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| 隨身智囊 | 歷史煙雲 | 武俠小說 | 懸疑小說
言情小說 | 奇幻小說 | 小說園地 | 有聲書  | 更新預告

薛中鼎《變天》2016/4/8

八.北關

幾年下來,李文宏陸續在花蓮與宜蘭地區開了幾家民宿,都是在離海岸邊二十公里的範圍之內。

海青公司與楊先炬,聯合經營了一個網站,叫做「愜意遊」網站。「愜意遊」網站就如楊先炬所規劃的,連結了大陸的旅遊網與臺灣的旅遊網,定位清晰,而且支撐的力量足夠強,經營得很成功。

李文宏的海邊民宿,是「愜意遊」網站所大力推薦的,在花蓮與宜蘭地區的特色民宿。李文宏的海邊民宿,確實也是佈置得很清雅,花園菜園,相映成趣。李文宏的幾家民宿,都各有各的特色主題。

李文宏對於同質性高的連鎖店經營模式,比較沒有興趣。

因為業務上的關係,李文宏會與楊先炬會談到一些企業經營的理念。李文宏跟楊先炬說:

「經營企業,我的想法偏向於《小而美》,不是《大而累》。」

「哦。」楊先炬很專心的聽,點了點頭。

「我覺得每個人的天賦都是有限的,每個人經營企業的能力也一樣是有限的。有的人的能力只能經營一家店,有的人的能力可以經營一百家店。我們最好能認清自己的能力局限,不要做超越自己能力範圍之外的事。」李文宏說。

「嗯,有的人的能力,連經營一家店都不足夠。」楊先炬說,表示同意李文宏的看法。

「所以我經營民宿,不想不斷的擴充規模。我不想讓我的企業規模,超越我的承載能力。」李文宏說。

「再說,除了經營特色民宿之外,我還想保留一些時間與精力,做一些其他的事。」李文宏繼續說。

「有具體的想法嗎?」楊先炬說。

「我覺得一個人的時間與精力,如果全投入在賺錢上,好像還是缺了些什麼。」李文宏沉吟了一下,語帶保留的說。

「何況這幾年,我也確實賺了些錢。」李文宏看了看楊先炬,繼續說。

「哦。」楊先炬意味深長的看了李文宏一眼,似乎在琢磨李文宏的意圖,沒有再說什麼。

做生意賺錢,是件很奇妙的事。有時候,一個人拼了命的想賺錢,搞了半天,就是無法賺到錢。可是有的時候,上帝似乎會把大好的賺錢機會,送到你的手邊,你只要好好的把握住這個機會,就可以輕鬆的賺到錢了。

李文宏就是好好的把握住了,上帝送給他的賺錢機會。

在大陸的吳海平,調到了上海的海青公司總部,也經常會與李文宏聯絡。李文宏的宜蘭民宿,在剛要開張的時候,吳海平特地從上海來到宜蘭,考察李文宏的民宿。李文宏與吳海平,既是老朋友,也是合作愉快的事業夥伴,兩人在臺灣相會,都覺得十分的興奮。

李文宏開車帶著吳海平在花蓮宜蘭地區,好好的觀賞了各處美景。吳海平尤其喜歡宜蘭頭城的「北關海潮公園」。



北關海潮公園是個小小的公園。宜蘭山脈在北關形成一個隘口,形勢險要。北關海潮公園地區的巨石嶙峋,海水衝激著巨石,形成一波接一波的大浪。在北關聽濤觀浪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大自然的磅礴氣勢。

在宜蘭有所謂的「蘭陽八景」,「北關海潮」名列其一。在滿清時期,宜蘭地區稱做噶瑪蘭廳。在噶瑪蘭廳的地方文獻中,有這樣的詩句,描述北關澎湃壯闊的風景:

《蘭城鎖鑰扼山腰,雪浪飛騰響怒潮。日夕忽疑風雨至,方知萬里水來朝。》

北關海潮公園還保留了兩尊清朝時期的海防古炮,為北關增添了不少的古風遺韻。

李文宏與吳海平坐在北關的觀海平臺上,悠悠然的觀賞著海水拍打巨石,激起了沖天浪花。遠望天邊藍天白雲,是如此的安詳平靜;近看驚濤裂岸,竟然又是如此的暴力猛烈。大自然是如此的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力與美,人類與其相比,又是何其的微弱與渺小。

「這個地方的海潮,真有氣勢!」吳海平很感慨的跟李文宏說。

「你聽這個海潮的聲音好巨大。海潮聲其實只是水碰到石頭的聲音,真的很難想像,水碰到石頭的聲音,會是如此的巨大驚人。」李文宏說。

「很多事情,規模小是一回事,當規模變得很大很大的時候,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哦。」李文宏點了點頭。

「文宏,我有個想法,我們都這麼熟了,我想可以跟你說說。」吳海平說。

李文宏看了看吳海平,等著他繼續說。

「我相信每一個人,都有他的命運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我到了這裡,就仿佛覺得,我的命運與你們這裡,有很大的關聯。」吳海平繼續說。

