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 《臺商在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》2006/2/1

我們在高爾夫球場打高爾夫球,做出了非常優美的姿勢,呼唰的一桿揮出。最漂亮的球,就是以 45 度角的弧度飛出,然後完美地落在視野的盡頭。

這個45度角的弧線,是一個拋物線。拋物線是兩個力量的結合向量。一個是球桿擊球的力量,一個是地心引力 。球桿擊球的力量促使球往前飛,地心引力促使球往下墜。最終讓球掉落在地上。

這就是我要說的拋物線理論。

臺商在大陸經商,必須面對在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。臺商努力經營企業,好像是在努力揮桿擊球,球很漂亮的飛出。但是,會有一股力量,把球往下拉。最後。臺商的經營曲線,就會像個高爾夫球的拋物線,無可避免的掉落在地上。

這個往下拉的力量,就是大陸的官僚政治。

我的“臺商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” 就是以下述的模型來描述:

向上的力量(臺商的努力)+ 向下的力量(大陸的官僚政治)
= 高爾夫球拋物線(臺商的宿命週期)



上圖:“臺商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”圖

這個“臺商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” 的模型在描述一個觀念。就是,臺商的企業命運,取決於兩股力量。一股力量是向上的力量,來自於臺商的努力;另一股力量是向下的力量,來自於大陸的官僚政治。最後,大陸的官僚政治會把臺商的努力拉下去,形成了一個以拋物線前進的弧形臺商宿命週期。

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臺商的努力與大陸官僚政治之間的互動,好像也符合牛頓的第三定律,“反作用定律”。臺商不努力,就不會感到大陸的官僚政治的厲害。臺商努力的程度越高,大陸官僚政治牽制的反作用力就會越大。

以下是我對與我的拋物線理論的分析。包括了生命週期理論,大陸官僚政治介入外商企業經營的法理基礎,以及大陸官僚政治介入外商企業經營的必然性。

1.企業的生命週期論

一個自然人,如你如我,都會經歷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的各個時期。一般而言,一個自然人很難活過100 歲。中國的歷代朝代,也都會經歷初盛中晚各個階段。中國各個朝代的生命週期,超過不了300 年。譬如明朝是276年,清朝是267年。對於一個企業來說,它的生命週期更短。有一個簡單的換演算法則,企業的一年,約當於自然人的4.5年。所以一個10年的公司,老化的程度,約當於一個45歲的自然人。一個企業能夠存活20年,相當於一個90歲的老人,是很不容易的。

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,企業的生命其變得更短。高科技的公司,可能平均壽命不到5年。企業的一年,幾乎等於自然人的10年了。

企業老化的原因,來自於兩方面。一方面是內在老化因素。公司的員工都會很快的學會如何可以因循怠惰,相互文過飾非。一方面是外在的老化因素。環境每天在變,公司原來的競爭優勢,很快的就會自然消失。

有句話“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”。經營企業也是一樣,有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

唐朝的詩人劉禹錫有句詩話:“沈舟側畔千帆過,枯木前頭萬樹春”。

你倒下了,很自然的,會有很多的新生命力跨越你的身旁,昂揚而過。

外商在大陸經營企業,它的生命週期會更短暫。因為,大陸的官僚政治會介入外商的企業經營,造成不利的影響。




2.官僚政治介入企業經營的法理基礎

在大陸,外商企業的經營會與大陸的官僚政治,必然會發生關聯。我正在寫一本書,叫做“衙門學”。衙門學就是在說明大陸的衙門(官僚政治)的運作的規律與它的影響。

為什麼大陸的官僚政治必然會介入外商的企業經營呢?我的分析如下:

2.1. 中國大陸的大政府政經觀念

中國大陸是以社會主義立國,社會主義基本上是大政府的立國觀念。政府的影響無所不在。這個立國的觀點,與自由經濟學派的開山祖師,亞當史密斯的“The best government governs the least.” (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) 的觀點是截然不同的。

在大陸大政府的立國基礎之下,政府是什麼都會管,什麼都可以管。加上外商企業的代表經濟利益,所以,官僚政治自然會與外商的經營發生關聯。

大陸的政府官僚也很熱衷於這種大政府的觀念。因為他們管得越多,代表能在其中獲利的機會就會越大。所以,大陸要想從大政府走向小政府,要讓官僚們放棄手中的權力,是件非常困難的任務。

