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對中日關係的預測》2017/6/2

過去一年來,有關於亞太地區的國際局勢,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首先,2016年6月30日,杜特蒂當選為菲律賓總統,大幅度改變了菲律賓的外交政策。菲律賓不再對美國俯首帖耳當小弟,決定選擇走向親中的道路。

菲律賓這樣做,是基於國家利益的考慮。菲律賓在亞太地區當美國的小弟,得不到什麼經濟利益。但是走親中的道路,中國可以向菲律賓進口大量的農產品與海產品,可以帶給菲律賓大量的觀光客,可以幫助菲律賓修建公路與港口,可以幫助菲律賓建構現代的通訊系統。

另一方面,杜特蒂要大力掃毒。美國對於杜特蒂的掃毒動作,說三道四。認為杜特蒂的一些做法,侵犯了人權。杜特蒂認為,掃毒還要尊重毒梟的人權,掃毒的動作,豈不是在自縛手腳?掃毒是杜特蒂的施政重點。掃毒如果效果不彰,杜特蒂將失信於他的選民。因此,杜特蒂在這一方面,與美國有矛盾,無法讓步。

中國的外交政策,有基本原則,也就是所謂的「和平共處五原則」。其中包含了「互相尊重主權與領土完整」以及「互不干涉內政」。中國一貫奉行「和平共處五原則」。因此,中國認為,杜特蒂如何掃毒,是菲律賓的內政問題,中國完全不予置喙。

杜特蒂改弦易轍,背離了親美路線,走向親中路線,一是因為國家經濟利益的考慮;二是因為行使國家主權施政,不願意被美國干涉。

菲律賓走向親中路線,影響很大。美國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鏈,因為菲律賓的「變節」,而門戶大開。我認為,菲律賓的「變節」,還會有他的「骨牌效應」(Domino Effect),它會直接或是間接的影響其他的國家,效法菲律賓,或多或少的棌取疏離美國,親近中國的外交政策。

菲律賓的「變節」,發生在美國歐巴馬總統任上。2017年1月20日,川普就任美國總統。川普就任總統的時候,杜特蒂的「遠美親中」政策,已經成為既定事實了。川普在制定他的亞太政策的時候,菲律賓已經不再是一個可以任他隨意擺弄的棋子。

可以想象,川普面對與中國博弈的這盤棋,少了菲律賓這顆棋子可用,對弈起來,吃力的多。習近平與川普在整個南海問題的對弈上,因為菲律賓的變節,川普已經明顯的居於下風。

亞太地區的另一個重大變化,是韓國朴槿惠下臺,由文在寅出任總統。朴槿惠於2015年9月,到北京出席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」,受到習近平的高規格接待。當時朴槿惠是萬綠叢中一點紅,分外引人側目。很可惜,朴槿惠後來在韓國引進了「薩德」,嚴重破壞了與中國的關係。

我隱約感覺,朴槿惠因閨蜜案下臺,很可能與美國有關。我相信,如果朴槿惠堅持與中國友好,頂住美國的壓力,不搞「薩德」,她的下場會好得多。

中國是非常講究情份的。早年美國總統尼克森開啟了與中國交往的大門,後來不論尼克森在美國是如何的失意,中國都一直以老朋友的關係來善待他。尼克森的國務卿基辛格,也是因為中國一直在大力相挺,他在美國的外交影響力,才能夠歷久不衰。

朴槿惠如果不搞「薩德」,我相信在她面臨彈劾的時候,中國一定會在明裏暗裏,設法幫助她。朴槿惠就算入監服刑,有朝一日重獲自由,中國還是會把她當作老朋友對待,給她多方面的幫助。朴槿惠搞了「薩德」,等於是與中國斷了後路,可以說是極其愚蠢,自壞長城。

文在寅的父母來自於北朝鮮。他曾為前總統盧武鉉的秘書長,將會繼承盧武鉉的「陽光政策」,與北朝鮮以對話取代對抗。美國與日本一向主張對北朝鮮施加壓力,文在寅的陽光政策,將會與美國與日本的政策,產生分歧與摩擦。

文在寅也不支持美國在韓國部署「薩德」的計劃。

種種跡象顯示,文在寅政府的北朝鮮政策,將偏離美國與日本的既定方向,文在寅將必然會選擇,一個與中國親近而友好的外交政策。

川普在就任之前,對於中國多有不友善的評論。相對來說,川普對俄羅斯的普丁,贊譽有加。今天,川普上任已有四個多月,整個的情況發生了根本的變化。

4月初,川普與習近平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會晤之後,川普說:「我真的喜歡上並且尊重習主席,他很棒…他是一位非常與眾不同的人。」