「我的名字叫吳海平,我在海青公司工作,公司總部在上海。我覺得每個人的命運,都有一個關鍵字。我的命運的關鍵字,就是《海》這個字。」

「現在,你在經營海邊民宿,我飛越過臺灣海峽,跟你一起到北關海潮公園看海,我覺得,這些事情的發展,都是我的前世所注定的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哦。」李文宏說,也不禁有些觸動,想著自己是否也有前世所注定的命運。

「我在想,我認識你,一起合作,這個跨越海峽兩岸的連結關係,一定有我的宿命性的意義。」吳海平說。

李文宏沒有說話,看了看一排排的海水,衝擊到岩石,激起了滔天浪花。李文宏有些神思飄渺,不知道為什麼,李文宏忽然想到了他的高中國文老師姚安平。

姚老師上課時苦口婆心,但是,似乎很難召喚出同學們對於中國古文學的愛好。李文宏覺得,姚老師上課的時候,經常都是自己說話給自己聽。李文宏對於姚老師上課的自言自語,由衷的產生了同情心。基於對姚老師的同情心,李文宏上姚安平老師的課,比較認真。

姚老師注意到,李文宏認真的上他的課。對於中國古典文學,李文宏似乎也有些與眾不同的、難得的興趣,所以姚老師經常誇讚李文宏。因為姚老師經常誇讚,這麼多年了,李文宏對於姚老師,一直有份特殊的懷念。

李文宏看著北關海岸的滔天浪花,在他塵封多年的記憶中,突然跳出了一個場景。這個場景,是姚老師在課堂上,自言自語的、慢條斯理的念道:

「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。故觀於海者難為水,觀水有術,必觀其瀾。」

李文宏輕輕的搖了搖頭,自己都覺得很訝異,怎麼會突然在腦海中,出現這個多年前姚老師上課時的場景。記憶,是個很奇怪的東西。有些事情,怎麼想,都想不起來。有些事情,在某些情況之下,卻是突然之間,就從記憶中蹦出來了。

也許這種記憶的突然重現,有它的宿命性意義吧。

姚老師進一步解釋說,這句話的意思,是我們看事情,要以宏觀的視野,觀察事情的精粹部分。看到了事情的精粹部分,對於事情的零碎蕪雜的成分,就不會有興趣了。

「觀水有術,必觀其瀾。我們看海,就要看海的波瀾壯闊。」李文宏神思飄渺,順著思維,不自覺的跟吳海平說。

「嗯,你說得很好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你剛剛說,你的命運的關鍵字,就是《海》這個字。然後呢?」李文宏想了想,忍不住問吳海平。

「我相信命運。我覺得一個人的一生,就是要完成他的前世,所託付給他,在今生要完成的任務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你怎麼知道你的前世,所託付給你的,是什麼樣的任務?」李文宏說。

「很多事情的發生與變化,都不是單純的偶然因素,其實都是有脈絡可尋的。再來,我們要隨時整理自己的感覺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如果我們相信有前世今生,又經常在整理自己的感覺,慢慢的,前世今生的關聯,就會清楚了。」吳海平繼續說。

「可是,我完全沒有感覺,我的前世託付給我,今生要完成什麼樣的任務。」李文宏說。

「也許有一天,你就忽然感覺到了。」

「那會是一個很好的感覺嗎?」

「我想是的。忽然之間,你就清楚了你所需要努力的方向。而且,很多事,就變得有意義了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會與賺更多的錢有關嗎?」李文宏問。

「不是賺錢,是想要盡力完成件什麼事情。」吳海平說。

吳海平與李文宏相互對看了一眼,彼此沉默了片刻。海水拍打岩石的巨大聲響,一波一波的傳來。巨大的聲響,仔細聽來,在不規律的聲響變化中,似乎又有著明顯的規律性。

「真是《亂石崩雲,驚濤裂岸,卷起千堆雪》。」吳海平看著下方的海岸浪潮,很感嘆的說。

「你覺得你的前世會是誰?」李文宏對於吳海平前世今生的說法,很有興趣。

「我覺得我的前世,是施琅手下的一個部將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施琅?」李文宏有些疑惑。

「施琅是滿清康熙年間的水師將領,率軍渡海收復臺灣。施琅後來被封為《靖海侯》。」

「哦,靖海侯,也有一個《海》字。」李文宏笑了笑說。

「海,是我的命運關鍵字。」吳海平說。

「所以,你的前世所託付給你的任務是?」李文宏說。

「文宏,我的前世,參與並且完成了,收復臺灣的任務。」吳海平淡淡的說,沒有直接回答李文宏的問題。

一排排海水衝擊過來,碰撞上一片片高聳的巨大岩石,激起了沖天浪花,發出嘩啦啦、嘩啦啦的巨大聲響。冷不防,一陣海風吹來,李文宏忽然感到一陣涼意。

緊接著又是一陣涼風吹來,涼風中挾著些海水的濕氣。涼風吹在李文宏的臉上,使得李文宏的臉上,沾上了海水的濕氣。李文宏用手抹了抹自己濕濕冷冷的臉頰,不自覺的打了個寒噤。李文宏感覺到,北關,似乎要變天了。


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

搜尋好讀
薛中鼎專欄
專欄首頁
專欄序曲
專欄計劃
小說
以文會友集
寓言
古樹公物語
問題論述
衙門學
管理是藝術