2.2. 外商灰色地帶的運作

大陸經歷了史無前例、無法無天的十年文革。在政治經濟體制上,在短短的30年間,從極端的集權,走向市場經濟,確實是件非常艱難的工作。因此,我們可以理解,會面臨很多很多轉型的問題。在轉型過程中,很多法制很難定得清楚、法制的執行也會有很多實際上的困難。中國政府,在國家長期利益的考慮下,也必然會設法防範與制約外商。

理論上來說,每個國家都會希望利用外資來發展國內經濟效益,但是又不希望外商阻礙到國內產業的發展。因此,理論上來說,大陸政府,一定會在各種可能的範圍之內,從外商吸收養分,來扶植自己的國內企業。但是,對外商又要能夠掌握得宜。最好能夠呼之即來,揮之即去。

近代的政治經濟學,也有一些理論在捍衛國家的保護政策。譬如幼稚工業論,認為國家應該保護自己的國內工業,就像父母保護未成年的子女。也有策略性貿易政策的理論,譬如歐洲國家就為了整體經濟策略的考慮,不顧成本,大力扶植空中巴士公司(Airbus Co.),與美國的波音公司相對抗。

因此,臺商在大陸經商,會面臨兩個根本的問題。這兩個問題的關鍵因素是在於立法模糊、以及執法隨性。這兩個問題的說明如下:

問題一:灰色的運作基礎

因為法制不明、或是法治很不合理,臺商為了要在大陸求發展,就會採取權宜之計,進行灰色地帶的操作。也就是說,臺商企業運作的法理基礎可能是有點模糊不清的。譬如,與大陸國營企業的合資合作,在資產所有權的認定上,從嚴格的法律觀點來看,是容易有爭議的。舉例來說,臺商如果要在大陸經營網路行銷公司,在大陸的法律上來說,何為合法何為非法,可能會很模糊。這種模糊,也有可能是政府刻意造成的。

臺商運作的法理基礎如果是灰色的,一旦發生問題,就很容易引發爭議。 所以臺商會面臨兩難,如果完全要合法,幾乎就無法經營。如果要想掌握商機,就要走灰色地帶。行走灰色地帶,如果賠了錢很不幸,沒什麼人理你;如果賺了錢了,就會出現合法還是不合法的爭議。

問題二:政府官僚有主控權

因為大政府的立國理念,加上法理刻意的模糊,政府官僚會有一定的權力操作空間。臺商的問題是,一旦面臨要與政府官僚踫撞,It will be at their mercy,會相當的被動。因為,臺商所面對的是一個龐大而敵我意識分明的政府體制。這個政府體制,有密密麻麻的利益交換的關係。當政府官僚們決定要整你的時候,你就註定了必敗的命運。

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家,馬克斯,曾經說過一句話:
“國家無非是一個階級用來壓迫另外的一個階級的機器”。

大陸官僚們當然很明瞭如何適當使用國家權力的好處。

3.官僚政治介入企業經營的必然性

中國社會主義的大政府觀念,加上法理不清的問題,造成了官僚政治介入外商企業經營的法理基礎。 有了法理基礎,官僚政治是否就會必然介入外商的企業經營呢?我認為會的。我的分析如下:

3.1. 中國的官場文化與風險分擔

一個國家希望利用外資,來發展國內經濟效益,但是又不希望外商阻礙到國內產業的發展,是很正常合理的。

但是在政治上軌道的國家,政治官員非常重視工作倫理(Work Ethics)。比較不會利用職權,為個人謀私利。在中國的官場,所謂的官官相護(Cover You Up)是一個普遍性的文化。

大陸官僚習慣於到處開會,結交朋友。結交朋友的一個最大的好處,就是建立綿綿的關係網。關係網的進取意義,就是增加了合作賺錢的契機;關係網的防守意義,就是出了問題,能夠找得到人幫忙。

中國官場的臨一個文化特質,就是一旦有人出了事,會被認為是倒了黴 的弱者。幫他開脫的人,給人的感覺是在做好事。依法讓人入罪的人,反而會惹人厭惡。一般而言,如果官僚出了事,大家都會彼此設法,讓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
我過去在大陸與新聞出版署有過合作關係。後來,我們的權益被官僚系統給侵佔了。在一群官僚官官相護之下,民間權益被侵佔的問題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知名的歷史學作家黃仁宇先生,寫了一本“萬曆十五年”。對於這些官場文化的問題,做了些深入的闡述。

