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一減一等於零》2010/5/14

十八

黃老端起了酒杯,跟大家敬酒示意。

「我現在身體不好,要靠你們這些小老弟,來進行工作的傳承了。我們一定要把保釣運動的資料,好好整理存檔,這件事是非常有意義的。我敬大家。」黃老說,淺淺的喝了一口酒。

「來,我們再敬黃老一杯!」楊世澤很豪爽的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然後,楊世澤說:

「北京清華大學,已經決定支持這件事,要建立一個保釣運動的資料研究中心。我們幾個在北京的老保釣,已經在跟大家聯絡了。有幾個在美國的老保釣,已經把保存多年的保釣歷史資料寄過來。還有當年的錄影帶,真是非常的珍貴。」

黃老看了看這一桌的老戰友們,想到自己曾經擁有過那一段無私的激情歲月,心中十分的高興。

同桌的一個人,忽然提出了一個讓大家略感不快的問題。

「唉,你看看今天坐在主桌上的貴賓,不都是當年國民黨那些迫害我們的打手?當年說我們傾共,把我們給搞慘了,現在怎麼都坐到主桌上去了?」

「是啊,主桌還有那個胡大K,你知道嗎,他就是靠著肉麻當有趣的喊口號平步青雲的。我每次聽他喊口號,都是雞皮疙瘩掉一地,受不了。」另外一個人接著說。

「他媽的,真是國之將亡,必出妖孽!臺灣這個鳥地方,還能出什麼人才?人才都跑去經商賺錢了。」第一個提問的人,忍不住講了句粗話。

「黃老,還是聽您說說看法吧,這些白色打手,怎麼都坐在上席呢?」剛剛第二個發言的人問黃老。

「老弟,不要這樣去說他們。每個人都有理想,只是他們的理想變得快,我們的理想變得慢。就這麼簡單吧,呵呵。」黃老展眉一笑,雲淡風輕的說。

「我們年輕的時候,為了自己所相信的事情,不畏懼艱難險阻,曾經好好的努力過。這是很美好的人生經驗。坐在那邊的人,恐怕沒有這種經驗吧!」黃老繼續做了補充。

老傅靜靜的沒說話,可是也點了點頭。

楊世澤的性格很豪爽,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想起了幾十年的有家歸不得,忍不住罵了一聲:「他媽的,國民黨的這些狗屎職業學生!」

「國民黨當年組織白色打手迫害我們,是為了捍衛政權。我們雖然不認同,但是可以理解。」之前那個講粗話的人繼續說:

「可是這些打手居然被渲染成了『保釣英雄』;這種顛倒黑白的說法,實在是無法接受!」

「是啊,臺灣的媒體,把這些迫害保釣運動的打手,捧成了保釣英雄,實在是太離譜了。這算是什麼媒體嘛!」又有一個人很感嘆的隨聲附和。

黃老點了點頭,端起一杯酒,一飲而盡,很有感慨對楊世澤說:
黃老端起了酒杯,跟大家敬酒示意。

「我現在身體不好,要靠你們這些小老弟,來進行工作的傳承了。我們一定要把保釣運動的資料,好好整理存檔,這件事是非常有意義的。我敬大家。」黃老說,淺淺的喝了一口酒。

「來,我們再敬黃老一杯!」楊世澤很豪爽的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然後,楊世澤說:

「北京清華大學,已經決定支持這件事,要建立一個保釣運動的資料研究中心。我們幾個在北京的老保釣,已經在跟大家聯絡了。有幾個在美國的老保釣,已經把保存多年的保釣歷史資料寄過來。還有當年的錄影帶,真是非常的珍貴。」

