當一個藝術家,就要依照他們的規則玩游戲。)

後來有一天,大女兒與小女兒發生了一些爭議,小女兒跟大女兒大力灌輸「錢財重要」的觀念。據小女兒說,這次的爭議,雙方碰撞的很激烈。這一次的碰撞,也許對於大女兒調整她的生涯規劃,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

我跟大女兒說,我對他們的期望是三個獨立,「經濟獨立,思想獨立,行為獨立。」這三個獨立之間,還是有關聯性的。

第一,經濟不獨立,什麼都談不上。第二,思想不獨立,也無法產生什麼有意義的獨立行為。至於這三個獨立的重要性順位如何排列,就因人與因狀況而異了。

也許大女兒也領悟到,作為一個純粹的藝術家,是無法滿足基本的「經濟獨立」。所以大女兒後來決定,從畫家的生涯道路,轉向了建築與設計。

大女兒說,建築結合了藝術設計與工程實體。自己的所參與的藝術設計,最終可以成為建築實體呈現在街頭,這樣的感覺會很好。

大女兒轉行到南加州建築學院讀了個建築碩士學位,再在洛杉磯的一家建築師事務所工作。所謂的山不轉人轉,大女兒終於轉業達標,完成了我對於她的「經濟獨立,思想獨立,行為獨立」的預設期望。

同時小女兒認為搞廣告,就應該離開波士頓到紐約,紐約畢竟是國際商業中心。所以,小女兒發揮了她個人魅力的運作技巧,一年之後,她就成功的轉調到同一家公司的紐約分部。

小女兒的這家公司是法國公司,所以紐約是分部,不是總部,總部在巴黎。

大女兒雖然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,但是她對於她所嚮往藝術家生涯,一直是縈然於懷。之前,大女兒曾在紐約的古根漢博物館,與藝術家徐冰的紐約工作室都工作過。大女兒一直認為,紐約是美國的藝術中心。紐約的藝術氛圍,遠遠的超越美國其他的任何城市。

大女兒對於紐約一直無法忘情,加上妹妹也在紐約,所以大女兒在紐約的一家建築師事務所找到了工作,在去年的年底,她搬到了紐約。

美國著名歌手,法蘭克辛納屈有一首非常著名的歌,《紐約,紐約》。我聽著這首歌,就可以想像到,我大女兒再回到紐約的心情:

「Start spreading the news, I'm leaving today.
I want to be a part of it, New York,New York.
These vagabond shoes, are longing to stray
Right through the very heart of it, New York, New York.」

(YouTube: New York, New York

兩個女兒在紐約合租了一個公寓,我非常高興她們兩姐妹,在散居多年之後,終於又住在一起。大女兒是藝術家,把她們的公寓內部,添加了藝術家的性格風采。小女兒負責挑選採購盆栽,讓公寓裏,有生命力。女兒們寄給了我一些她倆的公寓照片,基本風格是明亮、簡單、有藝術感,也很符合我的風格。

我在上個月,11月21日,到紐約去看女兒,一起過了感恩節。感恩節當天,我們推辭了朋友們的熱心邀約,就我們自己一家人團聚。女兒們自己做了火雞與牛排,做為感恩大餐。我跟女兒們說,這是我所吃過的最棒的home cooked steak.

我的小女兒問我:「爸爸,你覺得我們的公寓怎麼樣,你覺得好嗎?」

我很高興的說:「Yes, I feel like home, and home is where love is.」

兩個女兒的中英雙語都非常好。所以,我用中文又說了一遍:「是啊,我很喜歡妳們的公寓。我覺得就像是回到了家,有愛的地方就是家。」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