因為有這樣的官場文化,所以,官僚們利用權力,介入企業經營巧取豪奪、趁機撈錢的風險不是很高。

3.2. 現代商業觀念的薄弱

很多外商在大陸的運作,是在法令的要求之下,與政府機關合作或合資。對於大陸官僚來說,如果你賠錢了,他們會覺得是你的實力不夠。但是如果你賺錢了,他們會認為是因為他們給了你營運的權利,所以他們的貢獻最大。 因此,很多大陸官僚會有一個心態。他們認為,利潤的分配,你不應該多過於他。

對於外商來說,會認為官僚們基本上只是個權力仲介(Power Broker)。利潤的產生,主要是來自於經營。所以,對於利潤的分配,雙方很容易有不同的看法。

最後,大陸的官僚就會用他手上的權力,來掠奪他認為他應該得到的報酬。而且他認為他這樣做,完全有道理。因此,官僚們經常會理直氣壯的要求 介入外商企業的經營。

3.3 官僚權力與收入的失衡

一個政府的高級公務官僚,譬如局級幹部,他的月收入可能不到三千元人民幣(合臺幣一萬二千元)。但是,他可以很輕易的運用手上的權力,帶給他一年五十萬人民幣的額外收入。官僚手中的權力,與他們的薪資收入,相比之下,落差很大。

對於這些政府官員來說,他們一樣想要把兒女送到國外讀書、一樣會想替自己的親人買個好房子。我認識很多的政府官員,也一樣要去打高爾夫球、參加高級俱樂部。因此,當收入根本無法滿足自己的基本生活欲望的時候,官僚們就會情不自禁的運用手上的權力,來幫自己創造收入了。

3.4.官僚對權力的缺乏安全感

大陸官僚們對於手中的權利,也會充滿不確定感。我在北京也會常常聽到官僚們跟我開玩笑,說他們的權力,不值一張3克重的紙。意思是說,只要一張3克重的調職檔(等於是臺灣 A4 的紙),就可以結束官僚手上的全部權力。

官僚們的權力,隨著政治風向的變化,說沒有就沒有。所以官僚們對他們的權力,不會有安全感。

“有權不用,明日作廢”。官僚們很清楚,如果佔了肥缺,很容易搞錢。如果被送進了清水冷衙門,要想搞錢可就難了。

所以大陸有所謂的“60歲症候群”。有很多幹部依照規定要在60 歲前退職。於是,官僚們必須在大限來臨之前,趁著手上還有權力的時候,趕快多多搞錢。

總而言之,大陸的官僚們因為 1)官場風險分擔的文化;2) 現代商業觀念的薄弱; 3) 官僚權力與收入的失衡; 4) 官僚對權力的缺乏安全感
所以,官僚政治介入外商企業經營有它的必然性。

4.結論 - 臺商大陸經商的拋物線理論

企業本身都有它的生命週期。生命週期的長短,一是取決於公司內部老化的速度,另一是取決於外在環境的變化與挑戰。臺商在大陸經營企業,還必須面對另外一股向下的拉力,就是大陸官僚政治的破壞力。

大陸官僚政治的破壞力,是一種反作用力。如果你的企業經營不善,政治官僚對你的興趣不大。因此,政治官僚介入的破壞力度不會大。但是你的企業經營得越成功,政治官僚們就越會覬覦你。因為你代表的是經濟利益。因此,你的企業的成功,就代表一種吸引力。這種吸引力,會很自然的帶來相應的政治官僚破壞力。這就是我所謂的反作用力。

官僚政治介入企業經營, 有它一定的法理基礎。官僚政治介入企業經營,也有它的必然性。我們可以預期,很多臺商在大陸經營企業,只要是經營成功了,就必然會引導出官僚政治所帶來的下墜的力量。兩股力量的結合,會形成一條事業發展的軌跡。這條軌跡線,會是條拋物線。這條拋物線的落地時間,是取決於向下的力量的強度,也就是大陸政治官僚的破壞力的強度。

這個理論的實質性意義是,臺商在大陸經商,會有一個生命週期。臺商經營成功了,大陸的政治官僚必然會介入。大陸政治官僚的介入,必然會對臺商的企業經營產生破壞力。這個破壞力,會加速終結臺商企業的生命週期。

Guru 2006-02-01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