黃老看了看這一桌的老戰友們,想到自己曾經擁有過那一段無私的激情歲月,心中十分的高興。

同桌的一個人,忽然提出了一個讓大家略感不快的問題。

「唉,你看看今天坐在主桌上的貴賓,不都是當年國民黨那些迫害我們的打手?當年說我們傾共,把我們給搞慘了,現在怎麼都坐到主桌上去了?」

「是啊,主桌還有那個胡大K,你知道嗎,他就是靠著肉麻當有趣的喊口號平步青雲的。我每次聽他喊口號,都是雞皮疙瘩掉一地,受不了。」另外一個人接著說。

「他媽的,真是國之將亡,必出妖孽!臺灣這個鳥地方,還能出什麼人才?人才都跑去經商賺錢了。」第一個提問的人,忍不住講了句粗話。

「黃老,還是聽您說說看法吧,這些白色打手,怎麼都坐在上席呢?」剛剛第二個發言的人問黃老。

「老弟,不要這樣去說他們。每個人都有理想,只是他們的理想變得快,我們的理想變得慢。就這麼簡單吧,呵呵。」黃老展眉一笑,雲淡風輕的說。

「我們年輕的時候,為了自己所相信的事情,不畏懼艱難險阻,曾經好好的努力過。這是很美好的人生經驗。坐在那邊的人,恐怕沒有這種經驗吧!」黃老繼續做了補充。

老傅靜靜的沒說話,可是也點了點頭。

楊世澤的性格很豪爽,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想起了幾十年的有家歸不得,忍不住罵了一聲:「他媽的,國民黨的這些狗屎職業學生!」

「國民黨當年組織白色打手迫害我們,是為了捍衛政權。我們雖然不認同,但是可以理解。」之前那個講粗話的人繼續說:

「可是這些打手居然被渲染成了『保釣英雄』;這種顛倒黑白的說法,實在是無法接受!」

「是啊,臺灣的媒體,把這些迫害保釣運動的打手,捧成了保釣英雄,實在是太離譜了。這算是什麼媒體嘛!」又有一個人很感嘆的隨聲附和。

黃老點了點頭,端起一杯酒,一飲而盡,很有感慨對楊世澤說:

「世澤啊,抓緊時間,把保釣運動的資料中心建立起來。不容青史盡成灰,不信公道喚不回!」


大家都跟著黃老喝了杯酒。杯皝交錯之際,大家的興致都很高。畢竟是老戰友了,每個人的過往,都曾經是那麼緊密的結合在一起;形成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。能夠與老戰友們,共聚一堂,重溫彼此共同的過往,實在是人生的一大樂事。

「說的好,不容青史盡成灰,不信公道喚不回!」楊世澤跟著黃老說了一遍,端起酒杯,很痛快的一飲而盡。

楊世澤是他臺北建國中學的學長,也是他清華大學的學長。那幾年,他在北京經營企業,在一次同學會的聚會上,他很偶然的認識了楊世澤。楊世澤豪爽好客,他也很喜歡跟豪爽好客的人交朋友。所以很快的,他跟楊世澤成了熟朋友。楊世澤經常請朋友們到家裏吃飯,他也很高興的成為楊世澤門下的大食客。

那一段日子,楊世澤的老爸爸,跟著楊世澤住在北京的海淀區。他發現,楊世澤的老爸爸,可真是一個英雄人物。什麼叫做英雄人物呢?

那一年,楊老伯伯要過九十歲大壽了。那天,一夥食客都在楊世澤家吃飯,談到了要如何幫楊老伯伯祝壽的問題。

大家都覺得,祝壽的問題,還是要聽聽楊老伯伯的意見。

「楊伯伯對於過生日,有什麼想法?」他問楊伯伯。「那我們就一起去爬泰山吧!」九十高齡的楊伯伯,輕描淡寫的說。「你九十歲了,能行嗎?爬泰山很累人的。」楊世澤問他爸爸。「我想去泰山看看。泰山封禪喔,封就是祭天,禪就是祭地。」楊伯伯還是輕描淡寫的說,說話的時候,帶點福建口音。

「楊伯伯,如果我們爬泰山,要爬四、五小時喔。都是走山路的。」他忍不住要提醒楊伯伯。

「一步一步慢慢走,就會到山頂的。」楊伯伯還是輕描淡寫的說。

「好。我們來看看日曆,挑個日子去爬泰山。你有空也一起來吧!」楊世澤很乾脆的做了決定,邀請他也一起去爬泰山。

他愣了一下,看著九十高齡的楊老伯伯,忽然想起了前幾天,他跟女朋友小芭比去香山玩的事。

香山,是北京郊區著名的景點。香山的山明水秀,山腳下還有一個鮮花盛開的植物園。美國著名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,在香山設計了一個香山飯店,香山飯店的建築風格,很值得好好的品味。