4月底,蔡英文表示願意再與川普通電話,川普直接回絕說:「不想給習近平惹麻煩。」

同時,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,目前處於一個很尷尬的情況。美國正在調查川普在總統大選期間,與俄羅斯是否有不當之接觸。而在敘利亞問題上,美國與俄羅斯的對抗,也是方興未艾。

總之,川普上任四個多月以來,美國與中國的關係,變得友好的多。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,變得更加的敏感、尷尬、與緊綳。在川普上任之前,很多人根據川普的言論,都預期川普將有可能採取「聯俄制中」的政策。目前局勢的發展,與之前的預期,大不相同。

國際局勢的變化,是環環相扣的。美菲關係,會影響到中美關係。北朝鮮的核爆與飛彈試射,會影響中美關係,也會影響中韓關係。而中美關係與中韓關係,又會影響到美日關係與日韓關係。

我認為,中國與日本的關係,伴隨著亞太地區各國之間關係的變化,也必然會發生變化。尤其是中美關係的變化,會直接衝擊到中日關係。

歷史的經驗可以做參考。1972年2月,美國總統尼克森突然訪華,震撼了日本朝野,日方大有被美國出賣之感。隨後,一直追隨美國外交路線的首相佐藤榮作黯然下台,主張日中關係正常化的田中角榮取而代之。於是,中日很快就在1972年9月,建立了外交關係。而中國與美國,要到1979年才建立外交關係。日本與中國建交,趕在了美國與中國建交之前。

川普上台以來,美國先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(TPP),又在朝核問題上對中國多加讚賞,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重大進展,美國更派團出席了一向冷淡對待的中國一帶一路峰會。美國近期的這些動作,必然會衝擊到安倍政府對中國的外交政策。

日本民族是個非常現實的民族,當國際局勢逐漸翻轉,菲律賓、韓國都逐漸往傾中的路上走,美國的國際影響力逐漸衰退,日本必然會思考,是否應該調整自己的外交政策。

就問題的基本面而論,日本國土狹小,資源貧瘠,注定了日本必須向外發展,必須要以經貿立國。當中國正逐漸要取代美國,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,不論就地理位置,還是經濟發展契機而論,日本與中國交好,符合日本的國家利益。

日本一向崇拜強者,欺負弱者。當中國日益強大,日本面對中國的心態,必然也會做出調整。日本將不再藐視中國,而逐漸對中國懷有敬畏之心。一旦日本在心理上接受了中國確實是一個強者,日本就會努力與中國親近,加強與中國在政治與經濟上的合作關係。

日本在二戰期間,可以說與美國有血海深仇。美國在日本投擲了兩顆原子彈,數十萬日本人因而犧牲。可是二戰之後,日本俯首帖耳,完全臣服於美國。就此歷史經驗可以看的出來,日本民族是如何的講求實際,是如何的卑躬屈膝於強者。

事實上,在上個月的5月14日,北京舉辦的「一帶一路高峰會議」中,已經可以感受到一些微妙的訊息。安倍派遣了親華派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出席峰會,同時攜帶了安倍致習近平的親筆信。

安倍在信中表示,期望今年儘早在東京舉行中日韓首腦峰會,實現中國總理李克強的首次訪日。同時希望今年7月的德國G20峰會期間,能與習近平進行峰會,商討進一步改善兩國關係。

安倍更放風聲稱,對於日本之前堅決拒絕加入的亞投行,只要能滿足一些條件,日本也可以考慮加入。

今年7月7日,是中國抗日戰爭盧溝橋事件的80周年紀念日;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紀念日。北京會以什麼樣的規格來紀念這兩個日子,日本又會如何做出反應,將是觀察中日關係走向的一個指標。


以大局發展的趨勢而論,我預言,安倍的繼任首相,將會更加努力與中國修好,彌補安倍所造成的中日關係的裂痕,並且積極參與「一帶一路」,以謀取日本的最大經濟利益。

中日關係將會出現轉折,我們且拭目以待。

P.S. 也許有人會問我,那臺灣怎麼辦呢?這個問題,我之前就給過了答案。請參閱《好讀》我的文章《蔡英文的最佳策略》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