貝聿銘祖籍蘇州,曾經生活在蘇州園林的氛圍之中。蘇州園林建築設計的觀念,對於貝聿銘的建築生涯,有很大的影響。

貝聿銘的建築,很成功地結合了東方與西方的藝術元素。貝聿銘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。他有一句名言:「讓光線來做設計」。他的很多建築,是運用光線的變化,來帶動的空間感的變化。

其實中國的蘇州園林,就具備了自然和諧之美、以及時光變化之美。不但如此,蘇州的園林,更具備了春夏秋冬,不同節氣之美。所以,同一天內不同的時段去看蘇州園林,有不同的美;不同的季節去看蘇州園林,也會看到不同的美。

香山地區的景點很多。除了植物園、香山飯店之外,在香山山腳下,還有一個讓他留連忘返的地方,就是「曹雪芹紀念館」。曹雪芹,是《紅樓夢》的作者。其實曹雪芹的名字是曹霑,雪芹是他的號。

曹雪芹小的時候,生活在豪門,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。後來,換了皇帝,曹雪芹被抄了家,成了賤民。他的人生經歷,前半段好比是在雲端,後半段是在泥潭。據說,他的晚年,就住在香山山腳下,現在「曹雪芹紀念館」的舊址。在那段困頓潦倒的日子裏,曹雪芹經常是三餐不繼,生活非常的艱難。

曹雪芹的一生,前後對比,恍如一夢。曹雪芹的紅樓夢,就是在這個情況下寫出來的。

曹雪芹博學多才,為人豪爽,能詩能文能畫。他在落魄的時候,也交了些好朋友。他有一個好朋友,叫做敦誠。敦誠曾經寫了一首詩給曹雪芹,詩的名字是《寄懷曹雪芹霑》,詩中有這樣的句子:

《勸君莫彈食客鋏,勸君莫叩富兒門:殘杯冷炙有德色,不如著書黃葉村。》

曹雪芹當年就是在這個「茅牖蓬椽,繩床瓦灶」、靠著殘羹剩飯過日子的情況之下,寫下了中國最偉大的長篇小說《紅樓夢》。

看完了「曹雪芹紀念館」,他跟小芭比走出館外。在紀念館外的後院,還有一窪菜圃。他不禁對著菜圃遐思,想像曹雪芹住在這裡寫紅樓夢的時候,是不是也會在菜圃種菜呢?

他回頭看了下身旁的小芭比,小芭比似乎心情很好,跟他說:「我們去爬香山吧,一路上還可以看到些桃花。」

「哎喲,爬山多累人啊,我們坐纜車吧。」他說。「坐纜車一下就到了,多沒感覺。」芭比說。「坐纜車快嘛。妳看吧,畢竟是坐纜車的人多,爬山的人少。」他說。「唉,你真沒勁!」芭比噘著嘴說。

最後,還是纜車獲勝。他跟芭比坐著纜車,一糊弄就到了香山的山頂。香山山頂上的人多的不得了。一眼看去,滿山頂都是人,根本看不到花。桃花似乎都開在半山腰,坐纜車的時候,一霎眼也就過了。

他發了會兒呆,想到楊伯伯爬泰山的雄心壯志,自己覺得很慚愧。

「唉,你真沒勁!」他又想到了芭比噘著嘴說話的神情。

「嗯,我要檢討!」他自言自語的說,聲音不大不小,楊世澤聽到了。

「你在幹嘛?我邀你一起去爬泰山,你說你要檢討?」楊世澤問。

「沒事,我愰神了。我當然跟你們去爬泰山,我們一起把日子訂一下吧。」他笑著說。

楊伯伯真是個英雄人物,他還在想,不禁又有些兒愰神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